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新华微观察第46期:京津冀的边界

2015年07月21日 14:41:14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最近一段时间的北京,我所听到的讨论话题当中,除了天气,最多的恐怕就是京津冀一体化了。这个基于城市化的试图摆脱习惯已久的一味土地开发的中国城市化旧形式的新趋势让嗷嗷待哺的北京、天津、河北三个行政区域都呈现出各自的需求,不可避免地也把自身的缺陷直面大众,北京太拥挤了,天津太局限了,而河北既有夹在北京和天津的发展机会,又有把北京和天津包围而必须面对的环境承担。

    像嗅觉灵敏的捕食者,北京、天津、河北此前那些未能受惠于政策倾斜的地区伺机而动,谋求新一轮城市发展的可能。它们现在有了足够正统的“越界”理由,通过交通布局的方式消解掉因距离而生的单独发展的局限,继而激活城市功能改变和产业结构调整的积极性和可能性。

    不只是我,现在的大多数人慢慢地已经不介意去往郊区,尽管那里仍然充满了日月换新天的澎湃和无序,可是,作为城市化的最卖力表演者,城郊逐渐让人无可挑剔,倒不是它们完成了最终的进化,而是它们自己也意识到过去的发展模式已经面临或将要面临的问题,于是,不得不尝试改变。

    隔了整整十年,我又一次到了天津武清,与2005年的感知不同,现在的武清几乎完成了从独立的、弱关系的微型县城向更具现代城市性质的派生于天津的卫星城市的转变。虽然旧县城和新城区拒绝联合,但是相距不足五公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建筑形态和生活形态并列出现时却没有丝毫违和感。当地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对因几公里而改变的房价颇为不满,仿佛他因此利益受损似的,而另一位刚刚从东北到这里谋生的出租车司机则对猫在武清高铁站拉活充满希望,因为五公里的通联距离对他的生意起到了极佳的作用。

    对于通州,我所知不多,虽然近期关于通州行政功能升级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是真正到通州仅有一次。基于人们对北京未来空间格局发生变化的期待,通州受益颇多,除了住宅以外,旅游度假区、文化产业区等多种物业类型和服务功能的现身所带来的改变和产生的力量不可估量,因为城市化的推动力要远胜过人口结构的缓慢改变对城市的作用。

    然而,城市功能的改变并非易事,原定依赖房地产的粗放发展模式根深蒂固,并且现在中国城市化注重的仍然是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居住条件等方面。前不久,在河北固安一次国际绿色社区对话中,我见到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可持续生产消费主管、司长阿拉伯·霍巴拉,面对中国快速增长和城市快速发展的形势,这位像极了前巴西国家队主教练斯科拉里的联合国官员给出的可持续建议是“要建造样板城市和样板社区向人们展示所需要的城市和社区是什么样子的”。

    事实上,不论是旨在实现城市平衡性和多样性的英国米尔顿·凯恩斯新城,还是倡导公众价值重于私人价值、交通引导开发的新城市主义,都可以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样板城市建设的参考。自1967年着手规划、1971年由新城开发公司具体实施、1992年建设完成,用25年的时间在伦敦和伯明翰之间建造一座新城市并不算太久,然而,对最初的3个小镇而言仍然需要极大的耐心才能兑现,更不必说米尔顿·凯恩斯新城在设计时就考虑的绿地和湖泊等其他功能实现需要的经年累月的坚持了。

    最后,米尔顿·凯恩斯新城建成了,再次面对伦敦和伯明翰的时候,它的混合多功能社区和较低的价格优势就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虽然时间和空间均有不同,但是不妨碍米尔顿·凯恩斯新城在一定意义上可以成为京津冀一体化的参照。其实,混合多功能社区的开发已经被房地产发展商在京津冀的边缘新区拿来使用——华业地产在通州开发东方玫瑰使用的是集住宅、公寓、商业中心、步行商业街、会所等多种物业形态于一体的组合开发模式,武清佛罗伦萨小镇通过商业、餐饮、休闲带动生活方式的改变,三盛地产集团在固安开发的三盛·国际城则从“一老一少一健康”切入混合多功能社区的尝试……

    固然从对混合多功能社区的尝试和努力中可以窥探和想象理想城市的样子,但是必须要在面对无法立竿见影、无法当下立现的时间成本的同时面对混合多功能社区运作的先决条件——即社区本身能否以合理的成本吸引足够的中高收入人群购买其中的商品住房,因为这将影响有效的人际交往网络的建立。

    搭建混合多功能社区的同时,京津冀一体化也没有忽略城际铁路和城际快轨在引导城市开发时可能带来的事半功倍的效果——当地铁完成了城市内部的移动功能、高铁完成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迁动功能以后,北京至天津蓟县、河北廊坊、河北沧州、河北燕郊、河北沙城、河北霸州将陆续实现1小时内的铁路流动……

    预计2020年,京津冀的轨道交通将达到1500公里。然而,交通引导城市开发的新城市主义也有其辐射半径,如若串联在京津冀这一城市带上的每一个城市不具备独立又能够彼此补充的产业属性和功能结构,那么,火车的作用就不能一味放大。

    因此,与其说城市和社区发展亟需拓展边界,不如说它们都还没有在自己的辐射范围内充分挖掘以提升生活品质和体验感为目标的服务潜力。可见,城市和社区捆绑在一起绝非偶然。它们由初始阶段建筑本身的捆绑朝向生活方式的结合发展,这也就意味着,理想的未来城市将是在其辐射范围内出现若干基础牢固、功能丰富、服务多元的社区系统,就像村庄的生态结构和生活边界那样,既与外界保持距离和联系,又可以在自身内部完成生产、生活循环。

    而作为城市公共生活的基本单元,面对城市化伴生的充分商业化,社区在营造中不仅要架构基础的归属感,还要从商业中找到更多样的社区组织形式,毕竟,可持续发展不只是包括绿色、环保、节能,还包含人道主义、人文关怀等种种理念。因为,生活本身才是城市的最终边界。(文/王帅)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091580000000000000011100001115993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