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高职生志愿者:春运中的梦想与光荣

2017年02月13日 09:26:2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高乘141班黄莉莉(前)等几十名同学在长沙火车南站参加春运社会实践,今年,这所高职共有420名学生参与春运志愿服务。徐敏/摄

  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运管132班李宁同学毕业后,在岗位上教母校学妹学习售票业务。徐敏/摄

  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大学生张艳泽在整理卧铺被褥。今年,该学院有500余名大学生助力2017年铁路春运。张玉鹏/摄

  “请问有垃圾吗?收一下垃圾。” 从上海开往怀化的K1373列车上,20岁的实习乘务员周翔当天值夜班,检查完备用品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卫生打扫。

  此时,将近23:30,车厢内已有鼾声响起,走廊已被无座的乘客挤得看不到地面,举目望去,只能看到一张张疲惫的脸……有的乘客会勉强睁下眼收一下桌上的垃圾,有的觉得被打扰颇为不满,嘴里嘟囔着:“这么晚了扫什么扫?”

  周翔耐心解释,然后收拾完垃圾立即“撤离”。为了不打扰乘客,他尽量轻声询问,闪转腾挪,必要时得高举着垃圾袋挤过“人山人海”。打扫完车厢内,还要清理气味难闻的厕所、烟头遍地的车厢连接处,一节长约25米的车厢,有时得花20多分钟才能打扫一遍,出一身汗。

  “为了让乘客舒服点呗!在垃圾堆里睡觉,你会觉得不舒服啊。” 对此“都习惯了”的周翔,其实才上岗16天,还是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是春运志愿者大队伍中的一员。

  和周翔同一所学校的420名学生,在1月4日就踏上了春运志愿服务的征程。此外,还有来自辽宁轨道交通职业学院、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等多所高职院校的千余名学生志愿者,正在这场40天约30亿人次的大迁徙中,贡献着,也成长着,有着属于他们的光荣与梦想。

  “没跑过春运,就不算是合格的铁路人”

  “没跑过春运,就不算是合格的铁路人!”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电气化铁道技术专业的大三学生杨杰钧言语响亮,已是一位“准铁路人”。

  由于父亲也是铁路工作者的缘故,杨杰钧几乎是在铁路边上长大的,经常跟着父亲去工作,有时还不得已跟着父亲出差。“我爸推着仪器在铁路上检测,我就在旁边跟着看,就这样顺着铁路走了好远好远,几乎都要走不动了,就闹着要我爸背。但因为他要继续作业,就让我坚持……”杨杰钧说,那时候他就觉得铁路工作实在太累,以后绝对不让我做这一行。

  “每次,我爸因为春运不能回家过年时,我和我妈就会看各种有关铁路工作的报道,他也会打电话给我们讲工作中的故事,渐渐觉得他的工作真的很光荣。”长大后的杨杰钧,在2014年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

  同为“铁路二代”的张艳泽,也在同一年考入了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专业,“从小到大天天看着火车从窗外飞驰而过,对火车、铁路有种特别的感情”。

  但真正学起关于铁路工作的专业知识,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初学时觉得很有亲切感,一切都那么熟悉。” 张艳泽说。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学习的深入,路基、道床、轨枕……一个个专业名词也随之涌来,张艳泽感到茫然和吃力,“原来一条铁轨里还有这么多门道!”

  周翔在大一时甚至想过“自暴自弃”,文科出身的他对动车机械的学习,尤其对电工、电路图等一窍不通。于是,他经常泡图书馆,请教老师,反复练习……让他欣慰的是,最后实训成绩拿到了80多分。现在他也有自己的“小目标”,那就是将来在动车技能比武大赛上拿奖。

  不少人对高职院校存在着“傲慢与偏见”,认为高职是差生的“集中营”,是个“混日子”的地方。但事实上,那里也闪烁着梦想的光芒,也有着一群正在为梦想、为未来努力的人们。

  春运试练“傻了眼”

  随着春运汹涌而至,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高职生带着他们的一腔热情以及几年间的学识和技能,也开始了春运志愿服务工作,但第一天就有一众人“傻了眼”。

