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如何善用“洋垃圾”
  新华网 ( 2015-04-21 16:30:45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在浙江台州市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园区内,一名工人用机器拆解废旧电线电缆。本报记者王俊禄/摄

  业内人士认为,在抵制“洋垃圾”的同时也应善用“洋资源”,通过把好入境关口、强化全过程监管、加强国际合作,同时尽快建立完善国内的废物回收利用体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俊禄李鲲发自杭州、天津 一提起“洋垃圾”,恐怕不少人会皱起眉头。记者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等沿海及边境进口固废主要入境、加工地追踪调查发现,走私“洋垃圾”时有发生,正规进口的固废清关后随意交易现象在某些地区仍比较突出,小作坊式拆解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依然严峻。业内人士认为,在抵制“洋垃圾”的同时也应善用“洋资源”,通过把好入境关口、强化全过程监管、加强国际合作,同时尽快建立完善国内的废物回收利用体系。

小作坊林立循环产业园区外

  在广东陆丰市碣石镇,满街林立的商铺大肆出售国家禁止进口的旧服装。据了解,当地很多货都是从香港走私而来,不仅在本地销售,也批发到江西南昌等内陆地区。在我国广西与越南交界的北仑河上,废轮胎等也经常在夜间被走私上岸。
  旧服装、废轮胎等是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废物,也就是“洋垃圾”。然而,“洋垃圾”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且公众习惯的理解有偏差。
  南开大学中国再生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朱坦认为,不少人将进口固体废弃物等同于“洋垃圾”的认识失之偏颇,从广义角度看,进口的废金属、纸张等很多废弃物都是可以循环利用的资源,比如塑料源自石油,进口废塑料回收再生就可以为国内节约矿产资源。海关总署缉私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是不是“洋垃圾”应该以其是否对环境构成污染和危害为标尺。
  记者调查发现,进口废物有效补充了国内资源的不足,带动了劳动就业。目前,全国从事进口固废行业的企业有2000多家,从业人员约30万人。当然,还有相当数量难以统计的拆解小作坊。
  从村口进入村庄,不见居民居住的小院,主干道两旁都是大大小小的工厂,一家挨着一家,有的门开着,有的院门紧锁。站在门口向里看,废旧电线、电机成堆地堆放在露天院落没有硬化的地面上,几个工人坐在固体废物堆中,用简单工具手工剥除电线外皮,还有的焚烧一些废物,冒着黑烟。这是记者日前在天津子牙镇大邀铺村看到的景象。与工人交谈得知,这些废物都是进口来的。
  在一个较大的作坊内,3位工人正在露天点火焚烧作业,气味有些刺鼻。交谈中,记者得知,他们来自黑龙江,正在焚烧的是美国进口的废铝制品,通过熔化上面附着的塑料进行简单拆解分离。当记者询问这样拆解当地环保部门会如何处罚时,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说:“检查的时候我们就低调一些,在这里干了十多年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而距离村子几公里外,就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循环产业园区——天津子牙循环经济产业区,这里也是国家级废旧电子信息产品回收拆解处理示范基地。园区和天津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当地对进口废物拆解实行圈区管理,对大量小作坊进行了整合,“园区外不允许而且也已经几乎没有私开的进口废物拆解作坊了”。
  无独有偶,广东清远华清循环经济园外同样是废物拆解小作坊林立。记者驱车进入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的几个村落,村道两旁几乎全是加工进口废物的拆解作坊,院内工棚看上去低矮破旧,一些较大的作坊内还有货车在装卸废电线等原料。据当地政府介绍,这里拆解的主要是废旧电线和电机,拆解户约有1000户,多为家庭式作坊,规模小、拆解技术落后。

入园成本高阻碍拆解户入驻

  从制度设计的角度,当地拆解企业从进货到加工都应该在园区里完成,但为何园区外小作坊林立的现象屡禁不止呢?
  记者调查发现,首要原因是入园成本高,拆解户“不挣钱”。天津小邀铺村的作坊王姓老板和隔壁的元姓老板告诉记者,入驻子牙园区买地、上设备要花费上千万元,即使前期投入拿得出来,但废旧机电拆解时下行情不好,入园并不挣钱。广东贵屿的拆解户说,当地园区内60平方米的厂房每月租金高达2.6万元,根本承受不起。海关总署缉私局相关负责人说,据他们的调研,目前国内园区普遍存在收费太高的问题,客观上阻碍了中小企业和小作坊拆解户等入驻园区。
  而与入区成本高相对应的是,目前拆解户对于圈区管理的认识普遍不足。按照国内对进口废五金类企业的考核要求,废原料、拆解产物及残余废物不得露天堆放,应分区贮存。但记者看到,小邀铺村元老板的院子里各种废旧电线、五金甚至国内的废电路板都露天堆放。但他认为自己没有烧线、地面做了硬化,也没走私,“凭什么说我不合格?”
  中国对进口废物实行许可证制度,但记者采访中发现很多小作坊都明显不符合环评规定,其货物来源存在冒用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的嫌疑。海关总署相关负责人认为,除了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打击走私和冒用许可证的行为,国家也应对园区有资金和政策上的倾斜,适当加大补贴,圈区管理产生的费用一部分应该由政府来承担。他说,“企业愿意入园、入园后能管理好,再生资源回收产业造成的污染才能真正改观。”

