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特朗普“百日维新”终觉冷
  新华网 ( 2017-05-11 07:50:10 ) 来源: 《环球》杂志
 

    关于医保法案,特朗普反复问自己身边人“新版本到底好不好”,得到比较肯定的回答后便抄起电话,给包括“自由党团”在内的共和党反对者做工作。接到电话的议员们告诉媒体,“特朗普总统还不错”、“主动征求我意见”、“振奋人心”,然而“无法改变我的反对态度”。

文/《环球》杂志记者 张月

  曾经,美国人担忧一个问题:拥有核按钮的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值不值得信任?在过去半年里,他们担忧另一个问题,同时拿着手机和核按钮的特朗普值不值得信任?

  4月29日,特朗普迎来执政百日。在过去的一百天里,他签署了25项行政令、15项总统备忘录,向叙利亚扔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发了956条推特,目前的支持率在40%出头徘徊,创下了自二战结束后美国历任总统执政百天支持率的最低纪录。

  从数字来看,美国新总统度过了忙碌的一百天。但从成果来看,竞选期间那些简单恢弘的口号都迎面撞上了做决策时面临的艰难现实。

“媒体反正会一笔勾销”

  “彭斯,很难相信啊,我已经当了一百天总统了。我取得了如此多的成就,多到记不住,来,给我念一下我的成就列表。”

  “当然,总统先生,提名了尼尔·戈萨奇,句号。”

  “真是又美又长的单子。”

  上面这段对话发生在4月15日的美国喜剧小品节目《周六夜现场》,影星亚历克·鲍德温扮演了特朗普,调侃了他的百日政绩。

  据CNN报道,白宫通讯主管迈克·杜比克在4月初召集团队会议,进行头脑风暴,核心是回答一个问题:百日临近,如何在主要议题遭遇挫折的情况下,说服媒体和美国人民相信现任总统依然是一个有效率的领袖。

  会上团队成员逐项回顾总统在这一百天做的事情,选出最值得对外“兜售”的选项,最终就“成功任命尼尔·戈萨奇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一项达成共识。

  在4月10日的一次活动中,特朗普说:“我在头一百天里把这事儿(任命大法官)做成了,你们认为这容易么?”

  任命大法官是奥巴马想做而没做成的事。在斯卡利亚去世后,奥巴马曾提名加兰德为其继任人选,但碍于共和党的阻挠,听证拖到奥巴马任满也未见进展。

  然而,内政的盘子里只有这一项成果依然让特朗普处境尴尬,因此才有了《周六夜现场》的调侃。

  面对媒体的讽刺,特朗普在推特上回应:“用一百天来评判总统是荒谬的标准,不管我做了什么,事实上我政绩不少,包括参议院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的任命,媒体反正会一笔勾销!”

“章法有些乱”

  美国媒体习惯于把一百天作为衡量新总统政绩的标志性时间。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富兰克林·罗斯福时期,在执政前一百天里,他启动了150亿美元的经济计划,通过了15项法案,这就是后来众所周知的“罗斯福新政”。自那时起,历任美国总统都需要在执政一百天这个时间点接受媒体和选民的“检阅”。

  第一个一百天被认为是总统和选民、媒体、各个权力分支的“蜜月期”。总统的政治权力在这段时间处于顶峰,如果能利用好这段顺风顺水的时间,推动议题的空间会很大。

  奥巴马在前一百天里通过了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并扩大了儿童医保范围,特朗普自然也想在前一百天做出些成效。

  在2016年11月当选总统前的一周,他反复向支持者提到一个问题,“想象一下,在我任期的第一个一百天,我们将能完成什么?”据统计,该问题他大约提了20次。

  他许下豪言壮语:“我们将会有自罗纳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减税。我们将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那是个灾难。我们还要抽干华盛顿沼泽,重建政治生态。”

  然而,在一百天的政策调试期过后,想赢的特朗普不得不接受和预期相差甚远的现实:新医保法案在国会折戟,税改法案也未见眉目,两版“禁穆令”皆被冻结,华盛顿的政治生态也远远谈不上重建。除了尼尔·戈萨奇的任命,立法方面几无突破。

  “特朗普发现自己被包抄,和奥巴马政府面临的桎梏如出一辙。奥巴马当政时,变革的力量结果不过是因循的力量。”英国《卫报》评论说。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面对尴尬的现实,特朗普依然给自己开出了“又美又长的单子”,他说:“我们一个接一个地兑现诺言:关于边境、关于能源、关于工作、关于管制。巨大的改变正在发生……没有哪个政府在执政的90天能完成这么多事情,包括军事、边境、贸易、管理、执法以及政府改革。”

