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国外监管入市外资宽严相济
  新华网 ( 2015-08-26 08:48:00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编者按】对一个开放的股市而言,外资是其中必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如今,随着渠道的不断开放,中国股市亦不乏外资身影。而在加快开放的同时,如何更好地监管外资成为摆在A股面前的重要课题。
  事实上,在德国、日本、印度等股票市场,外资的流入与监管已不是新话题。它们通过灵活掌控“入场券”、对恶意做空行为明令禁止等方式,合理引导了国际资本在本国股市中发挥正向作用。

德国:明令禁止裸卖空股票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沈忠浩 发自法兰克福 西门子、大众、拜耳、巴斯夫、安联保险、德意志银行、阿迪达斯……这些耳熟能详的大型上市企业展示着德国经济的硬实力,也吸引着全球投资者的目光。过去十年,国际投资者对德国主板市场上规模大、交易活跃的上市公司情有独钟,其持有的股票市值占据了德国股市总市值的半壁江山。
  据德国央行去年9月发布的报告,截至2014年7月,在德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企业共711家,总市值约1.2万亿欧元(1欧元约合7元人民币),约为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0%。
  
德国央行指出,德国股市的国际投资者绝大部分为机构投资者,他们特别青睐德国大型企业的股票,尤其是占德国股市总市值约60%的DAX成分股,因为投资者与这30家大型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情况较少,相关股票的流动性也较高。
  
高比例持有德国股票使得国际资本对德国股市的影响力日益上升,他们不仅直接影响DAX指数涨跌,还能对一些上市公司的行为造成“干预”。例如,2008年外资撤出是导致当年DAX股指缩水近40%的重要原因。又如,2013年DAX成分企业汉莎航空选举监事会主席前,美国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SS)建议投资者看空沃尔夫冈·迈尔胡当选,该建议一度促使迈尔胡退选。要知道,当时汉莎34%的股票为外资持有。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2011年底德意志银行监事会主席选举中。
  
事实上,外资之所以能较长期占据德国股市的半壁江山,与德国国内股民“不给力”有关。理性实干的民族文化、健全的社会福利机制、以中小企业为骨干的经济结构,加上长期依赖银行间接投融资,导致德国人对炒股热情不高,尤其是2000年“新经济”股市泡沫破裂以后。
  
在国内股民投资不活跃的情况下,德国证券机构大力推行国际化战略,比如法兰克福交易所实行现货、期货和结算一体化运作,吸引了全球大多数机构投资者参与其中。此外,通过跨境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投资德国股市也成为国际投资者的一条重要通道,并且随着电子交易的广泛使用,外资通向德国股市更快、更灵活、更便捷。
  
就监管来说,德国股市采用联邦、州、交易所三级监管模式,并设有独立的交易监督调查机构——交易监督所。其中,2002年成立的联邦金融管理局(BaFin)是德国联邦层面唯一的金融监管机构,同时负责监督银行业、保险业及证券期货业。对德国股市而言,BaFin明确了高频交易、内幕交易、卖空等方面的监管规则,虽然没有对国际投资者的“特别照顾”,但国际投资者必须遵守德国股市交易规则。
  
值得一提的是,在卖空方面,BaFin结合欧盟的规定,对德国证券市场制定了两条根本原则:一是禁止原则,即禁止裸卖空股票、公共债券及针对公共债券的信用违约掉期(CDS);二是透明管理原则,即股票、公共债券及有关CDS的净卖空头寸有义务向监管机构报告并公开。其中,超过一定规模的股票净卖空头寸必须通过联邦司法部公报对外公布。
  
此外,混业经营的“全能银行”在德国十分普遍,德国证券市场的管理实际上是以大银行为核心,德国《银行法》给予银行进行证券业务的独占能力,银行实际上控制了证券市场。在此情况下,外资银行进入德国必须接受BaFin的审批和监管。

印度:严格控制外资“入场券”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汪平 发自北京 印度股市的投资力量主要集中于外国机构投资者、本国银行、共同基金、保险公司等,个人投资者所占比例小。投资印度股市的外资多是短线操作,在印度股市资金中所占比例较大,经常通过恶意做空等投机手段大量获利。
  据印度官方统计,截至目前,外国机构投资者2015年在印度股市注入的资金高达上百亿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内)。
  
因此,在外资投资股市的管理方面,印度政府显得十分谨慎和严格,也有相当程度的开放。这实际上与印度政府在投资和贸易等一系列经济议题的立场是一致的,那就是一切以本国利益为重,优先发展本国的实体产业和金融,外资都是用来助力本国经济的,一方面要大力欢迎他们投资印度股市,另外一方面,对于恶意做空的外资,毫不犹豫抡起“保护主义”大棒。
  
