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中国远征军在缅遗骸发掘实录
  新华网 ( 2015-11-11 13:15:36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苑苏文 发自北京 探沟的侧壁上,一小块人骨终于显露了出来,挖掘人员立刻将其取出,激动地说“终于找到了”,闻讯而来的陈靓立刻冲过去把骨头夺下,放回原来的地方。
  “轻点挖,他们会疼。”陈靓说出这话,不仅因为她是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的一位专家,还是因为这骨头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名埋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
  1942年,中国远征军远赴缅甸对日作战,经过两年多的浴血奋战,以伤亡10万余人的代价,取得全面胜利;然而,当年葬在缅甸的远征军英烈墓地在之后却遭到毁坏。
  2015年4月,应民间公益组织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邀请,陈靓加入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发掘小组,前往缅甸密支那实施遗骸发掘、现场鉴定和DNA采样工作。

50多天收敛347具遗骸
  参与者们至今清晰地记得4月10日的那天上午,天气晴,在缅甸北部城市密支那的一户民居里,十几个中国人在祭桌摆上鸡鸭鱼肉、瓜果糕点,还有从国内带来的名叫“滇西1944”的酒,进行了一场特殊的祭拜。
  这些人中,有企业家、近代史和考古学家,将领后代、律师、公益组织负责人等,他们燃香祈祷的对象,是70多年前埋骨他乡的中国远征军亡灵。
  他们脚下的土地曾是中国远征军新三十师在当地修建的墓地,但现在已经被改建成贫民区、学校,或垃圾填埋场……
  从中国远道而来进行祭拜的这群人启动了“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这个项目由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发起,旨在寻找并收殓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战场阵亡的将士遗骸。
  接近下午两点的时候,现场去表土的工人发现了第一块碎骨,负责现场指导工作的骨骼鉴定专家陈靓立刻冲了过去。骨骼专家初步判断发现的遗骸为胫骨,随后,现场发现了阵亡者的牙齿,牙齿磨损度很低,初步判断年龄在20至25岁。
  这也是发现的所有遗骸中最集中的死亡年龄段。
  在之后50多天的发掘中,在多个墓地遗址共发掘葬坑294座,包括4座物品坑,2座动物坑,4座人与动物合葬坑,共计收殓遗骸约347具。
  80后女孩刘雅馨作为志愿者参与了整个发掘过程,在专家陈靓的指导下,她用竹签和小刷子找出遗骨和遗物,并把它们装入收纳袋,贴上标码,放入收纳箱中送至华人墓地暂时保管,最后运回国内,进行DNA检测和安葬。

每一个葬坑周围都围着铁钉
  日复一日的发掘中,刘雅馨见得最多的就是铁钉、铁环和铁箱,这些发现能让人初步猜测出远征军安葬士兵遗体的方式。
  铁钉是最早被发现的,发掘人员最初发现,几乎每一个葬坑周围都围着铁钉,表示出遗骸的长宽高,在四个转角处会用两颗钉子标示。
  而在遗骸表面的土层出土了许多圆环状金属物,圆环周边有黑色物质,有的能清晰看出周围应该是布料,因此猜测为可能是包裹尸体的帆布、帐篷或降落伞。而在铁环下面发掘的遗骸,多为重新收敛后移葬而来的。
  铁箱的数量并不多,大小不一,而且葬坑挖得很深,将近2米。箱子整齐排列,箱内安放着遗骸。
  每一天的工作,刘雅馨都会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在她的工作日记中写道:当在1号现场找到了一个铁箱,居住在上面的老婆婆突然说:“很多年前曾有一个人来家里,说这里用铁箱安葬着他的长官,他想祭拜一下,但他已经看不出具体位置了,只知道大致就是这个位置。”
  有一具遗骸让刘雅馨印象深刻,那是一具移葬的遗骸,不同于大多数从战场收敛移葬的遗骸,都是头骨放在躯干骨骼的上方或东、西两面,这具遗骸有一节肢骨搭在头上、看上去就像在敬礼。
  一些生活用品的出土还原了远征军过去的生活。在一个三人合葬坑中,刘雅馨看到了一把一点锈迹也没有的餐刀,根据上面写着的“SHEFFILED,ENGLAND,STAINLESS”推测,那是一把英国谢菲尔德公司产的不锈钢制品。
  此外,还出土了16K的派克金笔,印着大象图案和“1940”的腰带扣,“老虎牌”万金油、相框、牙刷……
  在缅甸接近40摄氏度的炎炎烈日下,刘雅馨和其他发掘人员每天时常工作8个小时以上,一天的橡胶手套戴下来、手一直泡在汗水里闷着,也起了湿疹。
  但让遗骸回家的迫切心愿足以战胜这些困难。有一天,她从墓地的土层里拾了一块石头、一颗钉子,之后就一直贴身带着。“我在墓地上边走就边祈祷‘我知道你们在这,我们来接你们回家了,如果你能感受到,那就赶快现身吧。我们回家!’我相信他们能听到我说的话,70年了,他们多么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呀。”

