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真人秀节目遭遇草根选手荒
  新华网 ( 2015-04-21 16:30:45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浙江卫视《我看你有戏》的一期节目中导师与学员热舞。近日,该节目导师曾抱怨节目选不出合适的人才而“没米下锅”。

无秀可选?

    经过一轮接一轮地密集收网后,前所未有的“选手荒”正困扰着各大卫视的选秀节目编导们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段菁菁发自杭州 没米下锅。这是《我看你有戏》导师成龙、冯小刚们最近的忧虑和感慨。和很多真人秀节目一样,这一旨在为华语电影圈输送新鲜血液的节目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瓶颈:选手才艺不够,节目难以为继。
  随着真人秀进入3.0时代,样式雷同的综艺节目正陷入“野蛮开采”的发展误区。在这一情形下,如何保持生命力是每个节目需要直面的现实,这当然与选手和他们的才艺息息相关。

无米下锅、选手回炉

  “本来标榜选拔未来中国电影行业中坚力量,但能激起水花的草根选手却没几个。这对于一档选秀节目来说,代价有点大。”当浙江卫视《我看你有戏》进入第二轮录制时,有网友不无惋惜地说。该节目在播出后险些成为为导师量身打造的脱口秀——人们津津乐道于冯小刚、成龙、张国立、李冰冰四位导师,却鲜有提起学员的表现。
  “本末倒置”的尴尬并非《我看你有戏》独有,在北京卫视的同类真人秀节目《造梦者》中,姜文、刘嘉玲、姚晨等导师的表现也远比选手更受关注。
  从昔日的快男快女,到后来的《中国达人秀》、《中国梦想秀》,普通人登上电视舞台的机会越来越多,选秀节目蔚然成风,在数量以及规模上都有了相当大的发展。然而,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经过一轮接一轮地密集收网后,前所未有的“选手荒”正困扰着各大卫视的节目编导们。
  2014年曾被业内预测为“喜剧类选秀节目”的井喷年,荧屏上一度形成喜剧节目一周七天扎堆繁荣的局面。然而,这种繁荣之“虚火”很快就暴露出荧屏竞争的无序和惨烈——由于喜剧题材类型的限制,原本20档喜剧节目却在筹备之后集体遭遇“无米下锅”的窘境,多档节目因选手问题一直推迟录制时间,甚至整个项目“下架”,中途夭折。
  而更多真人秀节目迎来的则是“选手回炉”。央视大型励志真人秀节目《出彩中国人》从一开播,就伴随着“三期节目20余位选手中,有近15%的选手曾先后亮相过全国各大卫视”的质疑。尽管在出品方灿星制作宣传总监陆伟看来,同类型的真人秀节目太多,选手难免交错重合。但反复出现的“老面孔”还是让观众嗅到一丝“真人秀市场新鲜血液匮乏”的危机,跟风模仿的才艺也让不少观众感受到创意的枯竭。
  “选秀节目的评委、赛制、版权、资金都不是问题,选手资源是最让人头疼的。”陆伟坦言,能够最终上电视的选手,最起码要有才艺、能表演,同时还要有不错的故事,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在多家卫视多年来一轮轮节目的挖掘下已经所剩无几。
  作为真人秀舞台的灵魂,选手的质量直接决定着节目的质量。有意思的是,当从一档综艺节目转战到另一档综艺节目,一些“老面孔”会重新改写自己的“故事”,甚至改头换面以崭新的个人形象与气质登台。
  对此,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分析,一方面,“老面孔”通过了观众们的检验,形成了一定的品牌,综艺节目请他们亮相,节目质量相对有保证,是保险的做法;另一方面,目前综艺节目同质化倾向严重,唱歌、变戏法、讲笑话,一拨一拨地抢选手,而平民达人数量有限,不同综艺节目选手“追尾”也在所难免。
  “新人无法适应节目需求,能拿得出手的都是观众已非常熟悉的老面孔,这让选秀节目非常难做。”作为节目的制作方,陆伟也充满无奈。

