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在美国,当心祸从口出
  新华网 ( 2017-08-30 07:52:16 ) 来源: 《环球》杂志
 

    作为外来人,既然“政治正确”风气依然盛行,我们到了美国,就只好先管住嘴巴。

《环球》杂志记者/柳丝

  在美国“开国三杰”之一托马斯·杰斐逊的家乡——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近日爆发了10年来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并与反对者发生冲突,进而演化成一场暴力骚乱。

  在美国各位前总统、国会议员、州长们等诸多重要高级官员,乃至总统女儿伊万卡都站出来公开谴责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的时候,总统特朗普无论是公开电视表态还是推特发言,都没有明确指出谴责对象,而是发表了一些被诟病为“模糊”、“选择性”的用词。

  迟疑了一个周末,特朗普才终于指名道姓直接谴责。

  在美国,种族话题长期以来被奉为“政治正确”的禁忌。一边是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内的支持选民,一边是种族主义话题,特朗普如此谨慎,其实并不稀奇。

  除了种族话题,在美国的“政治正确”词典中,性别、宗教、残障,乃至年龄、性取向等等,满满的都是禁忌和雷区,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纷争,不只是大批判,还有可能伤筋动骨,甚至进监狱都不新鲜。

  2013年美国ABC电视台脱口秀节目《吉米·基梅尔秀》中,出现“杀光中国人”言论,不仅震惊美国舆论,还致数万人在白宫网站签名请愿,随之引发全美范围的华人游行抗议,最后辱华主播鞠躬道歉,ABC电视台也公开道歉。

  美国电视主播不止一次跌倒在言论上。2010年,CNN主播桑切斯用“极端分子”形容一位有着犹太血统的同事,不仅自己不到24小时就被解雇,他的节目也被取消;2015年,另一CNN资深主播克蓝西在推特上批评以色列支持者,随后辞职。

  如果你仍然认为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就等于言论自由的神圣权利,那么你可能想多了。言论自由,在美国并不代表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说任何想说的话。

美国的自由

  在美国,有这样一套流传广泛的印着美国国旗的邮票:这是2012年新发行的一套,表面上再普通不过,在邮局是按卷来卖,一卷100张,一套4张,分别在国旗图案下印有“自由(Freedom)”、“自由(Liberty)”、“平等(Equality)”和“公正(Justice)”,每个单词下都写着“永久(Forever)”。

  字面上,这个“永久”是技术处理。因为近年来美国邮资年年涨价,虽然每年只涨个1分或是2分,但一些邮票就不得不年年更新。但也有一类永久通用的,在平信上比较常见,为了区分,这类邮票就会印个“永久”字样。

  不过,印在邮票底部的这个“永久”,放在这套国旗邮票的4个单词下面,似乎恰到好处、别有深意。

  通常,人们在到美国之前接触到的有限信息中,“自由女神”仿佛就是美国的一个形象代言。当然,这种印象很大程度来源于宣传手段。但是,一提起用来概括美国的形容词,“自由”似乎总是首先被人们挂在嘴边,尤其是没有到过美国的人,仿佛都对这个世界老大哥的自由之风甚有兴趣。

  美国果真自由吗?而美国的自由是什么样的?

  这个结论,没有人敢去轻易判断。

  就拿这张嘴来说,美国在法律上就有不少对自由的限制。简单列举一下,包括:不能亵渎国旗;不能危及公共安全;不能引发危害公众秩序导致暴乱;不得在毗邻学校上课的公共场所蓄意喧闹,扰乱学校上课时的安静与秩序;记者无权以主张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为理由,对他人名誉作伤害性攻击;不能散布虚伪不实的资料;不能妨害他人权利;不能泄露国家机密……

  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

  2008年,印第安纳州一名16岁男生被捕。警方从他在学校的上锁储物柜中得到一个黑色笔记本,其中一段内容写着:“我希望打破现有射杀人数纪录。我要立刻获得重视……”

  2008年,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共和党联会领袖在脸谱上留言,讥笑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有一双大嘴唇,“大到可以令他由古巴漂浮过海去到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海岸”,最终被迫辞职。

  2010年,肯塔基州一名男子在一家白人至上主义者网站上写诗,威胁刺杀总统奥巴马,随即遭到起诉。

  2013年,休斯敦警方逮捕一名未成年的高中生。这名学生在推特上声称要将一所高中炸掉,尽管联邦调查局调查显示他并没有能力实施这一爆炸计划,但警方仍然对他采取了逮捕行动。

  ……

  《环球》杂志记者的一个美国朋友说,在他眼里,自由其实是在法律下,想做什么事情就可以放心去做。在那套美国国旗邮票里,正是包含着两个“自由”:Freedom来源于撒克逊语,更倾向于人的行为;而Liberty来源于诺曼语,代表了制度。由此看来,美国的自由也不是单一的天马行空,而是人与制度的合成。

