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政经危机挑战
  新华网 ( 2017-07-25 14:37:27 ) 来源: 《环球》杂志
 

    化解困境、维护稳定,已成为一些新兴国家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文/徐秀军

  近些年来,一些新兴国家陷入多重困境——地缘政治中的力量博弈、宗教对世俗社会的侵袭、经济不振下的政治认同困境、民主迷雾里的派别斗争、强人政治与民主制度的悖论、社会不公对政治稳定的挑战等等。

  新兴国家面临的问题不尽相同,但从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可以看出,政治稳定与经济社会发展相互作用、互为条件,并且遵循一定的共有逻辑。化解困境、维护稳定,已成为一些新兴国家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地缘政治与宗教问题交织

  随着综合实力提升,一些新兴国家的地缘价值与日俱增。然而,大国势力博弈,民族与宗教问题牵扯,往往令这些国家维系社会稳定的努力遇到挑战。横跨欧亚大陆的土耳其便深陷其中。

2017 年4 月,土耳其年轻人走上街头,抗议埃尔多安赢得修宪公投

  土耳其扼守黑海与地中海间唯一的通道,四周又被北非、欧洲、中东、中亚环绕,其地缘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作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曾是美国在近东和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也是美国遏制俄罗斯黑海舰队的重要力量。然而,21世纪以来,土耳其调整了国家定位,不再奉行对西方的单边倾斜外交,而是谋求成为沟通东西的“中心国家”。

  于是,土耳其“重返中东”,开始积极介入所在地区的安全事务。但是,因其介入方式选择,土耳其陷入与沙特、叙利亚、伊拉克等国之间的复杂矛盾。国际问题研究者马晓霖说,土耳其在中东地区从“零问题外交”陷入了“全问题外交”。土耳其还因此被牵扯进了美国、欧盟与俄罗斯这些外部力量的拉锯战。

  实现沟通东西的理想,要求土耳其自身有强大实力。而现实是二者不甚匹配。这与土耳其近年来一系列国内危机相关。

  土耳其长期奉行世俗化政策,被西方视作伊斯兰世界的明灯。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国父”凯末尔开始启动全面世俗化改革,限制宗教对世俗生活各方面的掌控。1924年,土耳其共和国宪法颁布,规定土耳其采用欧式法律与司法体系。

  而宗教势力一直伺机将土耳其恢复成宗教国家,并且在保守的农村地区有强烈的民意基础。1960年、1971年、1997年,土耳其军方屡次发动政变,打击抬头的伊斯兰保守势力,捍卫世俗社会。

  伊斯兰保守势力与世俗社会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一直影响着土耳其政坛。2016年,土耳其国会议长伊斯米尔·卡拉曼曾发表演讲说,“我们是穆斯林国家,因此我们必须有宗教宪法”,“世俗主义在新宪法中将没有位置”。这些言论随即引发抗议浪潮。总统埃尔多安不得不表示土耳其和各宗教均保持等距,此事才得以平息。

  但2011年美国《时代》周刊在将埃尔多安评为“年度人物”时,评价他“表面上是世俗派,骨子里是伊斯兰保守派”。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军方再次发动政变,但是政变不到24小时就被镇压。

  军方政变未遂,埃尔多安政府在国内展开大规模整肃,这让欧盟极为不安。一些欧盟国家领导人指责埃尔多安在开“民主”倒车,而埃尔多安则指责欧盟的盟友对其缺乏起码的政治支持。土耳其与欧盟各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加入欧盟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于是,埃尔多安政府开始寻求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军方政变未遂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是第一个与埃尔多安通话的外国领导人。此后,土耳其与俄罗斯互动频繁,在叙利亚问题和武器采购等方面合作越来越深。

  在伊斯兰保守势力与世俗化支持者的拉锯中,土耳其社会分裂增大、加之身处复杂的地缘外交环境,土耳其正面临考验。

经济困境挑战政治认同

  经济高速发展通常会掩盖社会与政治冲突,而一旦经济陷入困境,这些冲突都将浮出水面,挑战现行政府的执政基础。

  在沙特这个君主制王国,一切政党活动都被禁止,国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包括最高行政权、司法权、内阁会议决议批准权、与外国签订协议权等等,沙特王室几乎垄断全国的政治资源。这种政治构架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一直被石油经济所掩盖。

  事情正在起变化。

  近年来,国际原油价格持续走低,沙特的经济发展潜力也随之减小。2015~2016年,沙特财政预算收入中来自石油的部分大幅负增长,增长率分别为-20.9%和-42.6%。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7年沙特的经济增速将降至0.4%,相比2011年下降9.9%。

  过度依赖石油的单一结构经济正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加上在政治、军事和外交上的巨大消耗,人们关注着沙特未来的发展。

“民主见习期”阵痛难消

  1981年,穆巴拉克开始担任埃及总统,此后一直执政长达30年。随着高涨的失业率和物价以及缓慢的工资增长,这种局面走向崩溃。2011年,埃及首都开罗和多个省份爆发反政府示威,穆巴拉克被迫下台,此后埃及开始谋求政治转型。2012年6月,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赢得总统选举。

2013 年11 月4 日,在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受审的开罗警察学院外,其支持者高喊口号参加示威

  然而,埃及的政治转型刚起步便频繁陷入危机。2013年,时任总统穆尔西试图推动修宪,这一举动直接损害军方利益。埃及军方以未能解决危机为由,解除了穆尔西的总统职务,并组建临时政府。对此,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组织大规模抗议示威,埃及社会陷入动荡。2014年6月,国防部长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成为新任埃及总统。而穆尔西和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仍具影响力,社会矛盾与派别对立依然严重。一些人扛着民粹主义的大旗,鼓动支持者到街头抗议,激化政治和社会矛盾。外界认为,想要消除“民主见习期”的阵痛,埃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社会不公挑战社会稳定

  在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一些新兴国家往往以牺牲公平为代价获取效率。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社会不公会随之加剧,一旦发展到特定阶段,政治系统的脆弱性会暴露无遗。一些小小的突发事件,都可能演变成弱势群体的强烈反抗,冲击整个政治体制。

  印度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具有典型意义。

  印度的社会不平等古已有之,且仍然桎梏当今。在印度,由印度教衍生出四大种姓:婆罗门(负责宗教祭祀者)、刹帝利(负责国家行政管理者)、吠舍(从事工、农、商等领域者)和首陀罗(从事“污秽”职业者),以及最底层的“贱民”。现在,印度已在法律上废除种姓制度,但在人们的观念中,种姓的高低贵贱仍然根深蒂固。在社会竞争和政治参与中,地位较高的种姓通常处于优势地位。

  这些年,印度经济快速发展,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导致的阶层分化现象日益严重。据瑞士信贷银行报告,在印度最富裕的人群中,前1%、5%、10%的人分别拥有全国50%、68.6%、76.3%的财富,而50%以上的穷人只有全国4.1%的财富。

  印度各邦之间的贫富差距也在不断加大。据印度基础设施发展金融公司研究所调查,2015年印度最富的3个邦比最穷的3个邦人均国内生产净值高3倍,其中,喀拉拉邦比比哈尔邦高4倍。

  由于法律调节和财富再分配机制双双失灵,加之既得利益者阻挠,印度的社会不平等问题愈加长期化和扩大化,政府也无力采取有效措施解决,潜在的社会危机让各方增添了忧虑。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金砖国家研究基地执行主任)

来源:2017年7月2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5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