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人要有梦想,辞职亦需谨慎
  新华网 ( 2015-04-27 17:48:47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邱炯/插画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宋媛发自北京

  编者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一封只有10个字的辞职信日前走红网络,引发众多网友的心声共鸣。“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再不疯狂你就老了”……。不少人称赞这封辞职信的勇敢,体现了内心对自由与梦想的渴望。但同样有不少人批评“任性辞职”,并将之归结于当下社会风气浮躁。
  这封辞职信之所以能引发广泛共鸣,背后折射了丰富的内涵。首先是当下年轻人的就业观正发生变化,过去一个职业一个岗位就干一辈子的情况,今后可能会越来越少。其次是当下就业环境变得多元,尤其是“体制外”的机遇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好,“人是需要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这句话的流行,正体现了这一点。最为重要的是,体现了我们的社会发展程度正日益提高,不至于让人一辞职就面临窘迫的基本生活问题。
  总而言之,人要有梦想,但辞职亦需谨慎。

该跳槽时就跳槽

  王一言(某私企总监)

  ●看到这封所谓史上最牛的辞职信,我能够隐隐感觉到很多人内心都有想辞职的冲动,可谓引发共鸣。我相信当事人是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谈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经过思考后的决定。

  ●我曾在体制内工作过九年多:每天的工作内容一模一样,无论外界的金融环境和经济形势如何变化,我的收入如同在象牙塔里,完全不受影响,可谓旱涝保收。算上公积金等各种福利,一年也就20万,而体制外那些朋友、大学同学税后年薪70万。除去月供、基本生活必须花销,我剩下的工资谈个女朋友都买不起像样的礼物。同时,我所在的单位同事学历都不低,很多人家庭背景也不算差,所以对我来说晋升空间很小。工作近十年,我隐隐觉得这样在体制内熬下去,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实在没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从有辞职想法到递交辞职申请,大概用了差不多半年时间。

  ●其实从体制内出来后,我发现一个现象,背景特别牛能力(不仅指专业能力,也包括与人打交道的能力)特别强的人早就顺应时代从体制内出来;背景特别牛能力特别差的还留在体制内;没什么背景但能力特别强的人也早早从体制内出来了。

  ●我觉得有两种人应该果断决定辞职不应犹豫错失良机。第一类人是,正确自我认知后,发现自己确实不适合现在的职位,在别的行业能做得更好,而不是逃避现有工作的困难和倦怠;第二类人是,工作十年左右,具有一定人脉圈、更强的专业能力和更成熟社交能力,现有的工作已经可以轻松完成,并且有能力挑战更具难度的工作。

  ●我反对逃避现有困难而任性跳槽的举动,但我更反对经过理性思考发现自己已不适合现有工作,却害怕风险,坚守岗位时抱怨连天的人。未来的社会,尤其是北上广这样的社会,机会在犹豫和任性中转瞬即逝。如果准备好了,可以说走就走;如果没有准备好,千万不要在犹豫中对现在的工作抱怨和逃避。

  ●我当时辞职后,短时间内高负荷的工作、非常挑剔的领导让我一下子有点懵,即便原来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随后我迅速调整,民企不比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我必须要拿出当年刚毕业时的心态,经过一年调整,我找到适合新工作的方法,适合新工作的心态。一旦调整好之后,我深深地感觉到如果能早几年果断辞职就好了。即便后来工作中遇到困难和烦心,我也从没有后悔辞职,因为每份工作都有不顺心,人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不顺心。我坚信那句话:成功的标准是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有更多的物质基础给孩子更好的教育。

“说走就走”不值得提倡

  夏学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封辞职信之所以引发如此强烈的社会共鸣,就是因为它反映了一些年轻人任性、好玩、爱旅游的共同爱好,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在这个社会中,部分年轻人骚动不安的心声。

  ●坦率地说,这种“说走就走”的工作与生活态度不值得提倡,它既不利于工作与社会秩序的稳定,又不利于年轻人工作与生活经验的积累。社会对于年轻人的轻易辞职应持谨慎态度,既不能一味批评,又不能不加分析地一概支持,要针对具体人、具体事、具体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面对辞职,社会舆论应该给予高度关怀,劝说年轻人在思考成熟以后再行动。

