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新谍战剧揭开国安神秘地带
  新华网 ( 2015-05-28 15:30:28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当年拍摄《国家机密》系列时,前后需要经历四道关,并且是边审边拍,有关人员全程陪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娟发自北京 “现实生活中,像马东这样于无声处为了坚守一个信念而命运跌宕的故事,可能远比我们讲述的要更加精彩。”5月26日,在央视黄金档热播近一个月的国安剧《于无声处》,终于将这个跨越时代的故事讲完。在此之前,“蓝鲸”项目总工程师冯书雅平静地宣布了“蓝鲸内核信息集成芯片顺利植入,核心部件制造工作圆满完成”的消息。
    因着“物以稀为贵”,以及题材反映的是“观众们喜欢看的创作禁区”,《于无声处》一播出便吸引了大量忠实观众,再加上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同名小说的推动,一时间,“国安人”成了人们热议的焦点。“知乎”网友甚至为此专门展开“你听说过身边间谍或者特工的事情吗?”的讨论……
    在国内影视剧的题材中,谍战已经成为和家庭伦理、抗战、宫廷等剧并行的一大类型,《潜伏》、《暗算》、《黎明之前》等年代谍战剧曾掀起一股“谍战热”,但相比之下,同属谍战题材而把故事背景放在和平年代的反间谍题材国安剧却少之又少。《国家机密》、《国家机密2》、《誓言今生》以及《于无声处》等剧的出现,以揭开国安这一神秘地带为视角,迅速填补了市场的空白。尤其是《于无声处》,更是有望开启国安剧类型化的先河——它改变了过去国安剧“以案说案”的模式,而是“以案说人”,将神秘的国安人员拉下“神坛”,甚至被认为是国安剧未来的方向。

开辟谍战剧新类型

    《于无声处》的故事开始于1983年,那一年中国发生的许许多多大事中,其中有三件尤为特别:国家安全部组建;“严打”启动;一艘载满原油的中国油轮被一艘印尼籍的船只意外撞沉。
    看似没有内在联系的三件事,构成了年轻国安侦查员马东一段特殊记忆的开始:为了侦查一起国际泄密事件,他隐藏身份只身“潜伏”到202军工厂,以一名普通保卫干事的角色与国安部门内外配合,最终揪出深藏的国际间谍组织并保卫了国家安全。
    5年前的夏天,该剧出品人、江苏中天龙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隆晓辉花了20分钟将这个故事讲给国内金牌编剧高满堂,希望能够与其合作共同将其打造成一部国安剧。刚听完这个故事,高满堂半天没接话,后来开口便说道,“你这个故事是这几个月以来最打动我的一个故事,这个活我接了。”他认为,“这个故事核有无限裂变的可能性,这种吸引力超过了我对陌生类型的担忧。”
    2010年,隆晓辉与高满堂在南京签约,成为《于无声处》的真正开端。
    隆晓辉所在的中天龙被业内誉为“国安剧专业户”。十多年来,整个央视黄金时段反映现代国家安全题材的电视剧共有7部,其中中天龙就占了3部,除《于无声处》外,另外两部分别是于2005年和2008年播出的《国家机密》和《国家机密2》。
    在进入影视圈之前,隆晓辉曾是南京市公安局的一名外事警察,从事公安外管工作多年,使得他与不少国安人员接触,更懂得这个行业的生存状态和语言。“相比其他一些人,我可能更熟悉这群人,明白他们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敬佩他们的努力与付出。”隆晓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于是就有了《国家机密》系列的诞生。
    天然的神秘感使得国安题材的电视剧一开始就具有很大的收视卖点,再加上市场的空缺,《国家机密》系列国安剧在诸多类型剧中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地。
    而就在《国家机密2》播出的同一年,鉴于对未来谍战剧发展走向的判断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忧虑,国家安全部有关负责人和专家与制作方、编剧进行了一次座谈,并达成了共识——此类电视剧多是侧重于表现相对单一的事件和年代,这使得具有更深厚的历史沿革、更复杂的年代背景、更广阔时空纵深的作品出现了暂时缺失。
    当时,国家安全部专家希望能有一部视野较为开阔,艺术形象能够折射出国家安全战线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数十年间历程的大作品。在这一契机下,《誓言今生》应运而生,凭借内容的差异性和丰富性,该剧在热闹的综艺节目和家庭剧中杀出了一条路。

