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恢复生产30年,南沙渔业基建亟待加速
  新华网 ( 2015-12-09 14:27:27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凌广志 夏冠男 王晖余 发自海口 今年是南沙渔业恢复生产30周年。11月21日,南沙渔业生产座谈会在海南博鳌召开,对30年来的南沙渔业发展进行了回顾、总结与展望。
  1985年,曾中断了近30年的南沙渔业生产经中央批准重新恢复。此后的30年间,海南、广东、广西等地沿海的渔民、科研人员等为探明南沙渔场、渔业资源倾注了大量心血,甚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争端四起、风云变幻的南海,让南沙渔业的发展充满“坎坷”。
  相比西沙群岛,中国在南沙群岛渔业发展的空间遭受挤压是客观现实。一些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我们对南沙的科学考察和科研成果还比较少,其蕴含的渔业资源数量还是未知数,很多实质性生产跟不上,加上政治因素等制约,发展南沙渔业困难重重。
  因此,业内人士呼吁,在未来几年,应加快南沙岛礁的渔业补给码头、医疗救治、机械维修、渔获转运等基础设施的布局与建设。据悉,目前海南省正计划改造一艘废旧邮轮,增加其补给功能,为三沙渔业服务。
  很多渔民希望,今后在南沙生产过程中,能更多享受到国家的扶持政策,有强大的护航编队护渔巡航,既捕“主权鱼”,也捕“经济鱼”,期盼国家解决南沙渔业发展的瓶颈,让南沙渔业加速发展壮大。

“开发南沙,渔业先行”
  海南潭门渔民苏承芬,今年已是82岁高龄,精神矍铄。由于常年在南海捕鱼,挟着盐粒的海风和毒辣的阳光让这名老人皮肤粗糙黝黑。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更路簿》的传承人之一,苏承芬继承的不仅是先辈传下来的高超航海技术,也继承了海南渔民对南海的执着。
  回想起30年前南沙恢复渔业生产,肩负国家交托的探捕使命开赴南沙时,苏承芬老人依旧心潮澎湃。
  “自黄山马去丑未,用壬丙已亥,三更收。对西北。”
  “自黄山马去牛厄,用乾巽,三更。对东南。”
  指着《更路簿》上的文字,苏承芬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南沙大部分岛礁之间的线路。这些线路是渔民们口口相传,经整理记录成文字的,历史可追溯至明清时期。《更路簿》被渔民们奉为“航海圣经”,也是体现我国在南海主权存在的历史依据之一。
  1956年,由于历史原因,我国的南沙捕捞作业中断。特别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南沙海域蕴含的丰富油气资源被发现后,南海周边国家开始对南沙群岛主权提出无理要求,我国政府始终保持克制、冷静和建设性态度,提出了“主权属我,和平解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十六字主张,并审时度势制定了“突出存在”、“开发南沙,渔业先行”的南沙维权策略。
  “当时我们渔民对恢复南沙渔业生产呼声很高。”海南琼海潭门镇的老渔民吴多川说。据一些老干部回忆,1984年琼海县水产局组织恢复南沙渔业捕捞问题的专项调研,走访了颇有南沙航行经验的老渔民,之后逐级上级部门请示。1985年1月18日,国家农牧渔业部下达了《关于开发利用西、中、南沙群岛渔业资源的复函》,批复同意琼海县组织渔船前往南沙群岛进行渔业捕捞,并拨付了专项经费40万元,重点支持增添南沙捕捞必要的助渔助航设备。

