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马晓霖:沙特伊朗争端将向何处去?
  新华网 ( 2016-01-18 11:02:53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实习记者 李林峰 记者 刘华 发自北京 近期,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之间的争端成为中东局势的重要变数。作为中东地区的两个主要国家,沙特与伊朗争端有何种背景,可能发展到何种程度?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今后相当长时期的中东形势。为此,《国际先驱导报》专访中东问题专家马晓霖教授,请他为读者解答沙伊争端的相关问题。

沙伊危机是长期积怨的爆发
  《国际先驱导报》:您觉得这一轮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之间危机的升级有何种背景?长期以来,两国虽有积怨,但相对而言还比较克制,但为何在当前时间点发生如此冲突?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实际上,这是2011年以来整个阿拉伯剧变引发的传统地缘矛盾的爆发,只是集中体现于沙特与伊朗之间。
  2011年“阿拉伯之春”出现以后,沙特阿拉伯、卡塔尔这些海湾国家非常活跃,他们担心街头的民众革命会变成一种颠覆王权的过程,于是就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政策:首先是推动颠覆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其后则是在也门——亦即他们的“后院”——设法维稳,迫使时任领导人萨利赫交权。在巴林,他们完全站在巴林政府一边,协助处理街头运动,这实际上也是在维护自身的王权统治。
  而在叙利亚,沙特和卡塔尔通过鼓动所谓民间“革命”的方式,试图变更什叶派政权,由于叙利亚与伊朗是战略盟友,沙特在叙行动的目标一是自保,一是借机与伊朗清算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的旧账。这是因为在沙特看来,自1979年以后,伊朗大规模输出伊斯兰革命。而在伊朗看来,像沙特这样的君主国家本身就存在政权合法性问题。而且伊朗认为,沙特作为麦加和麦地那两圣地的监护国,却追随美国,并对以色列态度温和,这使其“监护国”身份显得并不称职。
  双方之间的深层对立带来了长期矛盾: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海湾阿拉伯国家支持伊拉克,叙利亚则站在伊朗一边。沙特还牵头成立了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即“海合会”),以海湾六国“抱团取暖”,对内加快一体化进程,对外就是北防伊拉克、东防伊朗,这种博弈一直没有停止。
  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后的一系列冲突以及教派之争,都可视为此次事件的背景。此外,美国因素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也很重要。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后,沙特非常担忧。原本,沙特与美国是相当牢固的同盟关系,双方合作遏制伊朗。但是,在伊核协议达成后,以沙特的视角来看,美国解除了对伊朗的束缚,给予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发挥空间。
  这其中还涉及一个因素,那就是美国对中东极端思想的担忧,以及为此借重伊朗力量的打算。在美国看来,来自海湾国家的极端宗教思想输出已经对欧洲造成显著压力,在欧洲局部地区形成伊斯兰化之势。此外,早在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中,相当多的恐怖分子都来自沙特。而伊朗虽然与美国关系对立,但在防范这些极端思想传播方面是能够发挥一定作用的。这也是美国给伊朗释放空间的重要原因。