边审边拍,有关人员全程陪同

    一方面市场有需求,观众爱看,另一方面,国安题材的剧却并不多产,数得上来的就那么几部。究其原因,隆晓辉认为是“好看不好拍”。而如何在严苛审查、素材遁形、审美高度三座大山的合围之中找到突破点,成为拍摄一部真正受认可的国安剧的关键。
    当年拍摄《国家机密》系列时,前后需要经历四道关,制作方、当地相关安全部门、国家相关安全部门、央视,一个都不能少,并且是边审边拍,有关人员全程陪同。
    有了《国家机密》的制作经验,再加上和审查部门的多次接触,对于他们要什么、不要什么有了了解之后,隆晓辉事先都会有意识地进行规避。不过,由于这种题材的特殊性和敏感性的客观存在,《于无声处》走的每一步依然如履薄冰。
    和之前一样,《于无声处》也经历了多次审查,几乎每个阶段,剧组都在跟国家安全部讨论能不能通过的问题,剧中的很多内容都为“虚写”。最后片子剪好了,还要送审各级相关部门。“剧本都有上百稿。有的是否定故事本身,有的是审查方面希望不要这样表现,但有时候一个意见往往就可能是对整个故事的颠覆。”隆晓辉说。
    不同于公安戏以及其他戏可以采访,国安部门因涉及国家机密不接受采访,只能通过采访退下来的人来获取故事素材。“在表现上,也有很多政策禁区。之前某地方拍了一部国安剧,七次送审被打回来,因为不恰当地表现了国安部门的招募和培训,要求前五集全部推翻,人物关系全没了,等于这个剧本就没了……”隆晓辉说。
    编剧高满堂在创作过程中也亲尝了一些“红线”、“禁区”的所在,他的感受是,“在剧本阶段,我觉得国安是通情达理的,他们积极在想办法,商量能不能这样改。有的地方,他们说高老师,这个地方不可以。那你就不要问了,肯定触及底线。”
    此外,容易对号入座也加大了国安剧的创作难度,一旦对号入座就容易出现问题。比如《于无声处》对上世纪80年代军工厂生活的精准还原,使得很多改革开放初期涉及军工研发的中国沿海城市,都“认准”剧中故事发生的城市“渤东”,说的就是自己。
  有了基础,还需要在现实素材与审美艺术之间寻求一个平衡。《于无声处》的做法是以生活的底色来丰富人物的情感,“案件永远是特殊人物、特殊家庭、特殊情感的催化剂,案件的变化导致人物关系的变化,同时人物关系的变化反作用于案件的变化。”隆晓辉说,如果没有当时的历史背景与人物关系,案件怎么会在30年后又回归家庭呢?
  正因如此,《于无声处》收获了更大的成功——不仅仅观众喜爱,因为对国安人员形象塑造得准确,有关部门的很多内部人士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认可与满意,“这是近年来这类题材中最恰当地表现国安人的一部剧。”

揭开“神秘人群”面纱

    “在审查一直不通过的情况下,我就要问什么原因不通过?怎么样的能通过?”就这样在一次次的审查和与国安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隆晓辉找到了一把打开这种剧的钥匙。
    “钥匙就是必须要把涉及国安事件中的人物落地,当成人来写,而不是工具。”他说。鉴于《国家机密》系列的经验,隆晓辉在2010年定下《于无声处》的时候,就决意将戏剧重心转移到国安工作者的命运浮沉上。
    在《于无声处》中,人们心目中的“神秘人群”的面纱被揭开。在这里没有刀枪相向,也没有阵垒分明,有的只是生活化的国安人员——他们并非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高大威猛、身手不凡,他们没有耍帅扮酷,没有风衣墨镜、没有飞檐走壁,而只是一批穿着并不华丽、性格并不完美、做事并不天衣无缝的普通人。
    从胡兵饰演的年轻侦查员马东的第一次出场就能看出对“人”的关注。与观众想象的国安人员形象完全不一样,他以一头长卷发、戴着墨镜的“文艺青年”造型,笑嘻嘻地出现在了屏幕上。三十年间,他经历与朋友、恋人之间的“相杀”、“相爱”,与间谍之间的斗智斗勇,而且一次次地面对命运的选择。
    更为重要的是,剧中的每一个人物、案件,都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有其原型和蓝本。像蓝鱼工程实际上是核潜艇项目,而蓝鲸工程是航母研究。但是这种真实是有限的真实,而非绝对的真实。“我们绝对不可能去还原一个具体的案件,如果那样的话就不能出来了。”
    即便找到了打开国安剧的钥匙,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和某些客观原因,《于无声处》依然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核潜艇的案件只能绕到某种特殊材料,而不是直接表明,再比如说不能直接深入到案件发生地更加近距离的拍摄等等。
    尽管困难重重,隆晓辉们依然坚持走在“国安剧”的路上。在隆晓辉看来,国安人员之所以有那份执著和坚持,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有一种信仰和情怀在支撑着,“这正是我们现代人所缺乏的一种品质,国安剧的现实意义也正在于此,通过影视作品来呼唤一下现实社会中的人认认真真做好几件事。毕竟人生就是转眼一生,转身一世。”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