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旭明:我并不否认语文的思想性
  新华网 ( 2015-05-19 12:38:32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王旭明,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2003年曾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在任期间饱受争议,经常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2008年至今,出任语文出版社社长。曾著有《为了公开——我当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与领导干部谈文风》等书。近日,因“真假语文”之争再次引发关注。

  ★“真语文”针对“假语文”而存在,什么时候“假语文”不在了,“真语文”也不在了。我希望,“真语文”越早离开越好,死亡才好。真语文就是语文。

  ★语文教育里没有讲好鲁迅,抠鲁迅个别字词,讲歪了,讲偏了,不能结合现实社会,讲述鲁迅的伟大情怀和人格魅力。不是鲁迅不好,是没教好。

  ★我非常遗憾地看到,我们还在用大跃进的方式,用抓生产、搞经济的路子,用群众运动的思想,来抓教育。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任沁沁发自北京 “有价值的生命/是这样的一堆/伟大崇高与数不清的细碎/以及怪癖/甚至污秽……”4月29日,诗人汪国真去世后的第四天,王旭明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表了一首名为《睡》的诗,既为纪念,亦为告别。
  这首诗道出汪国真生前的辉煌与争议,似乎也是在说自己。尽管身份已经从教育部发言人转向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依然活跃在舆论场中。他不时投入的一块“小石子”,总能引起一片“涟漪”。
  这次引来的是一场“真假语文”之争。在不久前的一场活动中,王旭明以教师对《再别康桥》的过度解读为例,炮轰“假语文”。认同者认为当今的语文被附加了很多“人工佐料”,确应尽量还本来面目;反对者认为语文“要抵达理性层面的纯粹而干净,既不科学更不现实”。此后的一次会议上,敢言的他更是直陈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教育内部本身的问题,而语文教学就是其中最突出、最主要的一个问题。
  日前,王旭明接受《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对一些外界关注的问题进行回应。

应试教育和教化主义催生“假语文”

  《国际先驱导报》:这不是您第一次提出“假语文”这个话题,何时开始关切这个问题,因为什么?
  王旭明:我自己做过7年语文老师,后来做记者、发言人、社长。语文老师的底子,让我对语文的感情比较特殊。我离开发言人的位置后,利用业余时间,走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培训,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国人在语言表达上依然缺乏逻辑判断,很少考虑概念的内涵外延,这些都是语文素养的问题。同时,我也发现了当前语文教学中弥漫着混乱,不能求真求实。
  2012年11月,一批怀着语文教育梦想的同仁在福建聚龙外国语学校发布《聚龙宣言》,倡议“真语文”的理念,提出真语文的特征、努力方向。两三年来,我们力所能及,走了很多地方,呼吁语文在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方面真正发挥作用,真切提升学生、国民语言应用能力和水平。
  Q:那么,在您的理念里什么是“真语文”?什么是“假语文”?
  A:语——口头说;文——写下来。“真语文”倡导回归语文本身的面貌,不夸张、不扭曲、不涂抹;教师真讲、学生真学、评价者真评。“假语文”,是违背语文教学规律的教学、教材、教师和评价。“真语文”针对“假语文”而存在,什么时候“假语文”不在了,“真语文”也不在了。我希望,“真语文”越早离开越好,死亡才好。真语文就是语文。
  Q:“假语文”的根源是什么?会带来什么弊端?
  A:根源是应试教育以及由此带来的教化主义。这可能带来的最大弊端是,越来越多人不会流利、准确、优美地进行口头表达,因为标准化答案影响了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有人说当下人们的语文能力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最低点,我以为话虽偏激但不无道理。从问题出发来思考语文存在的问题是最好的方法,语文教育改革已经到了至关紧要的时候。
  Q:我们的语文教育从一开始就与意识形态相结合,您觉得语文教育需要去政治化吗?
  A:很多人认为我在强调语文的工具性,其实我并不否认语文的人文性,只是我们长期以来片面强调语文学科的人文性,将其等同于思想政治课,品德课。文以载道是中国优良的文化传统。凡是载道的文章,都能传之久远;同样,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因而,要载道还必须言之有文。要有形式,也要有内容。政治是语文的内容之一,但不是全部内容。语文的内容,还有美的、自然的、吃喝拉撒的内容,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如何把这些内容,通过优美的语言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是语言学科要解决的问题。
  Q:真语文该怎么教?语文教育的终极任务是什么?
  A:语文教育分社会语文教育和学校语文教育,当下从事社会语文教育的人没有,我们期待以后会逐渐出现。我更聚焦学校语文教育,学校语文教育的目标——就是从小学、中学、大学,根据不同学龄层次,培养出一批批热爱、喜欢语文,能正确流利优美深刻地表达出自己内心情感和思想的一批人。他们有情感,会讲理,懂逻辑,能交流,善于与人沟通,能够在较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环境中,调整完善自我,能把周围各种力量凝聚起来,发出人生的正能量。

