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国外家长没那么痴迷早教
  新华网 ( 2015-06-02 10:54:39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国外一些家长喜欢“纯玩式家庭早教”。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 在当今社会,幼儿教育小学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早教话题再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现在的早教被简单解读为多学知识,已经严重偏离了它原来的内容。很多早教机构,把婴幼儿培育成长进行程式化、模式化、片面化、技术化。而从业人员的资质也良莠不齐,缺乏统一监管。
  在国外,很多家长并不放心早教机构,认为自己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纯玩式家庭早教”很流行;即便有些国家的家长放心早教机构,也并不迷信早教非要各项全能,而是以孩子为中心,以玩耍为中心。也许,“幼儿教育”不如“幼儿养育”来得更健康。

北美:以孩子为中心,以玩耍为中心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青溪发自温哥华 相比中国早教市场的热闹与喧嚣,加拿大早教市场平静很多,在媒体上难得看到以先进幼儿理念唬人的天价机构,也没有所谓的“名牌幼儿园”。与其说“灌输孩子文化知识”,不如说是“培养孩子的能力和做人”。
  北美的初期育儿模式更关注个体学习、玩伴游戏和小组项目,强调幼儿通过与场景互动获得各种直接感性经验以及通过主动索求运动获得发展,而不是由老师通过“讲课”方式使幼儿得到发展。加拿大教育专家指出:“成人寻求效果,而孩子寻求的是理解。不能由于要求孩子必须记住一些书本知识而褫夺他们索求事物的兴趣。”
  幼教老师讲话时都会蹲下甚至跪到和孩子同一高度,以此表示对孩子的尊重及师生平等的良好关系;他们更不会强制孩子做不喜欢的事,相反十分尊重其个人意志,给予充分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同一主题的绘画能被孩子们演绎得千姿百态,妙趣横生。
  老师经常采取的另一重要教学方式是让孩子组成学习小组,对某一感兴趣的题目展开钻研与讨论。加拿大的幼儿教师以激起幼儿对事物的好奇心为己任:“我们不怕孩子出错,相反激励幼儿多走弯路,多犯毛病。常常做错事的孩子,能从中吸取经验。”
  加拿大多数省份和领地都有两套政府资助的自愿性学龄前教育体系,非常成熟并且规范:一个是由学校委员会经营的适用于4~5岁儿童的学前班,教育局直接负责,属国家义务教育;另一个是由省政府发放执照的日托中心,适合0~5岁的儿童。日托中心有公立和私立之分。私立又分团体和家庭两种。无论哪种形式的幼儿园,都要先取得政府执照,遵守有关法规,除场所、安全、卫生条件达标外,幼教教师与幼儿人数比例有严格规定,教育局对教师要求也很高,幼儿园园长至少要上两年以上大学并有相关教学经验,老师也必须持有有效专业执照,并通过体检和犯罪记录检查。
  尽管加拿大早教对幼儿呵护备至,不少中国家长对加拿大幼儿园却颇有微词,认为成天让孩子玩,什么也不教,主要活动就是画画、做手工、进行一些室内和户外游戏,最多一周看一次电影;殊不知加拿大早教工作者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以孩子为中心,以玩耍为中心”,并尽力推行公平包容的教育理念,对孩子一视同仁,注重孩子身心健康。老师把教育重点放在礼貌、听话、诚实、尊重他人、帮助他人、如何面对困难和失败等品德和性格的培养。可以说加拿大人的素质就是从幼年期培养起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西卑诗省有一种类似中国“不输在起跑线上的亲子园”,是一个免费早教项目。该项目在公立小学设立早教中心——学校提供半天教室,同时配备一名具备专业幼师资格的老师,负责带领学龄前儿童进行一些阅读活动和游戏,旨在让孩子在身体、语言、社交、情绪、认知等方面得到发展,也让家长掌握一些孩子早期学习、活动的各种知识,学习一些孩子情绪控制方面发展的指导原则,了解社区的各种服务,学习科学地为孩子提供家里食用和上学时带的零食,并和其他孩子家长建立联系。若说“孩子的社交能力从这里开始”并不为过。
  除此之外,有些省市还有一个父母热衷的早教项目,家长为了让孩子学习一些文化知识会把他们送到一种叫做预备班的自费学校,通常从三岁(不一定满三岁)开始入学,一周2~3次,每次2~3小时,直到进入教育局负责隶属小学的学前班为止。学费每月一百多加元(1加元约合4.97元人民币),一般家庭完全有能力承受。孩子将在这里学习英文字母认写,简单阅读,科学知识,数学等科目,但是内容都相对简单。这些早教项目作为孩子上小学前的缓冲,为培养孩子学习兴趣和良好学习习惯打下一定基础。

