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果粉”七年痒不痒
  新华网 ( 2014-09-19 07:59:04 ) 来源: 《环球》杂志
 

    乔布斯去世后,一些“果粉”不再购买苹果产品,或者不再购买苹果此后推出的产品。在他们看来,乔布斯是苹果公司的灵魂,苹果公司在乔布斯去世后推出的产品违背了他追求完美的理念。这就像一些人不再读《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因为那不是曹雪芹写的。

《环球》杂志记者/刘娟娟

《环球》杂志实习记者/华琛 李森颖 刘姝彦

  多年以后,中国的“果粉”们是否还会想起自己熬夜观看苹果新品发布会的那一个个夜晚?

  北京时间2014年9月10日凌晨,是那些夜晚中的一个——苹果公司发布了iPhone 6、iPhone 6 Plus及智能穿戴设备Apple Watch。

  但这场发布会似乎并未给“果粉”们带来太多惊喜,甚至有网友编出了这样的段子:

  “女儿,苹果用英语怎么说?”

  “iPhone!”

  “小苹果呢?”

  “Apple Watch!”

  “那大苹果呢?”

  “iPhone 6 Plus!”

  一些人调侃苹果,认为其引以为傲的创新能力已不复存在;另一些人仍是苹果的死忠,期待它的产品能够继续引领潮流。

  从某种意义上说,“果粉”已经开始、未来也将继续分化。如同一场不对称的“婚姻”,“七年之痒”后,裂痕渐显。

果粉众生相

  虽然此前苹果在中国拥有一些喜爱Mac、iPod等产品的小众粉丝,但“果粉”真正成为高频词汇,是在2008年初苹果第一代iPhone进入中国之后。

  他们是苹果公司电子产品的拥趸,与苹果结缘大多源于iPhone,后来又移情至电脑、iPad等产品,他们热衷于苹果品牌,并试图以自己的痴迷去感染亲友。“果粉”中,有些人(如尚未参加工作的学生)虽然不曾拥有任何一件苹果产品,但仍认为自己配得上这一标签。

  华女士是一名高级白领,她用过的苹果产品包括iPhone 3GS、iPhone 4、iPhone 5、iPad Mini、iPad Air、Macbook Air……华女士一直在追苹果的最新产品,但“绝不盲目”。她对《环球》杂志记者说,“你不得不承认,苹果的系统做得就是好,流畅、美观。”华女士目前计划入手一部新出的iPhone 6。

  去年,小丽终于分期付款买了一台Macbook Air,这是她2010年踏入职场伊始就有的愿望。小丽告诉记者,她看重的是苹果笔记本漂亮的外观及界面,“太精致了,太追求完美了”。小丽目前只有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和一部苹果手机,“已经够用了,等有了闲钱再买iPad Air、Apple Watch……”

  王飞是“职业果粉”,也算得上“骨灰级果粉”。他现在的工作是全职在家做苹果应用,撰写苹果相关文章,此外还接一些外包工作。王飞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他最早于2004年开始接触iPod,到现在已几乎拥有苹果全系列产品。十年来,王飞花在Apple Store上的钱就有两万多美元。现在,王飞经常在微博上回复“果粉”们提出的技术问题,“当然,那种上网一搜就出答案的问题我不会回。”他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引导“果粉”提高层次。

“几乎没有人想高价买水货了”

  “以前,我身边的好多朋友会在苹果旗舰店前彻夜排队,会花一万多块钱从黄牛手里买水货iPhone,就是为了先别人一步用上苹果。但这两年很少了。这次苹果发布iPhone 6、iPhone 6 Plus、Apple Watch后,我身边的朋友几乎没有人想高价买水货了。”瑞友科技IT应用研究院副院长池建强告诉记者,近两年,一个微妙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这一变化或许与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去世有关。

  乔布斯去世后,一些“果粉”不再购买苹果产品,或者不再购买苹果此后推出的产品。在他们看来,乔布斯是苹果公司的灵魂,苹果公司在乔布斯去世后推出的产品违背了他追求完美的理念。这就像一些人不再读《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因为那不是曹雪芹写的。这些人,与其说是“果粉”,不如说是“乔粉”——他们甚至套用金庸的《天龙八部》,称乔布斯为“乔帮主”。

  池建强认为,乔布斯去世对苹果公司新产品的影响从这样一个细节中体现了出来:苹果此次发布的iPhone 6,摄像头是凸出来的,而这种设计是乔布斯绝不允许的,他一定会保证它的美观。

  王飞说,乔布斯对用户体验有一种天生的直觉,而苹果现任CEO蒂姆·库克则更看重产业链部分,库克跟乔布斯比起来,“就像个机械人”,这也是“果粉”流失的一个原因。

  现在,池建强经常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账号与“果粉”们分享一些有关苹果的技术帖,但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果粉”,只能算是“苹果产品爱好者”。他告诉《环球》杂志记者,第一代iPhone进入中国之前,中国存在一部分小众“果粉”,他们痴迷于iPod、iTunes、Mac等,多为音乐爱好者或设计人员,因为使用了苹果的产品而产生了心理优越感。但近些年,随着中国市场上的苹果产品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众化,“果粉”们不再拥有优越感,有些“苹果产品爱好者”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果粉”。

