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人类应阻止“网络世界大战”
  新华网 ( 2017-05-17 14:27:10 ) 来源: 《环球》杂志
 

  应该看到,一旦人工智能发展出现失控局面,而人类继续任由网络战争发展下去,具有极大危险性和灾难性的“网络世界大战”也许有一天真会到来。

杨民青

  如今,国家间网络战已经出现,多国网络部队日渐强大,进攻网络战成为首选,网络攻击手段不断升级,致使网络战频频发生,制止“网络世界大战”发生是当今人类的共同责任。

“第一次网络世界大战”?

  2016年,有人列举了多项网络战和网络攻击事件,认为人类社会“第一次网络世界大战”已经发生。英国《卫报》曾发表署名为马丁·贝拉姆的文章,将2007年爱沙尼亚受到的一系列密集网络攻击,作为“第一次网络世界大战”的起点。

  这一说法值得商榷。首先,世界大战是指世界主要国家集团间的全面战争,即参战国家众多、参战人数众多、伤亡人数众多、物质损耗巨大、时间持续长久、影响意义深远。

  上世纪发生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便是这样的战争,而冷战结束后发生的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因不具有上述特征,不属于世界大战。尽管现今的网络战参与国家、人数、规模都很庞大,但仍难称为真正的“世界大战”。

  一种网络战争的定义是:以电脑为主,辅以现代高科技产品为主要攻击设备,在战时对敌方电脑网络进行攻击、入侵等,以达到控制敌方网络从而对其基础设施,如通讯、电路、航空、导航等进行干扰及破坏,从而达到不战而胜或削弱敌方战斗力目的的战争方式。

  为证明“网络世界大战”的说法,有人总结了十多年来在世界各地发生的20起影响重大的网络攻击事件,其中,有多起针对目标国家的重要社会基础设施,包括能源、交通、金融、军事等设施,其目的是为了制造严重社会混乱,削弱和颠覆目标国家政权。

  现今发生的网络战还称不上“网络世界大战”的主要原因是:至今尚未形成对抗的国家集团,未造成严重影响世界众多人口生存的灾害或灾难,更多的是网络强国对他国的攻击。

  在当今网络战中,国家、国家集团、跨国联盟、政治组织、民间组织、个人等,以复杂的原因和形式参与其中,相互存在不同形式和程度的网络进攻、网络防御、网络侦察、网络监视等行为,“网络世界大战”更像是“网络世界混战”。

  由于网络战争具有隐蔽性、神秘性、模糊性、迅速性、软杀伤性、难以确定性,这种非传统的战争行为很容易被人忽视和淡忘。

  应该看到,一旦人工智能发展出现失控局面,而人类继续任由网络战争发展下去,具有极大危险性和灾难性的“网络世界大战”也许有一天真会到来。因为,各国已在不知不觉中,在网络战争准备和竞争领域,为“网络世界大战”积蓄能量,创造条件。

国家间网络战已出现

  发生于爱沙尼亚的网络战,被西方媒体称为首次“国家间的网络战”。位于塔林市中心的苏军解放塔林纪念碑,是一处历史标志性建筑。2007年4月6日,爱沙尼亚政府下令拆除,计划将其挪至一座军人公墓。当晚,上千名示威群众聚集在纪念碑周围,抗议政府的决定。示威群众与当地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很快演变成全城骚乱,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

  在接下来的3周时间里,爱沙尼亚遭受了空前的“网络攻击”,官方称其总统府、议会、政府部门、主要政党、主要媒体,以及两家银行和通信部门网站,受到阻断服务类型的攻击,全部陷入瘫痪,

  对此,一些西方媒体声称,网络专家发现,对爱沙尼亚重要网站实施攻击的计算机IP地址,有许多源于俄罗斯境内,其中包括俄罗斯政府机构。

  爱沙尼亚《邮政时报》编辑梅里特·卡普利执意认为,“网攻源于俄罗斯,这是一次政治攻击!”英国《卫报》也称,“如果俄罗斯当局被证实在幕后策划了这次黑客攻击,那将是第一起国家对国家的‘网络战’。”

  不过,一些国际网络技术专家对这一结论表示怀疑。芬兰网络战专家米科对媒体说:“很难证明这次攻击与俄罗斯政府有关,事实上,如果俄罗斯真想对爱沙尼亚发动网络战,那么后果应该会严重得多。”

  如果说,人们对这场网络战是否属于国家间网络战还持有异议的话,那么2016年4月,美国政府公开宣布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发动网络战,则是多年来首次由政府层面组织和发动、以网络袭击的方式发起的一场规模较大的网络战争。

  据悉,美国发动的这场网络战具体作战行动包括:利用数字工具库削弱“伊斯兰国”的在线通信网络、阻止其获得资金和进行贸易、通过网络攻击破坏“伊斯兰国”的军队指挥能力、中断“伊斯兰国”发动阴谋袭击的能力,以及限制其财政来源、支付能力。

  2013年5月,当时的联合国裁军研究所的调查结果显示,全世界已有46个国家组建了网络战部队。这一数量约相当于全球国家数量的四分之一。而2011年调查时,组建网络战部队的国家仅有33个,新增国家包括日本。这一结果显示,网络空间内国家间的对抗趋于激烈。

  长期以来,美国的网络战部队堪称世界最强,今后也很难有人可与之匹敌。早在2009年,美国就正式建立世界上首个“网络战司令部”。网络司令部下设3支部队,分别是“国家任务部队”,分管关键电网、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的计算机系统;“作战任务部队”协助指挥海外项目、执行攻击或其他进攻任务;“网络保护部队”保护国防部自己的网络。其发动网络战的实践和经验最丰富、最先进。

