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春晚,从拒绝到迎回
  新华网 ( 2015-02-12 12:38:48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央视春晚正在修正“小心眼儿”、“一家独大”等问题,放低身段的姿态有目共睹,也渐渐赢回了越来越多的认可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陈小北发自北京 陈慧琳差一点就将成为首个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下称春晚)舞台的港台明星。但这一次,不是春晚把她的节目“毙了”,而是她把春晚“毙了”。
  秉着向亿万观众负责的态度,陈慧琳在2月9日宣布放弃与歌唱家廖昌永的合唱节目而退出春晚,理由是流行和美声的音乐结合存在很大难度,她曾努力尝试了20多个版本的演绎,但都未找到最佳的表演形式。
  陈慧琳并不是唯一一个对春晚说“不”的明星。早在2013年,张学友也是因“未能寻找到一个达到双方心理预期的表演内容和形式”而放弃春晚。日前备受观众喜爱的魔术师刘谦,因春节前后时间被演出排满而婉拒了春晚的邀约。
  曾几何时,登上春晚舞台几乎是全中国艺人的梦想——它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台文艺演出,更是“造星”、“镀金”的工厂,因此,艺人们挤破头也要上春晚。一年又一年,无数明星在激烈的竞争中惨遭淘汰,俗称“被毙”。然而近些年来,随着春晚所遭受的质疑增多,它对明星的诱惑力也越来越小,很多大腕开始以“日程满”、“压力大”等理由拒绝春晚。
  与之相反,日益走向边缘化的春晚却“打开大门”,努力将过去因各种原因“毙掉”的明星拉回舞台,试图重现往日荣光。

急流勇退的与针锋相对的

  “我不会再上春晚了。”1月底,当被记者问及会不会上春晚时宋丹丹如是回答。
  这不是“不可一世”的春晚第一次被拒绝。
  1989年,一部《懒汉相亲》让全国观众记住了“魏淑芬”,宋丹丹也就此开始了与春晚的不解之缘。第二年,她和黄宏合作的《超生游击队》获得了满堂彩,小品中吐鲁番、海南岛、少林寺等包袱在其后的许多年里被影视综艺作品不断引用,至今让人难忘。
  她和赵本山的“山丹丹”组合更是在1999年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之后被观众们推崇备至,成为春晚最受期待的组合之一。
  在年复一年春晚节目的准备中,宋丹丹从未懈怠,直到2008年,她与赵本山合作的《火炬手》成了她在春晚舞台上的最后一次演出,这部小品中规中矩反响平平。
  也许正因为如此,她忍痛割断了和春晚的最后一丝缘分。她说,像赵丽蓉老师一样完美谢幕总好过狼狈离场。
  此后的每一年,宋丹丹都会被问到要不要上春晚,她一直说“不”。2013年她甚至还说出了“除非拿枪逼我,否则就再也不上春晚”这样的话。她说,我老了,黔驴技穷了。
  如果说宋丹丹是“急流勇退”,陈佩斯和朱时茂的退出则令所有人猝不及防、大惑不解——他们从1984年开始共参加了11次央视春晚,却在1999年突然消失。
  1986年,赵连甲和焦乃积创作了小品《自作自受》,并找来赵丽蓉、陈裕德出演,但这俩人根本搭不到一块儿去。此时陈佩斯进组,副导演袁德旺拿着本子找到了他。陈佩斯做了个假胡子,天天到“动批”服装市场观察路边卖羊肉串的小贩,最后《自作自受》更名为《卖羊肉串》亮相春晚,火遍全国。
  两年后,陈佩斯在排小品《狗娃与黑妞》时要求导演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这样小品就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喜剧效果会更好”,但他的意见没有被采纳。
  到了小品《警察与小偷》,陈佩斯提出单机拍摄的要求,由于那时已有电视墙,他认为单机拍摄营造的气氛会更好,结果导演还是删去了陈佩斯认为特别精彩的一段过场戏。1998年排《王爷与邮差》时,陈佩斯再次提出在小品中使用高科技,仍未被采纳。
  “一年一年的,我们提出的意见总是遭到拒绝,所以矛盾就变成针锋相对了。”这也是两人最后一次参加央视春晚。1999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因小品著作权问题将中央台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法庭,从此与央视决裂,再未登上春晚舞台。