  但是,这次连他的支持者似乎都不买账了。

  围绕对新总统的满意度,美国《政客》杂志在4月做了一次范围较大的民意调查。特朗普得分最高的选项是在应对恐怖主义方面,但是在移民、医保法案以及改变华盛顿政治生态等内政方面,大多数投票者对特朗普表示失望,认为新总统没有太多建树。

  特朗普就职第一周颁布了“禁穆令”,一周后被法院叫停,13天后遭彻底冻结。3月6日,特朗普推出修改的新版“禁穆令”,再次遭到冻结。

  在医保改革方面,特朗普用于取代奥巴马医保法的新方案因所谓“改革力度不够”,不能赢得共和党内保守派势力的充分支持,更与众议院“自由党团”(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党团内部最激进的政治派别)对立,因凑不够所需票数而不得不主动撤销国会表决,被迫流产。

  在参众两院共和党都占多数的有利局面下,特朗普为什么依然举步维艰?

  “特朗普太迷信如在头100天里有效兑现一些竞选承诺,就会提振民心,铺平以后的执政道路,以至于把自己装了进去,急于做事,急于成事,章法有些乱。”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说。

  在2004年出版的《特朗普:像亿万富翁一样思考》一书中,特朗普写自己“做重大决定的速度快得让别人惊讶,但是我已经学会相信自己的直觉,不去过度思考一件事。”

  这种直觉帮助特朗普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但在华盛顿,似乎有些“吃不开”。

  和国会沟通不畅是一个重要原因。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就认为国会是建制派控制的地盘,更倾向于绕开国会以行政令治国。这种行事风格与他竞选期间表现出来的反精英、反建制倾向一脉相承。

  “特朗普的强势做法无疑加剧了他和建制派的对立,激发了美国制度本身的制衡力,增加了自己的施政难度。”刁大明说。

  支持者期待特朗普能把商业领域的交易技巧运用到政治操作当中,然而目前来看,这种模式的照搬还称不上成功。

  以医保法案为例,特朗普反复问自己身边人“新版本到底好不好”,得到比较肯定的回答后便抄起电话,给包括“自由党团”在内的共和党反对者做工作。

  接到电话的议员们告诉媒体,“特朗普总统还不错”、“主动征求我意见”、“振奋人心”,然而“无法改变我的反对态度”。

  “这种沟通是无效的,特朗普和国会不能达成交易,原因在于他根本不清楚政策本身是什么,也不知道用什么做交易,不清楚对方要什么,这正是他缺乏政治经验的表现。”刁大明说。

  特朗普这种谈判风格很早就有所表现。1984年,初在地产界崭露头角的他告诉《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他想代表美国和苏联谈判核条约,“要搞清关于导弹的一切,大概需要花费一个半小时……我认为我大部分都明白。”

  一位前共和党白宫官员说:“坦白说,特朗普的问题在于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以后特朗普应该得出经验,首先政策一定得通过国会,不大可能再简单依赖单边的行政令方式去兑现竞选承诺并推进内外政策议程了;第二他得了解情况,不了解情况的话,可能什么事也做不了。这实际上是个相互驯服和相互塑造的过程。”刁大明说。

“没人知道美国的真正战略”

  在一百天里,特朗普外部和国会的沟通不畅,内部的权力整合似乎也并未完成,直接体现在对外口径表述的混乱上。

  4月9日,美朝紧张局势升级。美国当天宣布派遣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前往朝鲜半岛附近海域,国际局势骤然紧张。

  然而一周之后却发现卡尔·文森号并未前往朝鲜半岛,而是朝着相反方向,前去参加美国与澳大利亚在印度洋举行的一次联合军事演习。

  特朗普甚至亲自参与制造了这起乌龙,在采访中他告诉媒体:“我们已经向日本海派出了无敌舰队。”

  被确定是乌龙之后,白宫指责五角大楼不但提供了错误信息,还非常不慎重地将此信息发布给了媒体。

  在叙利亚问题上也延续了这种口径的混乱。4月7日,特朗普极为意外地下令向阿萨德政府的机场发射了59枚战斧式导弹,全世界舆论等着特朗普接下来明确其中东政策。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之后表态:“虽然所有针对无辜平民的罪行都将受到美国的严惩,但美国政府希望阿萨德政权的命运由叙利亚的政治进程决定。”