入境关、监管链、合作环待完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中国进口固废行业管理存在“两喜两忧”:在海关、检验检疫等部门的严厉打击下,成批量进口国家明令禁止的不可利用废物已基本绝迹,但走私、夹带等现象仍然存在;圈区化管理经过10年的探索,已证明是一条较为有效的路径,但入园门槛过高等问题显著,一些园区周边小作坊林立,清关后进口固废随意交易等现象仍比较突出。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进口固废行业经历了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监管也从无到有,逐渐建立起进口废物管理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形成了由环境保护部牵头,商务、发改、海关、检验检疫等部门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的进口废物审批、检验检疫、通关查验、后期监管等的管理体系。
  各地海关、检验检疫、环保等一线监管部门建言,要从“把好入境关口、强化全过程监管、加强国际合作”三方面加以完善,克服监管环节多、流程长、打击难等问题。
  入境关口如何把好?浙江台州海关副关长沈世龙认为,除规定的固体废物供应商、进口商注册登记制度、装船前检验检疫制度外,要严格落实与固体废物相关的各项法律法规和政策的相关要求,控制固体废物的采购渠道和品质,从源头上抓落实。
  更为关键的是,要强化进口固废全过程监管。浙江、天津等地的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建议,应进一步完善各级海关、环保、质检、公安、工商、卫生等多部门之间以及中央和地方之间的信息共享和联合监督管理机制,形成闭环管理。加强对污染严重的固废加工利用集散地的综合整治,对企业的污染防治设施建设、环境管理和诚信守法体系建设等进行严格的责任制考核,对违法行为零容忍。
  同时,在固废资源全球流通的趋势下,加强国际合作势在必行。

行情陷入低谷 规范正当其时

  最近,天津子牙镇小邀铺村的双阳国际贸易公司已经处于半停业状态,堆满废料的厂区只剩下两三个工人,而最忙的时候,公司有50多人。王姓企业主说,国际铜价从最高时每吨的7万多元跌到现在的3万多元,“干了赔本,还不如不干”。
  记者采访多地业内人士了解到,近年来,国际铜价下跌严重,受此影响,固废行业利润普遍减少。据海关总署统计,去年海关监管的进口固废数量和价值同比分别下降12.2%和16.5%。
  业内人士建议,行情走低为政府进一步引导规范该行业发展提供了契机。一方面应充分发挥市场作用,一批不合规企业和小作坊在环保压力及行情低迷的影响下陆续退出;另一方面,各地应通过圈区管理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环境污染最小化,引导和帮助一批企业实现转型升级,提升行业竞争力。
  浙江省台州市副市长赵跃进说,2011年台州某蓄电池公司曾发生铅污染事件,导致百余人血铅超标,引起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强烈反思。顺应民意,台州下决心对所有小冶炼、小拆解作坊等进行了关停,同时给予优惠政策,规范引导企业集中入园封闭管理。台州“从乱到治”的过程可以总结为四句话:以整治促规范,以基地促集中,以引导促升级,以循环促发展。
  据国内外专家预测,未来国内资源消耗量将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大大增加。台州是世界上进口废旧电机最多的地区之一,仅齐合天地一家这些年的铜产量,可以为当地吉利集团等配套近千万辆汽车。总经理丁国培说,进口固废是国际间竞争的重要资源。目前国内限制废料进口的政策较多,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影响了废料处理的竞争力。近年来,印度、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凭借更加廉价的劳动力和宽松的进口政策,使得部分废物原料拆解、熔炼等工序正在向这些国家转移。业内人士建议,宜根据实际需要逐渐放开一些有循环利用价值固废的进口许可。
  此外,各地呼声最为强烈的是,促进和完善国内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目前国内对废金属等固废再生利用的管理规定还存在空白,使得相关部门在后续管理上存在一定难度。基层呼吁尽快出台规范国内固废可再生利用的法律法规,形成完善的进口、非进口固体废物管理体系。“如果国内再生资源加工利用体系得以完善,废物原料可以像正常商品一样自由买卖流通,企业就不会舍近求远地进口废物及非法转让。”丁国培说。(参与采写:刘茁卉、李芮、关桂峰、赖雨晨、袁慧晶、覃星星)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