一度消失的与前无古人的

  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拒绝,节目组也在努力试图改变饱受质疑的窘境,并初见成效——2月6日首次春晚大联排之后,相声《这不是我的》未播先火。
  这部相声应“反腐”之势而生,由80后演员苗阜、王声表演,陕西纪委提供素材。一时间,“敏感”、“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来之最”、“突破当年的‘领导冒号’”、“让春晚更有生命力”各种赞美和期待声不绝于耳。
  如果不是“春晚史上第二个反腐相声”的提醒,恐怕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在现实生活中长期备受关注的反腐题材,居然一直被央视春晚这个舞台拒之门外。
  人们关于“反腐”相声的记忆,仍停留在1988年的除夕之夜。
  当时的牛群初出茅庐,他和李立山表演了一部讽刺“领导”的相声《巧立名目》。相声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领导同秘书及同事吃了10只烤鸭后,不愿自己花钱,因此想了种种可笑的理由打报告。一次得逞之后,这个领导更加得意忘形,几乎天天巧立名目公款吃喝,最后被纪委调查却仍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领——导,冒号!为了纪念俄国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我们急需吃一顿烤鸭。”这句反差强烈的台词逗坏了观众,而“领导,冒号”也在当年春晚后也流行了很久,成为一句经典口头禅,现在仍被不少观众津津乐道。
  但就从那年后,春晚再无相声触及“反腐”题材。近年来,春晚语言类节目开始回避矛盾和现实,失去了讽刺的锋芒,不少作品只靠抄袭网络段子、嘲讽社会弱势群体滥竽充数。“只拿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开刀,让人笑得很勉强,即便讽刺也是隔靴搔痒,导致晚会质量下滑”,时有评论者一针见血地指出。
  27年后,《这不是我的》打破了这一禁锢。
  事实上早在4个月前,节目组就和苗阜、王声约下“反腐”的选题。他们主动联系陕西省委宣传部,根据对方提供的大量真实素材进行创作,将案例浓缩于相声表演中。
  “大家都说这在春晚舞台是前无古人的,审查的时候领导表示该说就说,不用回避,实事求是最好,这反映了整个社会开放包容的心态。”苗阜说。

擦肩而过的与乐见其成的

  除了反腐相声之外,春晚正努力将那些曾因质量外原因被自己“毙掉”的节目拉回舞台。
  就在去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将橄榄枝抛向了摇滚教父崔健。崔健向来被认为不可能和春晚产生联系,摇滚乐也一直是被晚会拒绝的节目类型。
  在去年春晚第一次联排的节目单中,崔健的《花房姑娘》却赫然在列。然而仅过了一天情况就发生变化,《花房姑娘》被毙了。
  崔健经纪人尤尤在微博上写道:“坚持他想坚持的,改变他想改变的,反正他不低头,他是崔健。”事后尤尤在接受采访时解释了崔健拒绝登台的理由——“因为我们不改歌词”。
  就这样,崔健和去年春晚擦肩而过。或许,他们都还需要渐进的时间。
    “我相信春晚的舞台上,早晚会有摇滚乐的!”对于春晚的改革以及未来,崔健乐见其成。
  同样需要时间的还有陈佩斯。近几年春晚舞台上,观众喜爱的小品越来越少,不少观众呼唤陈佩斯重回春晚。而在观众望眼欲穿十多年后,春晚连续两年向陈佩斯发出邀请,而陈佩斯的作品《好大一个家》也登上了央视。这些“眉来眼去”都意味着央视和陈佩斯“破冰”的开始,也许观众的期待不久就会实现。

春晚不再“小心眼”

  为了俘获更多年轻观众的心,在“开门办春晚”理念的影响下,节目组不仅努力促成老明星回归,也不断让新星登上舞台。
  2013年,继《星光大道》、《我要上春晚》、青歌赛、相声小品大赛等央视自己的节目比赛优胜者可以直通春晚以后,节目组又将目光转向了地方台选秀节目,这无疑是一大突破。
  在此之前,有幸登上春晚舞台的新星,往往是央视“自产自销”,诸如阿宝、李玉刚、西单女孩等。而地方台选秀所产生的明星,则被排除在外,尤其是李宇春、周笔畅等“超女”选手,尽管观众要求她们上春晚的呼声很高,却一直没有被重视。
  有关央视“封杀”超女的争议也一度在坊间沸沸扬扬,超女在晚会上常常被央视的镜头“遗忘”。如2005年11月11日晚,在央视转播的2008奥运会吉祥物发布会上,李宇春、张靓颖等五位超女受奥组委之邀,首次现身央视荧屏。但在一段长约5分钟的表演中,央视只给了超女们几个大远景,而其他演员基本都给了近镜头。在随后的重播中,超女的镜头干脆被剪得一干二净。
  如今,春晚的大门已向超女快男们打开,在今年已曝光的节目单中,李宇春的节目被认为是大制作。此前张靓颖、张杰也都登上过春晚舞台。
  央视春晚正在修正“小心眼儿”、“一家独大”等问题,放低身段的姿态有目共睹,也渐渐赢回了越来越多的认可。
  正如崔健所说,只要开放态度,降低门槛,更多好的音乐家自然就有了登场亮相的机会,春晚的收视率自然会提高。\
  长期以来,春晚以电视晚会直播的形式,占据几乎所有中央和地方电视频道,营造出全民观看和集体娱乐的“联欢”表象。值得庆幸的是,如今春晚正在变,不管是艺术作品的回归,还是艺术家的回归,其目的都是观众的回归。
  无论是明星的拒绝、观众的怒其不争,还是节目组“打开大门”,每个人的目的都是希望春晚成为一台精彩纷呈的晚会——它或让人捧腹,或令人潸然,陪伴每个人在全场齐声的倒计时中,有笑有泪地走完这一年,在窗外的鞭炮齐鸣和亲人的温暖问候中迎来新的一年。
  如果春晚是这样,那它一定不会被“毙了”,而是“酷毙了”。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