  如果从更长远的历史和文化来看,这其中自然也涉及延续千年的教派之争。16世纪伊朗萨法维王朝建立以后,将伊朗信奉的逊尼派改为什叶派,彻底与阿拉伯世界做文化切割。这其中有当时要与奥斯曼帝国争夺势力范围的背景。早在那个年代,伊朗就从今天的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等地邀请很多什叶派阿訇来主持清真寺。而从那个时候开始,阿拉伯和波斯的冲突,或者说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冲突就开始愈演愈烈。
  最近的背景也很重要,首先是叙利亚局势的变化。在叙利亚的争夺中,沙特又遭到挫折,叙利亚内战已经向和平进程演进。而且这一进程虽然是由俄罗斯主导,但却是伊朗帮助的结果。而在也门,沙特的干预遭到了什叶派胡塞武装的强有力抵抗。
  结合上述背景再看当前的情况,可以视为是沙伊长期积怨的一次爆发。方方面面的因素综合在一起,让沙特王室感到颇为愤怒。他们觉得从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的影响从未像今天这么大,其已经将触手伸向阿拉伯半岛的腹地。这种局势对沙特的君主统治,对沙特在地区的影响力都是巨大的威胁。
  此次,沙特处决什叶派教士成为沙伊两国交恶的导火索。实际上伊朗原本无权干涉沙特的司法主权,所以沙特抓住这个机会和伊朗断交,而且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海合会成员国和苏丹等国纷纷对伊朗断交或外交降级。这相当于是对伊朗进行的一次“围猎”。沙特想通过这次矛盾的激化,将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大幅回推。这基本上是此次冲突的来龙去脉。

两国都有“地区老大”意识
  Q:这次冲突的危机升级和沙特国内政治有无关系?最近一两年来,沙特内政也有一些变化,比如国王更迭和王储变化等。有一种观点认为,沙特在也门等地的行动也有内政方面的考虑,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
  A:存在这方面的可能。萨勒曼国王上台之后,改变了之前“萧规曹随”的做法,更换了前任国王指定的接班人,并调换了一批重要职位的官员。这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沙特国内部分人的不满。此外,自前任国王执政末期开始,油价逐步走低,沙特财政收入大幅度减少,后来甚至不得不两次发行国债,并抛售在很多国际大企业中拥有的股份。这都是沙特国内面临的问题。在也门问题上,首先是胡塞武装势头猛烈,几乎夺取了整个也门的控制权,这使得沙特担心胡塞武装背后的伊朗,因此才要稳住“后院”。而国内政治因素在此议题中可能是次要因素。
  在此次沙特与伊朗断交的过程中,尽管伊朗民众冲击沙特驻伊使馆在先,责任在伊朗一方。但是后续的断交、断绝经济交通来往等措施说明,沙特方面可能想把矛盾转移到伊朗身上,告诉国民现在与伊朗之间的博弈是教派之争,甚至是话语权、影响力的争夺。
  沙特认为自己是伊斯兰教的发祥地,是穆罕默德的故乡、两圣地的监护国,又坐拥庞大的石油资产,是伊斯兰世界当仁不让的领头羊。但是,伊朗并不这么认为。伊朗觉得自己曾是世界上第一个跨洲帝国,拥有两千五百年悠久文化,而且对伊斯兰世界的文明发展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所以,伊朗也有“领头羊”心理。再加上伊朗拥有相对发达的经济和工业能力,又有一定的科技和军事能力,其不会甘居二流国家地位。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种国家定位也是长期以来伊朗和美国关系不和的深层原因。此次伊核谈判的突破点就是美国的两点承诺:第一,不谋求颠覆伊朗的伊斯兰共和体制,这是安全保障;第二,伊朗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这两条实际上就是满足了伊朗的国家定位预期和对国际空间的需求。

沙伊危机不会升级为热战
  Q:您认为此次沙特与伊朗之间的危机会发生到何种程度?是否有爆发冲突的可能性?
