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语片戛纳“零入围”
  新华网 ( 2016-05-16 11:11:37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眼看着国内电影票房高企,市场一片繁荣,却在戛纳电影节上不见踪影,着实让人觉得委屈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娟 实习记者李恺茗发自北京 达内兄弟、肯·罗奇、奥利维耶·阿萨亚斯、阿莫多瓦……这些戛纳常客谁有机会拿下金棕榈?金童泽维尔·多兰携法兰西玫瑰玛丽昂·歌迪亚,蕾雅·赛杜的“颜值最高”剧组《只是世界尽头》又会吸引多少眼球?亚洲代表朴赞郁的《小姐》和阿斯哈·法哈蒂的《推销员》能否有所斩获……自上月中旬戛纳电影节官方公布入围单元影片之后,相关讨论就没有停止过。相比之下,只有华语电影因为“零入围”而远离话题中心。直到近日才零星有些与戛纳有关的消息:神仙姐姐刘亦菲亮相戛纳、新晋男神黄景瑜与你相约戛纳……大多来自于品牌赞助商和媒体的邀请,有时尚有星光,却与电影干系不大。
    人们至今还记得去年的那次小辉煌——台湾导演侯孝贤和大陆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分别凭借《聂隐娘》和《山河故人》获得最佳导演奖和“金马车奖”。再追溯近二十年的戛纳电影节,也会发现华语电影和华语影人几乎每年都榜上有名,不是拿奖就是入围、展映,或者担任评委、主席等。像今年这样几大单元“零入围”,甚至在评委会也无一席之地的境况,真是20年来头一遭。

艺术性偏弱难征服评委

    “今年报名的中国影片数量不在少数,可惜入围名额有限。”面对媒体对于华语片“零入围”的质疑,戛纳选片负责人蒂耶里·弗雷茂如是回应。他同时指出表明戛纳和中国联系越来越紧密的证据——戛纳市场的中国公司注册人数,以及电影创作者、电影报道记者的人数不断增加。
    弗雷茂的这番话语貌似安慰,实则更加触及华人心中的痛——眼看着国内电影票房高企,市场一片繁荣,却在戛纳电影节上不见踪影,着实让人觉得委屈。但就此将之归咎为戛纳主办方对华语电影的偏见似乎也不那么恰当。
    与好莱坞希望创造一个均质、透明、无差别的电影大同世界,要求电影在跨文化的语境中能被毫无障碍地理解和接受不同,戛纳电影节一直努力所追求的是一种电影的多样性,至少它标榜的是这样。
    弗雷茂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回答就证明了这一点,“入围的50部作品如何选择是项系统的工作,这里要包括——年轻的、知名的、男性、女性、西方的、亚洲的、拉美的,比较激进的和相对传统的。我们要挑选的名单,必须包括以上所有元素,才能让大家各取所需。”
    具体到今年,20部角逐金棕榈的影片中有3位女导演,8位美国导演,3位韩国导演,4位新晋导演,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本届电影节中出现了不少罗马尼亚导演的电影,让戛纳电影节入围影片看起来愈发多元化。
    事实上,通过归纳就会发现戛纳的选片也不是毫无规律可循。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的电影,总是不出以下三类:最主流的一类是欧洲艺术电影,其次是“半好莱坞”的北美独立电影,再次才是来自亚非拉的发展中世界电影,亲疏关系一目了然。
    如果统计没有错漏的话,在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即柏林、戛纳和威尼斯当中,最早有华语电影崭露头角的就是戛纳。那是1962年,李翰祥导演的《杨贵妃》凭借独具特色的异域风情,荣获“最佳内景摄影色彩奖”。自此之后,从胡金栓到陈凯歌、张艺谋、姜文、王家卫、侯孝贤、蔡明亮,再到贾樟柯、娄烨、王小帅、王超、杜琪峰等,都成了“戛纳宠儿”。
    这也难怪当得知本届戛纳华语片“零入围”时,像王超、张秉坚、李睿珺屡次在国际电影节上亮相的独立片导演觉得一点儿都不奇怪。“关于戛纳,一部没有,正常。华语电影艺术性弱是多年共识,认清这个现状,激励大家反思,努力,也不算坏事。”王超说,他所说的艺术性弱正是这些年华语电影高歌猛进、摧城拔寨荣光下暗暗涌动的问题所在。

