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的国际研究应警惕“虚火”
  新华网 ( 2015-12-16 10:27:50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评论员 刘华 发自北京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进一步密切,中国的国际研究事业迅猛发展——政府部门、大型企业高度重视,不吝投入;既有研究机构纷纷增加人手、扩充实力;新兴智库往往将国际研究作为重要业务甚至核心业务;很多高校新设立了国际研究相关专业;在中国的不少时政类媒体上,国际报道更是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随之,国际问题的相关讨论也逐渐成为公共话题,成为街头巷尾闲聊的必备素材。
  在经历长期主动或被动封闭的历史后,中国又似乎又开始了一轮“看世界”浪潮。由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一轮浪潮中的国际问题研究者有更好的条件去考察外部世界——他们不必再苦于无钱进行海外实地调查,不必再为买原版书籍资料而担心囊中羞涩,不必再发愁如何承担外国学者来华访问的费用。而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影响力的扩大,也使得很多国家的人士更愿意与中国研究者交流。对于中国的国际问题研究者而言,这些都是利好消息。
  但是,正如今天中国的很多领域一样,在快速发展扩张之中,中国的国际问题研究也让人感到一些“虚火”:
  首先,有“重应用、轻基础”的倾向,基础研究尚待加强。
  对国际问题的深入了解和准确把握,应建立在大量扎实的一手资料基础之上,因此需有相应的历史、地理、民族、宗教、文化等基础研究作为保障。这就要求以海量基础研究作为研究前提。比如,当前研究中东问题,如果没有对中东各文明的深入理解,就很难得出长期的准确判断。如果要在非洲开展工作,对部族、语言甚至传染病的研究都可能会影响工作效果。这些领域都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国际问题研究”,但都是国际问题研究的重要支撑。
  然而,由于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亟需解决大量的、仍在不断涌现的眼前问题,这必然使研究资源更多投向应用研究。而且,我们此前对海外基础研究的“欠账”较多,大部分情况下都要依托别人的二手成果,要补齐这些“欠账”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如今,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我们已经有人力、物力支撑长期的、规模与我国海外利益相称的基础研究,但仍需要国家的顶层设计和总体统筹方能有效推动。
  其次,具体领域“冷热不均”。
  热点问题的追随者较多,在各国都是自然而然之事。但是,由于科研资源的投入、分配等原因,也由于前述基础研究的缺失,我们的科研“跟风”现象较为明显,往往一个具体主题热起来后,会引发大批研究力量跟进,但并非所有研究主体都有相应的基础研究底子,因此很多时候这种“跟风”热潮会形成大量同质化的、缺乏实用价值的研究成果。而另一方面,一些平时较为冷门、但对国家而言亦很重要的领域,却长期缺乏资源投入。比如在对象国研究方面,美国研究十分热门,但一些亚非拉国家的研究人员却很少,而培养这样一位专家,从学习语言、掌握研究方法,再到积累现地经验,往往要耗费十余年之功。在此方面,现有研究资源的分配机制需要注意向“冷门”方向倾斜的问题。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早布“闲棋冷子”,在关键时刻就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三,研究方法与态度仍需夯实。国际问题研究是带有极强科学性的专业领域,而且研究成果往往事关国家大计,不可敷衍。但现在个别研究主体的研究方法缺乏科学性,研究态度亦不够踏实。
  例如,在一些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中,多见判断,少见论证;多见二手引用,少见一手调查;多见“大胆推测”,少见“小心求证”。有时一篇报告下来,有诸多相互关联的结论,但每一个结论是否能够站住脚,却缺乏科学的、经得住推敲的论证。此外,现地调查、资料收集、专业人员分析论证、外部专家会商等,往往要耗费不少成本,而有些研究主体在其中某个环节省下一些时间或财务成本,自然也会影响最终成果的质量。
  此外,政策研究应注意“独立性”与“多样性”。由于历史原因,一些研究机构的重要职能是为政策出台做“诠释”,这使得政策研究有时缺乏独立性。有些时候,虽然摊子场面很大,成果数量很多,但并不能真正支撑决策者的决策需求。
  所谓“独立性”和“多样性”并非是要与国家的大政方针相违背,而是要根据国家总体思路,围绕国家的当前以及长远需求,提供可能的、多样化的政策方案,供决策者在不同时机下挑选,丰富决策者的“政策工具箱”。同时,政府部门也应当注意借助外部研究力量进行政策效能评估,如此才能更准确地作出政策判断,形成良性循环的“决策-评估-再决策”链条。
  当然,这种政策研究的“独立性”,也就要求研究机构拥有更多的、不同知识结构、不同特长的研究者,并且有良好的内部科研气氛,这无疑对研究机构的自身建设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上述这些问题,是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迅猛发展的宏观背景下产生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一个领域而言,能有大发展带来的“虚火”,也算是“幸福的烦恼”。未来,随着中国的继续发展,对国际研究的需求也必将持续扩大,这将是一个以几何级数扩张的巨大空间。中国国际研究的从业者们有幸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所以更应当踏实认真,以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成果回报这份幸运。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俄罗斯:痛苦承受力
·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 专家:应尽快出台《反间谍法》实施细则
· 小心,间谍可能就在身边
·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 (先驱视点)用历史视角观察美军在南海行动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 警惕新“中国经济崩溃论”
· 美国十位“中国通”建言“习奥会”
· 重返抗击日本法西斯历史现场(二十二)“沉睡”数十年的中苏抗日秘道
· (叙利亚难民自述)“现在我们是人类了!”
·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