  天蒙蒙亮时,辽宁轨道交通职业学院的大二学生秦阳就急匆匆来到沈阳站,她将承担该站某入口的手检工作。第一次穿上安检人员的制服时,秦阳感觉自己“简直帅呆了”,走起路来都感觉威武了几分。

  但很快,秦阳就兴奋不起来了。

  当天早上7点到下午2点,秦阳“手检”了6000多人。“手检”不像往常用安检仪器一扫即可,而是要用手去检查乘客的衣兜等部位有没有夹带违禁品,这意味着安检更为严格,也意味着她要询问、弯腰、抬臂等重复6000余次。

  “收工后连饭都不想吃了,回去躺床上就睡着了。晚上醒来时,后背、腿、腰都不能动,一动就特别疼,嗓子也哑了……”看着朋友圈中小伙伴们吃喝玩乐“晒幸福”,秦阳当时觉得自己简直是“自讨苦吃”。

  而在K1373列车上,周翔最初也很煎熬。从怀化到上海1801公里,车上有2000余名乘客,往返一趟需要60多个小时,周翔和他的师傅8小时轮流倒班。

  天黑时,窗外的风景被吞噬在化不开的黑暗中,周翔干坐在两平方米左右的列车室里,没有手机,没有书,没有任何可消遣的东西,睁着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只听得到火车咣当咣当前进的声音……刚开始值夜班时,周翔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仿佛一个要窒息的人挣扎着,却抓不到任何东西。

  “想睡但不能睡。一有睡意我就去打扫卫生,或者去车厢连接处吹吹冷风。” 在周翔以往的认知中,他觉得这份工作很轻松,事实证明他想得“太天真”,“有时吹冷风时好想哭啊!真的真的太心酸了!”

  在这些志愿者中,很多都是第一次参加春运志愿服务工作,最初都或多或少有些“水土不服”,各有各的艰辛和煎熬。对家在广西,工作在湖南的大三学生黄莉莉来说最“艰辛”的是,“大年初一至初三正好轮到我上班,离家这么远,不能回去了。”送这么多人回家团圆,而这成为她第一个不能回家的新年。

  因为责任,所以光荣

  而如今,对他们来说,每一天工作,更像是一段新鲜的旅行。

  “每天会遇到很多人,其实你仔细去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有的就特别逗,比如,今天有位男士过安检时给他女朋友说‘媳妇儿,那女孩摸我腰’,瞬间大家都笑了。”虽然每天仍然很累,但秦阳渐渐从中找到了乐趣,每天下班后和同伴们分享当天新鲜的人和事,已成为她们之间默契的“茶话会”。

  从苦到甜,从不适应到适应,这群高职志愿者,在这短短十几天内,大多都已找到了工作的状态,并还“较起了劲儿”。

  “有人与我说,你检查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得了,何苦把自己搞得这么累。但万一有人带了违禁物品上车造成不好的伤害,大家怎么开开心心回家过年?”秦阳渐渐明白这不仅是次志愿服务,更是对自己责任心的考验,“对自己的工作认真负责,就是对别人负责。我多一分认真,乘客就多一分安全”。

  有句话说,所有感情,最后考验的都是人性中最忠厚善良的部分。大概所有的工作,最终考验的也都是各自的责任感。

  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刘鹏,在南昌车站负责售票。前几天,一位农民工模样的人多次到窗口询问是否还有返乡的车票。

  “不好意思,这趟车的车票卖完了。”

  “那另一趟呢?”

  “不好意思,也卖完了……”

  看着这位农民工的眼神从焦急的期待一次次变为失望,刘鹏也是心急如焚,立刻主动帮他查找换乘线路。“一想到那些在外打拼一年却买不到票回家的人,我比他们还着急。如果能帮助更多的人回家,我不回家过年心里也是开心的。”事实上,为更好地做好志愿工作,刘鹏的确主动放弃了春节回家团聚的机会。

  今年春运将持续至2月21日,这群95后春运志愿者的“铁路工作”也将继续下去,并且可能会永久持续下去。他们虽说都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但因为责任,平凡却光荣着。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宝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772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