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重返抗战现场)“七三一”遗址:食人窟惊世骇俗
  新华网 ( 2015-06-17 20:57:09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遇害者长廊。

    尽管阳光明媚,天气转暖,但走进位于哈尔滨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给人的感觉还是寒气袭人,狭长的通道和昏暗的灯光映衬着气氛的压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建发自哈尔滨 “哈尔滨郊外二十公里,旷野里的平房地区有一处,六平方公里的人间地狱,七三一部队,你们到底做了什么?”这是日本著名作家、《恶魔的饱食》的作者森村诚一创作的混声合唱组曲中的一句歌词。
  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七三一防疫给水部队,即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以从事活人实验而臭名昭著,它表面上是从事医学研究的研究机构,事实上是进行生物战细菌战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
  距哈尔滨市区半小时车程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见证了七三一部队研制、实验、使用细菌武器的全过程,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细菌战遗址群,同德国纳粹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并称为世界两大灭绝人寰的杀人魔窟。在这片遗址之上,有3000多名中国抗日爱国军民以及前苏联、蒙古、朝鲜等国家的反法西斯人士被用作人体实验和细菌实验。

名副其实的“邪恶部队”

  走进遗址大门,迎面看到的是七三一部队总部大楼旧址,即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旧馆所在地。为了迎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胜利70周年,该旧址已被围栏围住,正加紧修缮。而在不远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新馆正抓紧建设,今年8月份将对外开放。
  七三一部队创建于1933年,石井四郎是创建该部队的一个关键人物。石井曾向日军决策者献计说:“缺乏资源的日本,要想取胜只能依靠细菌战。”他的主张得到日军高层的高度重视和全力支持。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说,七三一部队从组建伊始,就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细菌特种战邪恶部队”,曾利用健康人体进行鼠疫、伤寒、赤痢、霍乱、炭疽、结核、梅毒等生物菌以及瓦斯、芥子气等毒气的研究实验。
  尽管阳光明媚,天气转暖,但走进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给人的感觉还是寒气袭人,狭长的通道和昏暗的灯光映衬着气氛的压抑。如今残存的通道墙上刻着一千多个在细菌实验中被残害致死的名字,犹如一个个亡魂在揭露日军罪行。
  金成民介绍说,七三一部队总部大楼与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有一条通道连接,日军败逃时炸的只剩下45米,被当做实验对象的活人从这条通道被带去进行细菌实验,并隔离关押观察实验反应,因再无生还可能被称为“死亡通道”。

不可辩驳的真实性

  再次踏进“七三一”遗址,79岁的哈尔滨老人张作君忍不住悲从中来。她的老伴靖福和捱过了日军七三一部队制造的“鼠疫菌”浩劫,是家族仅有的7位幸存者之一。“不到20天,我老伴家19口人中12人染上鼠疫不幸去世。”张作君满眼泪水,望着遇难者名单墙。
  靖福和仅是众多受害者之一。《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罪证陈列馆看到1954年七三一部队林口支队长榊原秀夫的供述:“1945年1月到6月,生产了870支实验管的霍乱菌、伤寒菌和A型副伤寒菌,准备进行细菌战。”日本进攻内蒙古、浙江、江西、湖南、云南等地期间,在战场内外都大面积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
  1939年,16岁的筱冢良雄应征加入七三一部队。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和他所在的少年班就被动员,参与制造了包括伤寒菌、副伤寒菌、霍乱菌、鼠疫菌和炭疽菌在内的大量细菌。“最多的时候,我们每30小时就能生产出10公斤以上的细菌。”筱冢良雄说,“七三一部队就用飞机把这种培养罐生产出的细菌空投到了中国的各个地方,让中国人感染上疫病,以达到大量屠杀中国人的目的。”
  不仅中国和日本保留的资料详细记录了这支部队的累累罪行,就连美国国家档案馆最新解密档案也证实:截至1942年,七三一部队共研制生产了2470枚细菌炸弹。至1940年,已经研制出9种用于细菌病原体传播的炸弹,并进行了实地测试。其中包括用于污染土地、制造传染性的云雾以及爆裂弹药。
  金成民说,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可辩驳,并以大量文物、文献等证据控诉七三一部队的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罪行,其揭露是铁证如山的,事实是清楚的,证据是确凿的,反人类罪行是清晰的。

“战败后,他们把剩下的实验者都杀了”

