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 ——反对安倍的新面孔
  新华网 ( 2015-09-14 16:07:04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编者按】在日本,普通民众一般很少在公共场合表达政治观点。但8月30日,成千上万的民众涌入东京议会大厦外的街道,举行反对新安保立法的集会。
  “不要战争立法!”“立即取消议案!”“安倍,辞职!”人们高声抗议着。日本媒体估计,当天在全日本抗议的民众超过百万人。
  他们中有的是平时不问政治的家庭主妇,有的是以前貌似不关心时事的高中生、大学生,还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然而,对未来战争的担忧、对现行政策的不满将他们凝聚起来,发出了“沉默大多数”的强音。


日本大学生边“说唱”边示威

  
每周五国会附近举行的抗议集会现场,“SEALDs”团队齐声高唱“很拉风”的Rap调(说唱曲调)抗议口号,乐动感十足,听者无不心潮澎湃。他们给略显沉闷的游行队伍增添了一抹亮色。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沈红辉 发自东京 7月31日星期五下午,毒辣的烈日炙烤大地,热浪几乎让人喘不上气,在东京千代田区永田町沙防会馆,数十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忙着布置会场。这里距作为日本“政治心脏”的国会仅一步之遥。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略显青涩的黑瘦大男孩,黑T恤、松垮的灰青色七分休闲裤、鼓鼓的大黑背包,一身涩谷街头学生打扮。16时02分,只比约好的采访时间晚了两分钟。
  “PEACE NOT WAR(要和平不要战争)”——注意到黑T恤上的印图,记者才确信,他就是采访对象诹访原健——日本大学生政治团体“SEALDs”核心成员。
  诹访原健是国立筑波大学教育学研究生,老家在九州最南端的鹿儿岛县。这天是从70多公里外的茨城县筑波市赶来的,倒了两趟电车,花了近两个小时。往年暑假,他都回老家,但这个夏天,他留在东京,专注于他认为“必须做的事”。
  大约1个小时后,他和小伙伴们在会馆迎来大批学者和普通市民,一场数千人抗议集会由此开始。会上,一名同样青涩的“SEALDs”成员站上讲台,面对几千名听众演讲,声音不时因紧张有些颤动,但痛斥安倍政权践踏宪法时,这位年轻人却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赢得阵阵掌声。集会结束后,他们打头阵,和学者率领民众上街游行,包围国会,抗议安倍政府危险的安保法案。
  “大选时极低的投票率”、“沉默的大多数”……在日本,大学生等年轻人一向被视作一个和政治几乎绝缘的群体,但安倍政府强推的安保法案,似乎激发了日本不少年轻人的危机感,点燃了他们参与政治的热情。
  “安保法案通过后,上战场的是我们年轻人,而不是那些政治家。”诹访原健说。

“不能让安倍政府为所欲为”
  从去年起,诹访原健就一直在关注安保法案动向。法案内容曝光后,外界批评法案会将日本拖入未来战争,反对声四起,但安倍政府仍在今年5月将之强行提交至国会。
  “难道掌握国会多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诹访原健说,他担心法案让日本重走战争道路,更担心日本民主主义和立宪主义面临危机。
  于是,他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事情”,便在5月和一些怀有同样担忧的年轻朋友,创立了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 - s(“为自由民主紧急行动学生会”,简称“SEALDs”)。
  成立之初,摆在这些年轻人面前的第一道难题是筹集活动经费。诹访原健说,大家都是学生,经济本身就不独立,也不想依附任何政治组织,“没办法,大家就在学校、车站等地站队募捐,100日元、100日元地凑钱”(100日元约合5.3元人民币)。
  租不起实体场所,“SEALDs”就把家安在网络上。他们设计了一个简易官方主页,黑白两色,但很有视觉冲击力,灵气十足。经费少,人力也有限,推广宣传完全依赖推特、脸书、连我、YouTube等免费社交网络平台。他们在推特上了开设官方账号,吐槽安保法案,分享“大V”精彩评论,发布抗议活动预告。不到4个月时间,“SEALDs”推特官方账号粉丝已接近5万人,活跃度很高,一条推文转发评论量就能轻松过百。

