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逃离“朋友圈”
  新华网 ( 2015-06-02 10:27:01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社交媒体充满魔力,但这种魔力也可能产生反作用力,演变成一种困扰,“逃离”为困在掌上世界的人们提供了一个重新获得精彩现实生活的机会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娄琛发自北京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多人发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悄悄“变了味”,曾经熟悉的朋友突然摇身一变,卖起了东西,锲而不舍地推送他们精心制作的代购商品的图文。可以说,如今的朋友圈似乎成了“视觉绑架圈”,广告刷屏派、集赞送礼派、秘方养生派、海外代购派、抒情文艺派……各种“派系”让朋友圈早已不是昔日纯纯友谊的“净土”。这也让很多人起了“逃离”的想法。
  社交媒体充满魔力,但这种魔力也可能产生反作用力,演变成一种困扰。在社交媒体无孔不入的时代,我们的生活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如何重新掌控生活,如何遁逃出这层层的网络和圈子?

网上朋友圈“累觉不爱”

  微信在方便了生活、学习、工作的同时,却也是全面“入侵”了我们的生活。微信每月活跃人群达4亿,朋友圈更新信息更是呈几何级数的增长,这惊人数字的背后,是不断点击屏幕的手指、紧盯着屏幕的无数双眼睛和随“刷”而逝的时间和精力。
  不久前,国内一项调查采访了2000余人,其中有近54%的受访者认为微信提高了工作效率,为工作和交流带来了便利,但有47%的人认为微信模糊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等于变相增加了工作时间,从而加大了人们所承受的压力,带来了负面的效果。除了繁杂的工作,朋友圈里充斥的各种微商、广告、鸡汤文也让人“累觉不爱”,不少人表示想“静一静”。
  事实上,当一个社交网络开始占用用户越来越多的时间,它就一定会产生一种反作用力,让部分用户产生摆脱它、逃离它的冲动。飞信、QQ空间、微博等都在遵循着社交网络的这种发展规律,曾经热闹、最终平寂。
  随着中国人越来越多地使用移动互联网,微信成为中国人使用率最高的社交媒体。人们发现微信所关联的人已经从比较小的朋友圈扩展到大的宽泛的交际圈,且垃圾和重复信息充斥,有数据显示,这引起只浏览不评论、不互动的人群从39%上升至46%,且社交疏离型人群也较去年增长了2.1个点。对于微信用户而言,他们对微信依然是难以割舍,但是他们更希望的是守住这块“私人会所”,让理想的朋友圈不被打扰。
  或许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不仅在中国,逃离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一种年轻人的潮流。2013年5月,美国著名技术类博客网站“The Verge”的资深编辑保罗·米勒完成了一项实验,过了整整一年没有网络的生活。当他谈起自己一年的“逃离”生活时,他写道:“没有网络的日子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让我更加聪慧,更加真实,更加完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曾发表评论文章称,青少年正在逃离脸书、推特。脸书首席财务官大卫·埃博斯曼就曾承认,2013年初青少年的活跃率为76%,而2013年底则降到56%。他们逃离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社交媒体已经失去了一些“社交”的成分。

