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重返抗战现场之十三)白山黑水间重走东北抗联路
  新华网 ( 2015-07-07 11:51:38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图为抗联战士雕像。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 深山老林下,他们扎下密营,与敌周旋;枪林弹雨中,他们冲锋陷阵,保家卫国;戎马倥偬间,他们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峥嵘岁月里,他们抛头洒血,捐躯国难……
  他们就是东北抗日联军。这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英雄队伍,上世纪30年代初就开始了与侵华日军的抗争,将抗战的真正起始时间提早了6年。抗战胜利70周年、“七七”事变77周年之际,本报记者重走抗联路,在白山黑水间追溯那段苦难深重的时光,重温抗联英烈们的雄魂热血。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徐扬、孙仁斌发自沈阳

“杨靖宇是我们这代人心中的神”

  本溪、桓仁、通化、磐石……沿长白山余脉自南向北行进,仿佛溯时光之流而上,杨靖宇率领东北抗日联军奋勇抗战的历史脉络逐渐清晰。
  1932年,杨靖宇受中共中央委托来到东北组织抗日联军,历任抗日联军总指挥、政委等职,率领东北军民与日寇血战于白山黑水之间,在冰天雪地、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孤身一人与大量日寇周旋战斗几昼夜后英勇牺牲。
  戎马倥偬的岁月渐渐远去,英雄的事迹却在民间传诵。一路上,杨靖宇将军的抗战故事众口相传。
  “杨靖宇的部队,纪律严明,到我们这里来,从来不拿群众的东西。要米要粮,都拿钱买,所以老百姓都很拥戴他。”吉林省通化县兴林村村民胡全胜回忆起父亲给他讲过的故事:村里很多人冒着“通匪”被日军杀害的危险,给杨靖宇的部队送鞋。“当时规定,给抗联送两双以上的鞋子,抓住就要杀头。老百姓就在筐里藏两双,脚上穿一双上山,下山时就光脚下来,把鞋都留给战士。”
  “满洲士兵兄弟们,眼看立了春,你们别在梦中睡沉沉,日本人是仇人……”65岁的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高俭地村村民吴振海在家中唱起了《四季歌》。虽然小学没毕业的吴振海只会写自己的名字等简单汉字,他却在12岁的时候,在父亲的逼促下,硬生生记住了5首抗战歌曲的曲调和歌词。吴振海的父亲吴文全,于1935年参加抗联,曾做过杨靖宇的部下。
  “我父亲跟杨靖宇学过很多军歌,小时候听父亲讲,当时因为抗日条件困难,有些士兵有情绪,杨靖宇将军就通过这些歌曲鼓舞士气。学歌记不住要挨骂,有时还要挨打,放牛、种地都唱。”吴振海说,父亲逼着他学这些歌,“为的是让后来人知道太平的生活来得有多难。”
  75岁的徐金峰曾做过通化县光华乡的乡长,退休后,他就自发走村串户,寻访抗联老战士和他们的后人,整理周边村镇抗战的历史。“杨靖宇将军和他的部下在我们这一带组织抗日,留下了很多抗战的英勇事迹,可经历过这些历史的人越来越少,再不整理记录,就来不及了。”
  10多年时间里,老人只要一有时间就骑着三轮摩托车,到周边村镇寻访,晚上回家后,就让孙子帮忙把他记录的内容整理存储在电脑里,如今已经记录了40余万字的资料。
  “杨靖宇是我们这代人心中的神。我们有责任记住这段历史,也有责任,让后人记住这些历史。”徐金峰说。

父子默默守护杨靖宇英灵57年

  浑江滔滔,不舍昼夜。吉林省通化市浑江东岸的山冈上,长眠着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杨靖宇的英灵。
  夏日里,90岁的老红军徐振明坐在轮椅上,由儿子徐永军慢慢推着,在杨靖宇烈士陵园里四处巡视。父子二人在这座陵园至今工作了57年,默默无闻,为将军守陵。
  “杨靖宇是民族的大英雄,能为他守陵,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徐振明老人对杨靖宇的事迹稔熟于胸。当过连长、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徐振明,1958年从部队转业后自愿选择来到陵园,一直工作到退休。“栽花、种树、上肥、维持秩序,什么都干。”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杨靖宇的事迹,他四处搜集有关杨靖宇的材料,劳作之余,熟记成诵。退休前,徐振明把儿子叫到跟前,一定要当年只有18岁的儿子“承接父业”:继续守护陵园。
  “一定要我到陵园来上班,我不同意,他就发脾气。”当时想开一家照相馆的徐永军最终没有拗过父亲,放弃摄影,来到了陵园。“渐渐也能理解父亲的心情:杨将军是民族的英雄,他的很多事迹感人至深,他的精神也给人鼓舞。”如今,徐永军已经在陵园工作了35个春秋。

“看见青松忘不了将军陈翰章”

