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特朗普上台执政“乱中求治”
  新华网 ( 2018-01-05 07:03:22 ) 来源: 《环球》杂志
 

    上任之初,特朗普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百日纲领”,希望在税收、医保、基建、国土安全、社会治理等方面均有所建树。然而,特朗普的宏图大略遭遇各方激烈抵制和反抗,推行进程并不顺利。一年到头,特朗普新政废多立少,勉强完成初步目标。

文/李峥

  2017年,特朗普在美国总统任上度过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对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政策路线极端自信的美国新总统遭遇多重危机和多方诘难,在建制派、民主党和舆论的围攻中一直“战斗”前行。

  特朗普种种有别于历任美国总统的言行和思维,也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特朗普冲击”,深刻影响着国际局势。

执政团队遭三重冲击

  特朗普胜选后,并没有与共和党建制派和美国主流精英“和好”。在团队组成中,特朗普有意排除了在竞选中与其唱反调的主流精英,任命了多名亲信、好友作为政府团队成员。这些成员中不少来自特朗普混迹多年的美国商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内阁团队。

  然而,一些新权贵却有负特朗普的信任,给他引来了不少麻烦。其中三个麻烦持续冲击着特朗普执政的稳定性,甚至让他受到被弹劾的威胁。

  第一,“通俄门”成为悬在特朗普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真相仍未揭开。

  希拉里和民主党对特朗普的意外胜选耿耿于怀,持续质疑其胜选的合法性,“通俄门”就是最有力的把柄。

  选举过程中,美国出现多起诡异的泄密事件。美国政府将其归咎于俄罗斯的“网络干选”行为,并认为这一干选行动有明确目的,就是协助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特朗普胜选。俄罗斯“干选”的调查得到美国情报部门的集体背书,民主党将调查焦点放在与俄罗斯曾有经济往来的特朗普首个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身上。

  在获得弗林作伪证的“实锤”后,特朗普被迫开除了弗林,但也促使调查走向深入。当前,美国国会两院和执法部门都成立专门的“通俄门”调查小组,调查工作正从弗林转向特朗普的身边人。一旦调查出特朗普涉事的明确证据,民主党很可能就此启动弹劾程序。

  第二,团队内部争权夺利,两派斗争最终两败俱伤。

  特朗普经商时鼓励下属各执己见,从而博采众长并获得更大裁量权。担任总统后,特朗普也将这一哲学带入白宫,任命了多个意见不一致的成员负责同一事务。

  实践证明,这一策略并不奏效。白宫内斗导致一些内部材料外泄,让外界怀疑特朗普的管理能力。上任不到一年,特朗普已开始三轮大换血,班农、普里伯斯、弗林等肱股之臣先后离去,甚至出现过一个任期仅10天的斯卡拉穆奇。表面上在争斗中占据上风的库什纳、科恩等“国际派”也遭到特朗普“死忠”的攻击,影响力大不如前。

  第三,特朗普难与能人相处,“御前大臣”并不稳固。

  不断淘洗后,防长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成为特朗普最倚重的阁僚,也在各自岗位上有所建树。但是,这四人也都曾传出与特朗普有过龃龉,甚至三次有传言说要换掉国务卿蒂勒森,特朗普和蒂勒森曾被迫出面为传闻灭火。

  一些反对特朗普的人士据此认为,特朗普不善于听取他人的建设性意见来改进其执政方式。

内政改革屡次受阻

  上任之初,特朗普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百日纲领”,希望在税收、医保、基建、国土安全、社会治理等方面均有所建树。然而,特朗普的宏图大略遭遇各方激烈抵制和反抗,推行进程并不顺利。一年到头,特朗普新政废多立少,勉强完成初步目标。

  特朗普的执政环境与8年前的奥巴马如出一辙,不仅赢得大选,也在国会参众两院占据多数,赢得完全执政。

  从历史看,这种难得的绝对优势难以长久,一旦执政党无法充分运用这段黄金期回应选民需求,选后第一个中期选举往往就会遭遇滑铁卢。

  特朗普和共和党很清楚这一点。针对税改、医改、基建三大议题,特朗普原先希望齐头并进,一起解决,但这一理想方案在医改多次碰壁后被放弃。此后,特朗普把全部精力投入税改,建立包括其家庭成员参与的特别小组,暂时搁置了医改和基建。

  为确保税改尽快通过,特朗普放弃了部分原则,让税改在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中获得平衡。在其推动下,国会两院火速通过了税改方案,确定了美国政府开支的中长期规划。

