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萤火虫放飞遭质疑 网友称是“用杀戮制造浪漫”

2017年08月07日 09:27:43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漆黑的夜空中,观赏萤火虫星星点点的亮光是一件浪漫的事,但很少有人知道,萤火虫发光是在求偶交配,如果此时将它们抓获,无疑是在阻止其繁衍。

  今年7月7日至8月26日,周至楼观台景区曲江农博园推出“萤火虫帐篷节”,其中一项活动为萤火虫放飞。这项活动引起了动物保护志愿者的关注,他们在网上发文抵制谴责这一活动,称其用杀戮制造浪漫。

  在萤火虫放飞现场,看到不少萤火虫死去,环保志愿者有点痛心

  放飞工具里有萤火虫尸体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曲江农博园,刚进大门即可看到活动安排:萤火虫帐篷节每周五、周六晚上举行共8期16天,工作人员称每晚9时在广场放飞,随后进入生态馆内观赏。记者来到放飞现场,仍可看到一个玻璃圆柱体放飞工具,在玻璃壁面和底盘的夹缝中可以看到上百只萤火虫尸体,周围的草坪中也可找到一些萤火虫尸体,生态馆内的走道和绿化丛中也有少量萤火虫尸体。

  “我们昨晚捡了几十只,今天早上就死了。”市民王先生带孩子来游玩,他们观赏了前一天的放飞活动,当时感觉放的并不多,放完后大家就开始捕捉萤火虫,他们也捡了一些给孩子玩,没想到过了一晚上就死了。

  据参加当晚放飞活动的游客称,当时现场还有售卖萤火虫的,一个小瓶子里装10只,一瓶卖30元,不少人都在购买。

  在萤火虫放飞现场,环保志愿者捡拾死去的萤火虫

  志愿者:放飞的萤火虫难成活

  “天将明”(网名)是一名动物保护志愿者,8月4日得知该农博园举行放飞活动后当即赶到现场,在与现场工作人员的攀谈中得知,这些萤火虫都是从外地购买空运来的,每年仅购买萤火虫就要花费20万元。随后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对话视频,工作人员确实如是说。昨日上午,“天将明”并未离开,准备等到晚上继续关注该园区的活动。

  昨日,西北环保志愿者组织在网上发布招募启事,招募志愿者前往活动现场保护萤火虫,称这种商业活动会导致很多人在利益驱动下大量捕捉萤火虫,导致种群总体数量下降,放飞的萤火虫因为离开原有栖息地很难成活。他们呼吁市民告诉身边人,不要去看萤火虫,同时前往现场发放保护萤火虫的宣传单。

  记者在萤火之森大厅里看到已经死了的萤火虫

  部分萤火虫种类非常濒危

  岳桦是江西赣州宁都县一位环保工作者,2015年国内兴起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关注到此事后他发起成立了民间保护萤火虫组织“萤火虫生态线”,目的就是为了抵制此类商业活动,同时关注萤火虫栖息地的生态保护。

  “萤火虫发光是为了求偶交配,放飞就是在阻止它们的繁殖。”岳桦说,萤火虫的繁殖周期非常慢,需要经过虫卵-幼虫-蛹-成虫四个阶段,品种不同周期也不同,有的几年一代有的一年一代,每年七八月份成虫长成,同时开始繁衍下一代,发光就是为了求偶交配,这种放飞活动就是在阻止其繁殖。

  岳桦说,江西赣州宁都县捕捉萤火虫的历史有十多年了,因为赣江源头植被茂盛,萤火虫比较多,有了市场需求后,一些“虫头”就会前往乡间收购,接到订单后通知村民去抓,然后分拣收购发往全国各地。今年行情不太好,6月份收购价为0.3元一只,这段时间需求量大收购价为0.5-0.8元。成虫的寿命为一周到两周,这种长途运输死亡率很高,放飞后基本没有能存活的。规模化捕捉会影响萤火虫的繁衍,部分萤火虫种类非常濒危。

  在萤火虫放飞现场,有人兜售萤火虫,10只30元

  商业用萤火虫大都为野外捕捉

  岳桦称,据他们了解,国内目前并没有规模化养殖的技术,市场上商业活动大都来自野外捕捉,人工养殖成本太高。虽然一些商家注册了人工养殖厂,但调查发现并没有人工养殖,去年他们和当地政府沟通注销了大部分的厂家,但还有一些厂家提前准备,搭棚子种植物,将抓来的萤火虫放在里面,冒充养殖的,工商人员无法分辨,自然没理由取缔注销。他们多次暗访发现,所谓的养殖场仍然在收购野生萤火虫。

