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一部“慰安妇”纪录片在日本上映的前前后后
  新华网 ( 2015-07-29 19:48:26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影片上映后,该片拍摄者土井敏邦(右)接受媒体采访。

  一名日本记者拍摄的韩国“慰安妇”专题纪录片,从开机到得以公映用了20年,透过他和电影的经历我们能看到日本人对“慰安妇”问题的认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秀玲发自东京 土井敏邦,日本自由记者兼制作人,善于用镜头关注深刻社会问题。他曾在巴勒斯坦难民营停留5年进行采访,制作的电视特辑在日本引起巨大反响,而由他拍摄的反映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影片《饭馆村放射线与回家》也获得多项专业奖项。
  7月4日,由他拍摄的韩国“慰安妇”专题纪录片《与记忆共生》在日本正式公映。这部电影始拍于1994年,历时两年,记录了7名韩国“慰安妇”们的宝贵证言。时隔长达20年后,7名主人公已经全部去世,观众终于可以在日本涩谷的一家小型影院听到她们的证言。
  影片为何选在今年上映,又想传达些什么。到底日本人如何看待“慰安妇”问题?对此,影片拍摄者土井敏邦向本报记者道出了他的答案。

“是时候让日本人听听老奶奶的证言了”

  让土井决定将摄像头对准“慰安妇”的契机来自他的故交、广岛原子弹受害者富永初子的嘱托。由于富永初子身体状况欠佳,土井便带上摄像机代替富永去接触日军“慰安妇”受害者。1994年夏,他第一次造访了位于韩国首尔的“慰安妇”共同居住的“分享之家”。
  第一次亲耳听到“慰安妇”们的证言,土井受到很大冲击。在随后的两年间,土井在离“分享之家”不远的一个小房子里住下,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证言记录生活。
  “影片拍摄当时,我完全没有预想到日军‘慰安妇’问题会在20年后发展成如此严重的国际问题。当时,在老人们不断离我们而去的情况下,我只是想着这些证言影像总有一天会成为历史资料,因此必须趁现在保存起来留存后世。”土井说,他当时并未急于将素材剪辑成片,令他下定决心将证言公之于世的原因,来自日本社会今年的变化。
  2013年5月,日本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公开表示,“慰安妇”制度是当时保持军纪所必需,没有证据显示日本政府和军方直接采取了绑架、胁迫“慰安妇”的行为。此言论一出,国际舆论哗然。
  “桥下眼里看不到受害者们遭受的痛苦,”土井说,“是时候让日本人听听老奶奶们亲口讲述的证言了。”

影片上映遭遇困难重重

  “影片拍摄后20年,剪辑一年,翻译一年,在战后70周年的今年,片子终于问世。”
  《与记忆共生》影片长达3个半小时,由土井和志愿者从时长达100小时的素材中剪辑而成。由于缺乏经费,影片的翻译也是在韩国留学生志愿者的帮助下完成。从制作到完成,《与记忆共生》走过一段艰辛之路,但比制作更难的,是日本很少有影院愿意播放该纪录片。
  自去年春天开始,土井和他的伙伴开始四处奔走争取纪录片在日本影院排片上映,但遭到一次次的拒绝。“虽然也可能与影片时间太长有关吧,但更多时候,对方没有看影片内容就直接拒绝了。可能觉得影片涉及日军‘慰安妇’这一敏感问题,有可能遭到部分势力的攻击吧。”在多次碰壁后,今年1月,终于有影院愿意上映这部影片。上映时间定于今年7月,上映地点位于涩谷的一家名为UPLINK的小型影院。
  谈到制作的艰辛,土井说“:虽然20年前拍摄的东西存在技术经验不足、画质不清等问题,但影片中记录的老奶奶们的声音和姿态超越了一切技术上的不足,给观众带来巨大冲击,这是来自影片主人公的力量。”

