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西方向右转?
  新华网 ( 2016-05-24 10:26:41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被认为是西方世界“向右转”的标志之一。法新社

【作者】本版撰文 吴黎明

  古人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快节奏的21世纪,政治力量各领风骚速度转变得越来越快。
  今年又是一个世界大选年,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民粹主义席卷全球,一些“为草根代言”的“大嘴”右翼民粹主义者风头正劲,世界向右转恐怕已不是一个问号。
  在美国,特朗普的崛起震惊世界。在亚太,安倍政权的右倾路人皆知,菲律宾则刚刚迎来一个“特朗普式”口无遮拦的总统。
  在大西洋彼岸,欧洲各民粹政党的崛起也成为“现象级”。最新的例子是,执政逾7年之久、代表中左翼势力的奥地利联邦总理维尔纳·法伊曼5月9日突然宣布辞职,反移民的右翼民粹主义者——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弗有可能在总理选举中占有优势。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时代大潮,浩浩荡荡。但当下的世界是不是又一个风起云涌、孕育着重大转变的激荡年代,却由于我们身处其中而不自知?大约50年前的1960年代,左翼“大动荡”席卷欧美。历史回望,欧美世界在“左”与“右”的抉择中,是不是正在开始新的轮回?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什么是左?什么是右?一般认为,维护现有资本主义秩序、维护西方主导地位,就是“中偏右”;主张社会公平、缩小贫富差距,对垄断加以限制,就是“中偏左”。“极左”与“极右”则是走向极端。
  1968年的欧洲,激进的左翼抗议浪潮不仅仅使巴黎出现了举世闻名的“五月风暴”,而且蔓延至整个欧洲。在这个喧闹的年份里,年轻人走向街头,工人甚至农民也参加了进来。他们的声音与大洋彼岸美国白宫外抗议越战的呐喊,与世界此起彼伏的抗议声浪交相呼应,使得“动荡”成为1968年一个世界性的形容词。
  但近50年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又在世界政治版图中相继崛起。他们抵制穆斯林、反对“一体化”,排外、保守同时引领着民族主义高涨情绪。当政治钟摆从这端走向那头,已被裹挟在全球化浪潮下的世界格局会否因此生变?

左翼运动:来得凶也退得快

  至今,笔者依然记得“毛派分子”、前葡萄牙总理巴罗佐2004年6月被推选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后首场记者会的情景。从少年时代的“造反派”蜕变为国家总理乃至欧盟委员会掌门人,巴罗佐的成长经历是欧洲政坛的一个传奇。
  当时,万众瞩目之中,巴罗佐在发布会上一露面就被记者的第一个“揭老底”的问题打得有些蒙。“年轻时你是坚定的‘毛派’,今天却成为资本主义代表组织欧盟委员会的主席,你怎么看年轻时的所作所为?”
  会场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巴罗佐深吸了一口气,严肃地说:“我至今依然认为十八九岁时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至今为我那时的激情勃发感到自豪,无怨无悔。”只见他语气急促,多少有点激动。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左派”风潮席卷欧洲。在那次革命风潮中,巴罗佐正逢其时,在学生时代就成为狂热的“毛派”,是一个地下“毛派”左翼党派MRPP的首领。
  左翼大动荡培养了一批政治家,尽管许多人改换门庭。后来,笔者与巴罗佐的秘书莱昂纳尔·席尔瓦女士沟通采访时曾问对方:“能不能问巴罗佐先生早年的经历?”答曰:“最好别问。”
  无独有偶,当时欧盟外长(负责外交与安全事务的高级代表)、西班牙人索拉纳也有类似经历。索拉纳年轻时反美、反北约,但最终却当上北约秘书长和欧盟外长,反差有点大。
  巴罗佐与索拉纳政治立场的转变,折射出欧洲精英阶层整体政治风向的巨大转变。
  左翼运动尽管风起云涌,但来得凶也退得快。除了法国总统戴高乐终因公民投票失败而隐退之外,左翼力量并未立即实现“抢班夺权”。直到1980年代,欧洲开始整体向左转,中左力量开始在欧洲大展雄威。冷战结束后,欧洲国家政权大多掌握在社会党、社民党、工党或者由其组成的联合政府手中。1990年代末,在欧盟十五国中,一度有十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左政党执政或参政,这种现象被称为“粉红色的欧洲”。