  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成功实施了较早的网络战,网络战分队通过激活隐藏的病毒,致使伊拉克防空系统完全瘫痪。在此后的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和北约同样成功进行了网络攻击,成为网络战史上成功的战例。

  媒体报道,作为第二军事强国的俄罗斯,多年来一直重视网络部队建设,成功地将网络攻击应用于实战之中。

  也有媒体称,俄军把防止和对抗网络信息侵略提高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国家成立了对总统负责的总统国家信息政策委员会,制定了网络信息战相关规划,以加强对信息化建设的领导和协调以及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打赢网络战,俄军建立了特种信息部队,负责实施网络信息战攻防行动。

  此外,日本政府组建的“网络空间防卫队”不容小觑。据悉,日本防卫省于2011年建立“网络空间防卫队”,由日本防卫相直接管辖,负责全时监视防卫省和自卫队的网络,应对潜在网络攻击。日本自卫队还组建了一支多达5000人的网络战部队,人员全部为计算机专家。为提升网络战实战能力,日本自卫队每年都组织跨部门的网络战演习,参加美国的“网络风暴”演习,列席欧美“国际监视与警戒网络”系列演习。

  法国则在2013年度《国防与国家安全白皮书》中,将网络攻击确定为最大外部威胁之一,明确网络防御力量是法国除陆、海、空军之外的第四支军队,即第四大军种。法国为筹划国家级的网络防御行动链,计划投资10亿欧元,由法国国防参谋长联合军种办公室的行动规划和指挥中心监督执行。为加强网络战,法国政府还计划将民间网络安全与防御力量,培养和储备民间的网络战专家,作为一支重要国防后备力量。

  德国联邦国防军则在近期成立了网络信息空间指挥部,着手组建国防军负责网络安全的独立军种。新组建的“网军”将与联邦国防军平级,成为陆军、海军、空军、联合支援军、联合医疗军之外的第六军种。

  英国则成立了国家网络安全办公室,直接对首相负责,主要负责制定战略层面的网络战力量发展规划和网络安全行动纲要。英国网络战部队主要有两支:一是网络安全行动中心,隶属于国家通信情报总局,负责监控互联网和通信系统、维护民用网络系统,以及为军方网络战行动提供情报支援;二是网络作战集团,隶属于英国国防部,主要负责英军网络战相关训练与行动规划,协调军地技术专家对军事网络目标进行安全防护。

进攻性网络战成首选

  现在,许多建有强大网军的国家纷纷将打进攻性的网络战作为首选,在建军之初,明确以网络进攻为主,以网络防御为辅,强调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美军网络司令部前司令基思·亚历山大在出席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时,曾特别强调了美军新增40支网络部队,其中13支是专门用于进攻的,并将进行全球部署,从任一地点对特定目标发动攻击。

  2014年9月,美国网络司令部现任司令迈克尔·罗杰斯公开承认,美军正在组建一支新的网络防御部队——这支拥有6200名成员的部队,应在2016年之前具备完全作战能力,旨在强化应对黑客活动,以及防御他国发起的网络攻击。业内人士认为,美军的这种说法值得怀疑,所谓网络防御之说只是对外的一种说法,目的是掩盖美国一贯隐蔽进行的网络进攻战。

  美国一直不断加大力度,研制新的网络武器。据透露,美国仅病毒武器就达2000多种,较早便列装于美军网络战技术部队。在开发新概念、新机理网络战武器方面,美国走在了各国前面。美军正在开发或已经开发出的网络战新技术和新武器包括:可用来嗜食硅基电子芯片的细菌、可用来破坏电子电路的微米/纳米机器人,以及针对网站的“网络数字大炮”等。

  以色列的网络部队不仅具有自己的特色,而且十分注重进攻性作战。据悉,早在1979年,以色列就开始重视网络安全。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将互联网迅速开辟为另一个重要战场。以色列现有十多个网战小组,几乎都是至今无人知晓的秘密机构。

  2012年6月,以色列国防军网站上公布了军方对“网络战”的定义及作战目标,首次正式承认把网络战作为攻击手段。当月,以色列网络安全国际会议在特拉维夫召开,时任国防部长巴拉克表示,以色列要用互联网进行攻防,“我们正准备成为世界网络战的前沿阵地”。

  随着一些国家网络部队建设的不断加强,网络进攻技术和手段得到快速提升。在这方面,美国网络部队不时研制出令人惊奇的攻击武器和攻击手段。为此,美国不惜定期通过召开全球黑客大会等方式,观察并遴选顶级黑客,说服其为美国政府服务。

  这些黑客部队专门开发恶意软件,以及数字化武器。美国潜伏和攻击伊朗核设施的“震网”事件,至今仍给一些有核国家蒙上心理阴影。

  2010年8月,伊朗布什尔核电站遭到来源不明的计算机网络病毒攻击,伊朗有至少超过3万台电脑受袭,致使刚封顶的布什尔核电站,不得不取出核燃料延期启动,伊朗核发展计划也因此搁置,这种计算机病毒后来被冠名为“震网”。

  未来,具有国家背景的网络进攻和防御,恐将空前激烈和危险,因为现今的“世界网络混战”如果演变为真正的“世界网络大战”,那么必将造成众多国家公共基础设施严重破坏,甚至发生严重的核生化事故,人类社会可能倒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当今世界各国迫切需要制订共同遵守的规则和章程,制止“世界网络大战”发生。

  (作者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2017年5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