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报纸订阅 -- 免费试读 --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电击治网瘾:究竟是怎样的生不如死
  新华网 ( 2009-07-20 10:37:41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电击让孩子身心受到摧残。

    为了治疗网瘾,一些孩子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万剑穿心的感觉

    《国际先驱导报》实习记者赵敏发自北京
“13号室,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在那里第一次感受到了万剑穿心的感觉,被电击时真是生不如死。”曾亲历过电击治疗的小宇,现在听到13这个数字仍心有余悸。
    近日卫生部紧急叫停“电击疗法”后,以“电击治疗网瘾”闻名的杨永信网戒中心如今已成众矢之的。本报记者在几天内连续拨打该中心电话,但已经无人接听。

电流击向太阳穴

    据统计,目前中国3.38亿网民中,青少年网民就有1.6亿以上,而且存在不同程度网瘾的占10%。尽管国内尚未出台鉴定网瘾的科学标准,但已有300多家机构在按照各自的标准对网瘾患者进行治疗,治疗方式可谓“软硬兼施”。“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属于‘硬派’,是被动、强制疗法,是以暴制暴,”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专家顾问、华中师范大学特聘心理学教授陶宏开这样向《国际先驱导报》分析。
    电击刺激疗法,就是将被治疗者的不良行为与电刺激之间建立起条件反射,一旦这一不良行为出现就予以电击,使被治疗者产生厌恶体验。电击的主要部位是太阳穴,通过正负电极对大脑某一神经部位产生电击。
    “我对电击疗法持否定态度,”中青百年戒网瘾中心主任孔令中接受采访伊始便表明立场,“电击疗法主要是用于精神病人,不过现在越来越人性化了,即便是治疗精神病也很少采用电击治疗。”

“皮肤都被烧焦了”

    在“电击疗法”被叫停之前,杨永信曾解释称,对孩子使用的电流只是1—5毫安的微弱电量,远低于一般心理精神科数十甚至上百毫安的电量。但即使如此微弱的电量,尝试过电击的杨永信也曾坦言“那是相当的疼”。“电击让很多孩子身心受到摧残,是对孩子的二次伤害,”陶宏开表示,更多的孩子接受完治疗后,变得仇恨家长,报复社会,严重的甚至开始打骂父母。
    细看杨永信网戒中心的86项规定:“在治疗室不站军姿的”、“当别人做治疗的时候伸头看的”、“未经许可坐杨叔椅子”、“当杨叔问话的时候说话声音小的或不说话的”、“和杨叔或者班长狡辩的”等等,若触犯了这些规定,轻者罚款,重者电击。
    在被网友们比作“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网戒中心接受完治疗后,一个香港的16岁男孩回家和父母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告诉你们,我活着就是让你们痛苦的。从此我不读书,不上大学,不结婚,不生孩子,让你们断子绝孙。”
    为了保护孩子,小宇的父母不愿让他向记者提及过去那段痛苦的回忆。小宇只在接受陶教授的再治疗时表示,因为自己反抗最激烈,所以被电得也最厉害,太阳穴的皮肤都被烧焦了。

该取缔的不仅是电击

    为什么当电击成为孩子梦魇的时候,却被家长们视为救命稻草?许多家长至今仍然坚信电击疗法有效。孔令中解释说,电击治疗网瘾,更多的功效仅仅是让许多家长看到了不听话的孩子学会了电击下的屈服。
    “网瘾不是孩子的错,”陶宏开认为,导致青少年网瘾的三大原因是家庭教育不健康,学校缺乏真正的素质教育,社会文化不良影响。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治疗网瘾?陶宏开和孔令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词:量体裁衣。他们认为,要量体裁衣,分析出上网的根本原因,从本质上来治疗。“不管是电击,还是其他的药物、暴力治疗,都是表象上的,而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青少年的网瘾问题。”陶教授呼吁重视网瘾治疗的规范化,“我想问一下卫生部:难道只有杨永信的治疗方法不正确吗?其他300多家机构呢?有暴力的,有关禁闭的,这些都对吗?”

    推荐《国际先驱导报》博客:http://blog.sina.com.cn/m/xqdbhttp://xqdb.blog.sohu.com/

    《国际先驱导报》法律声明:本报记者及特约撰稿人授权本报声明:本报所刊其撰写的稿件和提供的图片,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有需转载者请致电至010—63073377或发邮件至ihl-market@vip.sina.com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07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两期,4开16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1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志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67179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