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新华房评:通州潞城周边房价遭疯炒且行且慎

2015年07月30日 08:52:50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古语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这句话用在当下的通州来说,再合适不过。就像京津冀一体化详细规划未出各地房价先行一样,通州也在“北京政府东迁”的舆论环境下,周边房价已开始了新一轮热炒。

    荒芜的通州潞城,房价却已先行。

    喊了多年“狼来了”,这次终于要成真。7月11日,在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上通过的《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特别是“加快规划建设北京市行政副中心,有序推动北京市属行政事业单位整体或部分向市行政副中心转移”。

    “某楼盘一夜之间每平米涨了5000元”、“吃个饭的功夫就涨了500元”、“两个月的时间均价涨了4000元”……随着政府搬迁消息的逐步证实,通州区楼市开始躁动,房价一路飙升。

    据了解,就在最近一段时间通州的整体房价已经迈入“3万元时代”,尤其以通州新城和台湖这两大板块为主。甚至有的项目价格已高达5万/平,这与“地产大炮”任志强两年前的预言不谋而合:“通州房价在不断的高涨,下一步四万、五万肯定是会有的。”

    北京选址通州作为行政副中心的一大原因,也是考虑到通州的地理区位,可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桥头堡。而潞城作为京冀分界线的前哨,未来待北京政府搬迁后,会对周边的区域发展形成辐射作用,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而此时,潞城已悄然有所动作。

    从新开通的地铁6号线二期潞城站出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未开垦的广袤之地。几位当地人看到生面孔,便上前搭话侃谈,这些大都是雇来领人看房的。“现在来都算晚得了,前两个月房价还在7000元/平多,现在最低已经11000元/平了,连周边的回迁房都已经3万/平了。”

    据当地人透露,整个政府搬迁预留地范围大概从郝家府南面横跨东夏园,一直到地铁潞城站西边,潞城周边17个自然村已被列入搬迁计划,目前已经有6个村开始动迁。 而此前北京政府官方也证实,要对潞城镇17个村进行棚户区改造,但并未公布全部名单和征地用途。首批拆迁村庄为古城村、郝家府村、胡各庄村、辛安屯村、后北营村和大台村等6村,动迁资金达150亿,而政府整体搬迁金额达1000亿,2017年前将完成搬迁工作。

    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属机关工作人员来潞城看房,让许多本地人更加坚信周边的房价会像火箭一样飞涨。“前2个月就有位在北京发改委上班的人士来这边询问置业,还说这边将来肯定涨让我也快出手,当时以为是句玩笑话,哪知竟说中了。”一位置业顾问至今还念叨着。

    目前已经确定搬到潞城附近的学校,就是位于地铁站北面占地三千亩的中国人民大学和人大附中预留地。大多数人相信等学校建好后,学区房概念还会炒热当地房价。

    楼市火热的不只是通州,还有紧邻通州的河北廊坊“北三县”。而潞城紧邻燕郊、大厂回族自治县,这也使得这些地区的楼盘项目蠢蠢欲动。

    距离潞城站地铁附近最近的一个住宅项目是位于河北大厂县的某热门楼盘,与通州仅一河之隔,价格也从去年的五六千元/平方米,一跃破万且房源十分紧张;而相邻的燕郊亦是如此,近日燕郊县城某项目开盘均价高达1.6万元,这也是燕郊第一个均价卖到1.6万元/平方米的项目。

    通州潞城、燕郊、大厂县,围绕着“北京政府搬迁”概念,已经形成了一个楼市黄金三角地带,房价正不断遭受疯炒,充斥着不理性以及投机的冲动。

    实际上,我们已经看过太多通过“炒概念”来抬高区域板块价格的例子,然而结果是不仅让房价居高不下,因缺乏对基础设施以及配套的重视,使得整个城市或区域如摊大饼一样,盲目的进行单一的“房地产式”投资,造就了一座座睡城、空城以及鬼城。

    笔者的一位朋友去年在大厂以7000元/平购置了一套房产,当他得知旁边的潞城即将迎来“北京政府搬迁”的消息时,并没有显得十分兴奋,而是平淡的说到:“影响不大,我买房是为了自住需求,又不是为了投资。”

    与他相比,更多的人或许是为满足投资性需求。就像大批在股市失意,企图在楼市里捞回来的赌徒一样,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

    国人喜欢买涨不买跌,股市如此,楼市也不例外。在“羊群效应”下,市场中的普通大众,往往容易丧失基本判断力。人们喜欢凑热闹、人云亦云,会追随大众所同意的,将自己的意见默认否定,而盲从往往会陷入骗局或遭到失败。

    古斯塔夫·勒·邦的《乌合之众》中如此描述,这些人在群体中会丧失理性,没有推理能力,思想情感容易受旁人的暗示及传染,变得极端、狂热。

    从各方舆论所释放的信息,也是导致概念遭热炒、非理性购房的重要原因之一。

    日前,在北京召开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强调,对重点地区要统一规划,强化土地供应管控,严格城镇开发边界,防止在北京周边地区盲目搞房地产和炒作房价。

    官方在此时释放这一信号用意十分明显,就是不希望重走以前的弯路、错路。避免周边地区贴北京边缘“摊大饼”式发展、遍地开发,要总结北京中心城发展的经验教训,进行前瞻性规划,防止将来出现新的“城市病”。

    首都副中心的建设不会一蹴而就,绝不是大规模的“造城运动”,而是优化升级、产城融合。

    仍在热炒房价的诸君,且行且慎。(文/王日晨)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158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085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