  于是,禁忌随之产生。

兹事体大的厕所

  厕所虽小,兹事体大。到了美国,连上厕所都有禁忌。如果你在女厕所看到“男人”,对不起,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上男厕还是女厕?如今,这也成为美国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特朗普上台后,取消了前任奥巴马的不少政策,其中一项旁人看来有些鸡毛蒜皮,但却关系重大。特朗普在执政刚1个月时,即命令司法部撤销奥巴马时期允许公立学校的跨性别学生自由选择厕所的“厕所令”。司法部长塞申斯还在一份声明中批评奥巴马政府“厕所令”缺乏足够的法律依据,并说国会、州议会和地方政府需要采取恰当的政策或制定法律解决此问题。消息一出,白宫前就出现了抗议民众。

  整个事情经过并不复杂。

  1972年6月23日,时任总统尼克松签署了《教育法第九篇修正案》,规定,“在美国,没有一个人因为性别的缘故,在接受联邦拨款的教育项目中被剥夺参与的权利、相关利益以及受到歧视。”这被认为是迈向教育机会平等的一步。

  以此法为依据,作为对一些家长投诉的回应,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5月颁布政策,称公立学校应允许跨性别学生按照性别认同选择厕所。于是,司法部、教育部联合给所有公立学校发了一封2000多字的信,对公立学校中跨性别学生的各项权利都给出了详细建议,包括卫生间和更衣室要按照“心理性别”使用。这一政策号称奥巴马“厕所令”。

  在这样的背景下,跨性别话题,一下子细化到与每个人利益息息相关的上厕所问题。而面对男厕和女厕的选择,就更加要管好自己的嘴。

  快速脑补一下正反方对这么个“厕所令”的可能争论——

  正方可能会说:“你看,前不久有一则消息,澳大利亚一名变性女子因为偷车被判入狱,被关在男子监狱之中,被性侵超过2000次。惨!变性人该有平等权利。”

  反方可能会说:“今后我的孩子在学校上厕所时会不会被性侵犯,会不会也要被强制要求学习同性恋教育?”“怎么保护我的孩子不说错话?”

  跨性别人口虽然在美国比例很低,但是这一群体的声音却很大。“厕所争议”的背后,是美国公立学校一贯存在的“政治正确”问题。无论是美国两党人士,还是普通民众,都对这一情况有极度分化的意见。

  而今,自特朗普成功任命了保守派大法官,补了最高法院的缺后,最高法院基本形成了保守对自由5比4的态势,一旦相关案件打到最高法院,将有利于保守派一方的意见。

  一个简单的上厕所问题,所含的信息量早就超过了厕所的范围,在美国社会绝非小事。“厕所争议”只是一个开端,恐怕以后会辐射到社会的方方面面,直接关系到民众的切身利益。

走向极端的“政治正确”

  谈禁忌,就无法避免谈及美国的“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起源于美国19世纪的一个司法概念,主要是指在司法语言中要政治正确,即符合法律与宪法。不过,这一概念逐渐扩大了外延,变成“与大众舆论相吻合的言论”。这就意味着,即使是日常生活中,凡是不符合占大众优势的舆论,就被视为“政治不正确”。

  美国政治里面有很多政治界限和禁忌,很多话不能随便说。比如去年大选,希拉里在参加一个活动时,有一个选民问她“是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看似简单的问题,希拉里却回答得字斟句酌——她说:“我不吃活的动物。”

  而美国共和党大佬、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2012年同奥巴马竞选总统时,先是失言说出“在所有支持奥巴马的选民中有47%的人没有缴税”,被指责漠视这47%的选民,而后又在电视辩论上失言,说出一句带有歧义的“满载女性的活页夹”(binders full of women),结果又流失了大量女性选票。他最终竞选失败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就连总统特朗普,虽然一直以来极力抨击“政治正确”,但实际上他也一度为过度言论道歉,说“后悔自己过去的言论太过直率,伤害到很多人,为此感到非常抱歉”。

  而今,美国的“政治正确”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在一些情况下,到了甚至连“圣诞快乐”也不能随便说的尴尬境地。虽然美国多数人信基督教,但也存在其他的宗教信仰者。如果不了解对方的宗教习惯,一句原本善意的“圣诞快乐”,也可能变成拉仇恨的言语。

  美国美利坚大学教授赵全胜说,如果“政治正确”走向极端,恐怕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很多人心里反对却不敢说出来”的气氛。他还指出,此次弗吉尼亚骚乱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政治正确”矫枉过正的表现。

  这大概足以解释为什么不少美国人对“政治正确”感到极度厌倦,认为“政治正确”变成了政治工具,甚至变成社会进一步撕裂的生长土壤。

  不过,作为外来人,既然“政治正确”风气依然盛行,我们到了美国,就只好先管住嘴巴。

来源:2017年8月2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7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