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成都多面“友善之墙”关闭:衣物难继 运营捉襟见肘

2017年04月10日 09:32:10 来源: 四川在线

  “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多余的衣服挂在这里,有需要的也可以随时取用”——去年年初,成都多面“友善之墙”在牛王庙、宽窄巷子相继出现。作为旧衣回收的新兴方式,“友善之墙”在推出伊始,受到一致好评。然而经过一年时间,成都多面“友善之墙”已关闭,而依托于超市的三处“友善之墙”也经常一天也收不到一件衣服。

  从最初每天上百件衣服的捐赠量,到如今关闭“友善之墙”,负责牛王庙“友善之墙”的志愿者谢尔(化名)道出其中缘由:“没有人力、财力、时间成本。”

  这也折射出回收衣物的困局。民政部数据显示,每年全国废旧纺织品生产量约2000万吨,而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率不到15%。旧衣回收,难在哪里?

  成都商报记者 颜雪 实习生 彭婕 摄影报道

  现状

  多面“友善之墙”已关闭

  牛王庙点:运行半年后于去年8月关闭,蓝色墙面也被重新粉刷。

  宽窄巷子点:只剩下挂衣铁杆。附近保安表示,墙“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WOWO超市外:还存在,但相较于去年的“火热”已经明显淡化。

  4月初的成都天气慢慢转暖,在成都工作的林一(化名)开始收拾衣柜,多出来的两大袋旧衣,是她这一次“断舍离”的对象。相较于所住小区楼下现成的衣物捐赠箱,林一还是首选去年刷屏朋友圈的“友善之墙”。

  “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多余的衣服挂在这里,有需要的也可以随时取用。”时隔1年多,林一对“友善之墙”的功用记忆犹新,从地铁2号线牛王庙站C口出来,不到10米就应该是醒目的蓝色“友善之墙”。然而这一次出站,林一懵了,“墙还在,但东西都不在了。”原本的帐篷、衣架和衣物都不存在了,墙上蓝色房子的涂鸦也被草草抹去,依稀看得到痕迹。

  林一不晓得的是,在去年年初陆续开设的5处“友善之墙”,历经1年后际遇各有不同:最为出名的牛王庙那处“友善之墙”,已经在运行半年后于去年8月关闭,蓝色墙面也被重新粉刷;位于宽窄巷子明德医馆旁的“友善之墙”上只剩下挂衣铁杆,附近保安表示,墙“消失”有一段时间了;目前唯一运行的是三家WOWO超市外的“友善之墙”,四川哦哦超市连锁管理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周晴勤介绍,虽然仍存在,但相较于去年的“火热”已经明显淡化。

  三处“友善之墙”的情况各有不同,WOWO超市外的“友善之墙”由企业设立,宽窄巷子外的“友善之墙”由德兰光明慈善基金会与明德医馆主人协商后设立,牛王庙路口的“友善之墙”则是由几名学生设立。

  困局

  志愿者:运营已捉襟见肘

  成本高:第一次寄送到甘孜州石渠县的30箱衣物,光是邮费就接近3000元。

  缺人手:每人都有自己的事,很难专门做这件事。原本40个志愿者只剩7个。

  热情消退:一些WOWO超市外的“友善之墙”经常一天收不到一件衣服。

  谢尔是牛王庙“友善之墙”最早的志愿者之一,也是同名微博“友善之墙”的管理者,从火热时收到上百件衣物捐赠,超过40个志愿者,到最后7个志愿者管理摊点,时间仅仅过去半年。从每日运送衣物到定期寄送衣物,从帐篷灯泡到管理人员,全部都是民间自发组织。运营初期,谢尔还觉得可以坚持下去,但到了后期,就感觉到捉襟见肘。

  谢尔说,收到衣物捐赠后,第一次寄送到甘孜州石渠县的30箱衣物,光是邮费就接近3000元,虽然这笔费用最后全部由对方买单,但这样的情况并非每次都能遇到。“比如第二次天回镇的寄送衣物,就是志愿者自己送去的。”谢尔说,每天照看、整理衣物的人力成本、精力成本,让原本就松散的自发志愿者迅速消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谁又有那么多时间来专门做这个事?”去年8月份,原本的40个志愿者只剩下7个人。在协商之下,他们做出了决定:不再管理牛王庙“友善之墙”。“灯泡本来是附近老板免费提供的,一次连灯泡都被偷了。”谢尔有些伤心,哭了一场。

  和牛王庙不同,宽窄巷子“友善之墙”和WOWO超市“友善之墙”并不负责外地运送,而是自送自取。设立宽窄巷子“友善之墙”的德兰光明慈善基金会活动负责人陈艳透露,爱心墙活动只是暂时取消,等待墙体修缮完毕,会根据墙体位置考虑是否重建。

  相较于牛王庙苦恼的经济成本,去年1月份设立的WOWO超市“友善之墙”唯一要担心的是捐衣热情的消退。周晴勤记得,“一开始员工、顾客都拿出衣物来挂上,保守估计上百件,也有很多人自取衣物。”这样的热情没能保持多久,如今,一些WOWO超市外的“友善之墙”经常一天收不到一件衣服。

  新闻透视

  “友善之墙”背后: 全国旧衣回收之难

  经济成本、人力成本、时间淡化、场所改建……“友善之墙”遇到的旧衣回收困扰,只是全国旧衣回收困局中的冰山一角。民政部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废旧纺织品生产量约2000万吨,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量约为300万吨,仅占比15%。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和北京服装学院给出了更直接的数据,在北京,63%的人群处置旧衣物方式是堆放家中衣柜;58.8%人群处置旧衣物方式是捐灾区和慈善机构。

  破局探索

  企业参与旧衣回收?

  公益组织从事旧衣回收业务,确实面临着人力、资金等困难。如今,越来越多的商业机构开始参与到旧衣回收之中,这或许能让旧衣回收的艰难状况略微缓解。

  从2013年开始,服装品牌H&M就在全球开展旧衣回收计划,在中国大陆任一门店每捐出一袋服装,可以获得一张八五折优惠券。H&M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初,中国大陆地区回收的旧衣物已超过1500吨。

  今年3月份,京东公益物资募捐平台宣布正式上线闲置物资捐赠新功能,覆盖北、上、广、深四地。只要市民家中有闲置衣物,就可以在京东页面一键呼叫小哥安排上门取件,将回收衣物捐赠给公益组织。

  今年3月份开始,创业公司飞蚂蚁已经在成都开通微信平台预约、上门收取旧衣。这些衣物将会被送到分拣工厂统一分类。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28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