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发掘墨西哥地下城市
  新华网 ( 2017-09-14 10:14:59 ) 来源: 《环球》杂志
 

    置身于大神庙遗址向西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三个时代的缩影——面前的阿兹特克废墟、近处的殖民者时期教堂以及远处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拉丁美洲塔。

《环球》杂志记者/杨春雪(发自墨西哥城)

  这是一座由人的头骨垒成的塔。每具头骨整齐地排列、叠置,用石灰浆固定在一起,围成弧形。由于岁月的沉淀,它们几乎与周遭的泥土混为一体。大约600多年前,它们被摆在阿兹特克帝国最神圣的地方。

  头骨塔的发现成为这个古老印第安帝国残忍祭祀手段的最新证明。最近,《环球》杂志记者来到当地的考古挖掘现场,得以从头骨塔的历史尘埃中,感受阿兹特克帝国的文明。

献祭者之谜

  在墨西哥城历史中心区一条布满殖民时期建筑的街巷,熙来攘往的游人从一栋古旧的三层石楼前经过,鲜有人会留意石楼那道漆已剥落的绿门。

  就在这道门内,在数米深的地下,考古工作者们正安静地忙碌着。

  两年前,建筑工人在翻修石楼时发现了多具头骨,并报告给考古工作者。随后的考古发掘工作陆续还原出头骨塔的一角。该考古项目的负责人洛雷娜·巴斯克斯·瓦林说,“目前挖掘出来的部分仅仅是整座头骨塔的四分之一角,其他部分仍埋在旁边的建筑物底下或已被毁坏。”

  目前发掘出的塔身高约1.6米,瓦林估测整座塔里有上千具头骨。“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取出171个完整头骨以及10520块头骨碎片。”

  一张长条形木桌上摆放着数十具修复完整的头骨。“透过它们,我们可以得知死者生前的性别、年龄甚至饮食习惯和生活习俗。”瓦林说。

  他们发现,这些头骨中有很多属于女人和儿童,这与考古学家的预期不符。瓦林解释道,头骨塔正对着阿兹特克人祭祀战神的神庙方向,根据该位置判断,古人修塔的目的是祭祀战神。考古学界主流观点认为,战神的献祭者大部分来自战争中被俘虏的战士。

  “因此,女人和儿童的出现让历史多了几种可能性——或许古代有女战士,或许这些女人和儿童是献祭其他神灵时牺牲的。”她说。

  瓦林指着其中某几具头骨说,它们后脑和前额部分的形状与众不同,这可能是因为古代不同文化区域新生儿“睡头”习俗各异。据此判断,这些献祭者很可能来自地域上相隔较远的部族。

  牙齿的形状也能透露信息:有的头骨的牙齿被削尖成菱形,有的则被打磨成字母M形或U形。“这可能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她说。

  但无论后人如何猜测,它们永远是一个谜。瓦林喜欢这种解谜的过程:“我认为考古发现可以让我们多一个视角看世界,尤其是颠覆司空见惯的想法。”

向死而生

  头骨塔的发掘地点位于墨西哥城这座繁忙大都会的中心。据传说,1323年,墨西哥人数最多的一支印第安人——阿兹特克人正是在此处看到一只叼着蛇的老鹰停在仙人掌上。他们将此视为天神启示,并在此处竖起宏伟神庙,缔造了中部美洲鼎盛一时的特诺奇蒂特兰城。

  新发现的头骨塔便曾矗立在被阿兹特克人视为宇宙中心的大神庙脚下,祭奠被其视为主神的战神,也被称为太阳神。据史料记载,在阿兹特克统治时期,大神庙前有两座头骨塔。塔旁立着一排柱子,柱子上横架着几根木梁,每根木梁上都有几具头骨穿梁而过,这被考古学家称为“头骨架”。

  在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历史宗教学学者雷·克尔克霍夫眼中,这令人不寒而栗的场景皆源自阿兹特克人的信仰。

  “头骨架和头骨塔皆是为祭祀神灵而设。祭祀所用的头骨先在头骨架上展示,只有那些生前面容姣好、品行端正或是声音美妙者的头骨才有资格被转移到头骨塔上。”他说。

  作为一块曾千百年来与世隔绝的大陆,这里生活的人类产生了与其他大陆迥然不同的世界观和信仰体系。阿兹特克人认为,众神会献出自己的肢体和鲜血来让太阳升起,因此只有献祭才能让神祇们继续维持天地间的正常秩序。

  在这种信仰的激励下,阿兹特克历法一年18个月中,每个月都会进行一场盛大的活人祭祀仪式。献祭者沿台阶步上大神庙顶,躺在祭坛上。祭司用黑曜石制成的匕首将献祭者开膛,取出正在跳动的心脏。西班牙征服者曾在日记中描述了一次献祭的经过:失去心脏的尸体从高耸的神殿中被推出,沿着陡峭的阶梯滚下……整个神庙的阶梯都被无数世代的血液染成黑红色。

