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韩国推进“先发制人”打击系统
  新华网 ( 2016-01-27 11:23:00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 高浩荣 发自北京 近年来,依靠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韩国一直努力加强军事力量,其一方面是为了应对来自朝鲜的“挑衅和威胁”,尤其是朝方核武器、导弹和远程火炮的威胁;另一方面则是从长远考虑,应对在半岛统一后可能出现的潜在威胁。当前,应对朝鲜“挑衅和威胁”是韩国加强军力的重点。

毫不避讳地把矛头指向朝鲜
  建设“精锐化的、先进的强大军队”目标,是韩国总统朴槿惠在2015年韩军建军纪念仪式上提出的。朴槿惠在解释这一目标时说,韩国现在“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安保形势。朝鲜在继续开发核武器,周边国家和东北亚地区国家之间的争端和军备竞赛正日益严重”,她要求军队“再上一个台阶”,成为“能够主导统一时代的‘精锐化的、先进的强大军队’”,“以有效地对付恐怖主义、网络攻击、生化武器攻击、集体性的传染病等多样化安全威胁”。
  为实现这一目标,韩国已经制订了大规模增加军费预算的计划。2015年4月,韩国国防部发布“国防中期计划”。按照该计划,韩国在2016至2020财年的军费预算总额为232.5万亿韩元(约合2092.5亿美元)。韩国国防部称,这一计划主要为强化应对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的能力。其中,国防部将在今后5年投入约54亿美元推进旨在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杀伤链”系统(集探测、识别、决策、打击于一体的“先发制人”打击系统),并拿出约24亿美元研发以拦截低空导弹为主要目标的“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
  与此同时,韩国国防部计划从预算中划拨约16亿美元购置无人侦察机、新型探测雷达等情报收集系统,作为有效应对朝鲜“在局部地区挑衅”并做好战争准备的一部分。针对朝鲜不断增强的“网络安全威胁”,韩方还将拿出9000万美元构建多层次的互联网安全防护体系和网络模拟演练场。
  在这一背景下,韩国2016财年军费达到38.95万亿韩元(约合311亿美元),比2015年增加约4%,其中增加最多的项目一是用于加强在非军事区的活动能力,二是为构建“杀伤链”系统和“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
  无论是制定“国防中期计划”还是增加国防预算,韩国都毫不避讳地把矛头指向朝鲜。这是韩国军事战略最显著的特点。

引进“萨德”系统或只是时间问题
  自2015年初开始,韩军着手研究“五维”战场综合军事力量运用的概念。参与研究的有民间专家、国防科研所专家及各军种和联合参谋本部的人员。研究范围包括“五维”战场战斗武器体系和网络、相关部队编制方案等作战要素。据韩媒报道,所谓“五维”战场包括海、陆、空、网络和太空战场。这是韩国国防部提出的“创造型国防”的核心目标之一。
  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在解释“创造型国防”的背景时称,韩国国家安全“逐渐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威胁”,因此应把信息通信技术、物联网、大数据等高科技应用到国防领域。按照军方的设想,韩国将大力研发新武器,包括激光、高功率微波弹(HPM)、电磁脉冲弹(EMP)、无人战舰、安装着人工肌肉和各种传感器的防弹服等。
  如果说“五维”战场综合军事力量运用还只是设想和计划,那么韩国近年来在扩充军事力量,尤其是加强海空军力量方面则有着扎实的实际行动。
  在弹道导弹方面:根据2012年10月韩美达成的协议,美方允许韩国研发和生产的导弹射程从过去的300公里延长至800公里。2015年6月,韩国耗时近3年自主研发的射程为500公里的弹道导弹试射成功,朴槿惠亲临现场观看试射。这是韩国总统30年来首次现场观看导弹试射。
  韩军方称,此次试射的成功,标志着韩军可以打击朝鲜全境的任何地方。此类导弹将成为“杀伤链”系统中的核心武器。一旦发生紧急情况,韩军可用该导弹攻击朝鲜境内的核武器和导弹基地。如果将其配置在3000吨级的潜艇上,对朝鲜的压力将更大。从2015年底,该型导弹将部署于韩国陆军导弹司令部下属基地。
  在空军方面:韩国正在大力推进“韩国战斗机”(KF-X)计划,并力争在2025年前完成。根据计划,韩国将购买40架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的F-35型战斗机,合同中还将包括相关技术转让。不过,2015年4月,美国政府未批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向韩方转让有源相控阵雷达(AESA)、红外搜索与跟踪系统(IRST)、电子光学目标追踪设备和电磁波屏蔽等4项核心技术,致使该计划进度成为未知数。然而,韩国认为能够自主开发这4项核心技术,并称当前这些技术的研发工作已取得相当进展。
  在海军方面,除装备发展外,韩国海军最显眼的动作是打造位于济州岛的济州海军基地。该基地于2012年3月动工,于2015年底基本竣工。据韩媒报道,在济州海军基地竣工后,海军将在该基地部署“机动战团”,“包括‘宙斯盾’舰在内的各种舰艇都将停留在此地待机,一旦发生特殊情况,便可紧急出动”。在韩国的东、西、南海发生情况时,该基地均能迅速提供战斗力支援,美军也很可能利用该基地为其亚太战略服务。
  在导弹防御方面:2015年7月,韩国经过11年努力自主研发的“天弓”中程地空导弹试射成功,并将投入批量生产和部署。“天弓”的射程为40公里,虽然拦截高度比美国的“末段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THAAD,萨德)要低,但属于“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中的一种,因此被称为“韩国版萨德”(K-THAAD)。
  至于韩国引进美国“萨德”系统一事,目前韩美都宣称并未进行过协商,但韩国军方曾多次声称今后将“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引进“萨德”,可见此事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在特战部队和网络战等方面,韩国陆军特战司令部2015年9月表示将成立专门负责破坏朝鲜核设施、远程导弹设施等核心战略设施的特战部队。同时,特战司令部还准备成立“特战航空队”,单独执行特殊作战任务。而在网络作战方面,2015年2月,韩国国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国军网络司令部令》修订案。根据该修订案,韩军网络司令部原本直属国防部,今后则将由负责三军作战指挥的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根据国防部长官的命令监督和指导。韩国媒体认为,这“意味着网络虚拟作战事实上被提升至军事作战范畴”。

