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健康 > 正文

钟南山:如果非典再来一次,不会成为挑战

2013年02月26日 09:34:16
来源: 羊城晚报
【字号: 】【打印
【纠错】

 

    追问:如果“非典”重来

    国内已建立公共卫生危机应急体系

    广东省已建立传染病规范程序指引

    无论是依然独身的邓练贤遗孀朱秀娟,还是时常偷偷去妻子雕像前的叶欣丈夫,或是驻足回望的我们,看到“非典”的字眼,总是会如此感慨。

    2003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们陷入恐慌,陌生的病症,束手无策,接连感染,相继死亡……一片慌乱中,医院成了生离死别的战场。但也正是因为那些沉痛的代价,让现在的我们能够镇定地面对未来。

    历经十年发展,面对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我国已经能够高效预防,从“甲流”到禽流感,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应急体系已经建立,机制也更加透明,随着技术的发展,与疾病相应的疫苗也可以很快研制出来,可以说,这都是SARS带给我们的“遗产”。

  比起前些年,钟南山院士在一年年老去,他的嗓音更加和缓,人也更加消瘦,唯一不变的是他仍在为社会的进步努力争取着。已经是社会名人的他,有数不清的各种事务,但熟悉钟南山的人都知道,每周有两件事他是一定要坚持的:一是周三的大查房,二是周四下午的专家门诊。不论是多重要的会议,如果有病人需要,他一定会跑回病房。

  十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非典”,让钟南山这个名字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十年后,记者采访钟南山,评点“非典”十年,他欣慰地说:“我们有了很大的进步。”

  经验可复制,疫苗更可靠

  2002年12月22日,钟南山所在的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接收了一个来自广东河源的奇怪的肺炎病人,两天后,河源救治过该病人的8位医护人员全部被感染。这是钟南山接触的第一例“非典”病人。2003年春节后,非典病例剧增,钟南山出任广东省“非典”医疗救护专家组组长。他向广东省卫生厅主动提出:“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那一年,他67岁。

  “‘非典’来的时候是‘遭遇战’。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什么病源,也不知道怎么防御,于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迷惘。”钟南山借用军事术语,形象地打了个比方。而现在,经历了十年的发展,面对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我国已经能够高效预防。钟南山指出,从近年来发生的禽流感、猪流感(新甲流)两个疫情来看,“我觉得中国防治能力,公众的态度,对突发性传染病的认识,都更加理性了,政府这方面的准备更加充足。”这得益于SARS以后国家加强了疾控方面的投资,部署人力及研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此外,钟南山指出,国家也非常重视病源,一旦发现一些不明原因的传染病,马上就会进行检测,“这个方面,我看中国的水平不比国外的低!”钟南山肯定地说。

  “假若再次发生‘非典’,那么我们获得的经验完全可以复制。”钟南山说,以前需要一两周才能做出病原的测序,可现在技术发展了,只需要一两天就可以做出来。“一旦发现了一些不明原因的发烧、肺炎,或者带有传染性的疾病,国家很快就会隔离病源,并且进行基因测序分析,这样一来,疫苗就可以很快做出来,对抗疾病。”

  这十年里,建立了应急体系

  不过,2003年后,突然爆发的SARS又突然地消失了。钟南山透露,有科研工作者研究发现,SARS病毒仍然存在,但现在的传染性致命性都不强。“90年代的人和最近几年的人的血清中都发现了SARS抗体,所以SARS还有可能在特殊的环境下爆发。”钟南山认为,类似SARS的动物源性或者不明原因的传染病,并非自“非典”才有,只不过人们不大关心它,不大认识它。他指出,以前医务工作者遇到这样的情况,并不会努力研究原因。而经历了非典,一旦出现一两例不明原因的传染病,医生们便一定会搞明白病原,“这就是SARS带给公众、给政府的教育。病毒是一直存在的,所以大家要更重视。”

  其实,与非典类似的疾病在这十年里也有过,但中国建立了应急体系,于是良好地应对了公共卫生危机。钟南山说,抗击甲流,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2009年4月份,墨西哥发生甲流。中国立即采取了“外堵输入,内防扩散”的措施,用了不到半年时间,成功研制出甲流疫苗。2009年年底至2010年年初,有将近一亿老百姓接受了甲流疫苗的注射。钟南山说:“我自己也注射了疫苗。当然后来的甲流并没有大量地蔓延,所以将近一个亿的人接种疫苗以后,它真正的效力并没看得出来,但是我觉得,对这种突发性传染病,就应该这样重视预防,它的积极的处理是对的。”

  不过,对于当下的传染病防治体制,钟南山的评价仍然有所保留。记者问起目前传染病机制是否还存在像10年以前那样的瞒报情况?钟南山的答复是:“有,也没有。”他补充解释道:“有是说现在政府非常明确,发生传染病要及时通报;没有是指,可能有些省份、有些地方,对于及时通报疫情有顾虑。体制健全还需要一个过程。”

  防疫无国界,需全球协作

  “传染病是无国界的,一旦发生,就是全人类的事情。”钟南山说,这也是非典带给人们的教训。因此,传染病的防控是全人类的事,要全人类共同去做,而不是靠一个国家做。疾病发生时,应该提倡国际、境内境外的大协作,更快地发现病原,研究疫苗。

  非典实际上最早在中国发现,可是中国却保密不讲,于是耽误了研究。钟南山说,当时中国最先有非典病人,可以更好地做研究寻找对策,可是却秘而不宣,耽误了许多时间。“各个国家都有它自己的特长,大协作才能更快地解决问题。”

分享到:
( 编辑: 王志胜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2438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