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多国政坛震荡突变
  新华网 ( 2018-01-03 07:02:47 ) 来源: 《环球》杂志
 

  土耳其修宪公投、英拉受审、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津巴布韦“权力交接”、肯尼亚大选僵局……多国政坛震荡突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文/《环球》杂志记者/吴美娜

  回首2017年,“震荡”、“突变”成为许多国家的年度关键词:土耳其修宪公投、英拉受审、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津巴布韦“权力交接”、肯尼亚大选僵局……多国政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土耳其政体突变

  土耳其修宪公投算得上是2017年上半年全球政坛的“爆点”事件之一。

  4月16日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修宪草案在全民公投中获得通过。此次公投涉及18项宪法修正条款,其中最具争议的条款是将土耳其共和国政体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从宪法上赋予总统实权。

  根据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正式计票结果,支持修宪的阵营获得51.41%的选票,反对修宪的阵营获得48.59%的选票。两派势均力敌,执政党“惨胜”,暴露出其执政面临的危机和隐患。

  发生在公投前的未遂政变(2016年7月)对土耳其造成的震荡,与此次公投形成累积效应。伊斯坦布尔比尔吉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伊尔特尔·图兰当时对《环球》杂志记者说,公投通过后,土耳其行政权力制衡体制将进一步被削弱,既有的社会矛盾和对立可能更为尖锐。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埃尔多安2014年8月当选总统后权力不断扩大,此次公投使其直接掌控国家内外政策合法化,施政显然更容易。目前,土耳其国内尚无足以制衡埃尔多安的反对力量,公投造成的震荡虽暂处可控范围内,但长远来看未必如此,毕竟是政治体制的突变。

  土耳其修宪公投的国际效应也引人注目。自2月份土耳其政府宣布修宪公投日程起,土耳其多位政府高官前往欧洲对海外土耳其公民展开游说,引发了自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后就一直批评埃尔多安政府的欧洲国家的反弹,双方无形的对峙仍在持续。

英拉流亡中被判刑

  2017年,泰国在军事政变(2014年5月)后也面临系列棘手难题。当政者如何调适“后西那瓦时代”的各种问题,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其中,前总理英拉的动向吸足眼球。

  泰国最高法院8月25日因英拉未按要求前往法院出席大米收购案的宣判,向英拉发出逮捕令,并将宣判时间延迟到9月27日。随后,有消息称英拉已经逃离泰国,行踪不明。

  在9月27日的宣判中,泰国最高法院在英拉缺庭的情况下,认定其渎职、纵容腐败等罪名成立,依法判处其5年有期徒刑,并再度发出逮捕令。

  泰国警方10月30日发布消息称,英拉的4本护照全部被吊销,英拉此后将无法通过合法渠道回到泰国。现任泰国总理巴育近期表示,泰国当局尚未从任何国家获得有关英拉下落的具体消息。一旦确认英拉的具体所在位置,泰国政府方面将依据相关程序努力将其引渡回国。

  不少分析认为,英拉的“消失”是对其自身政治形象乃至西那瓦家族的一次重大打击。然而,十多年来,西那瓦家族的政治理念在泰国一部分人心中根深蒂固,意识形态层面的认知差异不会因法院裁决而迅速消失,他信一手创办的泰爱泰党及后来演化出的人民力量党、为泰党的部分政策甚至仍在发挥作用。泰国政治眼下面对的问题是,由谁在最快将于明年举行的选举中替为泰党扛旗站台。

库尔德人大闹中东

  外界还在进一步关注英拉行踪的时候,中东地区又闹出一起公投事件。

  2017年6月,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宣布将于9月25日就库区是否“独立”举行全民公投。公投范围不仅包括库区政府直接管辖的三个省份,还包括多个由库区控制但与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地区。伊拉克中央政府从总理到议员接连表示强烈反对。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邻国纷纷对库区施压,联合国、美国、英国等也呼吁库区取消或推迟公投。

  面对各方反对声浪,库区“独立公投”如期举行。9月27日,库区选举委员会宣布,库区“独立公投”以92.73%的支持率获得通过。然而,此次公投结果并不具法律约束力。公投后不久,伊拉克政府军进驻基尔库克省以及尼尼微、迪亚拉和萨拉赫丁省部分地区。这些地区以往被库区视为势力范围。

  此外,伊拉克中央政府、伊朗和土耳其联手对库区进行全面封锁和禁运,库区经济遭受重创。10月29日,巴尔扎尼宣布,11月1日任期结束后,不再寻求延长任期以及连任。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举行“独立公投”原本是巴尔扎尼巩固权力的一步棋,他希望通过公投争取民心,统一民意,继续掌权,但现在看来这步棋走错了。公投不仅没给库区与中央政府谈判带来更多筹码,相反使这一深处内陆的自治区陷入孤立。

