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新华网 ( 2015-09-14 16:32:17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边境两边站立着士兵,中间是三个小脸被晒得红扑扑、汗津津的孩子,并排坐在铁轨上,安静地喝起橙汁来。铁轨伸向父母要带他们去、而他们不可能理解的远方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记者 刘咏秋 陈占杰 发自艾杜迈尼 随着一声闷响,天空中飘起一团青烟,催泪弹刺鼻的气味弥漫在希腊和马其顿边境的艾杜迈尼检查站。但成千的难民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捂上鼻子,继续扶老携幼,向马其顿一侧冲过去。
  原本,这里没有路,更不是海关,但难民走得多了,不仅有了路,而且有了海关。《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这里采访的一天,不仅重新尝到了原本专属于雅典宪法广场的催泪弹的滋味,而且也第一次知道了胡椒喷剂的厉害。

边境:催泪弹摧散不了焦虑
  
雅典以北约600公里处的艾杜迈尼目前几乎是亚非难民经由希腊前往马其顿的唯一“合法”口岸,入夏以来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难民从这里过境。说其“合法”,是因为难民们可以从这里离开希腊,进入马其顿境内,乘坐火车或巴士,继续他们在欧洲的“寻梦之旅”。但实际上,这个口岸在法律上并不存在,难民从这里进入马其顿也不需要什么证件,而边界两侧的军警主要的职责是维持秩序。
  上午10点多,骄阳下的地面温度有四五十摄氏度,检查站尚未开放,难民们在能找得到的树荫下休息。一辆蓝色的希腊警用巴士停在铁路边,把难民们与两三百米外的马其顿入境处隔开。在这段距离里,联合国难民署、希腊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沿途驻扎,现场发放食品、瓶装水,提供一定的医疗服务。不远处的高地上是临时厕所和淋浴房。在检查站附近还有一个水龙头提供饮用水。但与每天数千名难民的流量比起来,这些设施确实少得可怜。
  临近11点时,难民开始五十人一队,从希腊一侧进入马其顿。正常的进程是:警察负责结集难民,让他们排成两行(孩子、妇女一行,男士一行),再把他们领到联合国难民署的驻扎点前,按照孩子、妇女优先的原则,领取瓶装水和食物,然后由警察引导,走向由马其顿士兵看守的边境,穿过铁丝网豁口进入马其顿。
  然而走了没几拨,由于大批难民都想快一点离开,秩序开始混乱。警察巴士附近难民越聚越多,并开始跟警察发生争执。警察手持盾牌和难民对峙,并通过喇叭劝导难民保持耐心,一定会让每个人都通过边境。但难民根本不听,继续前拥。双方人数悬殊太大,眼看有发生推挤、踩踏的危险,警察开始用胡椒喷剂驱散人群。
  难民们四散奔逃,借机突破仅20个警察布成的防线,向边界冲过去。催泪弹的青烟就在这一刻响起。在尘土和青烟混合而成的迷雾中,难民们拖家带口奔逃着,在冲下一道土坎的时候,不少人跌倒,被同伴拉起来继续跑——这一景象,如同电视上看到的非洲草原上的“大迁徙”。这场面固然混乱,但不知怎么却令人心酸。
  然而,突破希腊警方防线的难民们并没有如愿冲过边境。他们被马其顿士兵逼退在距离边境五六米的田野上,强制分隔成几队,不断有军官在人群中喊话,要他们坐下,耐心等候。每当一部分难民允许过境时,其余都会发生骚动,这时军官就要重新冲进人群,大喊“坐下”,必要时用橡皮棍子挥向拒不听命的难民。
  在一次推挤过程中,铁道边上的铁丝网被挤倒,不少人摔倒后爬起来,发现因此出现一个通向马其顿的豁口,于是趁乱欲穿过铁道,又被士兵给赶了回来。

当地志愿者:努力并无奈着
  
边境地区树荫很少,人们把能够遮挡暴晒的任何东西顶在头上:头巾、纸盒子……母亲们尽力哄着怀里哭泣的婴儿;男人们把重物背在身上,照顾、安慰着自己的亲人。来自伊拉克基尔库克的难民察利伽斯姆说,他自己也是记者,妻子艾薇已有五个月身孕,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察利伽斯姆指着他周围的人说,这次一起逃难的还有另一个记者家庭,以及当地的一位艺术家。
  这时候,希腊民间组织“难民团结运动”创办者阿米尔提着水和果汁过来,开始分发给难民。
  今年33岁的阿米尔本是阿富汗人,家住喀布尔,很小时被父母带到伊朗。2001年,18岁的阿米尔只身经土耳其从陆路偷渡到希腊。在土希边境,有人给身无分文的阿米尔和其他非法移民买了火车票。但阿米尔发现,给他们车票的人随后转身就去报警,不少移民很快就被警方抓获。
  阿米尔不敢上火车,沿着铁轨开始步行。没有同伴,没有钱,没有水。阿米尔靠草根、野果果腹,偶尔潜入铁道附近的农场,偷着挤牛奶、羊奶喝。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阿米尔根据自己火车票的日期推算出,这一段旅程,他独自走了18天。
  阿米尔后来来到雅典,流落街头,每天步行1个半小时到一座教堂去吃饭。其间也得到当地人及移民社区的帮助。再后来他重回塞萨洛尼基,在一家工厂找到工作,并因此获得每五年一签的居留权。但债务危机导致他失业了。
  阿米尔的经历其实是现在和以往所有难民的一个缩影。有感于自己的遭遇,在新的难民危机中,阿米尔决定成立一个组织“难民团结运动”,让难民接受救助的范围更广,流程更顺畅。从今年年初开始,阿米尔和同伴们每周一都会来到艾杜迈尼,给难民送来他们募捐的生活用品,必要时则尽可能多地跟难民们待在一起,在精神上给予支持。“我真正了解难民们需要什么。”年纪轻轻却头发半白的阿米尔说。
  但每次从艾杜迈尼回去,阿米尔几乎都处于崩溃边缘,过去艰辛逃亡的可怕经历,全部重回脑海。尽管民间对移民比较友善,但希腊终究不是一个移民国家,“没有法律之门为难民开放”,阿米尔说。

