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社会企业对未来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2016年06月27日 10:18:14 来源: 新华网

   

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联盟)年会现场

    6月24日至25日,一场全国社会企业领域的“北京论剑”如期而至——第二届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联盟年会在京举行。在过去的两天,北京的亮马河酒店留下众多社会企业家的身影。

    对未来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时间回溯到2007年,作为在全球推广社会企业的组织,英国文化教育协会首次在中国引入“社会企业”的概念。

    “当今世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贫富差距,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在主旨发言中表示,现代公益慈善虽然虽然能一定程度上缓解贫富差距,但其持续性差的局限注定无法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而以逐利为核心的现代企业更是难以应对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社会企业的出现,则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社会企业既可以直接为弱势群体服务或解决社会问题,也可积累社会资本。”刘文奎认为,社会企业的形态,融合了现代企业制度与现代慈善机制的长处,规避二者的短处,使得公益慈善获得力量。使得企业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重视社会利益。他建议,“让社会更美好,就要大力发展社会企业。”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也表示,“社会企业是为解决社会问题而生的,中国社会问题很多,需要用社会创新的办法特别是通过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的力量来解决。”

    2010年、2014年,徐永光曾两次前往英国考察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及社会投资在英国蔚然成风,有超过七万家社会企业,雇员多达百万,为英国经济贡献了超过200亿英镑,其影响力辐射全球。“不要问社会企业是什么。不必纠缠于它的运行模式、投资、分配结构。只要它能可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徐永光这样谈其考察英国后的结论。

    不仅在英国,在世界各地,社会企业都已经成为各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个要素。在美国,社会企业家超过3万人,数量还在不断增长,他们的企业总营业额超过400亿美元。

    基于此,在徐永光的倡导下,2014年,由17家机构参与的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联盟)成立。彼时,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的发展已由萌芽期迈入市场构建期,联盟的成立旨在整合资源共同推动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的发展。徐永光表示,我们就是搭建一个具有广泛性代表的开放平台,举行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论坛,一是为促进跨界交流合作,推动行业整体发展,二是构建良好的外部环境,提升行业认知度。

    “现在中国已经有许多私人投资于教育、医疗、养老、残疾人、儿童、环境保护、有机农业以及扶贫小额贷款的营利或非营利组织,数量在20万家以上。”徐永光表示,中国的社会企业发展潜力很大,在很多社会问题的解决上,政府、市场和非营利部门都不灵。所以要有社会企业来解决。“这是一种趋势。”

    “相信经过未来5年的制度建设和推动,中国有望成为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第一大国。”在致辞中,徐永光信心满满地说到。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则认为,中国和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善经济时代”,公益慈善事业开始产生广泛社会影响。“善经济其实是社会价值开始支撑经济发展,到这个时候经济形态要追求企业社会责任。这正是社会企业发展的巨大机遇。”

    来自美国的马修·比硕(Matthew Bishop)在演讲中也表示,“传统慈善基金会不管其使命如何,都过于看重一些项目的短期赞助而不是可持续发展,在成果的衡量方面更是没有确定性标准。” 马修·比硕是《经济学人》纽约总部首席编辑、《慈善资本主义:富人如何拯救世界》一书作者,他认为社会企业的发展正是2.0时代的慈善运作方式。“未来是什么样的一种生活,社会企业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挑战

    社会企业的应时而生,为解决社会问题,缓解社会冲突和矛盾提供一种可能。但与成熟的商业企业相比,社会企业无疑还处于发展的萌芽阶段,尤其是在获取社会影响力投资上,还面临巨大的挑战。

    影响力投资是2007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提出了一个创新的理念。简单来说,所谓影响力投资,就是倡导资本在追求经济回报的同时,在社会和环境影响力方面也有量化的回报指标。 “影响力投资混合了资本的利润诉求和公益的价值诉求,在全球投资市场上方兴未艾,冲击着人们在解决社会问题时的诸多观念和行为。”道资本集团创始人张涛在发言中说。

    “责任投资将改变世界。”Calvert基金会联合主席及创始人、商道纵横主席和联合创始人施威恩在演讲中也表示。这位在投资与商业领域推动社会责任的倡导者认为,金钱只是工具,而不是掌控者,“利追利往往不会有好结果,没有价值观导向的投资会失败。”他倡导在贫富分化仍在不断扩大,社会矛盾突出的社会背景下,资本应该选择投向那些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

    但是,张涛也表示,影响力投资在可预见的未来注定不会成为投资界的主流,其角色应该更多是社会企业前期或过程中的“催化资本”,通过自身的“掺和”来撬动主流资本的信心和参与。

    张涛认为,影响力投资在中国面临三大挑战,缺乏有效的有介、缺乏有力的基础设施和缺乏充分吸收资本的能力。“这种对发展中的社会企业而言,无疑会成为社会企业发展的障碍。影响它们日后的发展和吸引投资者的潜力。”

    做风投出身的中国社企联盟执委会成员、亿方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陆景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外许多投资“大咖”都在其机构设立“使命投资”(与“影响力投资”类似)部门,关注社会企业。他认为“未来在国内,此类投资可能遍地开花。”

    陆景锴介绍说,此次参加“改变的力量”全球社会企业家脱口秀的几家中国社会企业,大都拿到了一定量的影响力投资,发展呈欣欣向荣之势。“这已经证明了向中国社会企业投资能产生影响力,一定会有更多投资进入这个领域。”

    王振耀也认为,虽然面临挑战,但在“善经济时代”,尤其是加强供给侧改革成为社会共识、《慈善法》即将实施的的当下,正是企业介入社会影响力投资的好时期,潜力巨大。

    对于如何吸引社会影响力投资?张涛表示,在社会企业的发展初级阶段,发掘创业家的“影响力基因”至关重要。解决方案就是要有“耐心资本 + 加速器”的双核服务模式。“当然,对那些有志于解决社会问题的影响力投资者而言,同样重要的是参与社会企业的打造。”

    施威恩则表示,当下社会影响力投资主要采取持股者游说股东行动主义策略,基于项目可持续性研究发起倡导或杯葛、采用社会风险资本与社区投资等策略。“你一旦做了,别人就会跟进。”(冯丽)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092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