  伊拉克库区公投虽告一段落,但其外溢效应并未消失。此次伊拉克库区公投发生在中东反恐战争进入尾声、新一轮较量升级的时刻,势将测试相关各方的议题设置和政策底线,或将激发武装冲突,加剧地区内新的地缘政治争夺。

加泰罗尼亚闹剧

  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后不久,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加区)又举行“独立公投”。10月27日,加区“独立风波”迎来摊牌时刻:加区议会当天下午单方面宣布独立。3天后,西班牙中央政府宣布全面接管加区,同时解散加区政府和议会,解除了加区主席卡莱斯·普伊格德蒙特及一众参与煽动“独立”的前加区高官职务,并宣布12月21日进行自治区选举。

  同时,欧美主要国家和组织纷纷拒绝承认加区“独立”,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维护国家统一。法国媒体12月初指出,加泰罗尼亚分离分子争取“独立”未果,加泰罗尼亚人对于“独立”依然高度分歧。

  欧盟地区委员会前秘书长、欧洲学院教授施塔尔表示,主张加区“独立”的民粹政党出于选举目的,利用选民对“援外”的不满心理,刻意强调“本地区”与“他地区”的身份区隔,试图“制造新的边界”。施塔尔说,欧洲单一市场为经济强大的地区带来了更大利益,它们帮助较弱地区的发展是必要的,也是欧盟团结精神的应有之义,分离做法完全背离了欧盟精神。

  有分析人士指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促成加区“独立公投”的不只民粹政党的“私心”这一个因素。如果西方国家在人权与主权、民主与法治等问题上继续持双重标准,那么加泰罗尼亚“独立风波”就绝不会是欧盟遇到的最后一个类似危机。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加区闹“独立”主要源于社会经济矛盾,但谋求“独立”并不能解决社会经济发展问题。无视法治、分裂国家的做法不仅在西班牙,在欧洲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不得人心。

津巴布韦“权力交接”

  亚欧大陆多国政治震荡余波未平之际,遥远的津巴布韦又响起“夜半枪声”。

  11月15日凌晨1时许,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市区传出疑似枪声、爆炸声。两小时后,津军方通过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表示已接管政府部门,目的是揪出执政党内的“罪犯”并将其绳之以法。随后,数万名津巴布韦民众举行大规模游行,要求总统穆加贝立即辞职;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民盟)举行中央特别会议,解除穆加贝的民盟主席兼第一书记职务,要求穆加贝辞职,否则将通过议会启动弹劾程序……

  军方行动第七天,压力之下的穆加贝最终宣布辞职,前副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被推选为新任总统。根据宪法规定,姆南加古瓦将完成穆加贝的剩余总统任期,直到2018年下半年总统选举。

  按照民盟的说法,“津巴布韦没有发生政变,只是经历了一场不流血的权力交接”。据悉,这次津巴布韦权力交接事件的导火索,是执政党内部两大派系矛盾激化,而经济增长乏力则是“穆加贝时代”落幕的重要伏笔。

肯尼亚:流血的大选

  与津巴布韦“不流血的权力交接”相比,发生在另一个非洲国家肯尼亚的大选显得惨烈许多。

  8月,肯尼亚举行总统选举,肯雅塔成功连任。但肯雅塔的主要竞争对手奥廷加拒绝接受选举结果。随后,最高法院裁定选举结果无效,于10月重新举行大选,肯雅塔再次获胜。虽然奥廷加依旧不接受选举结果,但最高法院裁定重选结果有效。

  整个选举过程一波三折,流血冲突迭起。11月2日,肯尼亚警察总监约瑟夫·博伊内特发表声明说,至少19人在两次选举期间的游行示威活动中丧生。

  眼下,虽然肯雅塔如愿连任,但其胜选结果实质上仍不被反对派承认。分析称,这场围绕着部族矛盾、行政司法对立、选举公正性等争议的拉锯战尚难就此落幕。

  大选僵局不但影响了肯尼亚的政局稳定,也阻碍了社会经济发展。同时,事件再次触发了非洲国家对西式民主体制的反思。有分析认为,非洲国家曾在独立后普遍实行一党制,后来迫于西方压力改行多党制。然而,简单复制西式民主并未给非洲国家带来繁荣和发展,反而造成党争不休、部族冲突不止等问题。

来源:2017年12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