  为保护萤火虫,他们起初试着和放飞活动主办方沟通,但大都不被理睬,后来又和政府部门沟通,但因萤火虫并非保护动物,政府部门之间易踢皮球。

  岳桦介绍,近几年从端午节到十一,全国各地都有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一般在暑假和七夕达到高峰,放飞活动以浙江、湖北、四川较多。今年目前统计的有60多场,包括沈阳、唐山、浙江等地,浙江湖州的已被叫停。

  活动主办方

  每晚只放飞两三百只 放飞时已接近寿命极限

  记者在萤火之森大厅里看到已经死了的萤火虫

  昨日,曲江农博园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举办萤火虫放飞及观赏活动主要是为了科普。现在大多数城市里的孩子都没见过萤火虫,他们希望通过这一活动让大家认识了解萤火虫,从而更好地保护萤火虫。

  相关负责人拿出一份营业执照和情况说明,称活动中的萤火虫来自江西一萤火虫养殖场,养殖场承诺所有萤火虫均为养殖的虫子,并非野生捕捉。萤火虫到达农博园后,他们将萤火虫集中放置在恒温27℃的空调房中,其中一小部分在景区放飞,大部分养殖在生态大棚内,这里植被丰富空气湿润,最适合萤火虫存活。

  “我们每晚只放飞两三百只,放飞时已接近其寿命极限。”该负责人说,成虫的寿命一般只有3-5天,运输过程需要3天,到了农博园放飞时基本上就接近寿命极限了。现场售卖萤火虫的商家属于第三方商户,并未经过他们准许,对此他们已进行了严肃处理。对于游客捕捉给萤火虫带来的伤害,他们将加强管理和安保,劝阻游客不要捕捉。

  对于萤火虫的购买数量和价格,该负责人称也就两三千只,成本投入主要在运输方面。

  萤火虫供应商

  有市场才会刺激萤火虫养殖发展

  曲江农博园出示的萤火虫供应商为江西赣州宁都县小布镇梦之恋萤火虫养殖场,昨日记者联系到该养殖场负责人,以公园办活动需要购买萤火虫为由进行了采访。

  养殖场一位姓何的负责人称,他们的萤火虫2元一只包邮,想要有效果需要购买几千只上万只,下单后第三天可以收到,他们会将萤火虫装瓶后运输,瓶内模拟萤火虫生长环境,保证到货时存活。

  记者希望告知野生和养殖的区别,该负责人说,是有区别但不太好辨别,野生的一般比养殖的发光亮度高,并称萤火虫其实就是一种普通的昆虫,只是因为会发光才显得比较特殊,近些年在城市不容易见到。他觉得正是因为有市场,才会促进萤火虫行业的发展,也才会刺激商家进行萤火虫养殖的研究,他们现在每年的产出量达几十万上百万只,他还准备8月份前往日本的一些专业学校继续学习萤火虫的养殖技术。

  “今年志愿者的抵制很强烈,实在不行我就不做了。”该负责人说。

  >>昆虫专家

  应遵循自然规律 以生态的方式进行观赏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李学燕博士介绍,从记者拍摄的照片判断,农博园放飞的萤火虫属于熠萤类。这类萤火虫从虫卵到成虫需要半年多时间,期间大部分时间是幼虫。萤火虫的生长对环境要求较高,喜欢植被茂密、湿润的环境,而且水质不能被污染。幼虫到成虫的生长过程需要吃蜗牛等小动物,如果是养殖的话成本会比较高,因为生长周期长,人工等成本较高,一些爱好者和专家做过少量研究,一两元钱应该包不住成本。

  至于这些年萤火虫的种类和数量是否减少,李学燕说,主观感受上是少了,这和城市的发展也有一定关系。但是否真的减少,由于没人统计过之前的种类和数量,所以无法判断。

  对于萤火虫售卖商提出的“有市场才会促进萤火虫的养殖和发展”,李学燕认为,萤火虫确实有观赏价值,但这种价值应该合理利用,最主要的就是遵循自然规律。不能像蝴蝶一样抓来放飞,因为蝴蝶养殖技术已经很成熟,生长周期也短,而萤火虫生长周期比较长养殖技术并不成熟,所以主张以生态的方式进行观赏。日本和中国台湾的模式为就地保育就地观赏,只有在科普时会进行少量展示,但也只有几只,不会出现成千上万只地放飞。

  记者赵瑞利 实习生张旖华 摄影陈团结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74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