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前瞻“十三五”)“医养结合”拓宽中国养老模式
  新华网 ( 2015-09-22 13:07:42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姜刚 周畅 毛振华 闫平 周蕊 发自合肥、黄山、天津、大连、上海 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对于老人及其家人来说,有没有既能给老人看病、又能帮着养老的地方?或许有。最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安徽、辽宁和上海等地采访发现,一种名为“医养结合”的新模式正在各地涌现。
  位于辽宁省大连中山区的桂林养护院,这里一楼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二楼、五楼是养护院。院长周淑媛说,养护院共有115张床位,现在已经住满了。楼下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有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口腔科等,B超、X光、心电图等设备也比较齐全。
  记者在活动室里遇到了90岁的郭义满,“从院长到医护人员对我们照顾得都很认真,每天晚上都来看望我们,经常嘘寒问暖的。”郭义满老人说,“平常还可以下下棋、唱唱歌,有一些娱乐活动,感到很温暖,忘掉了烦恼,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
  桂林养护院的做法是大连市探索医养结合的模式之一,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事养老服务。这种模式解决了失能、半失能老人在养老机构不方便治疗、在医疗机构无法养老的突出问题。那么,这种模式会成为未来养老发展的新趋势吗?有分析认为,这一问题的答案将在“十三五”期间初见分晓。

“看病+养老”需求巨大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中国“医养结合”形式多样,除养老院向医院延伸的模式外,医院向养老延伸也是一种尝试。
  记者在安徽省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滨湖医院老年科看到,两人间的病房里独立卫生间、悬挂式电视机、落地玻璃窗、储物柜等一应俱全,床头分布着各种功能的白色插头和按钮,老人和家属可随时通过按钮进行呼叫,84岁的张建廷和老伴都住在这里。
  “在别的地方,病看好了就得出院,不舒服了再来住院,有的老同事就一直辗转各大医院。我们年纪大了不想在各个医院来回跑,也折腾不起,就想有个既能看病、又能养老的地方。”张建廷说:“这里的环境好,服务周到,哪里不舒服一按铃就有医生过来,住的特别舒服,儿女也放心。”
  关于医养结合具体运营方式,滨湖医院老年科主任陈雪羚介绍,该科设立“托护养老”和“医保住院”两种管理路径。“医”即入院老人需要疾病诊疗,进入“老年科住院病人”信息系统,按照“医保住院”管理路径进行住院管理。“养”即为“托老”模式,进入“老年护理院”信息系统,享受专业照顾、病情观察、心理护理、健康教育和康复指导,不纳入医保报销。“医”“养”互换时仅切换信息和管理路径改变床头标识更换,无须搬移床位。
  虽然目前“医养结合”参与的老人不多、普及率不高,但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医养结合需求是不断增加的。
  大连市民政局、大连市人社局等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大连市现有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129.58万人,占全市人口的21.8%,老龄化程度较高,形势严峻。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老年人和残疾人的医疗、保健、康复及治疗问题越来越凸显,医养结合需求较大。
  根据安徽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调研,深度老龄化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安徽省最显著的基本省情,并呈现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失能化阶段。2013年,安徽省失能半失能老人突破200万人,2030年将达400万人,对医养结合的需求急剧增加。

“身份”难界定 沦为“三不管”
  