通过社交媒体聚集壮大
  安倍政府在安保法案里面塞进了8部法律修正案和1部新法律,复杂晦涩,普通人往往一头雾水。“SEALDs”以年轻人的视角和语言精心制作了一段6分钟科普小视频,上传至YouTube上。这段视频题为《6分钟知晓安保法案》,通俗易懂,专业而不失幽默。截至9月初,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点击量近20万次,成为“热门”。
  社交媒体让“SEALDs”火了起来,并源源不断地为其带来新鲜力量。诹访原健举例道,一位高中学生对安保法案怀有莫名的危机感,但由于对政治不甚了解,迟迟不敢采取行动。这名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关注“SEALDs”一段时间后,“就决定加入我们的抗议活动”。其实,“SEALDs”的成员几乎都是这么被吸引过来的。
  近几个月来,“SEALDs”每周五都在国会附近举行抗议活动。成为一名“SEALDser”的门槛很低,诹访原健说,如果要参加抗议,不用提前打招呼,“只需从网上下载一张他们设计的抗议标牌,随便找家便利店打印出来,按照在网上预告的活动时间,带着抗议牌过来就行。”
  和等级森严的劳工组织和平团体不同,“SEALDs”是一个崇尚平等和民主的团队。“SEALDs”内部不分上下,谁也不是领导。诹访原健说,“我们大概有数十名核心成员,不论资排辈,凡事都协商解决”,“遇到困难或需要决策时,成员就聚一块儿,来一场‘头脑风暴’,吵着吵着就解决了”。

成为反安保抗议潮的生力军
  “安倍~下~台!”、“不要~集体自卫权”、“捍卫~宪法!”……在每周五国会附近举行的抗议集会现场,“SEALDs”团队齐声高唱“很拉风”的Rap调(说唱曲调)抗议口号,乐动感十足,听者无不心潮澎湃。“SEALDs”的到场,立即给略显沉闷的游行队伍注入新活力,增添了一抹亮色。
  这支生力军已经引起了反战学者关注。近日,护宪团体“九条会”事务局长、东京大学教授小森阳一和4名“SEALDs”核心成员就安保法案和宪法交流讨论,分享安保法案知识和“斗争”经验,让“SEALDs”的活动更加专业、更有针对性。成员过万的“反安保法案学者之会”也主动找到“SEALDs”,联手组织多场万人抗议活动。
  渐渐地,“SEALDs”成了日本反安保抗议潮的领衔力量和绝对主力。

“日本年轻人绝不是对政治漠不关心”

  成名后,“SEALDs”收到的不只是点赞,还有来自自民党的恶意攻击。8月4日,自民党众议员武藤贵也在推特上说,“‘SEALDs’在国会前拿着麦克风演讲,他们的主张源于‘不要上战场’这一极端自私自利的思想。利己的个人主义蔓延到这种程度,都是战后教育所致。”
  “SEALDs”另一个核心成员奥田爱基立即在推特上回应说:“不想上战场就是利己主义吗?这完全是战争中、战前思维啊。”未过几日,这名因攻击“SEALDs”而“火”了一把的武藤贵也又因涉嫌股市内幕交易、招嫖未成年男妓而退出自民党,一时成为了舆论笑柄。
  还有人散布谣言,恐吓说参加“SEALDs”会影响就业,但诹访原健说,“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也不在意”。
  “SEALDs”赋予日本爱好和平的人们希望。93岁的僧侣、作家濑户内寂听说:“冲突时,上战场的是年轻人。以‘SEALDs’为代表的年轻人现在站出来,令人鼓舞。”83岁的电影导演山田洋次也表示,上世纪60年代安保运动时,年轻人成为时代弄潮儿,“那时年轻人相信自己的力量可以另立政府。虽然时代不同了,但‘SEALDs’的活动是莫大的希望”。
  “日本年轻人绝不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年轻人关注政治,只是不知如何行动。”诹访原健说,“很多日本年轻人还是太保守、谨慎,比如对安保法案,觉得不彻底了解就不能发表见解。”
  诹访原健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对年轻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迈出第一步,“一定程度了解情况后,不论反对或赞成,都应该站出来。被批评了,就虚心接受批评,重新认识问题。”
  他说,参加“SEALDs”,发表意见“只是第一步”,“参与政治是一个不断学习和升华的过程”,”我母亲刚开始也很反对(参加这样的活动),但现在非常支持我”。
  尽管民调显示多数日本民众反对本届国会通过安保法案,抗议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政府仍准备9月16日在参议院强行表决。鉴于执政联盟在参议院占据多数,安保法案通过似乎并无大碍。
  “安倍法案通过了,我们也会为了和平,为了日本的民主主义继续斗争下去。”诹访原健说道。


