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谋求对华军备“非对称”优势
  新华网 ( 2016-02-17 15:10:45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华 发自北京 日本是我国周边重要的军事强国,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军事盟友。近年来,日本在军事建设领域体现出极强的对华针对性,其军力重心正在逐渐向对华方向调整。特别是安倍晋三再次担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军费止跌回升,军力建设有所加速。
  由于日本政府面临长期财政困境,其能够投入军事领域的资源有限,主要是以“盘活存量”的方式进行军力调整,缺乏进行大规模军备竞赛的物质基础。但是,在常规军力建设“力不从心”的情况下,日本可能寻求发展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等“非对称”手段,以对华建立基本威慑。这一领域极为值得警惕。

增加军费:军力重回“上升通道”
  自2002财年后,日本军费连续10年下降。安倍政府在2012年底上台后,扭转了军费的下降趋势,使日本军力发展重回“上升通道”。
  2013财年至2015财年的三年中,日本的军费增幅分别为约0.8%.2.8%和2.0%。根据2013年12月通过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下称“中期防”)规定,2014财年至2018财年的5年间,日本军费总额为24.6万亿日元,平均每年约4.92万亿日元(约合2600亿元人民币)。
  在增加军费的同时,防卫省也在加速推动军力建设,启动了一批重要的编制体制重组和装备采购项目,范围涉及海、陆、空等主要军种:
  首先,海上自卫队成为建设重点。自明治维新以后,海军一直是日本军力建设的重中之重,如今亦不例外。根据现行《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计划,在自卫队三军中,仅有海上自卫队的编制实现扩充。例如,其潜艇数量将从目前的16艘逐步增至22艘,在完成扩充后,可将海上自卫队潜艇的日常巡逻线前出至巴士海峡和巴林塘海峡,覆盖第一岛链的更广阔地域。同时,海上自卫队的“出云”级等准航母数量陆续增加;新型的P-1反潜巡逻机逐步替换现役P-3C巡逻机。在可预见的未来,其作战实力将稳步增长。
  其次,陆上自卫队全面“瘦身”。根据计划,陆上自卫队将进一步“轻型化”,大幅裁减地面重型装备。今后自卫队全军坦克数量将从700辆裁减至300辆,火炮(不含迫击炮)减至400门。除在北海道和九州外,陆自将不再部署坦克(包括在最为核心的本州地区)。陆自大幅减少重装备的做法,是在财政预算总体有限前提下的“不得已”之举,同时也意味着日本已将未来战争的“赌注”全部押在海空战斗阶段。
  第三,航空自卫队“有限升级”。日本目前缺乏自主研制国产战斗机的技术能力和相应资金,因此只能寄希望于进口美国下一代战斗机。但是,由于美国F-35战斗机项目进度严重滞后,导致日本航空自卫队下一代战斗机换装困难。在此情况下,航空自卫队一方面少量引进F-35(2018年前采购28架,但服役时间未定),一方面主要采购其他装备,如“全球鹰”无人机、C-2运输机、E-2C预警机等。以上装备均需从美国进口,而在日元大幅贬值后,日本进口此类装备的费用又将明显上升。在此问题上,日本航空工业的“短板”,已经成为航空自卫队扩充实力的重要限制。
  第四,为落实美日同盟的实际效能,日本新建了一系列联合指挥、侦察、通讯设施,保障美军与日军在战时联合指挥、联合作战的需求。如自2013年起,陆上自卫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指挥部迁入美军座间基地;航空自卫队航空集团司令部(相当于空自指挥中心)迁入了美日联合使用的横田基地;为提升对美军太空战支撑能力,防卫省还决定新建太空监视雷达,并与美军分享轨道目标监视情报。

“盘活存量”:军力重心指向中国
  由于总体投入增量有限,近年来日本军力建设的主要方式是 “盘活存量”。自卫队正在逐步调整军力布局,将“西南防御”作为重点,将兵力重心转向对华方向。
  首先,以“西南防卫”为重点,以“长期对峙”和“有限冲突”为想定背景,重点加强西南方向军力。具体包括:
  在地面力量方面,在先岛诸岛主要岛屿驻军,包括石垣岛、宫古岛以及与那国岛等,其中石垣岛和宫古岛未来都将部署反舰导弹和防空导弹,以进一步封堵第一岛链;在西部方面队新建3000人的两栖部队“水陆两用团”,用于离岛作战。
  在航空力量方面,在那霸机场新增一个战斗机飞行队(相当于战斗机团),并将目前常驻于日本东北部三泽基地的E-2C预警机部队一分为二,分别建立两个飞行队,并将其中一个飞行队常驻那霸;此外,在2016财年计划中,还将原本部署在九州的两个F-4战斗机飞行队(相当于中国的战斗机团)调往东部,而将东部的一个F-15战斗机飞行队和一个F-2战斗机飞行队调往九州。F-4是上世纪70年代服役的老式战斗机,空自由此将实现在西部方向上全部战斗机的“三代机”化。
  第二,建设“统合机动防卫力”,加强军事力量灵活性,以实现兵力在战时的快速战略机动。
  由于冷战的原因,陆上自卫队驻军在日本东部和北部较为集中。如今,各部队已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支撑,师、旅级部队迁移将伴随复杂政治因素,难以实现。在此背景下,现行《防卫计划大纲》等文件提出“统合机动防卫力”概念,其实质就是在避免大幅调整全国军力部署的情况下,通过提升本土部队机动性,满足不同方向危机甚至冲突时的用兵需求。
  这其中,陆上自卫队是改革的重点。在陆自部署于本土的9个师团和5个旅团中,将有3个师团和4个旅团改编为机动师团或旅团。每个机动师团或旅团将有1个联队(相当于团级战斗单位)左右的快速反应部队,装备轮式步战车。在需要时可以运输机或高速滚装船快速投送至西南方向。为此,自卫队已在近年来加强高速滚装船动员、远程铁路运输等战略机动演习。

