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山区留守儿童:比起物质,更严重的是精神世界匮乏

2017年06月19日 09:35:48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原标题:【吾老吾幼·大山深处的留守】希望的童园

  一个人的坚守,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群人的参与,一种可以延续的制度,才能更有力地呵护留守儿童的成长。贵州铜仁思南县大园子村是央视记者蹲点的另外一个村子,在这里,两名年轻的女教师和一个有魔力的地方,给留守孩子带来了不一样的童年。

  在贵州省铜仁市的一个山村小学,记者见到了两个从县城来当幼教志愿者的姑娘,23岁的赵雪慧和21岁的陈露露,她们在这里当幼教老师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这个幼教班设在铜仁市思南县的酸汤小学,坐落在大山环抱的一个山坳里,生源来自附近山上的两个村子。现在班里共有36名四到六岁的小朋友。每个星期一是两位幼教老师格外忙碌的日子。

  赵雪慧:把小手放在桌子上,老师现在要检查什么呀?指甲。

  陈露露:没有剪指甲的小朋友过来排队剪指甲。

  陈露露:指甲怎么那么脏啊?

  雷杰:地扫干净了。

  陈露露:你在扫地,扫干净了。噢你在家里边帮爷爷奶奶扫地啊,真棒。待会儿老师发大红花给你好不好?除了扫地还干嘛?

  雷杰:跟爷爷奶奶上山了。

  陈露露:有没有放牛啊?也有啊。哇,怎么那么棒啊。

  雷杰:还有那么大的猪。

  陈露露:还有猪。

  雷杰:还有两个呢。

  酸汤小学的校长黎源告诉我们,最高峰的时候酸汤小学有700多个学生,2007年以前还有四五百人,现在小学部六个年级只有93人,学前班36人,加在一起只相当于十年前的四分之一。生源减少的重要原因,一是外出打工家庭尽量创造条件携子外出,二是农村人口的城镇化。

  思南县酸汤小学校长 黎源:就目前来说,家长对孩子的教育都比较重视。他们今天挣钱也是为了孩子的明天。有的放弃了到远方去挣钱的机会,就近打工,也能带孩子。带出去的孩子也多。还有就是现在农村人口城镇化现象,有很多人外出打工挣了钱了,他就把自己的住房啊就购在城里边,这样他就把小孩带到城里边去上学了。

  条件好一些的家庭都把孩子接出去了,留在村里继续读书的孩子60%以上都是留守儿童,有很多家庭是村里的贫困户。生活的重压,让留守的爷爷奶奶们没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孩子,也没有能力对孩子们进行启蒙教育。过去学校没有开设幼教班的时候,一年级的老师往往要花一个学期的时间,来对学生们进行最基本的生活常识教育和卫生习惯的养成训练。

  2013年贵州团省委和贵州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决定,将村级学龄前教育作为希望工程的一个新试点,并把这个项目起名叫做“爱心希望童园”。

  思南团县委副书记 王娅:2013年12月份开始在全省发起筹集自建,当时是每一个希望童园筹资4万元。它是向社会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募集社会资金来实施的,在全省第一批实施是5个县市,100个希望童园,思南是25个希望童园。县一级财政就匹配基础设施。一个希望童园两个幼教志愿者,由团县委这边进行招募。

  赵雪慧和陈露露就是在那时看到了团县委的招募启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并在2014年3月新学期开学的时候,被派到了酸汤小学的希望童园。

  赵雪慧:我们过来的时候,学校只给了我们三间教室,什么都没有,就空白。

  全县第一批25个希望童园需要50名幼教志愿者,每人每月发放1500元生活补助,一年就是36000元,加上保险和培训费用,项目最初投入的4万元几乎不剩什么。而第一批童园试点村离县城都很远,志愿者们只能在当地住宿。以前从来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雪慧,和离开农村已经很多年的露露,刚来酸汤的时候,也被这里艰苦的生活条件结结实实地来了个下马威。

  赵雪慧:之前我们俩刚开始来的时候,住了差不多两年吧,那个木房,已经推掉了。

  陈露露:两层楼的那个木房,到晚上还有老鼠。

  赵雪慧:每天晚上都有老鼠吱吱吱。

  陈露露:我们第一年来的时候下大雨,那天下大暴雨,我们晚上睡的时候,木房子那个瓦就直接掉我们床上了。

  赵雪慧:然后漏雨,还停电,然后我们两个直接在床上抱成一团。

  陈露露:那天晚上我就跟她一起睡的,然后第二天村党支部书记就让我们校长重新给我们安排宿舍,然后校长说你们两个到我的校长室里边睡吧。

  在来酸汤之前,赵雪慧已经在铜仁一家幼儿园工作了一年多,一个月的收入是两三千元,报名来当这个志愿者,本意是想回思南县城留在父母身边。18岁的露露当时还没有从幼师学校毕业,为了来这里,放弃了在县城一家幼儿园实习的机会。这里的艰苦条件,远远超出了她们的预期,两个姑娘都想到过放弃,可最终却都留了下来。露露说,她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童年的感觉。而雪慧则是在和孩子们的接触中,渐渐下定决心要留下来。

  赵雪慧:刚开始来的时候,因为我之前一直在铜仁市里边,那些孩子完全不一样。我刚开始来的时候,孩子们坐着就坐着,他不会说像城里的孩子会到处跑啊,你得说很多遍不要跑了。他就坐着,然后你问他什么,你跟他互动,他完全就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你,感觉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