  相比8年前的奥巴马医改,特朗普税改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更长期的影响。但同时,“花钱”项目将受到税改的制约。

  为了保证美国政府开支的可持续性,国会在减税的同时确定了美国中长期的财政赤字上限。这意味着特朗普其他增加政府开支的政策将受到限制。

  以基建为例,特朗普原希望投入1万亿美元完善美国基础设施,但在当前支出限制下将无法全部依靠政府拨款;而军事支出、修边境墙等国家安全方面的开支也可能无法按照特朗普的既定计划落实。

  同时,特朗普批量废除了奥巴马时期的诸多政策,如废除《清洁电力计划》、放宽对化石能源开采的限制、推动放松金融监管等,声称“只要出一条新规就要废除两条旧规”。美国重新回到放任资本主义的老路上,这给美国经济打了鸡血,但也可能孕育着类似于金融危机的潜在风险。

  此外,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国内政策出现右转倾向,“禁穆令”更是激化了社会矛盾。“禁穆令”成为特朗普众多国内政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让美国民众分成了意见相对的两个阵营。这种分裂体现在美国众多左右翼对抗事件之中,也刺激了国内的极端活动。

  2017年,美国经历了多起严重枪击事件和恶性袭击。10月初的拉斯韦加斯特大枪击案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是自“9·11”以来美国最严重的恐怖袭击;10月末的万圣节,纽约曼哈顿发生“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成员驾驶小型卡车撞人袭击事件,造成8人丧生、12人受伤;11月5日发生在得克萨斯州南部小城的教堂枪击事件,导致27人死亡,成为美国迄今最严重的教堂枪击案……一系列恶性事件让本就不太平的美国国内局势雪上加霜。

  美国《纽约客》11月一篇文章将这一现象视为“流行病”,用“脱节”、“怨恨”、“破裂”描述当下美国社会,认为美国白人和黑人、男人和女人、本土居民与来自贫穷和战乱国家移民的生活难以平等。

“美国优先”令各国不适

  在外交领域,特朗普秉持直接的、功利的“美国优先”理念,要求各国在经贸、安全等问题上向美国让利,扭转他所认为“不平衡不公正”的双边关系。

  这种做法与美国长期奉行的全球化领导角色相差甚远,令美国盟国感到巨大的不安全感。

  其一,频频“退群”,成为全球治理最大负能量。

  上任后,特朗普以履行竞选承诺为名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数个国际机构中退出,终止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的注资。

  特朗普认为,上述多边协议不仅束缚了美国的发展和政策选择,在解决实际问题时也缺乏效率。这不仅得罪了一大批与美国辛苦谈判的小伙伴,也让世界各国推进全球治理的努力大打折扣。

  其二,用“印太”取代亚太,重拾离岸平衡策略。

  上任后,特朗普先后对中东、欧洲和亚洲展开三次外访之旅,其中亚太之行用时最长,也最受瞩目。

  特朗普在亚太之行中抛出了“印太”概念,用来取代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越南APEC演讲中,特朗普阐述了“印太梦想”、“印太规则”的内容,但广大亚太国家听不懂这些零散的话语。

  从当前情况看,“印太”中较为确定的只是强调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四方合作,而中国则成为“印太”中隐含的针对目标。这与美国传统的离岸平衡策略如出一辙。

  其三,朝核危机牵动特朗普的神经。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原本针对经贸和反恐,但朝鲜核导能力的突飞猛进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上任后,朝鲜成为特朗普在推特上最频繁谈及的国家,他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公然藐视朝鲜领导人。特朗普抛弃了奥巴马时期对朝的“战略忍耐”,改之为更加激进的“极限施压”。

  为增加对朝压力,特朗普一直没有排除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而朝鲜选择了以硬对硬的策略,不断加速核导研发进程,已经接近美国所谓的政策红线。

  其四,在大国关系上,特朗普并未实现夙愿。

  特朗普信奉“以实力求和平”的现实主义思维,尤其重视与大国的协调、合作: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推动中美在这一领域的深度合作;在打击“伊斯兰国”上,美国和俄罗斯又站在了一起。这两组大国合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中美关系和美俄关系距离特朗普希望的“伟大关系”还有不小的距离。

  在处理中美和美俄关系上,特朗普很明显受到了国内政治和意识形态的阻力,美国主流精英对中俄的长期偏见和敌意在一定程度上正在牵引特朗普的政策选择。中美、美俄的合作没有在美国国内获得良好舆论效果,这也让特朗普开始逐步质疑此类大国合作是否能够给自己带来政治收益。

来源:2017年12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