日本妈妈牵孩子走在队伍前列

  “浑身沾满孩子吃饭时弄洒的汤汤水水,又被孩子的吵闹搞得晕头转向,忍不住向他(她)发了火,但转过身看着他(她)安睡的小脸,说的又只有一句‘妈妈爱你,宝贝对不起’。我们亲身体验着成长的美好,也因此更加反对战争。”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秀玲 发自东京 着淅沥小雨的8月30日,12万日本人在国会前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反安保怒吼。经历过20世纪60年代安保斗争的人说,与当年相比,如今的抗议人群中包含更多元面孔。其中有一群人,她们带着孩子,表达着作为母亲最殷切的反战期盼。

为孩子而反战的年轻主妇
  在反安保法案运动势头不断扩大的背景下,今年7月5日,3个孩子的妈妈、今年27岁的西乡南海子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创立了“反对安保相关法案妈妈之会”团体主页。截至8月25日,该团体已经收获10889个赞,并有19843人对该团体表示支持赞同,这一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中。
  “谁家的孩子都杀不得”,“We say NO WAR(我们不要战争)”——7月13日,6名妈妈代表在参议院议员会馆举行的记者会上亮出自己的主张。日本主妇鹰巢直美在记者会上说:“孩子们不是带着武器或是金钱出生的,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世上的人们一定会来帮助他们。战争这种傻事干不得。”
  为了让孩子们看到人们爱好和平的身影和反战的力量,7月26日,日本妈妈们在年轻人聚集的涩谷举行了反对战争立法示威游行,从东京、京都、福冈等全国各地聚集来的母亲们怀抱着或者手牵着自己的孩子,在孩子面前亲口喊出“反对战争”的宣言。
  “反对安保相关法案妈妈之会”的创立者西乡南海子怀抱孩子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她手持话筒说:“孩子们的人生属于他们自己,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其他任何人。人出生,不是为了接受谁的命令去杀人。为了某些人的利益使得无辜的人成为牺牲品,这样的世界让我们一起来结束!”
  一位从神奈川县赶来参加的两个孩子的母亲在谈及参加集会的原因时说:“了解安倍政治的问题,使战争法案成为废案。这样,将来就不会被孩子埋怨说没能保护他。”

安倍打“温情牌”反被斥
  在解释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必要性时,安倍经常拿出这样一幅演示图。图中,一名神情悲伤的母亲怀抱着婴儿,旁边是安倍设想的即将对他们开展救援的外国军舰。安倍在电视直播中面向日本国民说:“战乱发生,日本人滞留当地。他国军舰冒险向我国施以援手,这时我们怎能无动于衷?”安倍此举意在打温情牌煽动日本民众感情,但这场演出的主角——日本妈妈们并不买账。
  “如果安倍真有心保护日本,那他应该拿上武器第一个冲上前线!安倍是不会保护日本国民的!”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不止一次听到这种意见。“军舰运送平民反而会增加被攻击风险”、“美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运送日本居民”等说法也频频出现在各种反安保的集会中。在8月30日的反安保12万人抗议集会中,“妈妈会”的代表之一池田凉子在发言中说道,她们一行人带着日本各地妈妈的近两万封意见书想要递交给安倍,但“国会方面让找自民党,自民党又说这事儿不归他们管,双方互踢皮球。”池田指出,“安倍政权根本没有倾听民意的窗口”,而这些妈妈们“也不会再继续沉默”。
  在“反对安保相关法案妈妈之会”社交媒体账号主页上,描绘了一名母亲的日常:
  “浑身沾满孩子吃饭时弄洒的汤汤水水,又被孩子的吵闹搞得晕头转向,忍不住向他(她)发了火,但转过身看着他(她)安睡的小脸,说的又只有一句‘妈妈爱你,宝贝对不起’。”
  “我们亲身体验着成长的美好,也因此更加反对战争。人并不是为了互相残杀而出生。被迫推上战场的两人之间,有什么理由一定要刀枪相向?需要战争的并不是我们。在战后70周年的这个夏天,我们不代表任何人,只发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拉起与我们立场相同的所有人手说:‘妈妈不会放弃,法案绝对要阻止’。”
  该主页上同时刊载了赞同者们的意见。虽然妈妈们年龄不同,孩子也有大有小,但在反对安保法案、反对将孩子送上战场上的意见空前一致。
  成为“妈妈会”的赞同者非常简单,只需对一份公开的赞同文署名。赞同文内容简单却意志坚决,它只有简单三行字:“作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作为在这个时代生儿育女的母亲,我反对国会通过安保相关法案。”