  “‘果粉’现在听起来就像个贬义词。”尽管被很多人称为“骨灰级果粉”,但王飞自己并不认可这一身份。

苹果“五宗罪”与“脑残果粉”

  这些年,苹果在中国“攻城略地”的同时,也存在不少为人诟病的问题,可以总结出“五宗罪”。

  第一宗,封闭。在“果粉”和一些技术人员看来,苹果系统较其他系统有很多优势,稳定、流畅、安全、美观,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源代码不对外开放。王飞认为,苹果用户品牌忠诚度比较高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被“套牢”了。“用户用惯了苹果的App,花了不少钱。如果突然换了别的操作系统,比如安卓,那这些App就没用了,数据也转移不过去。你在这上面花了钱之后,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走得了的。这就是苹果的封闭性导致的问题。”

  第二宗,侵权。一向标榜“尊重知识产权”的苹果公司,也屡屡陷入侵权纠纷。2012年,22名中国作家向苹果公司集体维权,提出索赔,原因是他们的作品在没有给出任何授权的情况下被苹果App Store出售或供人免费下载;同样是在2012年,舆论炒得沸沸扬扬的苹果与深圳唯冠的“iPad”商标权之争,最终以苹果公司向深圳唯冠支付6000万美元、苹果获得“iPad”商标在中国内地的使用权落下帷幕;2013年底,盛大网络将苹果公司及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告上法庭,称这家游戏公司开发的手机游戏《怒斩轩辕》完全抄袭盛大的《热血传奇》,而《怒斩轩辕》长期在苹果App Store里供用户付费下载。

  第三宗,“黑工厂”。苹果产品光鲜外表的背后,是工作环境恶劣、员工待遇低下、劳动强度巨大且屡屡制造环境污染的“黑工厂”。苹果产品高高在上的销售价格与流水线上工人们的微薄收入,形成了强烈反差。

  第四宗,傲慢的售后。2013年,中国消费者协会指出,苹果公司在华保修政策的有关内容与中国法律相抵触,与其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服务标准也有一定差距。比如,在保修时限上,苹果公司给中国消费者提供的iPhone、iPad等产品的免费保修期是一年,但是在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保修期限超过了一年。在维修方式上,对于iPhone 4和iPhone 4S,苹果公司在中国采取的是保留后盖的整体换修方式,而在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采取的是更换全新手机的维修方式。包括一些“果粉”在内的中国消费者认为,苹果公司的双重标准是对中国消费者的傲慢与歧视。

  第五宗,信息安全隐患。近几年,苹果屡屡被曝窃取用户隐私。最近的一次,苹果iOS系统被发现存有多个“后门”,可以帮助恶意分子窃取用户的私人信息。苹果公司已承认,iPhone确实存在安全漏洞。

  池建强认为,对于苹果存在的问题,中国的“果粉”大多能够理性客观地看待,“但也有一些不太理智的人,别人说苹果有缺点,他们就受不了,就要与别人展开骂战。正确的心态应该是承认苹果有不完美的地方。”他经常劝导年轻人不要做“脑残果粉”。

  “现在最恶劣的词叫‘果蛆’,他们什么都不懂,只要是苹果,甭管什么样都是好的。”王飞说,“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二十岁的年轻人,比如一个学生,打了一个暑假的工,买了一个苹果手机,你说它不好,他能给你好脸色吗?但到了我这个年纪,三十多了,不好就是不好。”

吃苹果的老本儿?

  “苹果太让我失望了!iPhone 6太丑了!”9月10日,华女士看完苹果新品发布会后如此感慨。这已不是她第一次对苹果感到失望,“iPhone 5出来时我就对苹果的创新能力死心了。”

  很多“果粉”的看法和华女士类似。越来越大的iPhone 6和iPhone 6 Plus,被视为“不再引领潮流,只能跟随潮流”。

  Apple Watch也没有给人带来什么惊喜。“Apple Watch所有的功能,我的国产智能手表上都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我手上戴的一款智能手表只要300多元,运动、消息提醒、音乐等功能应有尽有。而Apple Watch要卖2000多元,又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放在三年前,Apple Watch可能是具有颠覆性的产品,但到了今天,它没有可以重新定义智能手表的‘杀手级’应用。”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数人都对苹果的创新能力表示失望,池建强是个特例。在他看来,“未来产品的开发,是谷歌领先;把一个同类型产品做到极致,仍然是苹果的优势。”苹果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编程语言,这是池建强看好苹果的一个主要原因。“现在苹果遇到了硬件上的瓶颈,暂时还难以突破,但在软件上绝对是业界领先水平。苹果就算吃老本儿也能吃个5到10年。”

  但“果粉”们愿意吃苹果的老本儿吗?

来源:2014年9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