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邱季端回应捐赠风波:我都还没捐,何来赝品?

2016年08月04日 09:31:50 来源: 厦门日报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知名校友邱季端拟将其收藏的6000件古陶瓷捐赠给母校的消息,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有人为之叫好,也有人发出质疑,认为捐赠的藏品真伪存疑。

  昨日,邱季端在厦门接受厦门日报独家专访,首度通过家乡的媒体回应网上质疑,同时,也透露他搜集这些瓷器的心路历程以及捐赠始末。

  回应质疑

  “想质疑,也应该先看到实物吧?”

  7月13日,北京师范大学举行捐赠仪式,邱季端将自己收藏的6000件古陶瓷捐给母校。校方宣布将在此基础上建立古陶瓷博物馆、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消息出来后,网上有人质疑,邱季端所捐赠的陶瓷器为赝品,并不是真的古代文物。

  “我只是答应了要捐6000件古陶瓷给母校,藏品还没有真正亮相,捐赠目录也还没出来,甚至连图片都未曾公布,而一些质疑者,没有见到捐赠实物,仅凭猜测和网上流传的几张照片就妄下结论,这是非常草率的。”邱季端对厦门日报说,“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收藏捐给母校做研究,这难道有错吗?即便要质疑,也应该先等看到实物吧?”

  藏品要“过四关” 才会捐给北师大

  按照邱季端和北师大方面的设想,捐赠的古陶瓷,将陈列在北师大新建的古陶瓷博物馆。“修建博物馆是一件很严肃的事,需要严格走流程,经得起考验。”邱季端说,捐赠藏品同样需要经得起考验。“6000件不是小数目,光是挑选就需要费很大的工夫。更何况它们的分类、分期、拍摄、鉴定、编号、运输、入库、编著说明以及陈列设计和展出,一定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邱季端说,“为妥善做好这次捐赠,我们打算一批一批地操作。”

  邱季端说,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挑选。在承诺捐赠之时,他就已经做出决定:正式把藏品移交给学校前,将严肃把关,务求把能真实反映各个历史时期社会风貌的古代艺术品捐献给北师大。

  邱季端预备了四道鉴定关卡:“首先,我会在自己所有的藏品中亲自挑选一遍;接着,请一些高水平的藏家朋友再挑一遍;之后,再请国内外知名的瓷器专家来鉴定一下。” 邱季端说,人工鉴别后,还会使用仪器鉴定,“主要是通过古陶瓷自然老化痕迹科技鉴定和拉曼荧光谱设备鉴定。”公开资料显示,这两种技术都是业界比较权威的古陶瓷科学鉴定手段。

  想先挑出60件藏品

  邀请质疑者一起鉴别把关

  “我想先挑出60件藏品,即打算捐献的古陶瓷的1%,请许勇翔先生一起过目,帮助把关。考虑到先生已经退休,车途劳顿不便,我们想先发60件藏品的照片请先生严格把关,以免混入仿品和赝品。”

  邱季端提到的许勇翔,是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流散文物管理处原处长、知名文物鉴定专家,此前,许曾经公开质疑过邱季端藏品的真实性。邱季端说,已经委托上海博物馆的朋友,将上述意向转达给许勇翔。

  藏品由来

  驱车十几万公里“寻宝”

  多从名家后人处购得

  网上的质疑中,有不少针对的是邱季端藏品的由来——“怎么会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藏品?”

  邱季端告诉记者,他目前的各类藏品,分布在厦门、漳州、香港等地的六个库房。这些藏品,是他花数十年时间,一点一滴从30多位名家后人那里购买来的。尤其是最近几年,驱车十几万公里,数十次亲往浙江、安徽等地,寻访徐寄庼后人,不吝巨资寻找徐寄庼的珍藏——资料显示,徐寄庼是民国时期上海的金融业巨子,著名的收藏家。

  邱季端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徐寄庼的儿子徐鸿庆,后来逐渐深交。在一次次陪伴徐鸿庆钓鱼、喝酒之后,徐鸿庆慢慢向他透露,其父生前的藏品,还有不少存世。邱季端提及,希望能为徐寄庼办展览,让这些藏品发扬光大,这让徐鸿庆深受感动,表示愿意无偿捐赠;不过,邱季端最终仍坚持花钱购买。

  后来,邱季端得知,徐寄庼的藏品还有一部分散落在徐家原来的两位仆人和一位管家那里,于是,他又到安徽、浙江等地农村,几经辗转,逐一拜访并说服这些耄耋之龄的老人或其后人,得到他们的理解与支持,从老宅的地窖中发掘出藏品。

  上述经过,昨日厦门日报从原苏州职业大学副教授朱熙炎老人处得到证实。朱熙炎是邱季端的同学,多次陪同邱季端四处搜集民间藏品,基本上见证了其搜集徐寄庼藏品的全过程。

  他清楚地记得,2014年5月14日,邱季端来到原来徐家的仆人黄先生家中拜访,90多岁的黄先生坐在沙发上,70多岁的邱季端坐在板凳上,邱季端用真诚打动了对方,对方不仅拿出藏品,还介绍了另一位徐家仆人给邱季端认识——昨天下午,朱熙炎将邱季端与黄先生对话的这张珍贵照片,发给了厦门日报记者。

  2015年1月2日,邱季端兑现了自己对徐家后人的承诺,在厦门青少年宫举办了“徐寄庼典藏展”,引发了强烈反响。“六十载蛰伏盛世重光徐氏典藏惊华夏,千万里求索明珠再现邱公诚意感上苍”,朱熙炎认为,徐寄庼藏品散落四处数十年后,能重见天日,这是一个奇迹,当时,他就和另一位同学即兴写了一副对联,表达对邱季端“寻宝”付出艰辛的敬意。

  捐赠始末

  为什么会想到将古陶瓷捐赠给北师大?

