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官场“瘾君子”沦陷“毒友圈”
  新华网 ( 2015-07-07 11:51:38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新华社 商海春 作

    一些党员干部之所以沦为“瘾君子”,多与社交混乱有密切关系,从吃吃喝喝到唱歌跳舞,最后发展成一起吸毒,“朋友圈”变成了“毒友圈”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毛一竹、詹奕嘉发自广州 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被称为“吸毒州长”、湖南临湘市原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广东省广州市3名基层党员因吸毒被通报……近年来,这类沦为“瘾君子”的党员干部遭到曝光和查处,引发国内外舆论关注。
  中国国家禁毒委6月下旬发布的《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中国的吸毒群体由过去的无业人员、农民、个体经营者、外出务工人员为主逐渐向企业事业职工、自由职业者、演艺界人士甚至公务人员等人群扩散。
  本报记者综合多方信息了解到,一些党员干部由于交友不慎、欠缺自我约束,把吸食毒品作为一种交际应酬方式,“送礼品不如送毒品”等歪风邪气蔓延扩散,对政治生态、社会风气造成恶劣影响。
  诸多禁毒工作者认为,“禁毒须先治吏”的举动彰显了中国政府祛除毒患的坚定决心和态度,对于吸毒官员必须予以严惩,对尚未涉毒的党员干部则应加强毒情教育和监管机制,提升其“防毒免疫力”。

严查官场“瘾君子”

  来自国家禁毒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发现、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参照国际上通用的吸毒人员显性与隐性比例,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
  业内人士注意到,在深度推进禁毒人民战争的同时,一些毒情较为严峻的地区,正逐渐加大对吸毒党员干部的查处力度。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德宏州,常有毒犯携毒品偷越过境。去年12月,云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称云南省德宏州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其中9名国家公职人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而云南近年来较有名的吸毒官员,当属曾担任云南省楚雄州州长的杨红卫。据了解,杨红卫吸食毒品“卡苦”达一年多时间,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
  广州一家大型自愿戒毒机构的负责人介绍说,每年来该机构戒毒的公务员至少都有十几例,来自多个省份,这些公职人员一般职务级别不高,一般都对真实身份比较避讳。
  “有村支书、村委会主任这样的基层干部,也有地税、交通、公安、法院等机关单位的公务员,制毒窝点多的粤东地区来治疗的党员干部也不少。”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主任杨勇告诉记者。
  今年5月,时任广州市纪委常委梅河清透露,2014年广州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及吸食毒品的基层干部3件3人,分别是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黄花岗派出所民警曾庆泉、广州市增城市中新信坳头村党支部委员陈怡生、广州市萝岗区东区街刘村社区刘村党支部委员刘雄辉。
  《国际先驱导报》从粤东某县政法委了解到,该县2014年共有6名党员干部因吸毒被处理。这6人分别是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事员、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职工、某镇政府工勤人员、县教育界教师2人、县工商局科员。
  该县政法委书记透露,其中前三人吸毒还在办未结,两名教师于2014年9月23日被处以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县工商局科员2014年12月1日被降级。
  长期关注毒品问题的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副教授肖俊认为,近期一些地区相关部门对外公开吸毒党员干部的查处情况,对更多党员干部有教育警示作用,也回应了舆论关切、向外界宣示了中国严查公职人员吸毒的决心。

“朋友圈”变“毒友圈”

  多位禁毒工作者分析说,一些党员干部之所以沦为“瘾君子”,多与社交混乱有密切关系,特别是经常与社会人员打交道,从吃吃喝喝到唱歌跳舞,最后发展成一起吸毒,“朋友圈”变成了“毒友圈”。
  “官员吸毒‘圈子化’的特征比较明显。”一名多年从事戒毒工作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某些地方在举行聚会时,新型毒品就像烟、酒、饮料一样用来交际,“在那样的场合谁不吸谁就不合群”,有些人把吸食新型毒品当作交往方式,“送礼品不如送毒品”这样的歪风邪气在个别地方流行。
  “作为党员干部、特别是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他们的职位、权力有很大利用价值,商人或其他人会故意安排场合招待一下,让这些干部染毒之后,借其公权谋取私利就更加容易。”广州某自愿戒毒机构的一位负责人说。
  与此同时,少数党员干部也由于工作、精神压力大,得不到正常排解而“借毒消愁”。珠三角某镇禁毒办一位工作人员说,该镇近几年曾发现过一些科级以下的公务员沾染毒瘾,原因多与工作压力大有关,“有的公务员也承担很大的压力,也有想要放松的时候,如果这时旁边有人怂恿他来一口,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近几年,吸食新型毒品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以为新型毒品对身体不会造成危害,其实新型毒品会让人过度兴奋或过度抑郁,严重损伤人体中枢神经系统。除了产生幻觉外,还会导致心肌缺血、高血压、肝功能衰竭、肾功能损伤等疾病。”一位在广州某自愿戒毒机构工作的医生举例说:“有一位派出所民警缉毒搞到一包毒品,忘了交公就拿回家去放在一边,后来家庭关系出现问题,就想试试,以为自己不会跟瘾君子们一样,结果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来我们这里戒毒的公职人员内心冲突都很大,他们认为自己不该吸毒,毒品对工作、生活、生育都影响很大,认为吸毒是很耻辱的事、不可以被原谅的事、不可以被组织接受的事。”这位医生感慨地说:“可是毒品的成瘾性真的非常高,不是说摆脱就能摆脱的,一脚踏进去就出不来了。”

