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乱象:地铁工地临时房变成群租房 临街一面改底商

2016年03月10日 08:55:36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城管人员正在拆除临建房 供图/丰台城管

    3月7日,丰台街道联合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拆除了原地铁9号线03标段项目部临时办公用房。据了解,2012年年底9号线竣工后,这栋建筑本该被拆除,后项目部表示需要部分办公区域才得以保留。但从2014年开始,街道接群众多次举报称,此处办公房被转租,直至2015年下半年成为群租房。

    原地铁项目部的临时办公用房被谁转租,如何成为群租房,又出租给哪些人?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处临时办公用房是被地铁工程项目部的内部人员转租出去的,不仅租住给住户,甚至在一层临街一侧“开墙打洞”,改出4间底商。

    多部门联合拆除群租房

    3月7日,丰台街道联合城管、公安、工商、食药等部门,对私自改为群租房的原地铁9号线03标段项目部临时办公用房予以拆除。

    此前的资料图片显示,被拆除的违建门口挂着“地铁九号线三标段工程项目部”的标志。进入院内,可以看到一座三层共40多间的简易活动板房和一层的几间平房。

    丰台城管执法队副队长卢鑫淼介绍,原项目部的门卫室等几间临街房都被“开墙打洞”后出租,开起了花店、彩票站甚至小餐馆,三层的群租房都是泡沫钢板结构,还有租户在里面使用煤气罐生火做饭。

    在街道统一安排下,城管执法队开展了调查取证,通过规划部门确认这些房屋未取得相关手续,系违法建设。3月7日开始,丰台街道牵头组织城管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实施拆除。

    群租房存严重安全隐患

    昨日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拆除工作仍在进行,45个房间的房门被全部拆掉,水、电被切断。北青报记者进入一间尚在搬离的房间,约10平米的房间内摆设有一张1.5米宽的床、一张条桌和一个衣柜,房间内还用泡沫板隔出一块两平方米大小的洗手间。

    拆除现场有部分电线被拉出室内裸露在外,院内没有看到消防设备。三层建筑总面积约736平米,共45个房间,仅有两处楼梯连接,楼梯用钢板搭建而成,台阶较窄,仅有半足宽。二层、三层的房间也都由泡沫钢板搭建而成,墙壁厚度不足10厘米。此外,还有多个房间内贴有墙纸、地板纸等易燃物品。据转租这片简易房的张女士介绍,此前这些房间里,租户冬天都在使用“电暖器”取暖。

    “这些建筑用的泡沫板不符合消防安全规范,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严重。”街道城管科工作人员说,此前在检查时他们发现,一层被改建出租的底商中设有早点摊,且有住户使用煤气罐生火做饭,这些都造成极大的火灾隐患。

    调查

    项目部“内部人员”将临建房转租

    丰台街道城管科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被拆除的临建房原来是9号线的施工暂设(临时建筑)。”之后接到群众举报,才知道临建房被改成群租房,甚至在临街的一面开了底商。工程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承认,此前是项目部一位姓薛的负责人出租这些活动板房。

    薛姓负责人将临建房转包

    丰台街道城管科负责人表示,2007年10月,为配合地铁9号线施工,经区建委、街道等部门批准,施工方在此建设项目部临时办公用房,也就是这一片群租房。2012年底,地铁9号线工程竣工后,此处临时建筑已失去原有用途。

    丰台街道城管科工作人员称,“当时项目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要留下部分临建房作为办公室,方便开展日常的维护工作以及存放资料,所以我们当时就没有阻止。”于是2012年底9号线竣工后,这处临建房没有被拆除,而保留了下来。

    该工作人员表示,2013年至2014年期间,他们接到多起群众举报,称此处临建房被出租。“自称是该项目部的一位薛姓负责人,负责出租这些活动板房,而临街的几间平房被‘开墙打洞’改成了底商,占用了部分道路。”

    昨天在拆除现场,该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承认,确实是项目部一位姓薛的负责人出租了这些临建房。曾在此处经营花店的底商商家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她也是从薛姓负责人处租赁了这间底商,但对于租金、承租方式等细节并未透露。

    “二房东”:租户多为流动人群

    “到2014年底,这栋临建房已经属于违建,我们曾尝试和这个项目部进行沟通,但一直联系不上相关负责人。”丰台街道城管科的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称,直到2015年年底,他们了解到,薛姓负责人将这栋临建房转租给一位张姓女士,而成为“二房东”的张女士则对这些房间进行简单装潢,然后公开对外“出租公寓”。

    昨日,在拆除现场“二房东”张女士对北青报记者称,她在2015年12月与薛姓负责人签署了相关承租合同,“合同是他(薛姓负责人)以个人名义跟我签的,但是盖了项目部的章。”张女士表示,签合同时薛姓负责人并没有告诉她“这栋房子会很快被拆除”。

    张女士称,签署合同时她付了47万元给薛姓负责人,之后自己简单装潢这些房间花了将近9万元,“1月份刚开始出租,还不到两个月就被拆了,租户的钱一分不能少要退,还不知道我的钱他(薛姓负责人)能不能给退回来,反正装潢的钱算是全部赔进去了。”

    张女士介绍,租住在此处的住户基本都是在附近工作的流动人群,“也包括部分工人和工人家属。”

    (本报记者 张雅 李涛 实习记者 王者)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关闭

    01003009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285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