英雄无处祭拜
  但发掘过程中也时常遭遇负能量的打击。有一次,刘雅馨在一个小便间旁厚厚的垃圾填埋池下找到了士兵遗骸,她一点点将遗骸上方的泥土清理开,将夹杂在泥土里的塑料袋和垃圾愤怒地扔到一边。
  “我不知道是该庆幸当初安葬他们的战友把坑挖得足够深、还是该庆幸垃圾填埋池挖得不够深,从截面就可以看到,只差那么一点点当年他就会尸骨无存。”她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
  一期发掘地点为原中国远征军新一军第30师缅甸密支那阵亡将士公墓。密支那战役发生于1944年5月17日至8月3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军队在海外最大的一次胜利。中国驻印军共投入第14、30和50师三个师,协同美军一起对日作战。在战斗中,中国驻印军第三十师(隶属新一军)阵亡1044人、负伤2256人、失踪51人。
  战役结束后,攻打密支那的三个师,分别在密支那修建了三个墓地;然而,上世纪60年代初,在密支那的远征军墓地被当地人毁坏。
  “密支那多位华侨均证实,他们上学时,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到这里扫墓。艾元昌称,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他亲眼看到密支那的远征军墓地全部被毁。”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说。
  据达贡区居民诺岛称,他们于上个世纪70年代搬迁到这里,当时还能看到很多土堆,在修建房子时,挖出了很多骨骸以及子弹、水壶等。在第六中学校园内,能找到部分残缺的水泥地基,据介绍是当年墓地祭祀台。
  “我们连个跪的地方都没有……”2011年,赴缅甸考察远征军墓地的孙春龙,在面对杂草丛生、被改建得面目全非的遗址时,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二战结束后,许多国家在缅甸阵亡的士兵都得到了妥善的安葬。
  英国在缅甸修建了三个墓地,每一个墓碑上,都写着阵亡者的名字和生卒年月。有一些无法确认姓名的阵亡者,墓碑上则写着:他的一切上帝知道。
  美国将阵亡缅甸的士兵遗骸运回美国本土的国家公墓安葬,并于2011年重启在缅甸的阵亡将士遗骸寻找工作。
  日本于1973年成立全缅甸战友团体联络协会,之后多次前往缅甸寻找阵亡日军遗骸,这些遗骸在进行DNA检测核对亲属之后,会于当年或次年的5月下旬,在东京千鸟渊战争阵亡者公墓举行下葬仪式。
  然而,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墓地被毁掉后,一直没有得到恢复,1995年,滞留缅甸密支那中国远征军老兵李锡全、杨子臣、杨建达等联名向缅甸政府提出申请,重建远征军烈士墓。如今,这些老兵已全部去世。

将开展更大范围的搜寻
  其实,社会各界一直在行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成都军区的全国人大代表裘山山等,联名提出关于搜寻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迎接英灵回国的建议案。2014年“两会”期间,来自湖南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晓等联合多位委员,提出寻找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修建纪念墓地的提案。
  2014年7月,民政部正式批复成立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以传承英烈志、凝聚民族魂、共圆中国梦为宗旨,展开英烈遗骸的寻找与归葬工作。此次遗骸的发掘和归葬,寄托着许多人最后的希望。
  “我在梦里无数次梦到过父亲,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父亲的遗骸前,磕一个头。”来自广西的陈庆金说,在他还没有满月的时候,父亲陈业海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远赴缅甸作战,牺牲在战场。
  来自云南红河的老人缪焜说,1944年,他和同为新30师士兵的哥哥缪克勋一起参加了密支那战役,哥哥在战斗中牺牲。他希望重返当年的战场,接哥哥回家。
  遗骸发掘小组负责人陈靓介绍,由于气温、降雨等环境因素加之人为破坏,此次发掘的远征军遗骸保存状况欠佳。
  发掘现场在缅甸密支那北郊达贡区的城乡接合处。密支那地处北纬22-25度之间,属于热带、亚热带气候,一年分雨季和旱季,高温、湿热,土壤饱水量高,对人骨保存极为不利。
  发掘出的头骨多残成碎块。而反映性别和年龄特征最有效的骨盆,特别是髋骨很少保存下来。能够部分观察到颅面部特征的只有34例个体,约占所有出土遗骸的十分之一。
  但希望并不是很渺茫。“只要鉴定亲属的染色体类型,再和遗骸DNA的数据库进行比对,就能确定这名远征军的身份。”孙春龙说。参与遗骸的DNA鉴定的复旦大学李辉教授介绍:“在完成DNA鉴定后,将会建设中国无名抗战英烈DNA样本库,向全社会公开寻找英烈的亲人。”
  10月28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还与云南施甸县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确定遗骸安葬地为位于施甸县太平镇的孩婆山。县政府将为此提供不少于1000亩的土地,并提供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
  “在完成一期寻找到的遗骸归国活动后,我们将继续更大范围地展开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工作,直至找到最后一具。” 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秘书长王小军说。
  “这是我最痛苦的一天,也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天。”在发布会现场,亲历了密支那战役的96岁老兵尤广才看着图片中已残缺不全的遗骸号啕大哭。
  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朗诵了中国远征军诗人穆旦的《祭歌》:
  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海外游客“会诊”中国旅游乱象
· 讲究实用主义的东盟“大脑”
· 和中国那么像,却真的不一样
· “习马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十三五,十三问:海内外学者展望“十三五”规划
· 警惕新“中国经济崩溃论”
· 美国十位“中国通”建言“习奥会”
· 重返抗击日本法西斯历史现场(二十二)“沉睡”数十年的中苏抗日秘道
· (叙利亚难民自述)“现在我们是人类了!”
·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 大数据、钱袋子、摄像头 ——来自中东反恐前沿的宝贵经验
· “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 ——反对安倍的新面孔
· “別把党内纷争带到议会” ——缅甸执政党领导层更迭,议会气氛微妙
· 国外房地产税怎么收?
· “法西斯内奸”命运沉浮录
· 日寇对华大劫掠真相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