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谭雅玲:人民币贬值可给“金融冲动”降火
  新华网 ( 2015-08-25 09:14:01 ) 来源:
 

访谈嘉宾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访谈动机
  人民币3天贬值近5%,令国际社会大为关注。在日元、欧元、韩元、俄卢布、巴西雷亚尔等货币都已经相继贬值之后,多年来一直保持坚挺形象的人民币,在中国人民银行8月11日宣布“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之后,来了一次短而快的贬值。
  人民币汇率这一大幅度调整,有人惊呼这将引发“货币战争”;更有偏激的舆论指责“人民币贬值是中国人民银行精心策划的”。
  这些观点显然言过其实。有权威专家指出,中国人民银行这一举措有助于增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和基准性,同时为人民币自由可兑换做了铺垫。说得通俗一点,此轮人民币贬值属于正常市场波动,有升值就有贬值,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就连美联储高官都表示,如果中国经济状况弱于当局预期,那么对人民币汇率进行调整可能是适宜的做法。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已经十年,过去的十年,人民币总体上处于升值通道,期间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幅度达到36%。在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看来,人民币持续性单边升值已经产生明显的负面效应,既不利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又不利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与调整。显然,打破人民币持续性单边升值预期,转入双边波动轨道,才是人民币正常而健康的体现。近日,谭雅玲院长就相关问题接受了《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的专访。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梁辉 发自北京

目前人民币总体处于贬值通道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此轮人民币贬值的最直接原因是什么?
  谭雅玲:最直接原因是为了拉动对外贸易。一直以来,商务部都在呼吁与推动主管部门放弃强势人民币政策,加上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出口、进口“双降”,同比降幅分别为8.9%和8.6%。这些因素都促成了人民币一次性向下调整。

  Q:有人说,人民币贬值短期看能提升出口,但从长期看,贬值具有风险。您对此如何看?您认为此次贬值是短期行为还是长期行为?
  A:不是短期行为,人民币目前正处在贬值下行通道当中,今后总体上很可能还会继续贬值。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阐明:从短期效果来看的,主要着眼于实体经济,比如拉动外贸企业出口,促进实体经济升级;那些从长期角度来看的,其实他们一直都在鼓吹人民币升值,但实际结果说明,这些让人民币升值的呼声是不对的。
  原因很简单,中国制造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过去十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了36%,这意味着出口中我们的加工成本增长了36%。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正在弱化,跨国公司会将产业转移到越南、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长此以往,干外贸的就越来越没有利润了,他们就会选择放弃,要么转型,确切地说是转产,要么转向金融投机。可以说,人民币相对长时间单边升值严重影响和削弱我国生产企业制造业的海外竞争力。
  因此,我认为此次人民币贬值不是短期行为,我们的汇率必须修正极端升值的偏激损失与冲击,目前人民币总体正处于贬值通道当中,而一次性贬值更多的具有某种策略性因素,加之市场情绪恐慌的推波助澜。
  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金融上,投资上,投机上,而并非实体经济上,所谓的经济冷金融热就特别能说明问题。

  Q:现在实体经济面临的形势究竟怎么样?
  A:实体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一方面我们的创新与结构调整没有出来,产品的品牌效益依然较低,跨业跨界的所谓创新颠覆了传统经济与实体经济。但是中国确确实实是一个传统经济大国,中国制造在经历了初级阶段之后,应该打造中国自主品牌,掌握自主技术,将中国制造转变提升为中国品牌,将中国从传统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强国,但这个转型依然没有转过来。
  另外,我们的产业配置不均衡。比如说,有人做农业产品,做的不是务农,是“炒农”,即不干农业的人投机农产品。比如,原来是搞外贸的,有外贸资质,有营业执照,但干的事却不是外贸了,而是转向人民币结算的对冲套利和投机,汇率的杠杆不是为经济实体,而是为投机利润,在汇率变动之间套取价差获利。
  此次人民币汇率的下调,会出乎那些投机套利者的意料之外,这可能会提醒他们,做人民币汇率不是那么好赚钱了,这就彻底打破了他们的人民币升值预期。他们可能会抛掉手上的人民币兑换成美元,而美元又正处于所谓的升值阶段。

  Q:您认为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拉动效应如何?
  A:货币汇率调整只是一个杠杆,如果实体经济没有调整过来,那么这个杠杆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你都不干外贸了,你说这个杠杆还有意义吗? 去年人民币贬值了2.4%,但今年的外贸数据依然在下滑,今年以来人民币同样在贬值,但7月份的外贸数据依然没有改观,甚至还比过去更严峻。

过分强调国际化带来盲从性
  Q:您日前提到人民币贬值是为了保护国内金融,您能谈谈具体理由吗?
  A:大家可能会更关注人民币贬值对经济生产层面的影响,而对人民币贬值在金融安全方面的影响关注较少。现在中国金融过热,如果金融安全的底线被冲破,那金融危机是可能出现的。如果人民币贬值能将人们对金融的激情冷下来,这无疑具有积极效应。
  中国的金融不能跟美国的比,但我们确实是做了很多跟美国金融“攀比”的事情,美国金融制度成熟,相对处于链条顶端,而我们的金融机制尚有不完善不成熟的地方,相对处于链条低端,中美两国的金融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比如美国人能控制热钱,不会将热线看成一桩大事,而我们却十分警惕热线,担忧它们钻我们的空子,当热线进来时我们很兴奋,但当它可能抽走时,我们就显得很紧张,这样的状态原本就不正常。这说明我们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不淡定,没有自己的主见。

