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今天的英雄该如何塑造
  新华网 ( 2015-06-24 10:20:45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互联网时代带来了话语权的转变——人人都可以发言,但也让信息变得繁杂和轻佻。一些网民热衷于“标新立异”、寻求关注,有意无意地加入到了对英雄的解构中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娟发自北京 一场“学习官东”的热潮正在江淮大地进行。
  自6月3日下午起,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先后救出两位生还者、把潜水装备让给获救者的事迹,就从长江沉船救援现场迅速传遍全国。随之而来的是,荣记一等功、家乡领导重要批示、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以及多方媒体报道。就这样,一个英雄的形象诞生了。
  而当今天的英雄正拥抱着鲜花和掌声时,曾经激励了几代人的一批英雄正在接受网络上某些人士的“批判”——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刘胡兰,质疑甚至恶搞他们事迹的言论在网络上不时出现,最新的谣言甚至给15岁就牺牲的刘胡兰贴上了“小三”的标签。
  网络时代话语权的转变,再加上西方英雄文化对中国的冲击,塑造和解构在英雄们的身上同时发生着——一方面,文艺作品中尤其是影视剧中的英雄们日益个性化、娱乐化,另一方面现实中英雄正在被一些人无端的嘲讽、污蔑和攻击。

“他们在塑造英雄,我们却推倒英雄”

  “要杀要砍由你们,怕死不是共产党员!”她迎着呼呼的北风,踏着烈士的鲜血,走到铡刀跟前。刘胡兰光荣地牺牲了。那年她才十五岁。
  这篇讲述刘胡兰英勇就义故事的文章《刘胡兰》,至今仍是小学语文里的保留课文。网络上曾有一个关于“小学语文课本里对你影响最为深远的一篇课文”的帖子,不少80后都提及刘胡兰,并随口讲出毛泽东对她的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距离刘胡兰牺牲的1947年已经有将近70个年头了,她的故事却不断地被重新翻起和改写。一切争论和质疑都源于北京某大学教授2007年的一篇博文《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这篇后来被查明仅仅是根据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而加工出来的文章,称“刘胡兰并非被国民革命军铡死”。
  而最近,关于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的事迹,也被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以“寻找真相”的名义解构,包括后来的雷锋、焦裕禄、任长霞等。
  “美国在塑造英雄,而我们在推倒英雄。”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金一南说。
  他亲身经历了美国人是如何塑造英雄的。麦克阿瑟在美军内部是一个长期饱受争议的人,刚愎自用,唯我独尊,曾经给美国带来不小损失。“现在不一样了。我先后4次访问五角大楼,麦克阿瑟的形象一次比一次高大,如今已经成了完美无缺的英雄。他的烟斗、软檐帽、手枪、钢笔,在五角大楼里到处可见。”
  对于网络上的这些喧嚣,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教授朱大可将其归因于时代,“资讯被封闭、垄断和掩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互联网时代带来了话语权的转变——人人都可以发言,但也让信息变得繁杂和轻佻。一些网民热衷于“标新立异”、寻求关注,有意无意地加入到了对英雄的解构中。而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80后、90后对英雄的认识很大程度上又都来自互联网,这就为一些关于英雄的“另类”解读提供了传播的空间和媒介。这些远离历史的青年们倒不一定想刻意抹黑英雄,但娱乐至上的价值观、围观成瘾的癖好,使他们的无知成为“键盘侠”们的牺牲品。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任何试图以权威方式设定‘标准答案’的企图,都会面临被质疑的尴尬局面。”朱大可教授说。