加强美韩同盟,建立“联合师团”
  韩国军队的作战指挥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当前,“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美韩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所谓“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半岛“有事时”指挥军队的权力。
  美国掌控并行使韩国的“战时作战指挥权”是美韩军事同盟的最明显标志,也是朝鲜指责韩国当局为“没有自主权的傀儡”的主要根据之一。韩国的作战指挥权问题可以上溯到朝鲜战争时期。1950年7月14日,韩国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了“联合国军”。1978年11月美韩联合司令部成立后,“联合国军”司令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由美方担任的美韩联合司令。随着冷战结束及形势的变化,1994年12月,驻韩美军向韩国移交了“平时作战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由驻韩美军司令掌握。
  卢武铉执政时期,韩国提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问题,2006年9月,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就移交“战时指挥权”达成协议。此后,两国防长商定在2012年4月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但是,在被称为“保守势力”的李明博执政时期,韩国主动提出推迟移交时间。2013年2月,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韩国在5月再次提出推迟移交时间,双方在2014年10月决定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20年以后,但并未确定具体时间,且设定了两个移交条件:一是届时韩国军队要具有能够主导美韩联合防御的核心军事能力;二是在朝鲜发起攻击和半岛全面战争初期,韩军能具备应对朝鲜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的能力。由此可见,韩军的“战时作战指挥权”何时能回到自己手中,仍是未知数。
  “战时作战指挥权”从提出收回到一再被推迟,既反映了韩国“进步”和“保守”势力之间政治主张和政策之争,也反映了当今韩国政府与其追求“自主名分”,不如谋求“安保实利”的“务实主义”心理。在韩国看来,2.85万名驻韩美军是不可或缺的安保力量。
  除了推迟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每年与美国联合举行“关键决心”、“乙支自由卫士”等大规模联合军演外,韩军的一个机械化步兵旅2015年6月与驻韩美军第二步兵师组成了“联合师团”,并由美方担任师团长。这是20多年来美韩组建的第一个联合师团。韩国国防部说,联合师团的组建“有助于强化韩美同盟,培养能够执行联合作战任务的专业人员”。在战时,联合师团“将负责针对朝鲜地区的民事任务和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特殊任务”。
  随着韩美军事同盟关系的加强,韩美对朝作战计划也在不断演进。韩美这些年制定了多个对朝作战计划,其中包括以全面战争为主的“作战计划5027”、以应对朝鲜剧变为主的“作战计划5029”、以空中打击朝鲜战略目标为主的“作战计划5026”。据韩媒披露,2015年6月,美韩新制定了“作战计划5015”。这一作战计划是把上述作战计划综合起来,重点是“打击首脑部”,即实际上的“斩首作战”。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台湾“大选"的那些事儿
· 你好,中东!——中国在中东的新角色
· 白宫最后一年,奥巴马放手几搏?
· 重温周恩来外交 ——周恩来总理逝世40周年祭
· 新华社战地记者亲历的2015
· 俄罗斯:痛苦承受力
·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 专家:应尽快出台《反间谍法》实施细则
· 小心,间谍可能就在身边
·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 (先驱视点)用历史视角观察美军在南海行动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