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萨德”入韩,半岛风凉
  新华网 ( 2016-12-28 08:18:09 ) 来源: 《环球》杂志
 

    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话说,美国显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表面上是针对朝鲜,实际上把矛头指向中俄。

《环球》杂志记者/姚琪琳(发自首尔)

  韩国媒体近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由于总统朴槿惠遭到弹劾,国内政局不确定性增加,韩国国防部决定加快“萨德”反导系统的相关部署工作,最快可能在2017年5月完成部署。

  这一表态再度引发巨大争议。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12月15日在举行外国记者会时表示,备受争议的“萨德”反导系统应由下届政府对其进行重新评估。他认为,“在当前政治形势下,继续推进‘萨德’部署进程是不妥当的。至于是否部署‘萨德’,应该推迟至下届政府(来决定)。”

  文在寅被视为下届韩国总统竞选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他的这一表态代表了韩国在野党阵营目前对“萨德”入韩的普遍态度。

  国会通过对朴槿惠弹劾案后,在野党阵营对现政府的“萨德”政策反对态度越发强硬。另一在野党国民之党的新任非常对策委员长金东哲也在上周作出类似表态。他表示,现有的国家安全团队应该“叫停所有敏感和重大安全问题的相关进程”,包括“萨德”部署和韩日签署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等。

  一直以来,“萨德”入韩,并不仅仅是韩美两国之间的事,也远远超出了简单的武器部署范畴,而是一个涉及周边多个国家乃至整个地区,牵动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等全方位国际关系的复杂事件。

  美国一直是在韩部署“萨德”的鼓吹者和最大推手。此前有韩国媒体分析指出,“萨德”部署从一开始就是美国霸权战略的一部分。早在2014年,时任韩美联合部队司令斯卡帕罗蒂就提出,他曾以个人名义向美国政府提议在韩部署“萨德”,这也是将韩国部署“萨德”问题首次公开化。

  但在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韩国政府一直采取“三无”(即无美国邀请、无协商、无决定)态度回应质疑,从未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部署“萨德”的立场。2016年2月以来,韩国政府对“萨德”问题的态度出现明显转变,但在中方的强烈反对之下,仍持慎重立场。直到7月5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还表示,“未作出决定,未收到报告”。但短短3天后,韩美却突然共同宣布已决定部署“萨德”。

  韩美在谈及决定部署“萨德”的原因时表示,朝鲜进行的核试验和近来一系列中程导弹试射行为严重威胁了包括韩国在内的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韩美为保护韩国的安全和韩美同盟的军事实力做出了部署‘萨德’的决定”。但事实上,韩美决定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其背后远没有那么简单。

  公开资料显示,“萨德”系统是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一个子系统,不仅具备在大气层内外拦截来袭导弹的独特能力,而且其核心装备X-波段雷达的探测距离最远可达2000公里,号称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之一。在韩部署“萨德”,远远超出防御朝鲜导弹所需,不仅直接损害中国等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也破坏地区和全球的战略稳定。

  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话说,美国显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表面上是针对朝鲜,实际上把矛头指向中俄。按照韩国《京乡新闻》的分析,“萨德”部署对美国来说意味着完成了在东亚的反导体系部署。

  而韩国在“萨德”问题上的态度变化也耐人寻味,从起初的摇摆不定、反反复复,到遮遮掩掩,最终亦步亦趋。这显示出,在外交安保问题上,韩国仍选择将美国视为最重要的伙伴。

  韩国前统一部长官丁世铉此前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专访时就曾批评称,对韩国来说,部署“萨德”明显是得不偿失的选择,既刺激了朝鲜,同时也引发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对,韩国经济也将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地区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在丁世铉看来,部署“萨德”并不能解决朝核问题,解决朝核问题的根本还是要靠六方会谈。他表示,仅凭一味的封锁和高压政策,并不能使朝鲜放弃核及导弹,除了中方提出的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停和机制转换双轨并进的解决方法外,别无他法。

  此外,在“萨德”防御实用性存疑、国内反对意见不断、中俄等周边国家坚决反对的情况下,韩国政府仍一意孤行,作出部署“萨德”的决定,除去美国压力之外,亦很难让人怀疑韩国没有“小算盘”。据韩媒报道,有执政党议员露骨地公开表示,“萨德”是用来与中国谈判、迫使中国对朝施压的“利器”,必要时还可增加部署。

  从长远来看,部署“萨德”不利于半岛和平稳定,更不利于南北和平统一。韩国部署“萨德”,很可能引发更加激烈的军备竞赛,进一步固化半岛分裂和冷战对立格局。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可能更加遥遥无期,南北统一将成为一句空洞的政治口号。

来源:2016年12月2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