社交媒体成瘾的危害

  事实上,人们之所以要逃离社交媒体也有科学依据。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盛行,人们可以通过手机完成太多太多的任务,包括即时通讯、社交、美食、打车、理财、看小说、打游戏等等。挪威卑尔根大学的临床心理学专家塞西莉·安德烈亚森是全球最早开展社交网络依赖以及成瘾行为的研究者之一,她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独家专访时说,智能手机、社交媒体与人们的休闲娱乐、商业活动、认知技能发展、社会资本和社会交流各个层面交融,非常容易过度使用。
  安德烈亚森的团队在2012年设计了脸书成瘾测试(Facebook Addiction Scale),后来,随着其他社交平台在不同国家出现,这一测试推广为“伯尔根社交媒体成瘾测试”。社交网络成瘾症状包括:(1)不停花时间去考虑或者计划使用社交媒体;(2)频繁使用社交媒体的冲动;(3)以此来忘记现实问题;(4)曾经试图减少使用但未成功;(5)如果被禁止使用的话会感到烦躁、焦虑;(6)过多使用社交媒体,以致工作或学习生活受到负面影响。
  六个问题中,每个有五个选项(1)很少,(2)较少,(3)有时,(4)经常,(5)十分频繁。如果六项中,答题者有四项选择(4)或者(5)的话,则判断答题者存在社交网络成瘾。
  安德烈亚森称,研究表明,年轻人、女性以及单身人士更容易产生社交媒体依赖或成瘾。外向型、焦虑型、自恋型人格的人更容易受社交媒体左右,而自律型、自尊型、温和型性格特征的人在使用社交网络时较少表现出依赖。
  过多的屏幕时间,直接的后果就是屏幕脸、焦躁心,对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产生影响。安德烈亚森说,尽管社交媒体成瘾还不算是一种心理障碍,但是,如果过度使用,也会表现出与酒精成瘾等传统成瘾类似的表征,随而出现焦虑、抑郁等心理症状。
  社交媒体带来的负面影响也经常见诸报端。在中国,曾经有一位老父亲甚至因为家庭聚会上儿孙们个个低头看手机、不是抢红包就是发微信,而气得掀翻桌子,离席而去。一位来自洛杉矶的网友杰夫称,自己曾经十分迷恋使用脸书,到了“鞋子可以不穿,脸书不能不刷”的程度,因为花费太多经历,他的婚姻差点因此告吹。

每月进行一次科技“斋戒”

  安德烈亚森说,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无害的,所以完全逃离社交媒体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比较难做到,应该提倡科学、有节制的使用社交媒体。
  研究显示,目前,其实很多人已经学会科学的使用社交媒体,戒除科技毒瘾。美国近期一项研究显示,有近六成的脸书使用者曾经短期戒掉脸书。
  对于社交网络成瘾者,安德烈亚森的研究团队建议:关闭社交网络账户;从手机上删除社交应用;设置拦截某些站点;关机或者将手机设定为静音模式;记录使用社交媒体时间;禁止将电脑或手机放置在卧室;使用冥想等技巧来放松心情等。
  同样,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可以采取科学的措施,有效控制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每天选择一段时间关掉手机,与人进行面对面的交谈,或者独处;在屏幕时间和其他时间寻找平衡,比如每看一个小时屏幕,就再花一个小时与人交流;每月进行一次科技“斋戒”,不使用电脑、平板设备或者手机;晚上睡觉时将手机放置在一米之外的地方。

找回现实世界的精彩

  安德烈亚森说,现在的人们将所有的碎片时间交给屏幕,还不如让眼睛和大脑都放松一下,出去散步,做喜欢的事情,与人聊天,或者什么也不做,独处、冥想,这样的生活才有张有弛,有意义。
  在关于逃离微信的讨论中,有些人选择转向更加小众的其他社交网络平台。但是,随着这些平台吸引更多用户,难免又会重复之前的困扰。我们需要认识到,各类信息和技术手段层出不穷,呈爆炸性发展,我们应该学会让信息为我所用,不应该成为信息的奴隶。
  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社交媒体带来的负面效应。在北京的林小姐发现老公下班回家后还不停盯着手机跟进工作,她决定,每次一有工作信息发来,她会替老公回复:“对不起,用户现在不在线。”或者,干脆不理不睬。
  如果你不想被加班,或者“无意识加班”,你可以跟林小姐一样。”
  如果你想清除朋友圈的“污染”,可以找个时间给朋友圈来一次清扫,屏蔽垃圾制造者,退出不需要的微信群,或者继续潜水;也可以拉黑你不喜欢的账号;取消关注或者无视公众号的推送。
  也许完全关闭朋友圈,你可能会因为错过亲友在重要时刻的分享而感到遗憾,但可以将时间花在别处,比如拓展现实社会的朋友圈。一名为斯塔夫的美国人如此告别脸书,“我决定不使用脸书、推特,也不在Instagram上发照片了,开始家人和朋友以为这是自我隔绝。而我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社交媒体,用更多时间去干别的事情。要知道,掌上世界很有趣,但现实世界可以同样精彩。”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