比较能够体现印度监管机构对于外资态度的,就是2007年底印度股市的一次“逆势大跌”。当时的背景是,从2006年起,印度股市步入新的上涨周期,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印度股市翻了一番,直逼2万点。
  时任印度财政部长齐丹巴拉姆对印度股市急速上涨的“超好”消息表现得忧心忡忡。面对疯狂飙升的股指,齐丹巴拉姆表示,印度股市正受到来自国外的法人庞大基金的操纵,“外资迅速流入是股价上升的主要原因”。他还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投机客正在利用印度股市从中获利”,“我们正试图避免股市出现泡沫,印度股市在4个交易日内,从18000点升至19000点是不寻常的”,但他的谈话并未能遏止股市的涨势。
  
为抑制股市狂飙,印度政府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作出限制“参与票据”买卖股票的规定:外资机构投资者及分账机构不能再发行或更新他们已发行的“参与票据”,并将外国机构投资者发行“参与票据”的规模严格限制在其监管资产的40%以下。投资“参与票据”的投资者将被要求在监管当局注册、登记,同时必须在18个月内终止现有的参与票据。
  
所谓“参与票据”,是指通过注册投资印度股市的外国机构投资者,在购买印度股票后,据此向其客户发行的、表明客户对标的股票拥有所有权的一种衍生品。目前,境外机构投资印度股市有两种途径:其一是在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成为境外机构投资者,或在当地建立分支机构;其二便是投资“参与票据”,境外机构投资者只需在印度市场创建一个账户,随后就可以发行“参与票据”。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参与票据”拥有同样的经济价值。
  
印度政府打算通过限制海外投资者投资印度股市的比例,从而打击外资投资的不良行为。2007年10月17日,就在印度举国上下为“敏感指数”冲破19000点大关而欢呼雀跃之时,孟买股市却上演了跌宕起伏的一幕,开盘即大幅跳空低开,一度暴跌9.2%,孟买证交所的各种股票几乎全线跌停,惨不忍睹,印度两大证券交易所被迫暂停交易1小时。
  
印度证交会通过控制“参与票据”使用打击外资投资的行为,虽然有一些过头,但是从另外一方面,也能看到印度监管机构对于外资的掌控和严格程度。(作者系本报前驻印记者)

日本:外资涌入给监管加难度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许缘 发自东京 日本股市的投资主体是政府系统的各类养老基金、民间人寿和财产保险公司、银行、信托、证券公司以及外国机构投资者。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数据,截至2014年3月底,在日本股市中持股的外国投资者比例达到30.8%,是这一比例首次超过三成。而截至今年3月底的数字显示,随着对日本企业收益期待增加,外国人在日本股市持股比例再度刷新历史峰值,同比增加0.9个百分点,达到31.7%。
  与此同时,从持有资产数量来看,今年2月份海外投资者在日本股市净买入2.386万亿日元资产,是该指标历史上最大的月度购买记录。其中,外国投资人对东证指数期货净买入额为1.471万亿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20日元),显示境外长期投资者加大了对日本股市的市场参与度。数据显示,日本电子产品生产巨头索尼公司的外国投资者占到56.6%,世界第一大汽车生产商丰田公司也有31.1%的股份由外国投资者持有。
  不过,越趋于开放的资本市场和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人涌入也并非没有风险。有金融学者认为,资本市场开放使一国金融体系融入了国际金融体系,必然会受到国际上的各种影响,就像一条船驶入了大海,将面临更大的风浪。金融危机不会经常发生,但平静之下的暗流也在无时无刻涌动。
  目前,日本股市正遭遇以下四个方面的尴尬。首先,从价值观角度来看,随着外资的进入,包括以独立董事制度存在与否来评判公司治理有效性等西方价值观对日本传统理念造成冲击,是继续保持原有观念抑或是跟随西方标准变革是日本社会及企业必须考虑的问题。
  与此同时,外资比例不断攀升使得日本机构投资者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判断能力,紧跟外资现象严重,导致市场走势和价格基本由外资主导。
  第三,虽然长期持有的外国投资者在不断增加,但相较之下仍有大部分为短线操作,交易频繁导致市场波动性较大,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竞争和分化,而这也让日资证券公司的生存空间日益紧缩。
  最后,随着市场化、自由化和开放程度的加大,金融商品和交易方式花样翻新,金融欺诈及违规操作等行为层出不穷也难以辨认,对市场监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提高监管能力和效率、改善监管理念等问题加大了政府层面的工作难处。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