极右崛起改变欧洲版图

  另一方面,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欧洲右翼极端主义开始抬头。同一时期,对外来移民的袭击和种族主义暴力行为在欧洲各地偶有发生,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新世纪初,欧洲一体化风华正茂,经济也很光鲜,危机并不凸显。中右势力大占上风。在欧洲议会,代表中右力量的人民党团一直人数最多。
  但2009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让欧洲经济持续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激起了一些民众的排外情绪,极右翼势力借此得以扩张,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局呈现“向右转”的趋势。
  极右势力的兴起破坏了欧洲社会生活秩序,无辜民众深受其害。“光头党”“自治国家主义者”等极右翼组织频频在街头闹事,制造种种暴力事件。仅在德国,右翼分子2008年就制造了2万多起违法犯罪案件。
  这只是序幕。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里,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悄然改变了欧洲的政治版图。
  今年3月,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在3个州的议会选举中成为赢家,获得最高达24%的支持率。德国选择党成立于2013年,最初是为吸引反对救助希腊的欧洲怀疑论者的选票,但移民危机之后转向民粹主义路线,反对接纳移民,毫无保留地投身于排外倾向,对大量新纳粹分子的加入也来者不拒。
  德国的民粹主义者并不孤独。在欧洲,反对移民、反欧盟的政党不断膨胀发展。2014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就是一个突出例证——从波罗的海到地中海,从英伦三岛到巴尔干,“反欧”的极端民粹主义政党所获选票远超预期。在欧洲议会751个议席中,“反欧”党派获得的席位加起来超过140席,仅次于欧洲社会党,名列第三。
  欧洲民粹主义政党或多或少有着共通性。民粹主义政党领袖大多充满个人魅力,说着亲民的语言,并且能够适时激发民众的焦虑情绪。他们援引国际公约,呼吁阻止移民,尤其是穆斯林进入欧洲,并且善于抨击布鲁塞尔。民族主义是他们开出的药方。
  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证明了金融危机和欧元危机引发了有利于极端民粹主义的集体缺乏安全感等情绪。随着难民的涌入,欧盟各国拒绝共同接纳成千上万难民的做法使民粹主义的恐惧和混乱论调更受欢迎,而这种论调已经深入极端民粹主义政党的政治思想。恐怖袭击也助长了民粹主义领导人惯于煽动的恐惧情绪。
  法国与荷兰是欧洲民粹主义的两盏明灯。玛丽娜·勒庞和海尔特·维尔德斯是欧洲民粹主义的典范。勒庞的“国民阵线”在2015年年底的地区选举第一轮当中得票最高,2017年法国大选中入主爱丽舍宫并非天方夜谭。维尔德斯领导的荷兰自由党目前是荷兰最受欢迎的政党。
  在英吉利海峡对岸,英国独立党在2015年的大选中获得了12.6%的选票。该党的反欧和反移民论调在政坛引起极大反响,甚至是把英国推向公决“退欧”的重要推手。
  在北欧,瑞典民主党作为一个源于新纳粹运动的政党,在这个将大度包容移民视为国家荣誉的国度,提出反移民的口号。在2014年的选举中,民主党获得了12.9%的选票,且发展势头一直未减。丹麦民粹主义政党人民党去年夏天成为第二大党。芬兰正统芬兰人党2015年成为第三大党,并参与组建联合政府。
  在东欧,民粹主义掌权更是连成一片。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及其领导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是极端民粹主义的典范,他公然决定在边境修建围墙以阻碍移民进入。作为执政党,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领导的波兰法律与公正党采取了更加强硬的铁腕政策。斯洛伐克总理罗伯特·菲佐也发表了反对欧盟移民政策的论调,极右政党人民党——“我们的斯洛伐克”今年刚以8%的得票率进入议会。

“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之战”

  欧洲是西方世界的镜子。
  欧洲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等多重打击是主因。曾傲视世界的光鲜的欧洲,如今日子不好过,给极端民粹主义的崛起提供了丰富的土壤。
  放眼欧洲,除德国和北欧外,其余地区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企,南欧一些国家青年人失业率长期超过50%,“毕业即失业”让许多年轻大学生们“欧洲梦”破碎。德国《商报》最近公布的一份全球调查显示,64%的法国人对当前经济形势不满,在意大利这一比例是65%,西班牙是63%。即便在德国也有40%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欧洲的工业国对下一代的前景更加悲观。上述5国的多数民众认为,现在出生的一代的状况将恶化。这方面最悲观的也是法国,65%的民众持这种观点。
  反全球化,鼓吹“民族主义超越全球主义”是民粹主义的典型特征。冷战结束后,全球化浪潮席卷全球。但形势的发展超过了老牌西方发达世界的预计,新兴世界的崛起让全球分工朝着他们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西方高举自由资本主义和全球化的大旗,到头了却搬石头砸了自己脚,大西洋两岸的草根阶层均认为自己被国际竞争甩在后面,他们的挫败感引发了声讨全球化原则——自由贸易和开放边境——的政治运动,而这些原则曾被誉为二战之后通向繁荣的道路。
  欧美民族主义运动的许多支持者都是年龄较大的蓝领工人,他们认为自己被推到了经济等级的最底层。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说,英国的制造业就业人数自2000年以来减少了近1/3,而美国的就业机会也减少了约20%。
  美国《国家利益》5月初刊文指出,特朗普与希拉里之战是“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之战”。
  还应该看到,互联网发展带来的舆论革命,让反精英主义在21世纪成为可能。一种舆论认为,互联网花了大约二十年,就迅速抹除了精英阶层对民众的舆论控制。互联网的兴起进一步使所有信息源民主化,急剧扩大了各路媒体的读者群,让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公开发表意见的平台。原有的一切入场障碍——印刷、纸张和销售成本——都土崩瓦解。人们注意到,几乎所有的民粹主义领导人都是天生的煽动家,都是善于抓网民眼球的“大嘴巴”。
  不过,一贯自视甚高的西方精英阶层不会坐视不管,民粹主义能走多远就看双方的角力了。毕竟,精英主义统治西方数百年,是西方价值观的缔造者,不会轻易就退出历史舞台。左与右,中左与中右,恐怕依然会在岁月交替中实现新轮回。

   1 2 3 4 下一页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