  A:此次危机应当不至于造成过于严重的后果。
  首先,在沙特一方,由于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等因素,沙特对于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此次,苏丹和巴林追随沙特与伊朗断交,但阿联酋只是外交降级而已。海合会其他五国确实表示对沙特完全支持,但也仅限于此。沙特曾经要与尼日利亚、埃及和印度尼西亚组建伊斯兰反恐联盟,但后者几国并不买账。沙特组建联军干涉也门时,巴基斯坦就未参与其中,而埃及也只是象征性地参加了战斗。从能力方面来讲,沙特的空间是有限的。
  其次,对伊朗来说,它已经是最近五年来中东的最大赢家。他既是什叶派联盟的核心,与美国缓和了关系、获得了国际空间,又与俄罗斯建立了更为紧密的联系。伊朗有能力,但是也要保持克制。因为在中东这样以阿拉伯国家为主的地区,他毕竟还是少数派,其能力和影响力已经到了极限,比如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中南部,再加上巴林以及也门的局部利益。如果再要勉强拓展利益,最后可能反而损失眼前的既得利益。另外,美俄也不希望这个地区太“闹”,目前的局势已是非常混乱。美俄的有限目标仍然集中于反恐。现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已经危及欧洲和美国本土,这要求国际社会必须集中力量优先打击“IS”。所以美俄都不希望地区局势进一步恶化。更何况美国本来就要从中东收缩。
  无论是对沙特还是伊朗而言,双方如果脱离了大国支持,在军事上就很难动弹,大家都打不起仗。另外,沙特的主要油田都在波斯湾沿海,伊朗有足够实力对其实施打击。而如果开战之后阿拉伯国家更加“抱团”,也不是伊朗想看到的。因此,双方争端应该会局限于外交和经济制裁的层面,不会“再进一步”。
  实际上,两国每隔一些年就会出现风波,这是中东地区二元结构的深层矛盾,既有教派冲突、大国博弈、美国因素,又有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对立,这些都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总会隔一段时间升级,然后再相互妥协。当然,其中还有长期存在的各种水面下暗斗。

沙伊风波对中国影响有限
  Q:也有人认为,低油价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沙特坚持不减产所致,而沙特此举是为了打击伊朗,您如何看这种观点?
  A:我认为,沙特的低油价战并不是针对伊朗,而且更不是美国与沙特合作针对伊朗或俄罗斯。这更像是沙特与美国在争夺能源格局的话语权。沙特主要是在针对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因为一旦页岩气或者其他新能源革命成功之后,沙特作为石油产出国的战略价值就将大打折扣。从战略上说,美国不再会像过去那样保护它;从经济上说,能源革命造成的低油价会使其国内经济发展及社会稳定难以为继,甚至可能会引发国内革命。因此,沙特是居安思危,想用低油价把新能源和页岩气在高成本阶段消灭于萌芽状态。这是为了未来保政权、保稳定以及争取世界能源格局老大地位的行动,其矛头是指向美国的,俄罗斯和伊朗并非其中优先考虑的问题。当然,客观来说,低油价如果能够起到压制俄罗斯和伊朗的作用,沙特也会乐见其成。
  Q:在这个过程中,沙特是否认为其国内什叶派存在离心倾向?据称沙特的什叶派集中居住于东部,且当地也是沙特的主要石油产地。
  A:沙特国内的什叶派有一定的波动,但并没有大规模的反弹。
  “阿拉伯之春”之前,什叶派在沙特国内的地位较低。后来,沙特官方逐步做了一些调整,包括与什叶派开展对话、让他们享有平等公民权等。在“阿拉伯之春”刚刚爆发的时候,沙特东部曾经发生过短暂骚乱,但很快就得以平息。这个平息不是靠镇压下去的,而是主要靠沙特政府的缓和与安抚政策。
  总体来看,沙特东部是稳定的。如果把考察时段放长,这些年来,沙特什叶派的处境实际上是在逐步改善。当然,从整个伊斯兰世界来说,什叶派仍处于相对弱势。
  Q:沙特与伊朗的此轮风波对中国有何影响?美国对于中国在中东的介入可能持何种态度?
  A:只要此次风波不闹太大,对中国的影响相对有限。这反而也是中国参与调解中东事务的机会(相关报道见第9版)。同时,美国也并不反对中国在中东的适度调解。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台湾“大选"的那些事儿
· 你好,中东!——中国在中东的新角色
· 白宫最后一年,奥巴马放手几搏?
· 重温周恩来外交 ——周恩来总理逝世40周年祭
· 新华社战地记者亲历的2015
· 俄罗斯:痛苦承受力
·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 专家:应尽快出台《反间谍法》实施细则
· 小心,间谍可能就在身边
·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 (先驱视点)用历史视角观察美军在南海行动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