野蛮开采、拔苗助长

  回顾“前选秀时代”,不少业内人士喟叹,当时一档节目只需做一些常规的宣传和招募,报名者就趋之若鹜,根本不愁找不到选手。而随着选秀节目增多、观众口味提高,能够抓住观众眼球的选手越来越少,很难再通过以往的方式找到合格的选手。这令国内电视界呈现出“选秀从甲方市场变成乙方市场”的景象,制作方不仅要主动出击找选手,甚至对选手的挖掘“竭泽而渔”。
  “国外的节目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才艺真人秀来说,选手的质量决定了节目的品质。于是,找到合适的人就成了节目的重中之重。”灿星团队将找选手的过程比喻为“上山下乡”。以《中国好声音》为例,在节目录制的半年前,导演组就亲赴国内三四十座城市,展开“地毯式搜索”,而音乐艺术学院、唱片公司、酒吧甚至地下通道是他们搜索的重点地区,一个酒吧往往被数个节目组“扫荡过”。
  然而,通过这些常规方式网罗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找选手,业内逐渐出现一些非常规的做法。
  “这个行业里有专门的公关公司,替节目组找所谓‘话题选手’和‘选秀专业户’,这些所谓的公关公司,在他们手里有大量的选手资源,选秀节目组只要付费就能够从这些公关公司拿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这些“选手专业户”只负责在节目初期制造话题性,引起观众、导师注意,但通常会在一轮轮比赛中或退赛或被淘汰。
  更省事省力的做法,则是上演“互相挖角”戏码。据了解,为了让宝贵的草根资源不被同行业竞争对手“挖角”,不少选秀类节目组还会和选手签时效性的“排他协议”甚至是经纪约。
  业内人士认为,真人秀节目正陷落“野蛮开采”的发展误区。10年前,《超级女声》走红,国内模仿克隆的同类节目曾超过30个,最终导致此类节目一度销声匿迹。知名音乐制作人高晓松曾表示,优秀的选手一定是在生活中慢慢成长起来的。“超女之后,选手们进入了几年的修养期,之后又被一网都捞起来了,下一拨选手得再经历几年风雨。”他指出,优秀选手资源就这么多,每档综艺节目都只想着迅速“开采”现成的,却没有人真正切切实实地播种、培养新人。
  野蛮开采、拔苗助长,事实上也是选秀节目遭遇“无米下锅”窘境的另一个大背景。
  十三月唱片公司CEO卢中强也认为,综艺节目最终还是商业行为,卫视一轮一轮挖掘下来,好选手早已所剩无几。“很难短时间挖出好的人,这是接下来横亘在音乐类综艺节目前面最大的难点。”
  对此,网络文艺评论员何勇海呼唤“休渔期”。“新一轮选手的成长需要一定周期。最有效的办法恐怕是让节目进入‘休渔期’,过一下‘慢生活’。‘休渔’才能有利于目前青黄不接的新一轮选手正常而健康地成长,才不会失去选拔真正人才的初衷。”

引进创新、集体思变

  “观众的审美是有淘汰性的,各大卫视与其摊大饼式地满世界找选手,纠结于对手节目的选手比自己强,不如比谁先转型,找到新的独家看点,把盘子做大,吸引更多人走上舞台。”尹鸿说。
  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其实大家都知道在战略上应该寻求差异化,但实际操作中却有很多困难。
  前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CEO杜昉曾表示,引进模式就是为了规避风险。荷兰、瑞典、丹麦或者英国等国家在研发节目模式时,也许一千个创意中最后成功的模式只有一个。这样的投入产出比,无法被国内电视业所接受。而引进模式,就可以规避很多成本风险。
  在灿星制作总裁田明看来,世界范围内的好模式都经过很多适挫的过程。“美国这么成功的电视市场,它的大部分模式都是从英国甚至瑞典引进的。同样,对于中国的综艺节目,这也是必经过程。就像改革开放之初,实业、工业、高新技术企业的改革,需要一个引进、消化,最终吸收的过程。”
  “国内电视制作人必须认清一个现实,引进模式后本土化的节目并非各个都能火。”深圳卫视《年代秀》制片人易骅认为,一个好的模式引进来,还要有一个好的团队来运作,任何一个团队对模式的理解和运作都不一样。“一个模式救不了一个团队也救不了一个台。”
  灿星在打造了一系列“好声音”、“好歌曲”、“好舞蹈”后,也意识到节目转型的紧迫,2015年,首次走出录影棚,与韩国MBC电视台、央视创造三方协议,联手打造户外真人秀节目《无限挑战》。陆伟透露,中国版《无限挑战》将邀请明星到普通劳动者最熟悉的工作和生活场景,体验具有极高难度和挑战性,却又与每个普通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
  在电视节目同质化严重的当下,真人秀正在集体思变。
  进入真人秀3.0时代,除了节目题材的多样性逐渐被拓展,在内容的多元性方面也开创出不少新意。一些真人秀开始摒弃对草根选手存量的过度消耗,转而将焦点聚集名人明星身上,如《奔跑吧兄弟》、《奇妙的朋友》等,一方面让观众看到明星真实、生活化的侧面,一方面也利用明星的效应去正面影响观众。当然,这类节目大多版权也是来自海外。
  “在跟风、模仿之后,中国电视节目的自主创新,原创模式和内容必须提上议事日程,越来越迫在眉睫。”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高级编辑陈芳认为,如何提升电视综艺娱乐节目的创新能力,如何借真人秀节目之躯壳打造自己的内容,构建百花齐放、异彩纷呈、和谐共进、可持续发展的电视综艺娱乐节目的生态环境,是当前值得电视人深思的重要问题。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