从高大上到个性化

  任何时代都离不开英雄,而如何塑造英雄,显然也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
  早在1953年,周恩来总理就在全国第二次文代大会上明确指出,“文艺必须首先歌颂工农兵中间的先进人物”,“今天文艺创作的重点,应放在歌颂方面,应该创造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人物。”
  文艺对现实生活的作用毋庸置疑,尤其新中国建国初期,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积极性空前高涨,先进人物一旦出现,立刻就会变成人们学习的对象。那一时期,涌现出一批令人难忘的英雄形象:林道静、杨子荣、江姐……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特别是“四人帮”控制文坛时期,又出现了“神化”英雄的现象,用所谓的“三突出”原则,制造了一些出神入化、逢凶化吉、料事如神的“神”人。
  “经过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英雄的塑造模式曾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高大全叙事’遭到摒弃,人们普遍意识到,在一个走向现代化的中国,一种更符合人性,也就是有弱点的英雄,才是真实可信的。”朱大可指出这个过程在文化理论上叫做“祛魅”。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化环境由封闭走向开放,西方话语强劲地冲击着中国的文化界。英雄形象的塑造对传统方法进行了解构与重构,特别是影视作品。电影文化思潮的更迭促使英雄走下神坛,回归现实人生。
  一些主旋律电影在讴歌英雄的同时,也描绘了英雄的苦恼。比如1990年的电影《焦裕禄》中,焦裕禄经常骑自行车上班,经济紧张时也不忘给家里割点儿肉,“这些人物细节都很贴近生活,而且非常自然,看起来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完全没有主旋律电影的那种‘假大空’。”一位80后评论道。
  今年3月份公映的战争动作电影《战狼》更是将“小人物大英雄”模式发挥到极致,男一号冷锋被塑造成了一个桀骜不驯、性格不羁的“不像战士的战士”,除了超强的体能和狙击水平,他还满嘴痞话,彻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中国英雄的高大全形象。
  但是,作为消费品的影视作品,在获取商业利益的同时,难免会迎合市场和观众的需求。在这样的境况下,英雄的形象也被商业化和娱乐化。张艺谋2002年拍摄的《英雄》,实现了英雄神话和消费神话的同步。但是,“它体现了浓厚的商品意识,排斥了文化精神,破坏了中国武侠世界的旧世界,但是没能建立起中国武侠电影的新世界。”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贾磊磊认为,由于过度娱乐化,它塑造的武侠英雄失却了文化精神这一根本。÷
  与此同时,影视作品中对英雄的娱乐化也延续到了现实中。从炒作雷锋的初恋女友到短片《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铁道游击队之青歌赛总动员》等,英雄人物的形象连续遭遇恶搞和调侃。

要祛魅,但不该贬低和矮化

  与文艺作品中英雄逐渐平民化、个性化、多样化不同,现实生活中的英雄塑造大都似乎仍停留在传统的叙事模式中。
  “像是又回到了过去英雄作为完美道德样板的逻辑上来。尽管这种叙事已经失效,但仍然有人指望继续造魅来挑战民众的智商。”朱大可分析说,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塑造英雄的一方拒绝承认人性的复杂性,并坚信高大全式的“造魅”是行之有效的。
  而这造成的后果是,英雄离人性的真相越来越远。就连英雄本人,有时也会感到厌倦。面对人们的赞美和崇拜,官东就曾反复强调:“其实我不是英雄,也不是男神,我只是做了一名潜水员、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长期以来,中国英雄的牺牲精神是以牺牲个人的生命和生活的幸福为代价换来的,这种英雄的奇迹是很难复制的,也是难以超越的,往往需要“百炼成钢”。此外,中国塑造的英雄对道德的要求很高,几乎不容许有缺点。
  同样是塑造英雄,美国影视剧中的英雄很多都是有不良记录的,像《加里森敢死队》中一次次完成艰巨任务,给德军沉重打击的英雄,他们的前身都是囚犯;《虎胆龙威》中的主人公麦凯伦,在没遇到歹徒前是一名普通的警察,也有常人的缺点;而《超人》、《蜘蛛侠》中的主角有两个身份,平时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有在危难时刻才显出他们英雄的一面。
  “即使英雄身上有瑕疵,也是个性特点,个性本身就充满着魅力。”朱大可说,这样的“祛魅”没有贬损英雄的形象,反而使他们站立在人性的真实大地上。
  但是由于东西方英雄文化的不同——西方崇尚以自我为中心,他们为之奋斗的多是个人目标,中国也不能一味地照搬西方个性化英雄的塑造模式。
  此外英雄的“祛魅”也需有一个度,中国当代学者、江苏师范大学美学教授徐放鸣就提醒“避免在这一过程中造成英雄人物‘非英雄化’,也就是‘庸常化’和‘矮化’”。
  事实上,不管是对历史英雄的解构,还是对现今英雄的质疑,大众并非不要英雄,而是厌倦了假大空式的英雄。“只要在历史与现实的真实情境中塑造出个性丰满、生动感人的英雄形象,一定能征服大众。”徐放鸣说。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