  邱季端也向厦门日报详细介绍了经过。

  7月初,82岁的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来到厦门指导一个国际文化交流项目。作为黄会林上世纪60年代的学生,邱季端早早来到机场接机,并请黄会林吃饭。邱季端说,席间,黄会林问起了他的收藏,并透露说,北师大近期有扩建学校博物馆的打算,问他是否可以捐赠一些珍藏。

  邱季端认为,大学是这些藏品最好的归宿,一方面可以公开展览,供世人参观,另一方面,可以作为学术研究之用,最大程度地发挥藏品的作用。“我就觉得,自己该尽一份责任,能捐多少捐多少。如果有大学需要,我愿意捐出去,更何况是自己的母校。”邱季端说。

  与北师大一拍即合

  将再分批捐1000万元资金

  黄会林回到北京后,立即向校领导汇报了邱季端的想法。随后,邱季端到北京办事时,北师大校领导又和他谈起建博物馆的事,双方一拍即合。7月13日,北师大就举行了捐赠仪式。

  邱季端说,捐赠一事引起争议后,家人劝他放弃,但他却说服家人。“我认为这件事是对的,没有损害国家和学校利益,我就要坚持做下去。” 邱季端说。

  此外,邱季端还透露,他此前也已允诺,将分批捐款1000万元给北师大,作为北师大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的启动基金。

  有外界质疑说,邱季端捐赠藏品给北师大,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和名望,从而让剩余的藏品卖出高价。对此,邱季端回应说,自己做收藏,只是为了弘扬民族文化,而不是为了赚钱,他历来都是“只买藏品不卖藏品”。

  邱季端其人

  办公室很简朴 做公益很大方

  一套布艺沙发,两幅字画,三件艺术品,书桌上的一摞书,以及多个捐资助学、乐善好施的牌匾、证书,大体就是邱季端位于厦门观音山商务区办公室的所有摆设。简朴乃至于有些简陋——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在香港和内地都颇有名望的富商的办公室。据说更多助学和扶困的牌匾,还在他位于海沧的办公室里,而那间办公室也一样的朴素。

  年逾古稀的邱季端身穿蓝色短衬衫,精神矍铄。在和厦门日报记者交谈的两个小时里,始终神情和善,彬彬有礼,只是在谈及中国古文化保护时,突然慷慨激昂;说到因为捐赠事件带来的困扰时,有些黯然神伤。

  邱季端1942年8月出生于福建石狮,1962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73年赴香港定居,先后做过杂工、搬运工、汽车修理工、推销员。1980 年创办福建第一家海绵厂、第一家真皮沙发厂、第一家板式家具厂,1988年创办厦门喜盈门家具制品有限公司。他是香港华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厦门市的荣誉市民。

  邱季端办公室的两幅字画,作者分别是陈垣和启功,都是北师大泰斗级人物。把这两幅字画高高挂起,足见邱季端对母校和老师的热爱与敬重。而母校的同学、老师对他的评价也颇高。

  最近,一篇写于三年前的博客文章被广泛转载,记者多方核实,这篇博文的作者是邱季端的同班同学胡光璐、大学退休教授。文中写道,邱季端是儒商,他不仅懂得经商,而且知识渊博,谈吐儒雅;他是北师大客座教授,对文学、美术、陶瓷、收藏、茶道、摄影等都有浓厚兴趣和高深造诣。“一天,一个西装革履的商人模样的人光临,一进门就给我鞠了一个90度的躬。我仔细地看了半天,才认出是邱季端。”胡光璐在文中转述了班主任杨老师对邱季端的印象。

  对同学,邱季端也是亲如手足。听说大学同学得了重病,他立即飞到其身边并留下善款。同学聚会,邱季端总是千方百计地抽出时间参加,没有任何架子。

  作为师范大学的毕业生,邱季端特别关注和支持教育事业,他认为唯有教育才能改变一个地区一个家庭的面貌。2015年11月,北师大官方微信发表一篇名为《一座馆一段传奇 一个你所不知道的邱季端》的文章,文中说,截至2015年底,邱季端已经为北师大捐款达3000余万元人民币,包括支持学校新体育馆的建设,捐设邱季端国际写作基金等。

  作为福建走出来的企业家,邱季端在家乡也有诸多捐资助学、造福桑梓的善举。

  公开报道显示,邱季端捐资250万元兴建泉州五中季端体育馆、100万元兴建华侨大学季端楼,捐资设立华侨大学邱季端文科综合成绩优秀学生奖、集美大学“邱季端扶助贫困生奖助金”等单项基金。此外,向福建师范大学教育基金、福建省慈善总会、泉州侨乡体育馆、石狮市中华慈善总会、厦门教育基金、集美大学、泉州市慈善总会等数十个单位团体捐款。2006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对邱季端的捐资进行立碑表彰,并授予他“捐赠公益事业突出贡献奖”。2007年1月,中华慈善总会授予邱季端 “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暨第二届“中华慈善人物”荣誉称号。邱季端曾说:“我辛辛苦苦赚钱,大大方方花钱”,“赚得不易,花得其所”。

  邱季端的好友、香港金日集团董事长李仲树评价他说:一辈子认真做事,低调做人,默默奉献,功成不必在我。

  今年已经70多岁的邱季端身体其实并不太好,心脏曾动过手术,好友劝他该歇歇了,他说:“单就解决生活而言,我是有权歇歇了,但对社会贡献而言,我没这种权利。”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2042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