干部染毒易丧志

  多方信息显示,受新型毒品侵蚀和影响,吸毒的公职人员多伴有其他极端表现和违法违纪行为,既害了自己,更伤了民心。
  “来治疗的公务员几乎都吸食冰毒、麻古等新型毒品,他们自己说打死都不敢碰海洛因,因为吸毒后状态明显不同、容易暴露。”广州某大型自愿戒毒机构的一位负责人说,新型毒品很容易让人兴奋异常、产生各类幻想,做事冲动不经大脑,有的干部吸毒之后产生行为混乱等极端行为,有的干部吸毒之后开会做报告“胡言乱语”,毒瘾过后又很疲累、严重影响正常工作。
  “一个来接受治疗的官员说,他有次吸完毒在办公室开会发言,都不知道自己念的是什么。”一位长期从事自愿戒毒工作的医生说。
  专家认为,党员干部一旦吸毒,容易导致腐败滋生,带来的社会危害比其他吸毒人员大得多。“官员吸毒不仅扰乱党内的良好风气,更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在人民心中大打折扣,造成了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必须予以严惩。”肖俊说。

严查之外还须严管

  业内人士表示,针对少数党员干部吸毒问题,一方面应狠抓毒情宣传和警示教育,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教育,引导党员干部自觉远离毒品,另一方面要严抓监管问责,对吸毒者加大处罚力度,让党员干部严守不沾毒的“高压线”。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六十条明确规定,违反有关规定吸食、注射毒品、精神药品或者其他违禁品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梅河清说:“对基层干部和党员要加强管理,进一步加大法纪宣传教育。党员干部不仅要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而且要带头遵守党规党纪,始终牢记党规党纪严于国家的法律。”
  在氯胺酮一度泛滥的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为防止基层党员干部沾染毒品,当地采取了不少预防和整治举措。惠东县白花镇党委书记周永坤告诉《国际先驱导报》,2013年该镇进行村委会换届选举,所有选举产生的村干部全部突击尿检,结果发现两人涉嫌吸毒,随后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罢免程序,“其身不正的干部怎么可能带领群众干好禁毒工作?一定要确保基层村组干部在这方面的纯洁性。”
  粤东某县县委书记说,对吸毒的党员干部,不光要继续加大责任追究力度,而且要“绝不遮丑、绝不姑息、绝不护短、绝不手软”,在坚决处理后公之于众,在党组织内部和全社会形成强大的震慑力。“培养一个好干部不容易,处理干部也不是最终目的,但是对不认真履职、不干好工作还吸毒的干部,如果不严肃处理,必然贻误禁毒大业,后果不堪设想。”
  部分医疗工作者建议,应为公务员引入心理辅导,缓解其工作和精神压力,避免被毒品“乘虚而入”。一位医生说,公务员年年都体检,加上心理体检并非难事,有的企业配置心理辅导师,可以借鉴这一经验对公务员群体加强专业心理建设辅助,确保公务员们的心理健康。
  “禁毒先治吏,毒情教育在进社区、进学校之前,首先要进党政机关,让领导干部先受教育。”广东省中山市一位禁毒干部认为,从少数党员干部吸毒现象要吸取教训,不要高估党员干部们的思想素质和毒情认知水平,要加强领导干部的教育监管,首先须加强毒情特别是新型毒品的宣传教育工作,让更多党员干部对毒情有清晰而准确的认识,自律方面有提高。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