  雪慧不理解,为什么这里的孩子在最活泼好动的年纪只会呆呆地坐着?为什么不愿意和人说话?为什么好像不太懂得如何与人交流,更不懂怎么倾诉自己的情感?她和露露开始在放学后一家一家去孩子们家里家访,寻找答案。

  赵雪慧:通过家访,还有和一些家长沟通,才知道很多孩子都是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爷爷奶奶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给他煮饭,喂他吃了之后就上山务农了。一到六年级的孩子就来上学了,六岁以前的孩子就只能在家里。如果周围有小孩还好,可以几个孩子一起玩。如果周围没有小孩那种,整天就在家里,农村的家庭都会养狗,要么就是孩子和狗在家里面作伴儿,爷爷奶奶从山上回来之后,忙了一天嘛,累嘛,就煮完晚饭,吃了之后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也不会说跟孩子聊一聊,说你今天干什么了呀?不会听孩子诉说一些东西的。

  雪慧还发现,因为大人觉得经常打电话花钱太多,孩子们也很少有机会跟外出的父母通话。在城市里很普及的智能手机、视频聊天软件,这些山村里的留守家庭也大多没有机会接触。这里的孩子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就像是被周围的大山重重阻隔,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也极其匮乏。

  赵雪慧:带了他们一两个星期之后,我是感觉我已经很努力在教了,然后那天就问他们,我就说你们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呀?我以为这个问题是很普遍的一个问题嘛,随便一个孩子他都能给你答一大堆出来。然后这些孩子只是很愣地、很茫然地看着我。我刚开始问的是你们的梦想,他们不知道梦想这个词,他们根本不知道梦想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就换了一个方式,我说你们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呀?然后他们就回答我,我长大以后想去打工。啊,当时气得,有一种恨铁不成钢那种感觉。然后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去打工?然后孩子们就回答我,因为爸爸妈妈也在打工。当时真的,我的眼泪差点儿飙了,就觉得,感觉他们好像真的很缺少一种关爱。

  和孩子们的接触,让雪慧觉得,对这些山村留守儿童来说,比起物质上的匮乏,更严重的是他们精神世界的匮乏。

  赵雪慧:后来我就决定留在这儿,想把他们带好。因为我觉得没有物质上的东西,可以争取。但一些精神上的东西必须得有。

  为了打开孩子们贫瘠封闭的精神世界,两个姑娘首先从改造环境入手。她们在童园三间教室的外墙涂刷了蓝色天空和彩虹图案,走廊上面钉了可爱的太阳花挂饰,教室的四面墙壁都进行了装饰,就连天花板上都没有放过。

  刚开始孩子们看见这教室上面画了一些小动物啊,图案啊,就感觉从来没见过。哇,好漂亮啊,很惊奇那种感觉。

  为了给孩子们上美术课、手工课、活动课,她们自制了很多教具。因为没有钱,很多东西都是废物利用、就地取材:没有橡皮泥,她们就挖来泥巴,没有手工纸,她们就去收集废弃的纸箱和包装纸、瓦楞纸……

  赵雪慧:你看这些泡沫也是,学校不要了的,我捡起来了,堆在这儿。我觉得以后肯定能用上。废物利用嘛,就是比你去买好多了。

  记者:我觉得你是废物利用女王,你们现在那个教室上面,洒满什么爱的那个图案。

  赵雪慧:啊,那个也是我自己做的,因为食堂有放鸡蛋的那个蛋托嘛,直接丢了,我看见之后就说,你给我留着,然后他就给我留着。我就自己把它上颜色,那个字不是我写的,是我爸写的。

  在教室旁边的活动室里存放着很多雪慧和露露亲手制作和淘来的教具,看到这些教具,也就看到了三年来两个姑娘给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带来的一段不同以往的童年。

  在那次学生家访以后,雪慧和露露建立了班级的QQ群和微信群,经常把孩子们上课、搞活动的图片和视频发到群里,有时候还会特意录一段发给班级里留守儿童在外打工的父母。

  陈露露:孩子知道我们平时在跟那些家长接视频嘛,他也会跟我们说,老师我可以跟我的妈妈接视频吗?我说为什么要跟妈妈接视频啊?我故意问他,他说我想妈妈了。

  三年时间,两个姑娘用自己的热情为孩子们打开了一扇认识更广阔世界的大门,为他们的精神世界注入了新的内容。现在,童园里的孩子们再也不会像他们刚来时那样,呆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会动不动就哭;不会用躺在地上打滚的方式表达诉求;更不会连上厕所都不会说只会叫妈妈……这间外墙上有蓝色天空和七色彩虹装饰的教室总是学校里最喧闹的,孩子们会在教室里大声说、开心笑。

  而雪慧和露露也收获了一段最难忘的青春。

  记者:这个椅子是当地的吗?

  赵雪慧:对,就在那个山上,那里叫杨家庄,他们那儿是我们思南县盛产藤椅的地方。之前在那儿有一个小姑娘在我们学校,她爷爷说老师我给你编了一个藤椅。我说你干嘛呀,不要。他直接给我放寝室,他说哪有不要的,走了。

  在第一批试点后,思南县团县委向社会募集资金,将全县由社会募资捐建的“爱心希望童园”数量增加到了42所。铜仁市也从2014年秋季开始,在全市达到十个以上幼儿入园要求的村全面建立公办的山村幼儿园,并从2016年11月份开始,对所有希望童园和山村幼儿园的入园儿童实行免费营养午餐。而山村幼儿园的教师仍由幼教志愿者担任,更多像雪慧和露露一样有志于山村幼教事业的志愿者走上了这个岗位。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357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