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真人秀”三宗罪
  新华网 ( 2015-08-03 18:45:27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中国真人秀节目在繁荣的背后也承受着各种成长之弊。

  一边是推陈出新的“繁荣之表”,一边也承受着由节目泛滥所带来的成长之弊,这就是目前中国真人秀节目的现实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娟发自北京 真人秀节目最不缺的就是热闹和喧嚣,尤其是在综艺井喷的炎炎夏日。
  7月25日,当《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因导师那英在一个学员演唱过程中“时而卷发,时而直发”被指“节目造假”时,一向爱对娱乐圈发言的“国民老公”王思聪不忘“补刀”,称“真人秀本来就是按照剧本演的啊”。尽管节目组回应是“剪辑造成的画面穿帮”,但观众们依然质疑着背后的“黑幕”以及炒作嫌疑。
  与此同时,另一档热播节目《极限挑战》正陷入到“山寨”的口水仗中。同样是六个男人主打的户外真人秀,同样是去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由于像极了韩国MBC当家10年的娱乐综艺《无限挑战》,该节目被MBC电视台直接发文炮轰“抄袭”。而四川卫视新近开播的“中国第一档历史体验真人秀”《咱们穿越吧》也被指抄袭韩国的《丛林法则》。
  这些虽为中国真人秀节目的缩影,但也是现实——一边是推陈出新、不断更迭的繁荣之象,一边也承受着由节目泛滥所带来的成长之弊。因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无异于对整个真人秀的一种警示,恰逢其时。

1抄:原创乏力抄袭成风

  《通知》指出,各级广电部门要积极鼓励具有鲜明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原创节目模式。
  现状:2014年正式引进的韩国版权节目多达12档,而一些标榜原创的节目几乎都游走在“山寨”的边缘。

  “为了救剩下的成员拿来汽油”“最后一个任务地点是小木屋”“最后的任务为拆除炸弹剪断线”……7月17日,韩国MBC电视台图文并茂地对比了《无限挑战》和《极限挑战》两档节目,直斥东方卫视真人秀节目抄袭。
  其实早在节目开播之初,关于“山寨”和“抄袭”的话题已经在国内引发了争议。当时《极限挑战》节目组解释自己的创意源自研发团队的一个小灵感。
  然而随着节目的播出,MBC发现这档“原创节目”,“从目前播出的节目来看,包含了《无限挑战》的大量特辑节目内容,如第169集的‘抓我吧’、第110集的‘带着钱箱子奔跑吧’、第406集的‘紧急打工’、第158集的‘青春痘刹车’等环节。”对此,《极限挑战》节目组的回应却是“不管是节目还是影视作品,不怕产品的创意雷同,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只是,这样的“创意雷同”无疑给正版的出口造成了很大打击——MBC电视台早已将《无限挑战》的版权卖给了CCTV-1,结果正式中国版还未开始制作,高度相似的同类节目已经开播并收获了不少观众。
  《花儿与少年》也曾有过同样的遭遇。一年前,正当该节目第一季好评如潮之时,被网友指出在人物设定上涉嫌抄袭韩版《花样姐姐》。当时购买《花样姐姐》版权的东方卫视总监李勇在微博上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无奈:“如果与对方谈合作,谈不成就直接模仿,这是不尊重知识产权,即使一时得利,最终伤害的是整个行业。”
  事实上,关于原创能力不足的指责,中国电视人已经听了许多年。尤其是近两年,观众能叫得上名字的季播节目几乎都来自韩国——单2014年一年正式引进的韩国版权节目多达12档,而一些标榜原创的节目身上也几乎都有韩国的影子,游走在“山寨”的边缘。
  “国外比我们走得早,所以我们干脆以买模式,甚至于直接山寨追求快速吸引眼球的轰动效应。”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教授郎劲松在分析国内真人秀“山寨”现状时说。而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奔跑吧兄弟》总统筹周冬梅则将原创乏力归结为“一线卫视试错成本太高”,“我们也有一些原创的案子,但有没有勇气去试?这对于整个决策层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和现在的中国同行类似,韩国电视业20年前模仿的对象是欧美和日本。他们从欧美节目中习得流程概念,从日本节目里学会创意激发。当时三大电视台(MBC、KBS、SBS)的制作人需要定期去日本观摩节目制作,大部分编剧则是通过拜托朋友寄节目录影带的形式,在家揣摩日本节目的内容。直到10年前《无限挑战》的出现,才真正完成了从模仿到原创的转折。

2贵:明星身价水涨船高

  《通知》指出,要摒弃“靠明星博收视”的错误认识,纠正单纯依赖明星的倾向,不能把节目变成拼明星和炫富的场所,不能助长高片酬、高成本的不良风气。
  现状:明星身价占去的开销在很多综艺节目中占达五成以上比重,今年全国的市场真人秀项目估计有一半在亏损。

