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16年二孩出生明显增加 2017年母婴安全形势严峻

2017年01月26日 10:20:0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视觉中国供图

    1月2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周年政策落地情况。国家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指导司司长杨文庄表示,2016年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一年,也是实施单独二孩政策的第三年,政策效应逐步显现。

    杨文庄表示,国家统计局根据1‰抽样调查,推算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生育水平提升到1.7以上。根据国家卫生计生统计数据,全年住院分娩活产数为1846万人,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政策的积极效应。

    二孩出生占比大幅提升

    “在育龄妇女总量下降500万左右的情况下,出生人口明显增加,二孩出生占比大幅提升,说明生育政策调整完善非常及时,非常有效。”杨文庄说,“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卫生计生统计数据,生育政策调整完善,带动了二孩出生明显增加。2013年以前,二孩出生比重在全年出生人口占比始终保持在30%左右。2014、2015年提升幅度就比较明显了,到2016年,二孩及以上在全年出生人口占比超过了45%。二孩比重增长主要是政策调整的原因,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数据在此是相当一致的。 ”

    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司长秦耕表示,2016年是落实全面二孩政策、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关键一年。面对累积生育需求集中释放、高龄孕产妇增多的新形势,广大医务人员夜以继日、默默奉献,努力提供优质服务,全力保障母婴安全,为全面二孩政策的顺利实施保驾护航。

    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达到1846万,较2015年增长了11.5%,二孩比例和高龄高危孕产妇比例明显增加。2016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到19.9/10万,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下降到7.5‰和10.2‰,在2015年基础上稳中有降。

    “孕产妇和新生儿突发情况多、病情变化快、家属期望高、救治难度大,对医务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秦耕说,“2017年,满足新增生育服务需求、保障母婴安全的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仍然繁重。”

    养育成本约束了生育意愿

    杨文庄表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养育子女的成本确实也在不断增加,压力很大。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以后,卫计委作过多次调查,这个问题进一步凸显。

    根据卫计委2015年生育意愿调查的结果,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家庭分别占到74.5%、61.1%、60.5%。照料压力、养育成本、女性的职业发展,以及追求生活质量等因素,对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约束增强了。

    有调查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我国家庭平均收入的近50%,教育支出是最主要的一个负担。托育服务短缺问题非常严重,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约50%的比例。在我国80%的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看护的。

    杨文庄表示,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许多家庭也由于这些因素在考虑推迟生育,或影响再生育的决策。同时,一些用人单位担心女性生育二孩提高用人成本,就业歧视问题也有所显现,一些地方女性产假、哺乳假等权益落实不到位。母婴设施缺乏,女性在兼顾家庭和事业发展方面,存在着很多的顾虑。

    “中央也高度重视,明确提出构建家庭发展支持体系,鼓励按政策生育。按照中央的要求,国务院40多个部门明确分工,推动任务落实。一方面,积极构建配套的政策体系,完善医疗、托育、教育、社保、税收等相关经济政策,加强妇幼服务体系建设,完善基本生育免费服务制度,加强儿童医疗服务供给。积极开展托育服务,大力推进学前和中小学义务教育均等化,开展相关福利制度的政策研究,完善促进性别平等的政策措施,保障女性就业、休假等合法权益,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杨文庄说。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各国在鼓励生育上,主要采取经济支持、提供托幼服务,还在女性就业方面提供一些便利和促进政策。但政策实施的效果一般有5到10年的滞后。”杨文庄表示,这也提示我们要在政策制定落实方面,加紧做、加快做。另一方面,也要大力加强新型人口文化和生育文化的建设,倡导家庭负责任、有计划的生育,摒弃重男轻女的陋习,把生育与养育教育结合起来,对子女的健康成长负责。重视家庭建设,尊老爱幼,夫妻共同承担养育子女的责任,不要把责任都推给母亲。也要健全完善相应的服务设施,关心妇女儿童发展,营造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

    补齐短板加强妇幼健康服务

    秦耕表示,针对集中在一些大城市的三级医疗机构产妇“一床难求”的现象,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全国各地都做了大量积极有效的工作。

    “去年下半年,我们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若干意见》,专门召开了会议进行部署,要求各地在充分摸清现有资源的基础上,调整存量,做优增量,补齐短板,提升能力。我们要求在一个区域内每千分娩量达到17张产科床位,假如达到这个值,基本上能够满足社会的需求。”秦耕说。

    “一是调整扩增,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挖掘潜力。我们通过助产机构的科室间、科室内床位的调整,来尽最大能力扩增产科床位。二是采取分级建档的制度,对孕妇进行风险评估,根据风险评估的结果来引导合理分级建档,假如在孕产期保健过程中发现一些高危因素或高危风险,助产机构可以给予干预和治疗,将孕妇转送到相应的三级医疗机构。”秦耕说。

    秦耕说:“三是联合互动,我们通过建立妇幼健康的联合体,通过远程会诊、对口支援等等,来带动基层的服务能力。也就是让孕产妇能够在二级助产机构保健和分娩,让他们心里踏实,生得好、生得安全。”

    “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里对妇幼健康体系的建设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新增8.9万张产科床位,争取在“十三五”前期加强妇幼健康服务体系建设,要加强危重孕产妇和新生儿救治中心的建设,确保转诊通道通畅,提升供方的能力。秦耕表示,“加强机构建设、补齐硬短板的同时,我们要补齐软、短板,加强紧缺人才的队伍建设。包括儿科医生、产科医生、助产士等等,希望在‘十三五’期间,增加紧缺的医务人员14万人,软硬结合提升我们的服务能力。”(记者鄢光哲)

【纠错】 [责任编辑: 袁馨晨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8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