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新华网 > > 正文

学院团委副书记与学生的90个“卧谈会”

2015年07月14日 08:39:1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3月22日,第17次住学生宿舍,本来是按顺序住下来的,但一个学生挂科学分达到要被开除的临界线,他与家长打电话时嚎啕大哭,班长报告后,我就索性住进他的宿舍安慰他。”

  这是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团委副书记孙长彬的一篇日记。

  自2014年年初,孙长彬响应该校团委“五进五同”知心计划的倡议,尝试进宿舍与学生同住。一年多来,孙长彬已经在该院37个男生宿舍住了两轮,而第三轮也已经住了10多个宿舍,累计入住超90次。

  忐忑中完成破冰之旅

  “最初迈进学生宿舍是艰难的。”孙长彬说,“当我第一次搬着行军床站在学生寝室走廊里时,就像刚进城的山沟孩子一样,怀着忐忑的心情在走廊里来回踱着。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甚至想一溜烟转身回自己住处算了。”反复下了几次决心后,孙长彬终于推开了6069寝室的门,同学们看着搬着行军床的他一脸茫然好奇,当听说晚上要和他们一起住时,七嘴八舌地围观过来,“啊?为什么呢”“彬哥,我晚上打呼噜……”“彬哥,我明天要起特别早,不会影响你休息吧?”甚至还有闻风而来的其他寝室的同学,都来看彬哥的“心血来潮”。 就这样,孙长彬带着不到半米宽的行军床,成为了自己学生的“室友”。

  一般在开始住寝室之前,孙长彬都会做一些准备,熟悉每个学生的兴趣爱好,设计夜聊话题,设想各种场景。但也有遭遇尴尬的时候。

  住进6071寝室的时候,孙长彬就碰到了难题,这个寝室人都不是学生干部,孙长彬跟他们的接触虽不算少,但是想敞开聊天很难。大家都在盯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不说话,孙长彬坐在那里无比尴尬,他想方设法主动找话题与每人聊。“哎,若谷你在干嘛呢?”“哦,研究代码呢”,然后没声了。孙长彬接着说,“你评选国家奖学金的时候演讲很不错啊,以前做过主持人吗?”“哦,没有。”“那你还真是有天赋啊,我觉得你这方面如果加以锻炼应该非常出色。”“哦!”“文欣你在干嘛呢?”

  这一晚,孙长彬觉得脑细胞已经死掉几万了,幸亏当晚他看到林弈城的电脑上有个英雄联盟的游戏快捷方式,他们才找到了热聊的话题。虽然聊游戏有些不妥,但是特殊时期只能特殊对待了。后来听学生说第一次之所以没有特别抵制孙长彬,是因为他能叫出学生所有人的名字,并且还能在寝室和他们聊游戏。

  正是这样,一次次的忐忑紧张,一次次的没话找话,孙长彬终于完成了第一轮的破冰之旅,融为他们夜谈的一员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林秋铭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1680000000000000011100001280176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