  Q:前面提到,有人认为人民币贬值长远看是具有风险的。其中的风险之一,可能是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您如何看待?
  A:当前,国际化本身带来的盲从性特别严重。一说人民币国际化,大家就认为就是人民币往海外走,但其实人民币国际化最大的障碍是自身内生性的。因为任何一个货币要实现自由兑换或者自由化,那它一定首先从本土开始,然后再向海外扩展,本土都没做好,国内实体经济面临的形势如此严峻,最能体现汇率水平的外贸也是如此差强人意,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真正的外汇市场吗?因此,人民币汇率在国内都存在诸多问题与缺陷的前提下,讨论人民币所谓的国际化,有点太早了。
  从国际金融角度看,过去这些年来的人民币升值并没有解决当前的问题,反而加重了中国经济结构的难度。回顾过去这些年来的人民币汇率改革,我们不难发现问题,具体说,首先是人民币升值超出了现实情况,既超出了我国国情阶段需要的价格需要,又违背了市场规律,严重制约我国经济优势的发挥与积累,不利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另外,人民币升值有点理想化。对美元霸权的理解过于简单化、理想化,这反而会导致我们对形势与格局的误判。还有,就是人民币汇改的低效率,未能实现自己的货币汇率制度改革的主张,改革的短期化和单边化不利于专业化水平和技术性经验的有效发挥。

  
Q: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成为新的国际储蓄货币。您觉得此次人民币贬值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久前拒绝人民币加入货币篮子有关系吗?
  A:具有特别提款权资格的有美元、欧元、英镑与日元,这四大货币都是可自由兑换货币,都是属于发达经济体的自由货币,这四大货币的政治宗旨与经济利益某种意义上高度一致,毕竟它们都是属于发达国家群体的。如果人民币加入进去,一则人民币不是可自由兑换货币,二则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人民币加入货币篮子,就得承担相应的义务与责任。
  如果进了这个圈子,中国能获得相应的话语权吗?能发挥什么作用?反之,力所不及将会带来尴尬。再说,中国的身份是新兴国家,但新兴国家不只中国一个,还有其他不少新兴国家,人民币被纳入货币篮子,其他新兴国家会怎么想?

人民币要着眼于长远
  Q:大幅度贬值对人民币的成长有何影响?
  A:人民币的成长不能用价格来权衡,而应该用制度去权衡,它跟市场机制、监管体制以及人的认知都有特别大的关系。这一次监管层大胆地表示了人民币该怎么办,体现了监管层的自信,对我们的货币制度建设是一个好消息,对货币安全是非常有好处的。

  Q:有媒体报道,美国有政商人士对人民币贬值提出严重指责。有人甚至认为,决定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一个最大因素还是美联储。您对此怎么看?您如何评价人民币与美元的关系?
  A:美元是自由兑换货币,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均以世界为主,其国际货币供应量占总体的60%。而人民币是本土货币,并未出海,人民币的国际货币供应量仅为1%。因此,一个本土货币的汇率波动,会跟自由兑换的国际货币有直接关联吗?美国那些严厉批评人民币贬值的,主要是美国的政客言论,人民币汇率调整实际上跟美联储一点关系都没有。
  任何一种货币从国内走向海外,都需要国内在岸市场的支撑,而人民币国内在岸市场根基还不稳,我们需要认清这一现实。比如,我们现在热衷搞互联网,搞大数据,那是人家发达国家干的事,人家是以互联网为主吗?不是,人家主要以产业、行业为主,互联网只是服务于主业的工具。中国的产业本来是分业经营的,那为何急着做混业呢?我们的监管体制是分条块的,对混业  经营的监管自然会存在很多空白。
  美元作为霸权国家的可自由兑换货币,跟身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本土货币,路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不能将美元的模式直接拿来。美元霸权地位至少从中期来看不会动摇,人民币不要盲目乐观,要着眼于长远。打造人民币的自由化路径,需要追求货币的权利,而不要去挑战权力的货币。

  Q:这两年,中国推出了一系列区域金融新举措,比如牵头成立亚投行,参与创立金砖银行,设立“丝路基金”,推出“一带一路”战略。您认为人民币贬值对这些区域金融举措会否存在影响?
  A:在这些区域金融合作举措中,人民币最尴尬的是,没有成为自由兑换货币,我们的很多结算、交易与投资肯定还是以美元为标的,美元再换成人民币。如果人民币汇率波动太大,肯定会影响到兑换。
  亚投行与“一带一路”等,主要考虑的是经济和产业结构,依托经济产业合作,成为人民币走向海外的载体,让人家接受,这种做法更务实,更接地气。这相当于给人民币搭了一个台子,以经济实力为依托,人家看重中国的经济实力,那自然会接受人民币,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注意力是实体经济加紧作为,非简单机会主义找挣钱门道,不干本职主业。
  长远看,人民币是需要成为可自由兑换货币的,这是我们必须争取的。但这需要中国坚实的经济基础为依托,以成熟完善的金融体制做保障。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