华语片过于强调商业性

    至今每提及华语电影在国际上的辉煌,人们都会追忆1993年。那是华语电影与国际大奖最亲近的一次——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摘得当年金棕榈大奖(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现在每至戛纳时间,大家都会怀念昔日陈凯歌携巩俐、张国荣亮相康城时的风采。
    凭借着《霸王别姬》后续影响力,陈凯歌一度被业界视为国产电影大师。然而时过境迁,昔日的陈凯歌终究难抵好莱坞风潮转投商业大片,后来在探索文艺片与商业片平衡的道路上也渐渐失了自身的锐气。与其同一时代的张艺谋,更是在商业片大道上越走越远。
    在第五代导演集体转投商业片之后,戛纳曾一度成为第六代独立电影人圆电影梦最耀眼的舞台。贾樟柯四度角逐金棕榈,拿过最佳编剧奖和金马车奖,娄烨、王超、王小帅等导演的作品也屡次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只是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各种资金、跨界人才的涌入,这些苦苦坚守文艺片的导演们都陷入纠结之中,转身商业也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就在上周,贾樟柯刚刚宣布入股一家科技传媒集团“以上传媒”,而首个新媒体影像产品“柯首映”也即将于6月上线,是全球电影短片中国内地首映平台。与此同时,他还和吴晓波等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暖流”的电影公司,只拍商业片,目前计划改编东野圭吾的小说,真正成了“商人贾樟柯”。
    同样,在2014年凭借《幻想曲》入围“一种关注”单元之后,王超导演即将于今年上映的最新作品《寻找罗麦》也完全走的是商业定位的路线。
    四度入围戛纳的娄烨,曾是独立电影领域中的一枚异数——从地下独立导演沦为禁片导演,最终又重获创作新生,他的新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是一部警匪商业片。包括王小帅去年的《闯入者》也披上了悬疑类型的外衣。
    而港台导演中进入戛纳的也一直是那么几个熟悉的面孔,无外乎杜琪峰、王家卫、侯孝贤、蔡明亮,王家卫和侯孝贤拍片速度又极慢,蔡明亮现在更倾向于视觉艺术,超越了电影的领域。再加上港台导演大批“北上”,也难免被蓬勃的电影市场拐带往商业的方向飞奔。
    “我们之所以没能在艺术电影上再创高潮的原因之一就是商业电影的升起,暂时挤压了艺术电影的空间,使得一些资源和导演离开这一领域。”导演杨超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今年初他的作品《长江图》刚刚在柏林电影节上擒得银熊,更早些时候他的作品也曾两度被戛纳所青睐。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同样认为此次戛纳败北与近些年华语电影过于强调商业性有关,“这样一来,艺术探索和艺术创新的作品相对来讲就没有那么丰富了。再加上市场状况好了之后,可能在选片和送片的重视程度上有所减弱,综合起来造成现在的局面。”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看了本届戛纳片单后,王超曾感慨,“上面有不少熟面孔,他们都在正常地延续艺术创作。而在中国,这比较难。商业与艺术的抉择总令人徬徨。”

文艺片的提升与话语权的争夺

  “整个中国电影的纯粹性和极致性不够,包括社会问题挖掘和揭示的深度都不比从前。”尹鸿说,另外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电影类型也越来越多,使得中国特色不再具有优势,也影响着华语电影的竞争力。“市场繁荣所带来的商业诱惑,不少创作者的坚守不足等,种种原因将华语电影推离国际大奖。”
  近几年,尽管送选参赛的影片数目呈增长趋势,但在国际知名电影节上获得奖项的却是凤毛麟角。最近的就是去年的《聂隐娘》、《山河故人》以及今年初的《长江图》,依然比不得上世纪90年代那样耀眼。
    在尹鸿看来,要提升华语电影的影响力,拉近与国际大奖的距离,除了打造极致、纯粹作品外,还需要在价值观上有所突破——既要有中国特色,又要有世界价值。“电影是显示文化冲突和融合的载体之一,如何实现本土文化在不同文化中的安置,才是创造华语电影国际影响的核心技巧,它应该建立在了解本土和他者文化特性的基础之上。”
    通常,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电影,要想在国外获奖,完全不考虑西方人的趣味诉求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就以戛纳为例,张艺谋的《菊豆》、《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均取材于旧中国的人和事,尤其是《活着》对“文革”大胆的描写,极大满足了西方观众的猎奇心理。而随着戛纳等西方电影节青睐中国第六代导演,其对华语电影取舍的标准也发生变化。如《青红》《春风沉醉的夜晚》《日照重庆》《天注定》等,这些影片的共同点就是关注那些基于社会禁忌而不可言说的中国现实。
    “如今因为有移动互联网,中国的很多表层现实透过媒体和网络都可以被外界看到,再以那种仅仅表现中国的表层现实的作品去拼奖就很难了。我们需要内容精深而复杂,在信息量、制作机构的规模和艺术上都不输给西方的电影。”杨超说。
    一方面积极打造新类型的华语文艺片,另一方面对于“零入围”、少拿奖,其实也大可不必过于在意和忧心。毕竟,一部电影获奖与否,尤其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的电影能否连续地有系统地在一个影展上连番报捷,亦未必是影展主办单位所能控制的。评审团的口味,又或者说是机缘巧合,都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一个影展的得奖名单。
    事实上,当我们在探讨为什么华语电影在戛纳很难拿到金棕榈,已经把自己限定在了西方的价值观和评定标准之中了。
    “如果反过来从国家角度来说,我们一定希望未来的中国电影的文化主体性越来越强,我们自己能制造一套新的游戏规则,拍出自己认为好看的电影,并被世界所认可,当然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归根结底是话语权的争夺。”中国电影资料馆策展人沙丹说,所以拥有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电影节对于我们愈发重要。
    或许到那时,我们才可以像80岁的伍迪·艾伦那样,谈论起戛纳电影节时能够云淡风轻,喜欢它但从不参与比赛,“谁能说一部作品一定胜过另一部呢?难道我们能评判马蒂斯的画作比毕加索或者波洛克的作品更好吗?”

【链接】华语电影戛纳十年行

2016年 华语电影“零入围”。
2015年 《聂隐娘》和《山河故人》双双入围主竞赛单元,前者将最佳导演奖收入囊中,后者让导演贾樟柯拿下戛纳终身贡献奖的金马车。
2014年 《幻想曲》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归来》亮相非参赛展映单元。
2013年 《天注定》获最佳编剧奖,《过界》和《盲探》分别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和“午夜展映单元”。
2012年 《浮城谜事》为“一种关注”单元开幕影片。
2011年 《武侠》入围“午夜放映单元”。
2010年 《日照重庆》和《海上传奇》分别入围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单元。
2009年 《春风沉醉的夜晚》获最佳编剧奖,还有《复仇》和《脸》入围主竞赛单元。
2008年 《二十四城记》入围主竞赛单元,《停车》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入围“一种关注”单元。
2007年 华语电影“零入围”。
2006年 《江城夏日》获得“一种关注”单元的“一种关注大奖”。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