反对安倍政权的引发力量

  “说实话,我对安倍政权一直采取熟视无睹的态度,但被年轻人踢醒了。我们也必须有所行动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刘秀玲 刘林 发自东京、北京
近一个多月以来,日本反对和抗议安保法案的声势正在不断壮大。受学生团体“SEALDs”的影响,日本各界出现很多反安保新团体。日本老人和大叔们也开始走上街头,加入反安保行列。

挖掘“隐藏着的反安倍者”
  8月8日,由60多岁和70多岁的老年人组成的团体“OLDs”在东京巢鸭举起“对安保法案说不”的标语,当天有100多名参加者参加。该团体自今年7月起,每周六都会在巢鸭附近集会。集会参加者手持话筒,直接表达对安保法案和安倍首相的批判。
  东京外国语大学教授,现年70岁的高桥正明说:“说实话,我对安倍政权一直采取熟视无睹的态度,但被年轻人踢醒了。我们也必须有所行动了。”
  由于人口老龄化,老年人在日本选举中有着重要地位,他们的取向往往决定了政治家的前途,这种现象被称为“银发政治”。如今,“OLDs”正以实际行动体现“银发”力量。
  受到“OLDs”启发,于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出生的部分民众结成“MIDDLEs”团体,其中包括公司员工和律师、媒体界人士。
  “MIDDLEs”的核心成员岩胁宜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这些年龄段的人多思想保守,支持自民党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其中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仅朋友圈可见’的言论坦承自己反对安保法案的人也有很多。他们不敢公开发言批判安保法案,因为平时作为一介公司职员劳动的他们,自然是不愿惹起风波的。”岩胁宜广说,成立“MIDDLEs”团体也是想挖掘出这些“隐藏着的反安倍者”。
  截止8月中旬,“MIDDLEs”的社交网站主页在两周时间内就收到了2600余个赞,声势渐大。
  一名抗议参加者说:“那些出来反对安保法案的“SEALDs”成员有时也会被人诽谤中伤。即使如此,他(她)们依然堂堂正正地继续活动。看到他们的样子,有不少人觉得自己应该干点什么。通过网络上的视频,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老年人参与到抗议活动中来。而且不仅在东京,抗议活动规模扩展至全国,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

大规模抗议影响明年参议院选举
  “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这种感觉提醒不少日本民众想起50多年前的安保斗争。而讽刺的是,彼时斗争的对象正是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外公岸信介。
  1958年,岸信介内阁开始就修改日美安保条约与美方的谈判。次年1月,日美缔结新的安保条约。由于担心修订后的安保条约可能令日本重新卷入战争,于是当时还对战争有着清晰记忆的日本民众走上街头,爆发了空前规模的反政府、反美运动。
  这一次安保斗争虽然未能阻挡安保条约在国会获得强行通过,但执政的岸信介内阁事后对导致的大规模混乱负责并被迫集体辞职。就在辞职前一天,岸信介还遭到袭击,身负重伤。
  与外祖父的“遭遇”相比,安倍如今面临的舆论环境和政治环境显然宽松得多。9月8日,在日本国内此起彼伏的抗议声中,安倍却在无需投票的情况下连任自民党总裁,任期至2018年9月底。
  虽然无法阻止安倍强行通过安保法案,但民众集体的反抗声对日本未来的政治生态有着重要影响。
  9月6日,民主、维新、共产、社民、生活和日本元气会共6个日本在野党4日在国会议事堂举行党首会谈,就阻止正在参院审议的安保相关法案获得通过达成一致。一位长期研究日本问题的观察家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日本民众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应该会对明年日本参议院选举产生影响,而参议院选举的关键在于:安倍只有争取在参议院实现执政党三分之二多数,才能在未来启动修宪程序。
  汹涌澎湃的抗议声意味着,安倍届时必须在明年7月之前提升支持率的难度加大,民意或将成为阻止安倍修宪企图的关键因素。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精彩推荐:
· 重返抗击日本法西斯历史现场(二十二)“沉睡”数十年的中苏抗日秘道
· (叙利亚难民自述)“现在我们是人类了!”
· 中东难民入境欧洲亲历记
· 大数据、钱袋子、摄像头 ——来自中东反恐前沿的宝贵经验
· “仿佛日本国民已经觉醒” ——反对安倍的新面孔
· “別把党内纷争带到议会” ——缅甸执政党领导层更迭,议会气氛微妙
· 国外房地产税怎么收?
· “法西斯内奸”命运沉浮录
· 日寇对华大劫掠真相
· 中餐的海外危机
· 中美如何“联手”治理
· 他们还欠华人一声道歉
· 周边对华升级军事基地
· 日本媒体对华态度新观察
· 形形色色的中国周边军演
· 解码美国网络霸权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