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邯郸九岁男童身患恶性淋巴肿瘤亟待救助

2016年07月18日 17:06:51 来源: 邯郸新闻网

    “爸爸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我想爷爷奶奶,想妹妹,想老师同学了” 9岁的袁浩然躺在北京儿童医院的病床上问自己的爸爸袁海峰。“咱再让大夫给看看,等你啥时候肚子不痛了,咱们就回家”父亲背对着儿子眼圈发红哽咽地说到。

    7月12日,邯郸新闻网记者拨通了袁海峰的电话,了解到了这个家庭遭遇的不幸和面对困境的无助。

    9岁的袁浩然就读于邯郸马头铁路小学,今年端午节放假回家,他突然感觉肚子疼。看到孩子疼痛难忍,父亲袁海峰赶忙将孩子带到乡卫生所,但未查出病因,紧接着又赶到了市里的医院,医生诊断说孩子可能得了淋巴肿瘤,而且有可能是恶性的,鉴于孩子的情况比较严重,医生建议转到北京治疗。

    “去北京看病”,对于这个不富裕的农村家庭来说,意味着高昂的费用还有未知的前途,但看着才九岁的儿子不断发出凄惨的呻吟,袁海峰决定立刻带孩子上北京治疗。求亲告友借了一些钱再加上自己全部的积蓄,袁海峰带着妻子和孩子当天深夜12点坐车北上,背负着全家的希望前往北京寻病求医。

    经过北京儿童医院专家会诊后,小浩然被确诊为恶性淋巴肿瘤。袁海峰至今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家的娃那么听话懂事,品学兼优,怎么就得了这么可怕的病,况且孩子才9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然而袁海峰还来不及感叹命运的不公,另一个残酷的现实——巨额的医疗费用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身上,成了这个家庭的拦路虎。

    袁海峰和妻子都是邯郸市磁县花官营乡兴小营村的农民,家庭的收入主要来自几亩农田。农闲的时候妻子就在村里的沙发厂做零工一天只有40块钱,袁海峰自己也接一些零活补贴家用,但对于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农民家庭来说,除去基本生活开支,一年也攒不了多少钱。然而儿子现在的医疗费一天就要1.3万元,在北京的这一个月,已经花销了16万元,其中大部分的钱是借来的,还有老家的村民们捐助的2万多元。

    十几万元对于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已经超出了所能承载的极限,但对于治疗小浩然的病还远远不够。“医生说起码要做6个疗程,还建议我多准备些钱。同病房的另一个孩子已经花了50多万,我感觉像是个无底洞。但为了孩子,即便是无底洞我也要把它填了!”电话那头,袁海峰这个三十多岁的农村汉子哽咽着说。

    为了给小浩然看病,袁海峰和妻子都临时辞去工作来到了北京。家里还有个5岁的女儿由爷爷奶奶照看,两位老人也都快七十岁了,身体也不好。小浩然的大伯也放下了农活来到北京,帮助袁海峰夫妇一块儿照顾孩子。

    在北京这一个月,袁海峰和妻子起初住在小旅馆里,一天要60块钱。但随着外地就医高峰期到来,小旅馆开始涨价,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搬出来。现在他们就睡在医院的走廊里,等到深夜人稀的时候,就铺一张薄单在地上当床。“自己苦点儿没关系,只要能为孩子省下医疗费就行。”接下来还要面对巨额的医疗费,袁海峰感到非常失落和无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老家,小浩然的爷爷为了救孙子已经开始变卖家产。“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没用,不能像别人的爸爸那样有钱、有关系,能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治疗。我甚至连孩子的医疗费都拿不出来了。”袁海峰无奈的抱怨。

    重大疾病对于普通家庭无疑是一场难以承受的灾难。然而在有治愈希望的前提下,高昂的费用却成为生命延续的羁绊,无奈只能任由生命枯萎凋零。“病魔无情,人有情!”媒体呼吁社会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为这个家庭送去一丝温暖和希望。汇聚微薄之力,让这个年轻的生命延续下去。

    如果您想帮助袁浩然,请与袁浩然父亲袁海峰联系,电话:15831032220。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155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