不是鲁迅不好,是没教好

  Q:可否透露一下新修订的中学语文教材相关情况?
  A:现行语文教材是十几年前的版本,和现实有隔阂,必须抓紧推出修订版的教材。因此,我特别希望语文出版社的这套新教材,能尽快得到审定通过,惠及更多实验区的师生。今年中小学生还将继续使用原有教材。
  我参加了语文出版社这套教材修订的全过程,它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和独特的地方。首先,努力在现行教育政策和制度框架设计内,让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得到最高度的统一;第二,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大可能融入进去,古代诗文在小学中学教材里都达到40%以上;第三,实现了努力追求的听说读写四方面整体推进;第四,目前许多版本的教材都是编教材的、编教参的、编辅导的各一批人,我们教材、教参、教辅三位一体,一脉贯通。
  Q:鲁迅作品在语文教育上一直存在争议,您觉得对于他的作品我们是否存在过度解读?应该如何看他的作品?
  A:我认为鲁迅作品是近代文学中最深刻、独到、别致、伟大的作品,无人可比,不仅有充分的文采,还有思想性,深刻揭露黑暗的旧时代,揭露国民性。因此,更多鲁迅作品选入教材是一定的。当前不断有人提出,要减少教材中的鲁迅作品,这暴露三个问题:第一,教育界,包括语文学界弥漫着的一种浅薄、无知,和对鲁迅先生的惧怕;第二,反映出全社会对鲁迅的理解不够深刻,在社会经济转型期间,大动荡时期,我们需要精神力量,鲁迅无疑是其中之一;第三,最现实的操作层面,语文教育里没有讲好鲁迅,抠鲁迅个别字词,讲歪了,讲偏了,不能结合现实社会,讲述鲁迅的伟大情怀和人格魅力。不是鲁迅不好,是没教好。我编选的语文教材,不仅没有减少,还增加了《一件小事》这篇文章。
  Q:会否有网络语言进教材?
  A:与其放进语文教材,不如让学生提高一种语文能力,关注语文现象,能用不断发展的眼光,去收集、运用社会中活跃的各种语文元素,譬如网络词、微信、微博等。
  Q:这套新教材何时使用?
  A:新教材必须在现行的语文课程标准指导下,经过教育部有关部门审定、通过,才能启用。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还没上学的孩子们,将来都能使用这套教材,学会听、说,能有逻辑地正确表达。我一辈子,会为这个事情奋斗到死。

中国人必须学好语文

  Q:在语文教育改革上,还有什么建议?
  A:我希望语文课能一分为二——古代语文和现代语文;或者一分为三,古代语文、现代语文、文学。中国有一亿多中小学生,情况复杂,东西南北中,如果只是用一个版本的教材,是不合适的。我还期待,语文教材能有不同版本划分。
  Q:事实上,语文存在于应试教育框架内的事实难以改变。如何推动真正的变革和进步?
  A:当前中国教育应该抓教学,由外部转向内部,由数量的增加、规模的扩大、人数的上涨,转向内涵的丰富、质量的提升、学生走出学校以后的多样性。我非常遗憾地看到,我们还在用大跃进的方式,用抓生产、搞经济的路子,用群众运动的思想,来抓教育。
  Q:您一直呼吁弱化英语课,为什么?
  A:弱化英语教育,基于中国当前语文教育的弱化和悲哀的局面,如果语文教育很好,很强大,语文能力很高,为什么要弱化英语。作为中国人,可以学好英语,也可以不学好英语,但一定、必须学好语文。

“我更愿我是安静的”

  Q:关于您个人,为何总是把自己推到话题的风口浪尖上,有没有一些顾虑?
  A:当前社会,要鼓励更多人说话,大家都不发声是可悲的。龚自珍说过,万马齐喑究可哀。我自己在想,你王旭明这么说了,就做一个看看。从告诉别人怎样讲好中国故事,到自己去讲中国故事。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敢说话、爱说话、会说话。我自己要先做到,所以有了“风口浪尖”的我。但我不知道这种状态会不会一直到底。
  事实上,我是很内敛,见人说话就脸红的人,我更愿我是安静的,能一个人呆在乡间的小农屋,沉思默想。从去年开始,我推掉所有电视节目的邀请。人总要回归本质,外在是假象的。
  也许有一天我突然失声,人间蒸发了,那么就是在山间冷屋里,写东西了。
  Q:从教育部到语文出版社,一个在台前,一个在幕后,您有哪些新的感触与改变?
  A:世事难料,你能拥有的、掌控的,只有你的内心,以及内心所支配的你的行为。无论你干什么工作,得干好,干出属于你的特点来。
  Q:诗人、出版人、主持人、知名博主、新闻发言人……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一个身份?
  A:这几个身份,没有一个是我刻意追求、努力争取的身份。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和文字打交道。我喜欢文字,喜欢做文字工作的各种表现形态。我也梦想过以后退休了,云游各地,做云游道人。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