  然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哈蕾却表示:“目前看不到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可能,并暗示美国将在叙利亚推动建立新政权,以替代阿萨德。”

  两种明显自相矛盾的表态令外界摸不着头脑。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洛娃甚至对媒体记者表示:“我们必须知道美国的真正战略是什么,但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如果诸位记者有什么解读,不妨跟我分享一下。”

  分析认为,口径混乱体现了美国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沟通不畅,这种不畅正在削弱特朗普解释与执行政策时的能力。

  “当下的美国政府无法形成自己的战略,其内部不同派别只是在通过自己的发言空口制定政策,这个政府缺乏内部真正有效的沟通,也许是因为有经验的人不多,也许是因为很多部门执行力不足,也或许是特朗普在实施自己的‘先制造假象然后一举成功’战略。”美国《大西洋月刊》评论说。

  “特朗普身边的决策团队基本上还是以忠诚度而非专业度来挑选的。这就导致很多专业性的建议,无法有效地进入特朗普的决策圈。”刁大明说。

  分析认为,特朗普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但他的身边人知道他不知道什么,如此就可以驱动他做一些身边的人希望做的事,这一定程度上能解释一些显得过头的表态。

  “他现在是在不断地努力让自己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然后把不知道的知道了,这个过程就叫做所谓的总统学习或者调试周期。”刁大明说,即使是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在担任总统之后也避免不了这个学习周期,因为“站在演讲台上看到的世界和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看到的世界是两码事”。

  “通常情况下,总统调试周期需要半年或者一年。对于特朗普这样全无政治经验的人来说,这个过程会比较长。”刁大明说。

外交立威

  比起乏善可陈的内政,在外交这一美国总统较为强势的领域,特朗普有出人意料的表现:空袭叙利亚赢得美国盟友和其国内“点赞”;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见之后,缓和了一度浓厚的贸易战气氛。

  4月1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我总统任期的第一个90天已经暴露了过去8年外交政策的彻底失败。”

  “打叙利亚这个动作,我个人觉得他是在国内议题没有太大建树的前提下,想在一百天内尽快立威。他想做一些外交调整或者军事动作的话,肯定会选择一个在竞选期间反复谈到以及他的团队比较熟悉的,而且是能够马上回应选民诉求的点,应该说叙利亚这个点找得还是比较准的。”刁大明说。

  另外,“中美关系的基本稳定,尤其是政治关系的稳定,不只对两国,对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这对于解决一些地区问题,避免双方擦枪走火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说。

  “有一个趋势是显著的,特朗普在外交方面正以明显快于内政的速度向美国的传统靠拢,变得‘靠谱’起来。他内心很清楚,内政方面无论怎么以反传统的风格行事,都是可控的,而在外交事务上不按常理出牌,影响是世界性的,招致的反弹和麻烦是他无法控制的。”刁大明说。

  “特朗普总统不是一个意识形态主义者,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福克斯新闻主播拜尔表示,“他是想大赢特赢的那种人,如果他要求国防部给他一些‘赢’的机会,国防部可以给他一个很长的单子。”

  经过百日的调试,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上“去理想化的”原则已经比较清晰:“一切对美国有利又不需要太大成本的事,就可以干;在过去美国已经参与的事以后能不参与就不参与,如果参与的话,最好也别继续再损耗国内的利益。”刁大明说。

“未完成”的政策盘子

  外交短暂的“吸睛”效应过后,特朗普依然需要面对“一地鸡毛”的内政,更艰难的考验也已近在眼前。

  2018年,美国国会迎来中期选举。全部的众议员和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将面临改选。目前,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占据多数席位,按照美国传统,中期选举可能会有一个政治回摆。

  “通过外交上的极端军事行动,可以短暂立威,但效果无法长久,如果要让选民满意,特朗普还是要面临解决国内议题的问题。中期选举前,特朗普如果不能解决医改、税改等问题,中期选举基本上都不会占太大优势。如果2018年之后他失去了国会,后两年的政策推进会更加艰难。”刁大明说。

  如果给特朗普的政策盘子做标记,可能大都标着“未完成”或“未启动”。不管是税改或医改,都涉及到庞大群体真金白银的利益,需要平衡错综复杂的利益,需要两党之间的弥合和妥协,皆非短时间能完成。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太多。

来源:2017年5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