  哈佛大学宗教史及阿兹特克研究者大卫·卡拉斯科说,“阿兹特克人相信,这些献祭者死后就会变成神灵。”

  克尔克霍夫说,献祭者身体的每个部分都被视为神圣的:他们的血液被收集到容器内,泼洒到神像身上;他们的皮肤和很少一部分肉体被生者视为圣餐分食;他们的骨头被雕刻成祭祀礼器;他们的躯体被投喂给一些象征着其他神灵的猛兽;除了安放在头骨架上,他们的头颅还被涂上色彩,做成祭祀使用的面具……

  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活人祭祀传统使得阿兹特克人被现代人定义为一个野蛮、好战的民族。克尔克霍夫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人们对这个民族存在诸多误解”。

  他说,阿兹特克人的活人祭祀从来不是以杀戮为目的,甚至对待敌人亦是如此。据史料记载,阿兹特克统治者蒙特祖马二世曾对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说,比起在战场上杀死敌人的残忍手段,他们愿意给敌人最大的尊严——让他们献祭神灵,为神而死。

  与考古学界主流观点不同,克尔克霍夫认为,献祭者中战俘的比例并不高,大部分是本族人。“因为阿兹特克人认为献祭是无比光荣的使命,他们总是义无反顾地走上献祭台。”“他们认为死是生的最高境界,每个人都向死而生。”

  如今,在过去被献祭者殷红血液浸染的大神庙遗址旁矗立着大神庙博物馆。博物馆大厅正面墙壁上刻着一首由阿兹特克纳瓦特尔语写作的诗,每一行诗句都体现了阿兹特克人不畏死亡的勇敢。

  “心脏,请不要惧怕:在那无边旷野的中央,我希望死在黑曜石刀刃上……”

  “习惯与死亡打交道的经历使得阿兹特克艺术作品中渗透着深刻的哲思。”克尔克霍夫写下一首从小就打动他的阿兹特克诗歌:“此非真实,此非真实。我们来此世上一遭不是为了生活,只是为了进入梦乡,只是为了沉沉睡去。”

城上城

  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墨西哥城拥挤的交通、繁华的商业、巨大的公共空间、久负盛名的历史古迹和漫山的贫民窟交织在一起不断膨胀着。与此同时,它更是考古史上的一大奇迹。

  1987年,墨西哥城的电缆工人在市中心偶然发现了一块圆形巨石,上面雕刻着阿兹特克人信奉的月亮女神像。随后的考古发掘工作逐渐让整个大神庙遗址呈现在世人面前。

  墨西哥城城市考古项目主任劳尔·巴雷拉说,16世纪到来的西班牙征服者几乎摧毁了特诺奇蒂特兰城全部的建筑。“他们用原先城市的石材修建了后来的大教堂和房屋,在古城旧址上建立了殖民帝国。”

  他说,虽然殖民者将阿兹特克帝国毁之殆尽,但在他们到来之前深藏于地下的秘密仍有待发掘。以头骨塔为例,最主要塔身部分已经被摧毁,如今考古挖掘出来的是当时历经几百年风霜被积土掩埋的部分。

  如今,那些掩埋于土的阿兹特克文明不断被发掘。就在不久前,考古学家在大神庙附近发现了一处阿兹特克贵族学校,还在头骨塔附近发现一个古代球场的遗址。考古学家认为,阿兹特克人热衷于一种球类运动,使用臀、膝盖和肘击一种实心橡胶球,把球送入一个石环内视作获胜。

  更多谜团等待着被揭开……

  置身于大神庙遗址向西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三个时代的缩影——面前的阿兹特克废墟、近处的殖民者时期教堂以及远处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拉丁美洲塔。

  这座城市像一株不断生长的大树,远古文明是树根,源源不断地给大树提供养料。藏有古代文明碎片的展览在墨西哥数量惊人的博物馆里定期展出,阿兹特克历史让现代艺术家灵感迸发,艺术展上随处可见古老元素……古代城市以另一种方式在现代社会延续着生命。

  在瓦林和同事简陋的工作桌上摆着三个魔方,闲暇时,他们随手摆弄起来。“其实,考古工作就是立体拼图。我给你几块拼图零片,告诉你画里有一座山、一个湖泊和一栋房子,但我不告诉你这幅画究竟是什么样子,也不给你所有的零片。你需要做的是将这幅画拼出来。”瓦林说。

  她坦言,虽然明知城市底下埋藏着很多秘密,但考古工作不能让这个巨大的城市停下来。为此,瓦林和同事们在这块昔日的神圣土地上争分夺秒地进行考古发掘,因为这栋石楼的主人仍在焦急等待着继续翻修房屋。

  未来,他们打算在此处修建一个地下博物馆。瓦林说,“当然,地面以上的石楼是个人财产,但地面以下的文物则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属于所有墨西哥人。”

来源:2017年9月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8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