  “镜泊湖水清亮亮,一棵青松立湖旁。喝口湖水想起英雄汉,看见青松忘不了将军陈翰章。”这首歌在吉林省延边敦化县城可谓家喻户晓。敦化是抗日英雄陈翰章的故乡,陈翰章则是敦化人的骄傲。
  1932年,19岁的陈翰章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从一名小学教员弃笔从戎,参加吉林救国军。第二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东北抗日联军后期领导人之一。镜泊湖畔、长白山麓,到处都流传着陈翰章率部与日寇奋战的事迹。陈翰章指挥的寒葱岭大捷、智取额穆警察署、攻占安图县大沙河之战等许多敦化人至今耳熟能详。
  据不完全统计,从1932年9月至1940年12月,陈翰章参加并指挥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数百次,击毙日本侵略者数千人。
  1940年12月8日,陈翰章和十几名战友们被叛徒带来的敌人包围,一番血战后,只剩陈翰章孤身一人。负伤后敌人夺下他的枪,他仍痛骂不止,被敌人用刺刀剜出双眼,英勇牺牲,年仅27岁。
  陈翰章的家乡原名半截河屯,为纪念英雄,后改名为翰章村。如今,陈翰章烈士陵园静静地立在村头。走进陵园,苍松翠柏丛中,纪念碑和陈翰章的雕像前摆满了鲜花。一块大理石碑上刻有时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周保中撰写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指挥陈翰章将军传略》,详细记述了将军的生平和事迹。
  陈翰章牺牲后,日军割下他的头颅,浸泡在福尔马林液中,保存在“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市)。2013年4月,陈翰章诞辰一百周年时,他的头颅被迎回敦化故乡与尸首合葬。
  陈翰章的外甥鄢成是敦化市烈士陵园管理中心的一名司机,除了日常工作外,他还作为讲解员义务向到陈翰章烈士陵园参观的观众解说陈翰章当年抗日的事迹。
  鄢成自幼常听母亲陈凤英讲起往事:1938年冬,为了威逼陈翰章投降,日军到陈家抓走了陈翰章的父母,当时只有6岁的陈凤英躲进了山上的玉米地逃过一劫。直到1939年5月陈翰章父母被释放,陈凤英一直躲在山上,靠村民偷偷给送干粮、喝河水度日。
  回忆起往事,鄢成泪水涟涟。在外人眼里,陈翰章的父亲陈海是个赌徒,直到2013年,在一批旅日学者和中国研究者的帮助下,他们从日本得到部分陈翰章生前的日记,才知道陈海佯做癫狂,表面浑浑噩噩,以此逃避日军威逼其向儿子劝降,并暗地里支持陈翰章抗日,偷偷帮他传递情报。
  “根据这些资料,我们才了解到,整个家族都在背后支持舅舅抗日。我的母亲生前也告诫我们,要以舅舅为榜样,做一个正义的人、爱国的人!”鄢成说。

孙铭武兄弟:以国为家的爱国忠烈

  “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唤起全国民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奋起杀敌,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6月7日下午,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一起,为记者读起《血盟救国军军歌》。琅琅诵读声中,老人的思绪闪回到1931年祖父辈捐躯赴国难的峥嵘岁月中。
  “我们家祖上住在抚顺市清原县中寨子村,家里有150多亩水田,在当地算是有名的大户人家。”64岁的孙显庭回忆起往事如数家珍。
  孙显庭的祖父孙铭武,曾任昌黎县警察局长,并任直隶(今河北)五县警备司令部上校参谋长。因不满军阀割据造成民不聊生,后来辞去了军职,在沈阳开了一家旅馆营生。
  “九一八”事变时,孙铭武目睹了日寇的侵略暴行,他认为坐以待毙不如起而杀贼,遂返回家乡清原,将田产房屋变卖后,购买枪械、弹药,招募勇丁抗日。1931年10月19日,孙铭武、张显铭、李栋材等400多人齐聚清原大苏河城隍庙,摆下香案,诵读抗日誓词,歃血为盟,成立“血盟救国军”。孙铭武被推为总司令,弟弟孙耀祖负责在各地购置枪弹等军用物资。
  起义前夕,孙铭武在自家大院创作了一首义勇军抗日军歌《血盟救国军军歌》,这首歌后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收录。
  在孙铭武兄弟的感召下,义勇军势如破竹,威震辽东。在清原、新宾、通化、柳河、桓仁等地,队伍不断扩大,到1932年1月已发展到千余人。
  1932年1月17日,孙铭武领导的救国军在柳河县整编时,被伪军于芷山部二千余人包围,经过激战,部队突围。月末,于芷山以谈判为名,将孙铭武、张显铭等二十余名将士骗至柳河三源浦杀害。宁死不屈的孙铭武为儿子留下遗言:“……父四十有余,奋起抗战,今为国而死!我儿必继父志,为国努力……”孙铭武英勇就义,终年43岁。
  “我的祖父孙耀祖,当过清原一所小学的校长,后来跟随哥哥孙铭武,一起加入到抗日队伍中去。”67岁的孙滦宁回忆起祖父辈的往事,心情激动。听说记者来采访,老人坐了15个小时的火车,从张家口赶回抚顺。
  孙铭武牺牲后,孙耀祖带领余部参加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被委任为第六旅旅长。在一次敌人调集重兵围剿中,孙耀祖率部与敌人激战三昼夜,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打散。随后,在东北抗日救国会的帮助下,孙耀祖组建东北义勇军第三军团,并被委任为三军团总参议兼第四梯队司令。
  1933年2月,孙耀祖化装成劳工从北平返回东北秘密联络恢复抗日队伍,途中被日本警察抓捕,因宁死不屈,不久被日军杀害,时年39岁。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给予孙铭武、孙耀祖兄弟极高的评价:他们是以国为家的爱国忠烈,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唤起千百万民众的觉醒与抗争。
  “每当看到五星红旗,我的心情都很激动,这红旗上,有我们祖父的鲜血,有了他们的牺牲,才有今天我们拥有的一切。”孙滦宁说。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