首次南沙探捕多次遭外军驱赶
  吴多川还清晰地记得,他所在的潭门镇有5艘渔船被批准前往南沙探捕生产。虽然身为一个老船长、老渔民,但那时的吴多川对南沙并不熟悉,他只从父辈的口中听说南沙地理复杂,暗礁纵生,季风变幻无穷。而当年有南沙航海经验的老船长年事已高,无法出海。“感到探捕任务责任重大。”吴多川说。
  1985年4月,潭门镇的5艘渔船,装备着上级配置的3部单边带电台,从潭门港开赴南沙,为了保证电台的24小时畅通,潭门镇还派出3名干部前往永兴岛,设立电台全程指挥探捕生产。
  经过6天6夜的航行,吴多川等渔民终于抵达南沙,但眼前场景和父辈们口中讲述的已大相径庭。除了中国台湾驻兵的太平岛外,很多大的岛礁几乎都被外国军队占领,渔船只要靠近岛礁,都会被驻军警告不让靠近,只能在南沙的浅滩处作业。
  吴多川的担忧变成了现实。整个探捕过程前后32天,渔船先后经过南沙11个岛礁,遭遇周边国家驻军追赶5次,海盗干扰3次。由于探捕过程准备充分,应对及时,才没有造成人员及财产损失。
  “从总体来说,这次探捕开启了渔民赴南沙开发南沙渔业,‘突出存在’的维权之路,意义重大。”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院长李向民说,这次探捕,包括琼海渔民和湛江渔业公司共13艘渔船积极响应,在南沙14个礁、沙作业,捕捞了海参、贝类等多种水产,渔获量约4.1吨,总产值约为39.15万元;通过多种形式收集了130多个岛、礁、沙的海况因子、水文气象、渔场情况、淡水分布等资料情况。“这次探捕是南沙渔业开发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南海渔业规模只能变大不能变小
  在南沙作业的渔民,“主力军”来自琼海潭门。这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南海渔业重镇积淀深厚,这里的渔民在南海“弄潮”,凭的是无所畏惧的坚毅和闯劲儿,和骨子里朴素的爱国主义情怀。
  苏承芬回忆说,以前到南沙作业,很多渔船只有几十吨重,在茫茫大海上“飘摇”,就像一片叶子,随时有倾覆的危险。而且船上所带补给仅有大米和淡水,如果出海时间长,淡水不够吃,就要到一些礁盘上寻找,甚至有时候还要拿海水来煮饭。
  很多有经验的渔民说,南沙的自然条件恶劣,被晒伤已经不算什么,最怕的是忽然起风,连人带船全部打沉,如果人没被及时救起,很有可能就成为鲨鱼的腹中之物。苏承芬曾在捕获的鲨鱼腹中发现人的残肢,他说,想起这种景象就忍不住掉泪。
  不仅是渔业作业,海上科研勘察也需忍受恶劣环境的折磨和枯燥乏味的生活。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的工程师刘维就体验过南沙的美丽富饶和艰苦凶险。2008年,刚刚参加工作的刘维就前往南沙群岛调查渔业资源分布情况,在美济礁上和渔民一起驻守一个月。
  在欣赏到壮丽南海风光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渔民和守礁官兵的辛苦和单调的生活:淡水、蔬菜、水果等物资极度缺乏,有时候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份辛苦,绝非常人能忍受。”
  随着南海局势日趋复杂,南沙渔业发展面临周边国家的不断挤压,我国渔民经常遭受袭扰、抓扣,乃至被枪杀。
  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南沙作业的渔民用实际行动捍卫了国家主权。潭门渔民陈则波可以清楚地记得国家领导人就事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大原则问题所做出的论述: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陈则波曾在1997年和1999年两次被菲律宾方面抓扣,在监狱中尽管饱受非人道待遇,但始终没有在“认罪书”上签字。
  危机来自海上,财富亦来自海上。福建平潭籍老人林载亮的经历可以写进南沙渔业开发的历史。林载亮曾筹资在南沙美济礁用深海网箱养殖石斑鱼。2007年,一场台风将所有深海网箱摧毁,包括他侄子在内的9名工人全部遇难。
  林载亮说,渔业作为南海重要的民事存在,规模绝对不能变小。看到周边国家一些毒鱼、炸鱼等破坏海洋生态的行为,他痛心疾首。“我们开发南海渔业,要让更多渔民从中获利,当然也不能采取破坏的手段。我们的渔民在体现主权存在的同时,也要让周边国家渔民看到我们维护海洋生态的形象。”

如何突破南沙渔业发展瓶颈
  潭门渔民王振福说,现在一艘百吨左右的渔船到南沙作业成本需要五六十万元,而且成本逐年上升。“现在南沙作业风险大,成本很高。”
  除了背负亏本的压力之外,渔民们还面临着南沙渔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缺乏补给基地的现实难题。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院长李向民说,中国在南沙实际占有的岛礁较少,而且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不仅缺乏渔港,很多时候渔民连避风的场所都没有,补给也跟不上。有些鱼类需要捕捞出来后马上冰冻,但是很多岛礁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高价值鱼类因此丧失了其原有价值。
  李向民说,这些问题都说明我们国家对南沙乃至南海渔业资源“家底”还没有摸清楚。三沙渔场资源蕴藏量在学界也存在较大争议。尽管我国组织力量进行了多次科考,但三沙整体的渔业资源分布、水文状况、大洋洄游鱼类的移动规律等,还不是特别清楚,这既是制约现阶段开发的因素,也说明未来我们开发渔业的潜力巨大。
  在李向民等业内人士看来,南沙的渔业想要突围,形成巨大的产业效应,还需多方努力。不光要加强南沙渔业发展战略研究、规划编制等顶层设计,还要加强对南沙渔业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合理的渔业管理体系、资源变化状况、科学的捕捞制度以及周边国家的渔业情况进行研究,为南沙渔业开发和管理及维权斗争提供科学依据和技术支撑。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 专家:应尽快出台《反间谍法》实施细则
· 小心,间谍可能就在身边
·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 (先驱视点)用历史视角观察美军在南海行动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 警惕新“中国经济崩溃论”
· 美国十位“中国通”建言“习奥会”
· 重返抗击日本法西斯历史现场(二十二)“沉睡”数十年的中苏抗日秘道
· (叙利亚难民自述)“现在我们是人类了!”
·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 大数据、钱袋子、摄像头 ——来自中东反恐前沿的宝贵经验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