财政困难:“缺钱”已成难解瓶颈
  当前,除去外部限制及政策限制外,制约日本军力发展的核心因素依然是财政问题。
  日本财政困境主要体现在:国债规模庞大;政府预算结构不健康;老龄化加速导致预算支出还将持续快速增加。由于日本中央政府财政紧张,日本军费缺乏提升空间。
  而另一方面,日本的存量军事资产正在加速老化。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是日本自卫队建设高峰期,现有的很多装备都是当时服役的。如主力战斗机F-15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服役的,四艘金刚级“宙斯盾”驱逐舰服役于90年代。如今,这些装备本身进入服役期的后半程,同时又要为对抗中国出力,导致其老化消耗速度加快。
  例如,根据日本防卫省对媒体公布的资料,其E-767和E-2C预警机过去通常每年战备执勤共计约20余个架次。但2012年9月钓鱼岛“国有化”事件之后至2013年4月仅半年时间,两者战备执勤架次数已达约250次,相当于平时10年的总和。在日本主力战斗机(特别是F-4EJ和F-15J)、预警机(特别是E-2C)等装备已进入全寿命中后期、新型装备又迟迟不能服役的情况下,这种消耗无疑对日本相当不利。

“非对称”:警惕日本铤而走险
  从历史上看,在常规军备竞争“力不从心”时,一个国家往往会选择发展“非对称”手段。在此方面,日本已有相关技术积累。而且,根据日本政府现有的宪法解释,其发展短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等装备并不违法,这是需要中国注意的。
  第一,应关注日本弹道导弹能力,遏制日本发展战略打击手段。日本有相对完整的航天工业体系,火箭系谱齐全,完全具备发展弹道导弹的技术能力。而且,日本一直在发展具有明显军民两用潜力的固体火箭。例如,日本2013年首次发射成功使用固体发动机的“伊普西龙”火箭,其近地轨道运载能力达到1.2吨,完全可以改装成为远程导弹。而且,该火箭在设计时就强调快速组装、快速发射能力,并着力强调降低对发射设施的要求,仅需数台民用电脑和网络设备即可建立发射控制系统,这是日常商用所完全不需要的。
  第二,应关注日本的巡航导弹、超音速反舰导弹等战术“非对称”手段。早在2004年《防卫计划大纲》的论证阶段,自卫队就已提出要求发展巡航导弹,并将相关内容列入大纲草案。后因执政联盟中的公明党反对而作罢。此后,无论是执政的自民党,还是自卫队内部,又多次提出类似方案。对于日本的技术能力而言,发展巡航导弹并无技术障碍,一旦其拥有此类装备,将对其东部邻国沿海地区安全形成现实威胁。
  同时,针对中国迅速发展的海上力量,日本自卫队正在发展超音速反舰导弹等装备,其正在测试的XASM-3型空射反舰导弹计划于2016年投入使用。该型导弹飞行速度可达3倍音速,未来对邻国海军舰艇也将构成较大威胁。
  第三,应关注日本“拥核”动向。日本国内一直有主张拥核声音,安倍晋三本人在拥核一事上态度模糊。日本在核技术、核材料方面已有大量积累。随着日本国内政治倾向的右转,未来其一旦走上拥核道路,东亚地区格局还将更为复杂。
  目前,日本军事力量处于稳定增长,“小步快跑”阶段。在今后5年左右时间,其规模将保持稳定,其装备质量将有一定提升。在整个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除俄罗斯之外,日本仍将是中国邻国中军力最强者。随着美日同盟进一步加强,日本安保法改革放松军力使用“缰绳”,日本自卫队及美日同盟在东亚地区还将更加活跃,并可能对华制造更多的麻烦与威胁。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台湾“大选"的那些事儿
· 你好,中东!——中国在中东的新角色
· 白宫最后一年,奥巴马放手几搏?
· 重温周恩来外交 ——周恩来总理逝世40周年祭
· 新华社战地记者亲历的2015
· 俄罗斯:痛苦承受力
·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 专家:应尽快出台《反间谍法》实施细则
· 小心,间谍可能就在身边
·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 (先驱视点)用历史视角观察美军在南海行动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