  为了将细菌武器运用于战场,七三一部队频繁地用活人体进行实验。据原七三一部队劳工罗百祥的证言,1944年农历9月的一天,17岁的他正在黑龙江省宾县滨州街市场玩耍,突然被几名日伪警察抓住,接着被塞进黑屋子里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被运到七三一部队当劳工,从此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悲惨生活。
  罗百祥说,当时日本人每天上午和下午到工地检查两次,每个星期天带着军医到工棚来检查一次,发现有些干不动活的劳工就往死里打。这些劳工“有的被打得半死,有的头破血流,断胳膊折腿,然后被架走就不知去向,从此失踪。”
  七三一部队用尽各种方法进行活人实验,被实验者无一不被残害致死,肢解尸体,焚化灭迹。最为残酷的是“活杀解剖”:即把人当作动物来宰杀实验,而且不打麻药。活人解剖最早只在七三一部队进行,以后扩展到日本在华所有的医院。他们把被肢解的人体制成标本,人的各部位的器官,种类齐全,都浸泡在标本瓶里,供教学研究使用。
  在被炸得没了房顶、只剩几面承重墙的冻伤实验室,罪证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高玉宝告诉记者,七三一部队为解决高寒地区作战的冻伤治疗问题,用活人做冻伤实验,并对实验者四肢冻伤后进行止血、输血、解剖、切断、缝合等一系列实验。“墙上的数个圆洞就是通气管道,通过输送氨气制冷,日军在夏天也能进行冻伤实验。”
  关于人体实验受害者的人数,记者专门查阅了一名战犯的供认记录。七三一部队第一部部长川岛清少将在战后被审判时供述:“每年被押进监狱里用作实验材料的有400—600人。每年因受实验死去的至少有600人,从1940年到1945年至少有3000人被用作人体实验材料,至于1940年以前被杀害的人究竟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第三课长吉房雄中佐回忆说,“据估计至少有5000人,通过我们宪兵转到石井部队,最后成了实验品”。
  很长一段时间,七三一部队始终处于“绝密”状态,致使国内对七三一部队真相的寻访取证、调查研究非常困难。为了寻求更多七三一部队原队员的证言,金成民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展了跨国取证。近20年的取证积累,金成民保留了200多个小时的视频资料。
  铃木进是七三一部队原运输班士兵。在金成民面前,铃木进说:“战败以后,他们把剩下的实验者都杀了,尸体摆在第七栋和第八栋楼中间的空地上,烧得一干二净,残骸就堆在我的车上,运到松花江扔掉了,我运送了大约80个人。”

断瓦残垣,完成历史责任

  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有一处还原进行野外人体实验的安达特别实验场的场景,旁边播放着七三一部队运输班原司机越定男的视频,他讲述了1944年2月份安达野外实验的一次“事故”:
  “我们从望远镜看到,一个人把绳子全解开了,一个人已经逃了出来,一个一个地解,在我们飞快地跑到时40人已经全部解开,他们分散地向四面八方逃去,如果逃走就会成为很严重的问题。已经没有办法,所以要用汽车把他们全部轧死,我们开着车过去。其中有正面撞上的,有在车轮下滚动的,到现在也有那个时候的感觉。”
  为了揭露自己的罪行和七三一部队的真相,1983年越定男出版了《太阳旗下的血泪》。但在书出版以后,他就经常接到威胁电话,并收到1000多封信。越定男在证言中说,“我把真实的事情说出来,无论是死了还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在“七三一”遗址的一角,有一处2010年立下的黑底白字的“谢罪与不战和平之碑”。这块碑由日本民间友好人士集资建立,在石碑基座上由日本人镌刻的一段文字,正是对“七三一”遗址最好的诠释: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在中国犯下了世界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国家级罪行。我们作为加害国的市民向那些被残害的抗日战士以及众多无辜的中国人民和他们的遗属真诚谢罪。我们在此立誓,以史为鉴警示后人,永不犯同样的罪行。”
  “我犯下了这样滔天的罪行,可是中国人民却如此友善地对我。”抚顺的中国战犯所是七三一部队成员筱冢良雄的再生之地。1956年7月,筱冢良雄和其他战俘被免予起诉,在接受了中国政府赠送的礼物之后返回了日本。回国之后,他们成立了一个中国归还者联络会,一直从事着揭露日本政府错误行为的工作。
  夕阳余晖映衬下,这片遗址多是断瓦残垣,处处千疮百孔,仿佛正诉说这一段并不久远的民族屈辱史。如今破败不堪的遗址屹立在此,完成最后一项历史赋予它的责任——几十年来历经风霜雨打,见证着日本侵略者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