  ●年轻人大规模辞职,背后折射出当前社会喧嚣、浮躁的现实。这种现象背后体现了年轻人就业态度不严肃,把一本正经的问题视同儿戏。这既反映了年轻人变化了的就业观,又说明我们社会的就业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可以说,以前那种一干一辈子的观念已不适合高速流动的现代社会了,但当好螺丝钉的精神也没有过时。

  ●事实证明,中国现在年轻人的就业观已经发生变化,它已经变成了任性、随心的就业观。到底如何看待大规模的辞职潮。这取决于当事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许多体制内的人在改革开放之初纷纷下海,但后来却没有挣到足够的钱过上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如今又有很多体制内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也出现类似情况,这说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发展机会有的是,不会因为错过了最初的机会就失去了后来的机会。只要树立起正确的“三观”,在社会经济新常态下,个人增长、社会发展有的是机会。

不能简单以是或非定论

  乐国安(南开大学心理学教授)

  ●这个10字辞职信能在网上如此受关注和转发,既反映出职场青年人追求个人发展和自我价值实现的积极意义,也反映出现在不少职场青年人对目前的处境不够满意,引起心理上的共鸣。当前社会弥漫着较为浓重的浮躁、急于成功、倾向与横向对比的气氛,造成不少人心理不平衡和不满足感,相对剥夺感严重。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如今物质条件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但不满意现如今的工作却比以前更强烈呢?我觉得人们对于自己和社会的认知偏差是一种原因,其表现在两个方面:在自我认知中倾向于高估自己的能力,在评估自己的社会处境时又倾向于低估社会给自己回报。

  ●生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的命运是完全不同的。过去也许30年是一个时代,而现在在中国这样快速发展的国家,10年就可以展现出一个清晰的新的小时代。上世纪80年代,中国刚打开国门,缺少资金和技术,有的是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所以那个时代最好的机会就是开工厂、做生产经营,因此传统初级制造业占据了新兴企业的较大份额。我们看到的大量乡镇和沿海开放城市创办的企业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发展起来的。90年代,由于中国已经具备了制造业的良好基础,又赶上美国、欧洲的市场需求继续发展,对外贸易就成了最好的发展机会。这个高增长的趋势,一直持续了20年,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增速才逐渐下滑。当国内的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国内有了足够庞大的富裕阶级和中产阶级,最大的消费需求房地产市场就爆发增长了,这就是过去10年最好的机会之一,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新技术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发展。这些都是时代背景中产生的机会,也是人一生中最好的命运机会所在。

  ●曾经,年轻人都想要一个铁饭碗,后来一段时间,拿着铁饭碗的人又开始下海;再后来,公务员待遇提高,年轻人又开始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现如今随着反腐加大力度等一系列原因,公务员里又要跳去民企、外企等单位。这样的现象都是基于不同的历史背景下的个人考量。从人的心灵深处看,这种变迁是人的利益趋向、追求自身利益的原动力造成的,不能简单地下一个是或非的结论。

  ●下海也好,回归体制内也好,整体来说,这种现象都是人理性的选择。我承认肯定有说走就走的任性选择,但那毕竟是少数,尤其涉及个人重大前景的决策,任性跟风不可能成为辞职或者跳槽的决定性因素。这只能说多数人理性选择成为一种风气而非风气影响了个人。

  ●年轻人刚入职场,还未成家立业,牵挂比较少,因此对工作满意度的考虑因素比较少,比较简单。工作5年左右,待适应工作后,很容易出现倦怠,但这不能成为跳槽或者辞职的主要因素,需要理性地对工作和自己有清楚的认知。工作10年,一般都成家立业,个人家庭责任增多,社会责任感更明确,变换工作可能更加理性,辞职的冲动会少一些,尤其那些对前十几年的工作满意度比较高的人群,这时候更加不会跳槽,毕竟换工作有风险。

  ●个人跳槽能否成功依赖很多条件。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自我认知和准确定位:我到底什么样的人?我到底适合做什么?我的业务能力如何?处世方式如何?人脉圈子如何?工作适应能力如何?出去干得好不好……这些问题的答案依每个人来看,具有个体差异,不能一概而论。别人跳槽干得好不见得自己干得好,别人换工作干得不好,也不意味着自己辞职就是冲动的选择。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