欧洲:“纯玩”教育理念盛行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刘佳发自布鲁塞尔 欧洲很多父母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开始纠结早教问题。到底几岁才是接受早教的最佳年龄,选择在家教育还是接受机构教育,虽然同在欧洲,但不同国家的家长倾向有所不同。例如芬兰政府1996年通过授权孩子关护的法案,规定芬兰6岁之前的儿童都应有权接受不同形式的看护。当然家长也可以选择每月支付18~233欧元(1欧元约合6.73元人民币,以家庭收入而定)送孩子去社区看护中心。如果是低收入家庭,这项费用还能免除。这种看护形式的“早教”基本也是以画画、音乐等为主的“各种玩”。在德国,孩子满3岁前,必须由父母在家照看。德国家庭的传统也普遍是父母尤其是母亲,应该在家教育幼儿直到孩子达到入学年龄。德国现状也是如此,很多在职妈妈利用产假及临时离职在家照看新生儿,“在家早教”一直被德国父母所青睐。
  最近几年,随着德国国际留学生人数不断上升,每天定点或入住家庭的互惠生越发流行。寄住在当地家庭的互惠生不仅减轻了德国“双职工”家庭父母的负担,在看护过程中,互惠生们往往当起孩子的“启蒙老师”,与孩子的交流中潜移默化地“灌输”了很多早教。
  安娜是波兰一位高龄母亲,她与德国丈夫安东尼斯及新出生的儿子马修现居德国北部城市基尔。最近,她特地为刚满两岁的儿子找了一位能讲英语、法语、德语及汉语的美国大学生做自己的互惠生,主要职责就是陪马修玩。
  这种纯玩式的交流在很多德国家长眼中就是最好、最自然、最容易被孩子接受的“早教”。她说日常交流中,马修就能接触到多语言环境,无形中培养了孩子的语言天赋。
  比利时人孟飞(中文名)与自己的中国太太在前年迎来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夫妇俩十分认同“纯玩”式早教。孩子爸爸每天都陪6岁的大女儿、5岁的小女儿“聊天”,他们的对话包含很多信息。孩子也很喜欢听故事,一直问很多问题。孟飞说:“他们真是平等交流,而不是命令式的强制教育。”
  在比利时,很少有专业的“补习班”,一般早教机构开设的都是音乐、体育、舞蹈等“兴趣班”,家庭送孩子去早教机构的初衷也是为发展孩子的兴趣爱好,没考虑他们未来的职业规划。早教机构还在节假日组织孩子进行类似“夏令营”的主题活动。这些额外的活动大多收费低廉不以赢利为目的。政府对早教机构的从业人员资质、保险、专业考核有规定并严格监管,以保证早教人员及机构的专业度,同时避免相关机构因商业化运作影响教育质量。
  欧盟委员会负责科研创新及教育文化的新闻官米尔娜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欧盟虽然并未对幼儿执行统一的最早接受早教年龄限制,而且目前也没有科学依据证明几岁是接受早教的最佳年龄。“但欧盟正鼓励推动完善儿童早期教育和保育(ECEC)体系,提高早教机构及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保证在儿童早教和保育框架下,欧洲儿童能接受专业且高质量的早期教育。”
  事实上,早在2002年欧盟成员国的教育部长就在巴塞罗那确立了“2010年实现欧盟境内3岁以下儿童总数的三分之一能获得ECEC看护”的早期教育及保育目标。但直到2011年,只有10个欧盟国家实现了“巴塞罗那目标”。
  可以说,寓教于乐的“纯玩”教育理念在整个欧洲都非常盛行,但在家看护教育还是参与专业机构早教保育,各国家长的态度仍存在地区差别。

日本:“这都是上早教班的成果”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马晓云发自东京 日本各类早教班通常以“幼儿教室”冠名,以小班授课的形式面向各年龄段婴幼儿进行,“幼儿教室”多采用会员制形式,每月除交纳8000至数万日元(100日元约合5.04元人民币)不等的会费外,每次听课还将交纳相应的租借场地费或课时费。至于全国范围内有多少家“幼儿教室”,并没有相关调查统计数据。规模和受欢迎程度排名前十位的幼儿培训机构通常在全国开设数百家连锁“幼儿教室”,有些幼儿培训机构已成立20多年。如七田儿童学院已成立27年,全国开设有450家教室,针对12岁之前任何年龄段的儿童进行教育。
  目前,日本没有专门的中央省厅负责监督指导,日本文部科学省对幼儿教育的定义仅限于幼稚园。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全国幼儿教室协会2008年底成立,该法人主要是进行与幼儿教室相关的调查与研究,举办教师培训讲座和测验,增加社会对幼儿教室的了解与信任,推动幼儿教室健康发展,为地区、家庭及社会整体利益服务。总体而言,此类特定非营利法人可以起到一定的监督和指导作用,但其建议或指导并没有强制执行力。“幼儿教室”会邀请有兴趣的家长和孩子前往试听课程,也会将课堂的部分视频和照片上传至网站。为吸引更多的孩子和家长加入课程,“幼儿教室”之间进行着较为激烈的竞争。
  日本早教班课程通常主要包括:英语课程、小学生课程、特别支援课程和音乐课程,早教内容涉及国语、外语、数学、音乐、绘画和体育等各个领域。
  在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早教就开始升温,围绕早教利弊的争论也是由来已久。不过,很多家长肯定早教班的作用。一位30岁的妈妈佐藤将两个孩子都送往早教班上学,谈及早教班的感想:“大儿子上了早教班后,最近经常被周围人夸‘这么小就什么都会了’。在电车里或者其他人多的地方,他也能一个人安静地坐着。我觉得这都是上早教班的成果。”另一位家长吉田表示,他的孩子上了早教班后性格都发生了变化,变得有耐心更聪明,而且已经学会主动跟人打招呼。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