国际组织:救助困难重重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到八月份下旬,今年从地中海地区进入欧洲的难民已超过30万,其中约有21万登陆希腊。希腊已取代意大利成为难民登陆数量最多的欧洲国家。
  今年的难民绝大多数来自叙利亚,他们一般是从土耳其乘坐小船穿过爱琴海,到达希腊东部各岛屿,经警方注册、登记后前往雅典,再乘坐巴士到艾杜迈尼,过境进入马其顿,然后经过塞尔维亚、匈牙利,进入奥地利、德国、荷兰、瑞典等欧洲富裕国家。
  长途奔波而来的难民们,不少已经离家10天甚至数月,一路风餐露宿,历尽苦辛。为“无国界医生”工作的大夫埃莉萨·伽尔里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需收治100名左右的难民,大部分是轻伤或轻微的疾病,比如由恶劣的旅行环境、露宿街头和饮食不正常引起的呼吸道感染或皮肤病等。
  “但我们也会遇到孕期妇女、新生儿,以及药品用完的糖尿病和心脏病患者。”伽尔里说,最大的困难是没有正式设施,一切都是临时性的,无法给难民更多帮助。
  就在“无国界医生”临时用几块防雨布搭建的医疗点里,一位来自索马里的妇女正在输液。这位难民已经高烧41度,需要立即住院就诊,但因担心自己的文件过期,她拒绝去医院。医疗点外,这位难民13岁的女儿坐在一块铺在地上的塑料布上,用树枝在地上画画,焦虑地等着妈妈。
  联合国难民署在这里设置的工作站里,每天有3至6个工作人员为难民们提供水、食物、信息、认证等多项服务。担任协调员的卢卡·戈万泽罗尼对记者说,在艾杜迈尼,挑战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改进希腊和马其顿官方之间的合作,让难民更快过境;第二是提供更合适的区域让难民等候;第三是甄别出有特殊需要的人给予照顾。”
  戈万泽罗尼说,随着夏天的结束,难民过境人数会减少;但难民们在冬天的处境会更加艰难和危险,因为雨、雾等坏天气会使救助更加困难。“我们得做好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他说。

军警:在责任中流露温情
  作为一个准备不足又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希腊在处理如此棘手的问题时,显得力不从心。刚刚辞职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承认难民问题超过了希腊的解决能力,难民问题成了“危机中的危机”。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也在公开场合表示,难民危机是整个欧洲面临的难题,需要各国共同应对。而上万移民在布达佩斯火车站被困多日后,终于在9月初获准前往奥地利、德国一事,也反映出难民过境国和目的地国之间、欧洲“穷国”和“富国”之间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和矛盾。德国总理默克尔关于无条件接收叙利亚难民的表态,则有可能使难民潮更加汹涌。
  尽管在边境执勤非常辛苦,但军警们对难民的态度并不像外界猜测的那样暴力。士兵们也会帮着难民分发水和橙汁,甚至将警车上自己喝的水分给难民。当出现推抢情况时,一个士兵竖起手掌,对人群做出“不要那样”的手势。站在前排一个四五岁的难民小男孩按自己的理解,走上前去,伸出小手,踮起脚尖,要跟士兵击掌。士兵愣了一下,露出微笑,弯下腰来,两个悬殊极大的手掌轻拍在一起。另一个小女孩见状立即模仿,也跟士兵击掌,接着又走出另一个小男孩,而第一个小男孩则走向下一个士兵。现场的气氛立即变得柔和起来,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三个孩子仪式般地跟现场的每一个士兵击掌。最后就有士兵打开自己的上衣口袋,拿出橙汁给孩子们。
  接下来,出现了这一天里最动容的一幕:边境两边站立着士兵,中间是三个小脸被晒得红扑扑、汗津津的孩子,并排坐在铁轨上,安静地喝起橙汁来。铁轨伸向父母要带他们去、而他们不可能理解的远方。
  这三个孩子大概不会知道,几天之后,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叙利亚男孩艾伦,在从土耳其前往希腊途中溺水死亡,小艾伦趴在海滩上熟睡般的形象无声地述说着此次难民潮的惨状。
  当时钟指向下午4点钟,大部分难民已经跨过边境,进入马其顿,艾杜迈尼重归宁静。有了喘息之机的希腊警察,三三两两地坐在树荫下休息。几十米开外的铁道边,树荫下还有几十位难民,那或许是这一天等待过境的最后一批了。而志愿者们开始清理铁轨周围的海量垃圾,将一个相对干净的空间,留给又一个忙碌、悲伤、变幻莫测的明天。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