记者采访了解到,医养结合长期照护体系的构建是对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有效补充,医养结合受到社会各界欢迎,但作为集“养、医、护”三位一体的养老模式,其在实践推行中仍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
  一方面,医养结合机构“身份”难界定。“医养结合过程中最大的困惑在于没有相应的政策和标准,不知道应该怎么发展。”陈雪羚说,2010年开办老年科之初,希望通过民政部门领一个养老机构的证,用医疗和养老的双重身份经营。经过申请,拿到了社会福利机构批准的证书。但该证书到期想再续办时,却因没有相关政策不能续办,最后通过物价部门作为“特需服务”才能合法收费。
  另一方面,闲置资源利用问题也引发关注。大连金石滩医院副院长戴经跃说,医养结合这个产业是个大方向,也是个系统工程,需要民政、人社医保、卫生等各部门加强配合,形成合力。国家探索这条路,是要解决两大难题,一是就医难,二是养老难,所以医养结合非常急迫。但现实情况是,大量高端医疗机构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大医院人满为患,而大量的二级医院、社区医院被闲置,这些闲置的资源完全可以利用起来。目前,许多慢性病、退行性疾病患者需要康复治疗,但市场需求与供给脱节,服务设施不足,全科医生不足。
  不仅如此,“多头管理”问题突出。目前,医养结合的监管主体涉及民政、医保、卫生等部门,容易造成扯皮和“三不管”。一位基层民政部门的负责人介绍,民政部门是养老机构以及养老护理的业务管理单位,卫生部门负责监管护理的质量和卫生资质的审核,医保部门负责核定医保报销的准入和报销标准,“各管一摊”,养老机构,社区养老,护理机构,居家医疗护理四块资源互不连通。
  以评估标准为例,民政部门与卫生部门各有一套护理等级分级制度,卫生部门的标准以身体健康水平为基准判断进护理院,民政的标准以生活照护水平为基准判断进养老院,对不同水平的老人进入不同的轮候区,这就造成了同一名老人,按照不同的体系进行评估后,进入不同的机构享受的待遇是不同的。
  此外,专业护理人员队伍建设缺失也严重影响“医养结合”的发展。基层工作人员反映,当前老年护理服务队伍整体素质较低,护理人员的临床护理技能不熟悉。部分养老机构的护理员集中在40岁至50岁的年龄段,学历大多在初中以下,多数来自农村,年轻血液普遍缺乏。上海市闵行区民政局副局长蔡秀兰说,区内养老院护理员50岁以上的占了80%。
  来自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只有十余所院校设有养老护理专业,难以满足养老服务市场需求,且培养也多侧重于技能实操,缺乏学历和学位教育,难以满足市场对复合型养老管理人才的需求。

望国家明确医养结合发展方向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近期发布《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指出,中国家庭发展变化突出表现之一是城乡养老照护和“医养结合”需求较大。受访人士认为,“十三五”期间,中国将进一步拓宽养老模式,“医养结合”将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既然前途一片光明,破解当前运行过程中面临的难题成为当务之急。”业内人士呼吁,应强化顶层设计,构建养老和医疗机构之间的“绿色通道”。希望国家能明确是否提倡、鼓励医养结合的发展方向,明确机构的性质、发证单位、运营规章,并予以支持。在护理、医疗、病人准入等方面,国家应出台统一明确、操作性强的标准或评价体系。此外,在所有的医疗网点为老人建立健康档案,实现数据和信息实时共享,将老人的医疗和养老信息打通。
  针对一些养老机构探索医养结合的过程中出现的医疗安全问题,一些基层工作者提出,应当加强立法,在法律上做出相应规定,解决他们遇到的一些不可知的风险。包括被儿女弃养老人资金怎么解决,对子女如何追究责任。
  安徽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张振粤认为,老年人大多是慢性病,需长期住院,医疗、护理费用都要考虑,而在现有医疗保险制度下,往往承担不起高昂费用。为此,应完善相关医保制度,尤其是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应从医保制度上对医养结合进行制度设计,才能保障医养结合顺利运行。
  受访人士建议,国家应建立养老产业基金,专门用于养老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国家应制定政策,可以采取增加工资补贴的办法,鼓励更多医疗技术人员到二级医院、社区医院工作。政府在医保上,要加大门诊统筹的额度。
  “健全养老服务人员职业发展体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张欢等学者建议,完善养老护理人员培养体系和职业资格标准体系,对养老服务人才的培养要分类、分层、分阶段,应引导更多高职院校开设养老护理专业。同时提高分布在养老机构的医护人员素质,通过继续教育提高医护水平,也可将“4050”人员培训为护理员,建立医卫养老服务人才培训长效机制。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警惕新“中国经济崩溃论”
· 美国十位“中国通”建言“习奥会”
· 重返抗击日本法西斯历史现场(二十二)“沉睡”数十年的中苏抗日秘道
· (叙利亚难民自述)“现在我们是人类了!”
·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 大数据、钱袋子、摄像头 ——来自中东反恐前沿的宝贵经验
· “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 ——反对安倍的新面孔
· “別把党内纷争带到议会” ——缅甸执政党领导层更迭,议会气氛微妙
· 国外房地产税怎么收?
· “法西斯内奸”命运沉浮录
· 日寇对华大劫掠真相
· 中餐的海外危机
· 中美如何“联手”治理
· 他们还欠华人一声道歉
· 周边对华升级军事基地
· 日本媒体对华态度新观察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