“慰安妇”在日本形象模糊

  土井将公开《与记忆共生》影片称作是他对日本目前抵触“加害历史”的社会潮流的一种抵抗:“对这类讲述日本负面历史的影片,会有不少来自否定势力的诽谤中伤和妨碍攻击,但如果我因为畏惧而犹豫后退,那我最终也推动了日本封印本国加害历史的进程,即使这种推动并非出于积极主动。对我来说,公开这部纪录片是守住一个日本记者职业尊严的战斗。”
  “在日本讨论日军‘慰安妇’问题时,人们往往用‘群体’来指代受害者,谈‘原慰安妇们’如何如何,她们的‘音容笑貌’是不可见的。然而,在谈及日本的战争受害者时,比如广岛、长崎的核爆受害者,东京大空袭的受灾者,以及从满洲(即中国东北)、朝鲜回来的日本人,我们会知道他的名字、他的故事,甚至去追溯他的大半生。因而,我们可以将‘他’的经历投射到自己或是周围人身上,想象当时的心境和痛苦,借此铭记‘他’的存在。而被以‘群体’进行描述的亚洲受害者们没有清晰的个人形象,我们很难想象他们经历的苦痛,也因此,他们无法进入我们的记忆深处。当‘日军慰安妇问题’的话题热度下降,我们也随之将其淡忘。”
  土井说:“日本社会关于‘慰安妇’问题的讨论持续多年,然而让我始终感到异样的是,虽然各种信息满天飞,但作为这一问题的当事人,每一个受害的‘慰安妇’的样子始终难以看到。日军‘慰安妇’问题是‘慰安妇受害者’的问题,如果我们看不清她的面孔,那她的所感、所想便不会抵达我们的内心。作为一名传递者和记者,我的职责就在于为读者观众想象当事人的痛苦提供‘素材’帮助。”
  在其相关著作、个人博客以及影片上映后的访谈中,土井敏邦多次引用了2007年在美国召开的历史研讨会上一名美国人的话:“日本内部在反复讨论是否存在‘强征’问题,但从‘慰安妇’问题的本质来说,这些议论没有任何意义。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此毫无兴趣。他们在听说‘慰安妇’的故事后想到的只有一点,就是‘假设自己的女儿成了慰安妇那会怎样’,想到这里,谁都会不寒而栗。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这部《与记忆共生》最终能否被一般日本人接受,上映能否取得成功,我对此完全没有信心。只是,即使观众不多,我也坚信在战后70年的现在,在日本国内上映这部纪录片有其意义。这同时也是我作为加害国日本的一个纪录片拍摄者,一个曾经遇见并记录‘慰安妇’老奶奶们的声音和生活的人应尽的义务。”土井说,而“她们应该也必须被记住”。

记者观察:一句道歉就这么难吗?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姚琪琳发自首尔 每逢周三,一群年迈的韩国“慰安妇”与支持者们都会准时出现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对面的街道上,抗议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至今,这一著名的“周三抗议”已经坚持了22年,风雨无阻,几乎从未间断。在每一次抗议的人群中,总会出现新的面孔。大学生、上班族、社会活动家等都参与其中,为“慰安妇”问题努力抗争。
  据韩国政府统计,日本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期间,8万至16万朝鲜半岛女性沦为“慰安妇”。一直以来,韩国要求日本向“慰安妇”受害人道歉和赔偿,但日本坚称,按照196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的《韩日请求权协定》,这一问题已经解决。加之近来日本政府的“右翼”色彩加重,在“慰安妇”问题上屡屡发表倒退言论,加重了韩国政府和民众的不满情绪。“慰安妇”问题成为困扰韩日关系发展的症结之一。
  随着韩国在世“慰安妇”老人陆续步入耄耋之年,为了加快推动“慰安妇”问题的解决,韩国政府和民间一直在持续不懈的作出努力。事实上,在本报记者常驻韩国3年多时间里,切身感受到了韩国上至政府下至民众对于“慰安妇”问题的关注热度。
  在距离韩国首尔约50公里的京畿道广州市,有一座著名的“慰安妇”“分享之家”。这个“分享之家”成立于1998年,由韩国民间捐资建成。进入耄耋之年的“慰安妇”老人们在这里可以享受到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与此同时,这座“分享之家”里还建有一所韩国唯一的“慰安妇”历史馆,馆里展示着证明日军建立“慰安妇”制度的文件、图片等史料,还收录一些“慰安妇”回忆当年被强征事实的影像和音频资料。“分享之家”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尽管这里远离首尔市区,但时常会有人来看望这些老人,有时还会收到社会各界的捐款。
  7月5日,90岁的韩国“慰安妇”崔奶奶悄然离世。至此,韩国慰安妇受害者仅剩下48人在世。在7月8日的“周三抗议”活动上,韩国民众将崔奶奶的遗像摆在了抗议横幅前面,以此表达着对崔奶奶的哀思。在社交网络上,有韩国网民如是质问日本政府:“慰安妇”老奶奶已经时日不多了,一句道歉就这么难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