  在真人秀井喷之前,中国电视节目对明星的“利用率”其实并不高。随着《中国好声音》大牌转身的出现和《爸爸去哪儿》里星爸萌娃的火爆,使得很多电视人意识到要重新认识和利用起明星、尤其是大牌明星的价值。随之而来的是,明星片酬的飞速增长。
  早前金星曾在脱口秀中曝料称录制《奔跑吧兄弟》一集的收入是100万人民币左右,而韩版“跑男”《Running Man》队长“国民MC”刘在石如今录制一次节目的价格大约在10万人民币,基本是10倍的差距。
  一方面,制作方看重明星的影响力和话题度,另一方面又为明星的高片酬和不可控言行而饱受压力。
  “我们第四季度推出《一起出发吧》,就曾经接洽过某一线中年男星,但是他开出的4500万-5000万元的价码实在太高。”湖北卫视品牌拓展中心主任伍涛指出,目前明星身价占去的开销在很多综艺节目中占达五成以上比重,今年全国的市场真人秀项目估计有一半在亏损。
  而难以预料的明星丑闻,更是节目的隐形炸弹——此前乐嘉在《超级演说家》录制现场醉酒爆粗,就引得外界一片哗然。
  乐正传媒董事彭侃表示,明星综艺片酬价格高根源在于中国电视产业背景,“因为竞争太过激烈,太过白热化。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有这么多电视台、制作单位在竞争。这么一个恶劣的竞争环境下,自然会哄抬明星的价钱。”
  相比国内很多综艺节目动辄几百万上千万请明星,韩国综艺节目因为并没有很多一线大咖的参与,所以在明星的出场费上花销较少。据知情人士透露,很多韩国明星如果在宣传期参加综艺节目,大多是零片酬。
  据悉,这一方面和韩国综艺节目缺乏植入广告,制作费不够高有关;另一方面,也和韩国综艺节目的成熟度有关。
  在韩国,对于电视广告有着严格的规定,包括播放广告的数量、节目中出现的商标的露出范围。法律规定在每一档韩国综艺节目的播前与播后,最多可以播出24支广告,前后各12支。节目播出时,是不允许有任何插播广告出现的。广告数量和播出时间的规定,使得真人秀节目并不如国内那样吸金,再加上电视台制作成本的控制,一档真人秀节目中用于明星的成本就不会那么高。韩国一档综艺节目邀请所有嘉宾的费用会被控制在总预算的三至四成,制作成本中最费钱的,还是设备。

3炒:低俗炒作无下限

  《通知》指出,真人秀节目的本质应是反映时代精神和生活本质的真实电视,不应变成低俗娱乐秀场。
  现状:前段时间一档节目播出之前,关于“林志玲挤奶”的标题党病毒视频就开始入侵大众视线。

  明星的出现向来是自带话题的,再加上观众的窥私欲,明星在真人秀节目中的一举一动都是可待开采的富矿,尤其是大牌明星,其影响力、话题关注度都是信手拈来的素材。
  8月初即将播出的《偶像来了》一开始就因为林青霞的加入引爆业界,这位已经61岁的昔日国民女神阔别荧屏多年后到真人秀节目中“体验生活”,令老中青三代观众唏嘘不已。一时间关于她的各种新闻、旧闻都涌现出来:她美艳的容貌、与秦汉的恋情、婚姻家庭等等都再次被扒了出来,而节目组率先推出的先导片更是以“林青霞杨钰莹上演‘疯狂睡衣趴’”赚尽了眼球。
  但是正如营销人士所说,从某种程度上讲,只有有争议的节目才会被关注,有矛盾和交锋,事件才更有传播价值。随着节目竞争愈演愈烈,营销上也进入到“无所不用,无所不能”的地步。
  前段时间一档节目《囍从天降》,早在节目播出之前关于“林志玲挤奶”的标题党病毒视频就开始入侵大众视线。节目中,娇嗲的林志玲化身村妇,给牛挤奶、砍柴、爬雪山……让观众大饱眼福。而在节目播出后,被林志玲挤过奶的牛都成了明星,甚至有奇葩男欲花百万购买。
  一位电视人曾参与浙江卫视家庭亲子真人秀《人生第一次》的录制,他透露节目组曾反复讨论过怎样剪辑性感女神钟丽缇的洗澡镜头。
  “真人秀节目是娱乐节目的主流,社会影响非常大,它对于保持电视文化的活力确实是有必要性。但是,少部分节目不甚得体,不够适当,对社会的影响可能有不可控的因素。”知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中肯地指出。
  据他观察,部分真人秀节目在两个方面存在问题:有的节目为了制造眼球经济,没事找事过度炒作,节目也缺少必要的把控,情节立意不一定具有积极的价值;另外一点,有的节目情节设置过于无聊,纯属于为了炒作而炒作。“这类节目的确伤害了整个电视真人秀的发展大环境,是需要警惕的。”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